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9)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五 钓线

  周末的时候,乔吉看完了《老人与海》,星期一便把书带回去还给道维斯先生。另一个冷锋在早晨的时候来袭,气温因此降得很低。当他开着车要到老人家时,树枝被海上的强风吹得来回晃动,云层低低地压在水面上,顺着风被移动着。

  他到的时候刚好下起一阵倾盆大雨,所以他把车停在靠台阶旁。熄火之后,他看着后门,计算着如果冲进屋子里他全身会被多大量的水湿透。看到雨势愈来愈大,他于是决定在车子里等雨停。他边听着收音机打发时间,边在雾濛濛的车窗上画人脸。

  终于,雨开始渐渐变小。他把书塞在牛仔裤的皮带里,把夹克的拉链拉上包住它,然后,在强风的吹袭下,用力把车门打开,从车后座拿起便当盒后,迅速地冲向台阶。他进到后门内,赶紧把门从背后关上。他把食物放在桌上,脱掉那件在其他十个送便当的地方就已经淋得湿透的外套,挂在门边的挂钩上。

  道维斯先生正在他的小书斋里坐在摇椅上看书,壁炉里的火燃烧得很旺盛,挡住了这天的寒冻。

  “进来取取暖吧!”他叫着男孩。

  乔吉把书拿给他。“我在周末的时候把它看完了。”他说着把背靠在壁炉旁。

  “那么,你觉得怎样?”道维斯先生问。

  “感觉很棒,”他说。“我真的觉得我认识那个老渔夫,可以知道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停了一下,觉得不太确定。

  “但是什么?”

  “这个故事实在是太悲伤了,”他继续说。“我的意思是,到最后,老人什么都没有。”

  “不,他拥有他的尊严。在厄运面前,他坚毅地立定自己的脚步。”道维斯先生反驳着。

  “但他几乎无法走路,手也被割得一条一条的。”乔吉摇摇头说。

  “哦,他重新获得了村民的敬爱。”他说。

  “但是,如果他没有捕获其他的东西的话,他们还是会与他对立的。”

  “他赢回了小男孩,”道维斯先生说。“他得到了他的爱。”

  “没错,是有点这样。”乔吉回答着,把这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

  “但是,那男孩无论如何都爱他。他比较有机会可以抓到小一点的鱼,把它带回家。”

  “他会这样做吗?人们通常不会这样做的。我们生来就是会吃比我们所能嚼的大一点的东西。”

  “但当他最后终于可以捕到一条大鱼,一条可以向世界证明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渔夫的大鱼时,却被人从他那儿拿走了。”

  道维斯先生向乔吉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具讽刺意味的事从来没有被埋得很深过,乔吉。我们从来没有办法了解世界不是绕着我们在转─它不过是自转罢了。”

  他把他的摇椅拉直,指着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乔吉面对着炉火坐下。

  “我来告诉你一个故事,那是发生在当我还是个在此地成长中的小男孩时。那是生命所教给我的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他伸手到自己身旁的桌子,拿了一本活页笔记本和一枝笔给乔吉。

  “如果我讲得太快就告诉我。”他说。

  乔吉点头,把笔记本打开到第一页。

  “当时我十二岁,是大暴风雨来袭的那一年。但我将要告诉你的故事发生在比那稍早的夏天,那个会把整个地方毁成荒地的大飓风当时还只是远方海面上的一团旋风而已。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约翰,整个夏天几乎每天都在海湾上钓渔、航船。”

  写的时候,乔吉让笔记本平衡的放在膝盖上。

  “住在这里就像是住在天堂一样,”老人继续说着。“夏季漫长的日子里,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当一个小男孩就好……”

***
  男孩站在餐桌旁,在早晨的微光下打包着中午要吃的野餐。他小心地用蜡纸把昨天他母亲为他准备的炸鸡、水煮蛋和巧克力碎片点心包起来,然后把所有的东西放进打开在他旁边的柳条编篮里。他从冰盒里拿出一大壶茶,倒满一个一夸脱容量的罐子,然后拿抹布把溅出来的一些茶水擦干净。在他刚好都弄完的时候,他母亲走了进来。

  “今天要小心一点,威尔。”他母亲说着,从桌子角落的水果盒中拿出几个苹果放到他的篮子里。

  “我会的,”他说,拿起他的篮子,转身离去。

  “不要太晚回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的。”

  “好的,妈。”他说着,啪地一声,把纱门在身后关上。

  他拿了靠在门廊上的钓竿后,走下前面的台阶,然后停下来往海湾看过去。阳光在清晨的第一道微风中吹起的涟漪上闪耀跳动着。他从家里走下山丘,往外面的码头走过去,一直走到在水中上下轻微浮动的船那里。码头上传来脚步声,他转过头去,看到约翰朝着他跑过来。

  “真高兴你赶到了。”威尔针对着他朋友的迟到说。

  “你在说笑吗?”约翰回答着,很在意他的说法。“你明知道,只要我们可以钓鱼,我就都会来。”

  他把他的钓竿和钓具箱交给威尔,然后爬进船里面,开始解开紧紧绑在码头上的绳子。

  “嘿!今天可能是我们的幸运日!”约翰说。“也许我们会捕到大家都在说的那种大海鲢。”

  “如果它很容易被抓到就不会长那么大了,”威尔说着,把船推出船坞。 (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在,我只做一次给你看。”他父亲说着,在男孩面前拿起鱼钩和一只死虾子。
  • “快吃完,我还要烘另一炉。”贝尔太太边说,边把抹刀从薄煎饼底部抽出,翻动着薄煎饼。
  • 他停了一下让那些话沉淀。
      “你看,乔吉,在你整个生命中,你储存了所有人、地方还有教训的记忆。如果你让锅子持续沸腾,到最后留在锅底的就是智慧。有时候要花一生的时间才理解所学到的东西,然后,如果你有能力用文字把它们表达出来,你就可以留给世界一个永恒的礼物。”
  •   当乔吉停下来送最后一份晚餐时,他看到道维斯先生在庭院边缘的花床上工作。他打开后门走进去,把晚餐放在餐桌上,然后,啪嗒一声关上纱门,经过宽阔的草坪,走向老人。庭院里的杜鹃花正要开放,花香混和着潮湿的泥土味。
  • 锋面在夜里来袭,带来了一连串的暴风雨,轰隆隆地穿过海湾。第二天下午,乔吉在开车去道维斯先生家的路上,他停下来移开了一块被风暴折断而挡在路上的橡木树干。
  • 乔吉想着他讲的话。“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他说,“我觉得我认识那些角色,好像早就一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但却又不是任何我在现实生活真正认识的人。”
  • 一只布满皱纹的手垂在那边,朝着在那个寂然不动的人身旁地上的一本打开的书悬荡着。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老人胸前,他闭着眼睛,头向后仰,嘴巴微微张开。
  • 一路上,在老旧福斯汽车的引擎声、收音机发出的刺耳声音的伴随下,他把车子开往那栋房子。路的两侧,古老的橡树排成一列,宛若一个拱门。那栋房子坐落的地方离马路很远,直到弯进最后一个弯,才映入眼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