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于北京市司法局停止晟智律师事务所执业权利事实的声明

高智晟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7日讯】2005年11月4日,北京市司法局再次通知我到司法局“谈话”。下午16点赶到司法局时,包括北京律师协会的主要负责人在内的一大群官员正在开会。刚刚结束的会议场所就是接下来与我“谈话”的场所。从会议室桌面上摆着的所有资料看,这次规模不小的干部大会就是为“处罚”晟智律师事务所而召开的。大约16点半左右,司法局律管处的工作人员突然向我宣布:北京市司法局决定,对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以“停止执业一年”的处罚,理由有二:1、晟智律师事务所办公场所变动后没有办理变更登记;2、为非本所人员提供办案手续。

被司法局律管处以类似方式找去“谈话”的次数我是记不清的,我了解个别官员的阴暗心理,但我却没想到他们会如此阴狠和蛮不讲理。关于办公场所变更后未完成在司法局的变更登记,一般常理也应首先问一问晟智所行办人员:为什么没有办理变更登记,问清缘由后可责令改正。事实上,我所办公场所变更后,我所温海波律师从司法局的网上下载了《办公场所变更备案申请表》(司法局准予下载的号码:14000023856)两次到崇文区司法局去办理变更登记,接待他的工件人员以不同的理由拒绝受理,也不给出具不予受理的手续。今天想来,我所行政人员还曾提醒过我:会不会是司法局有意刁难甚至会陷害我们!我当时没有在意,我想他们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几次去办理变更登记你司法局不给办,现在又突然以未变更为由停止我们全所律师的整体执业,实在是难以理喻。

关于“为非本所人员提供办案手续”问题,司法局煞费心机,竟从各地收集我办案时提供给司法部门的律师手续,其中“发现”我所提供给广州番禺警方的用以会见“太石村事件”中被非法抓捕的郭飞雄先生时的律师会见手续中多了一位叫“唐荆陵”的名字,因此即结论说我们“为非本所人员提供办案手续”,而事实是,温律师当时向广州警方提交该手续时手续上只填了他一个人的名字,现在的存在是:手续上确实多了一个人的名字,但这个人的名字根本不是我所填写上去的,也不是温律师填写上的,经电话核实,这个名字也不是唐律师填写上去的,这一切,温律师已在司法局找他个别谈话时也完全澄清,这份手续上的“唐荆陵”三个字只有两个可能的填写者:一是广州警方;二是北京市司法局自己。但无论如何与晟智所无关。事实上以上两个问题都只是两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即便是我们的差错,也只是纯粹的技术差错,根本没有必要无限上纲上线,置一群无辜的律师的生计及执业生命于不顾,一下置人于死地(它完全可以以警告、责令改正、罚款等处罚),更何况这根本就不是我们自己的错误。

北京市司法局以上述两下个我所完全没有任何过错的理由对我们进行处罚前,从10月28日开始,他们的一系列的举动让人莫名其妙。10月26日,律管处的副处长柴磊打电话让我到司法局谈话,因我当时在陕北榆林,希望他在电话中谈,柴宣布了三点:一、你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是错误的,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严重影响了律师的形象!二、这种作法严重违反了律师执业道德和律师的执业操守,三、必须尽快收回你给胡、温的公开信,不容讨论!我当时对他强调,我讲的是真话,讲真话没有错,你的要求胡、温也不见得认为妥帖。双方没有谈拢。从10月28日起,司法局一群干部开始公开围绕我所的“调查”工作。10月28日当天,柴处长带队一行5名干部到我所,开始查我们的含财务、税务、档案管理等问题,并找我们的律师谈话,同一天,我们的工作人员无意中发现办公室外面有几个人正在偷偷对着我所门口摄像,被我所工作人员碰见后竟慌乱中都跺进厕所。接下来几天,我被多次谈话,11月3日上午,司法局一群干部又突然来到我的律师事务所,开始盘问关于广州“太石村事件”的问题,后又让叫我出来谈话,盘问的仍全是广州太石村事件中的问题,我联想到10月2日柴磊副处长在司法局召我谈话时,反复盘问“陕北油田事件”及“太石村事件”的事实,谈话时就围绕三个问题,即公开信问题、“陕北油田事件”和“太石村事件”问题。由于他们提出一些涉及贬损我的人格和动摇我的良心价值的要求,我们很难达成认识上的一致,最后不欢而散。

最近,在北京市司法局及崇文区司法局两级机关中,针对我所的态度令人气愤,采取赤裸裸的歧视作法,在我的合伙人增加问题上两级机关极尽龌龊之能事,百般刁难我们,合伙人的变更问题又像办公场所的变更一样拖延刁难,10月28日到司法局办理变更申请,既不受理也不给不受理的手续,我的工作人员每天去催办,他们百般推委,公开叫嚣:“你们晟智所是什么样的所你们很清楚,你们所就是和别的所不能一样”,至今不给任何手续。合伙人变更问题的经历正在与办公场所的变更经历如出一辙,到一定时机,司法局又会以不办理合伙人变更登记为由吊销我的律师事务所营业执照,这种无法无天的违法恶举都是在公开地发生著,而这是所有中国人几十年来所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2005年11月6日于北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1-07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