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10)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当船驶离码头时,约翰把帆升起,而威尔拉着主帆帆脚索。他把船转向顺风的方向,约翰则忙着弄船头的三角帆。他们顺着海岸线往南航行,然后把船驶向海滩延伸出来的一片荒凉地带。约翰把活动船板拉起来,让船滑到靠近岸边几呎的地方,然后,威尔放掉主帆,让帆的下桁随风移动,直到让船首转到迎风的方向。

  他们从船侧往下跳,扑通一声地跳进温暖的水里。威尔游到船头下面,拉着他撒下的网,稳稳地把钓线的末端绕在自己的手腕上。他另一只手拿着一捆绳子,把一部分的网子抛往他的上臂处,把沉重的底线咬在嘴里,然后,安静地从浅滩中涉水而过,寻找着鲱鱼。约翰拿着一个要装鱼的麻布袋紧跟在他后头。当威尔发现一群游在水面上的鱼时,他就用尽全身力量往鱼的方向撒网。

  一个技术高超的人在撒网时,美得像一幅画。他安静不动地站在及腰的水里:注视着……等待着。然后,在一个流畅的动作中,每样东西都是紧绷、盘绕回来,再往前推。网子毫不费力地被抛了出去,沉重的底线呈弧形地划过空中,撒成一个巨大而匀称的完美圈圈,然后,均匀地溅入水中,再慢慢地沈到水底。当他确定网子已经张好了,就把网子收起来─把底线收拢在一起,捕捉里头的鱼。

  男孩手上的小鱼网,结果并没有那样地富戏剧性。结果通常都是,线缠绕在一起,歪七扭八的椭圆形撒入水中时溅得很大声,除了把鱼吓跑之外,一点用处也没有。努力奋斗了一个小时,终于有些鲱鱼开始游进他们的网子。当要拿来当鱼饵的鲱鱼已经够多的时候,他们用绳子把麻布袋绑起来,把它悬在船的另一边,泡在水里面,让鱼可以继续活着,接着把船推离岸边。在从船缘爬进船之后,他们把船驶回海湾。

  距离岸边半哩远的地方,威尔把船头转到顺风方向,约翰则是把帆放低。他们各自把鱼钩穿入鲱鱼的鱼尾,把钓线从船的另一边抛向海中。鱼徒劳地向各个方向努力游,企图逃离。

  现在,除了等待之外,没什么事好做。于是他们伸了个懒腰,把钓竿松松地夹在两膝间,然后放松下来。他们像一般的男孩一样聊着─聊着他们想去的地方,还有他们想见到的人。多少个雨天的午后,他们带着书本窝在威尔父亲的图书室里,畅游在汤姆、哈克和密西西比河上游艇的世界中,或金银岛那个充满宝藏和冒险的世界里。在他们的想像里,世界还是一样地充满着高桅纵帆船和危险的海盗。

  “我想,今年夏天也许我们可以把船开到海湾的岬口,然后在那里露营几天,”威尔说。“那里有以前内战时的旧堡垒,我们可以去探险。”

  “大人永远不会让我们去那里的,”约翰回答。

  “我们可以试试看啊,不是吗?我们一定要讲到他们答应为止。”

  “我听说有个老隐士住在那里,”约翰说着,拉了一下他的钓线,看看他的饵还在不在。

  “没有人可以在没有淡水的情况下生活在那里的。”威尔说。

  “或许他可以收集雨水或其他什么的。”

  “我怀疑。”威尔嘲弄这种说法。

  “我不知道。我听一个捕虾的人说,他们从海峡要出海的时候,曾经看到有人站在那边的岸上。”约翰突然紧张起来,因为他感觉到有东西在拉他的钓线。

  “我觉得他刚刚在拉扯着你的腿。”

  “听起来他好像是故意的,”约翰反驳着,扯一下他的钓竿才发现是海浪的波动。“嗯,如果他们肯让我们去的话,应该会满好玩的。从来没有人去过那里,所以到时候我们会像是在一个荒岛上。”

  “我们会是方圆几哩之内唯一去过那里的人。”

  “对!就像是《鲁宾逊飘流记》或《瑞士家族的鲁宾逊》里的鲁宾逊那样。”约翰幻想着。

  “我们也可以找寻被海浪冲到海滩上的东西,”威尔说。“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可以发现什么。”

  “就像那些被以为埋在多芬岛上的海盗宝藏。”约翰兴奋地说着。

  他们打开餐盒吃着午餐,让小船任由浪潮慢慢地漂流着。当温暖的阳光洒下来,他们的谈话逐渐变慢、变少,最后,终于完全静止─当微风慢慢地把他们轻推出海湾时,他们安静地睡着了。

  在威尔的钓线上有个轻微到几乎无法察觉的拉扯,浮标轻微地抖动着,接着钓线又放松不动了。那两个男孩继续睡着,并没有发现。然后,钓线又再度被拉紧,这时候,威尔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钓竿。也许只是条断枝卡在下面吧,他拉动着钓线的时候这么想。

  突然之间,一个猛烈的力道把钓竿拉得弯成对折了,他抓着钓竿的左手也因而剧烈地撞在船缘上。阻拦鱼过速前进的拖曳器因使用过度,使得钓线从轮轴上滑出时发出磨擦声。船很不稳定地倒向另一边,船缘几乎要碰到水面了,只能靠活动船板的平衡器让它不致颠覆。还没清醒的约翰从他的位置上滚下来,头撞在活动船板的木头上。

  在船头跟着钓线的方向不断地旋转时,威尔疯狂地试着保持船和鱼的平衡。他往船头靠近,一方面是要稳住那艘船,另一方面则全然只是因为他被自己紧握在手中那枝钓竿的力量强力拉扯着。他的左手抽痛着,只能用自己的意志尽力抓紧钓竿。他尽其所能地把钓线收回,然而,钓线仍是以惊人的速度滑离,很快的,线卷就会拉到尽头,将在强大的拉扯下猛然断掉。此时,小船开始慢慢地被那条力大无穷的鱼拖着前进。

  “跟他搏斗到底,威尔!”约翰在船底大叫着,试着坐起身来。

  “我是在奋力搏斗啊!”威尔咬着牙回答。

  “不要让它跑了!”他说着,晃动着他的钓竿以免线缠在一起。

  “我正在努力!”威尔叫喊着回答。

  “你必须让它慢下来,不然你一定会让它跑掉的!” (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周末的时候,乔吉看完了《老人与海》,星期一便把书带回去还给道维斯先生。另一个冷锋在早晨的时候来袭,气温因此降得很低。当他开着车要到老人家时,树枝被海上的强风吹得来回晃动,云层低低地压在水面上,顺着风被移动着。
  • “现在,我只做一次给你看。”他父亲说着,在男孩面前拿起鱼钩和一只死虾子。
  • “快吃完,我还要烘另一炉。”贝尔太太边说,边把抹刀从薄煎饼底部抽出,翻动着薄煎饼。
  • 他停了一下让那些话沉淀。
      “你看,乔吉,在你整个生命中,你储存了所有人、地方还有教训的记忆。如果你让锅子持续沸腾,到最后留在锅底的就是智慧。有时候要花一生的时间才理解所学到的东西,然后,如果你有能力用文字把它们表达出来,你就可以留给世界一个永恒的礼物。”
  •   当乔吉停下来送最后一份晚餐时,他看到道维斯先生在庭院边缘的花床上工作。他打开后门走进去,把晚餐放在餐桌上,然后,啪嗒一声关上纱门,经过宽阔的草坪,走向老人。庭院里的杜鹃花正要开放,花香混和着潮湿的泥土味。
  • 锋面在夜里来袭,带来了一连串的暴风雨,轰隆隆地穿过海湾。第二天下午,乔吉在开车去道维斯先生家的路上,他停下来移开了一块被风暴折断而挡在路上的橡木树干。
  • 乔吉想着他讲的话。“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他说,“我觉得我认识那些角色,好像早就一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但却又不是任何我在现实生活真正认识的人。”
  • 一只布满皱纹的手垂在那边,朝着在那个寂然不动的人身旁地上的一本打开的书悬荡着。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老人胸前,他闭着眼睛,头向后仰,嘴巴微微张开。
  • 一路上,在老旧福斯汽车的引擎声、收音机发出的刺耳声音的伴随下,他把车子开往那栋房子。路的两侧,古老的橡树排成一列,宛若一个拱门。那栋房子坐落的地方离马路很远,直到弯进最后一个弯,才映入眼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