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读过《红楼梦》的人

《红楼梦》随解(五之二)

解铃
dengjie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4日讯】4.好事多魔
一百廿回“既是假语村言,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乐得与二三同志。”既然这这部书是假话,与真事相比不超过“鲁”和“鱼”、“亥”和“豕”之间的差异,最好和“二”与“三”之间这么大的差异相同才是(原著)的志向。真事发生时,和此书预言的相差无几,多一笔少一笔的关系。二回,林黛玉把“敏”字读成“密”字,写“敏”字或多一笔,或少一笔。表面好似对自己母亲的敬重,不读不写自己母亲的名字。那么对自己父亲林如海的“海”字有怎么读、写呢?其他人没有效仿,能说别人不敬重自己的母亲吗?

林黛玉生前是一株绛珠草,是一株枯萎难活,靠别人的甘露水勉强维持的生命,时刻伴随着“泯”灭的生命,自会吃饭时便会吃药。不读不写“敏”字,实际是远离“泯”字。黛玉是一株小草,是较小的生命。宝玉是补天之石,是天,日夜悲号的天,是极大的生命。其中还有“一干情鬼”夹带其中。在这件隐著的真事发生的时候,将有从小到大无量无际的生命于其中得救。

黛玉在一一六回返归真境。“其妩媚之态,不禁心动神怡,魂销魄丧。”宝玉在第一廿回飞升而去,“磨出光明,修成圆觉。”隐著的这件真事能让枯萎难活的生命“降凡历劫”后“返归真境”;能让“日夜悲号”的天修成“佛爷”,“形质归一”;能让“露出下世光景”的人“飘飘而去,这件事无疑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大好事。即是好事,一回却“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一件事经过努力,达到了满意的程度叫“好事多磨”,而不是“多魔”。这里不是文字错误,是预言。这件好事发生的时候,会有“魔”一样的生命破坏、阻碍,会瞬息间乐极悲生。”

一回,“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之地。”这里的“地陷东南”没有下文,在书表面没能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形同赘语。此书一手而二牍,“当日”指隐著的这件真事发生的时候;“地陷”是指“魔”制造的事端所达到的程度,使大地塌陷;“东南”指方向,构陷之人来自东南。这东南有一角落叫苏州,(隅,角落)在苏州城的西北方向,(阊门,苏州城的西北门,也称破楚门)是人世中数一数二的富贵繁华之地。也就是说,在苏州城的东南方,是与构陷有关之地;西北方是富贵之地,相比之下,苏州很小,如同角落。历史上的苏州闻名天下,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说。东南方指上海,富贵地指北京。乾清年间的上海远不及苏州闻名,这里预见了上海的兴起。预见到隐著的这件真事、这件好事,届时遇到的“多魔”来自于上海。

“好事”与“多魔”,按二回中讲,天地清明灵秀之正气与残忍怪僻之邪气,“正不容邪,邪复妒正,两不相下,亦如风水雷电,地中既遇,既不能消,又不能让,必至搏击掀发后始尽。故其气亦必赋人,发泄一尽始散。”“好事多魔”预示著一场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对与错的较量。

5.则归墨
八十四回 ,宝玉习作《则归墨》八股文的破题:“言于舍杨之外,若别无所归者焉。”“夫墨,非欲归者也;而墨之言以半天下矣,则舍杨之外,欲不归于墨,得乎?”“则归墨”引自《孟子;滕文公下》,原文是“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杨朱。墨,墨翟 。意谓人们的言论主张,不属于扬朱一派,就属于墨翟一派。

此书是预言,现今的人已经不知道杨朱、墨翟他们的言论主张各是什么。这里是借用古典隐真事。杨,白杨,喻白色。墨,黑色。宝玉的破题预言的是:说除了白色之外,好像没有我所要寻求的了。你是黑色,不是我所寻求的;而黑色的言论已经把天下一般的人给蒙蔽了,如舍弃白色之外,又不归于黑色,怎么能可以呢?用这样的方式告知现今的世人,在正与邪、黑与白之间,你选择什么呢?

6.炎天暑日
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这一表面上是写了宝玉的同父异母兄弟伺机进谗言,致使宝玉遭受无端杖责的情节。如按小说来品味这一回的“立意本旨”,不易察觉这一回旨在表现主题的那个方面,对烘托中心思想起到那些作用。或是为表现贾环的卑劣;或是为表现宝玉的“痴狂、疯傻”;或是为表现贾政的严厉和反常。答案终不确切,远离中心。这不是为表现“反封建主义的叛逆精神为思想内容的爱情”的铺垫,也不是闲文赘笔,是一喉而二歌。

宝玉被笞挞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宝玉听了金钏的死讯,与贾政撞了个满怀。……“贾政道:‘好端端的,你垂头丧气嗐些什么?方才雨村出来要见你,叫你半天你才出来。既出来了,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仍是葳葳蕤蕤。我看你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这会子又唉声叹气。你那些还不足,还不自在?无故这样,却是为何?’……贾政见他惶悚,对应不是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到生了三分气。”

雨村和贾政同为官僚,雨村造访,接待者必然是贾政。宝玉比雨村的学生黛玉大一岁,雨村不可能为宝玉而来。雨村要见宝玉无非是为了讨贾政欢心,尽官场上的老到,阿谀逢迎。贾政则会因宝玉谈吐挥洒而面上有光,在十七回大观园试宝玉题对联匾额已尝试过。雨村乃官场得意之人,不可能有求于宝玉,孩童时期的宝玉不可能有让为官的雨村有顿开茅塞的哲理,故此,宝玉没有怠慢客人之嫌。慢待雨村不能成为杖责的理由。因听到金钏的死讯,而脸有“愁闷之色”、“唉声叹气”也不能成为被杖责的理由。

不肖种种之二:忠顺王府来人长史官对贾政说:“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
琪官和宝玉交往并不深。二十八回,宝玉问蒋玉菡:“你们贵班中有一个叫琪官的,他在那里?如今名驰天下,我独无缘一见。”蒋玉菡笑到:“就是我的小名。”蒋玉菡是袭人未来的丈夫,袭人比宝玉大两岁,蒋玉菡比袭人“略大几岁”,那么蒋玉菡比宝玉大得更多些。琪官在紫檀堡置了几间房舍、几亩田地。琪官自己有相当的持家能力和经济能力,琪官是成年人。宝玉在本书最后,年方十九岁,此时尚未成年。未成年人不可能把成年人随便隐藏在家,蒋玉菡也不可能让宝玉把自己无故隐藏起来。此笞挞的理由不成立。

不肖种种之三:贾环悄悄的告诉贾政:“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便赌气投井死了。”强奸不遂逼死人命,在历朝历代都是犯法行为。那么其他行为逼死人命,可以不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吗?三十回,看金钏的死因:王夫人在凉榻上睡着,金钏儿在旁边捶腿。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到:“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笑到:“你忙什么!‘金簪子掉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难道也不明白?告诉你个巧方儿:你往东小院子拿环哥同彩云去。”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著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书中有相互讨要丫鬟的惯例,宝玉准备向王夫人讨金钏不属于不正当行为,不是金钏被打的原因。如果金钏被打的原因是让宝玉“拿环哥同彩云去”,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去拿就有学坏的可能。此时宝玉尚属“好好的爷们”。“淫辱母婢”
是大承笞挞的又一个原因。

四十六回,在《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 ,贾政的哥哥贾赦,强逼贾母的丫鬟鸳鸯为妾,鸳鸯女誓死不从,在贾母死后,鸳鸯女自缢身亡。这件事上自贾母,下至佣人,人人皆知,贾政没有责备片言只语。同是发生在母婢身上的两件事,却演绎著两种不同的结果,对宝玉则是“堵起嘴来,着实打死!”看金钏的死因:王夫人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她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金钏的死因是因王夫人处理不当所致, 不是宝玉逼迫致死。

这部书是预言,是用故事(假语)预言真事,真假相差无几。宝玉是三万六千五百另一块天的代表,不单指名字,不是溺爱痴惯的代名词,也不是指如宝似玉般的贵重。是指如同无瑕美玉那样清澈、纯洁,那样晶莹剔透。宝玉是清明洁净的象征,也是指达到这一程度的代名词。

补天之石日夜悲号、绛珠草枯萎难活的原因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的纯度逐渐降低的表现。无论是“小草”还是“人”,所有的生命都会面临这一状态,“到那时不要忘我二人(一僧一道),便可跳出火坑矣。”宝玉代指净化、修炼,也指修炼的人。书中的宝玉是悟禅机的人。在来世间前,僧道二仙师已预言:“瞬息间乐极悲生,……倒不如不去的好。”“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不难看出书中预言的是99年7月20日,对修炼人的全面迫害打压,并寻找种种不切实际的理由。王夫人哭道:“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炎天暑日的,”届时在大暑小暑之间,是伏天。

7.金桂河东狮
这部书是偈语,是预言。书中用了很长的故事预言了春节期间发生在北京的“自焚”伪案,并预见性的揭示了伪案的制造者的真实用意。

一百零三回《施毒计金桂自焚身》《昧真禅雨村空遇旧》,金桂是薛蟠的妻子。七十九回 ,《薛文起悔娶河东狮》。“金桂”、“河东”中,分别含有“金”、“东”两个字 ,谐音“进东”。金桂姓夏,即华夏,指中国。《施毒计金桂自焚身》预言的是:王进东“自焚”是中国造假者编导的一条毒计。《昧真禅雨村空遇旧》预言的是“自焚”伪案是昧著天理良心嫁祸于真正修炼的人,《红楼梦》这部书遇到了这件事,但无能为力。昧真禅,昧著天理良心嫁祸于修炼的人。雨村,贾雨村,假语村言,《红楼梦》是用假语村言敷演出来的一段故事。空,没有办法。遇旧,遇到旧相识,贾雨村和甄士隐是旧相识;《红楼梦》和隐著的这件真事是旧相识,也就是说,《红楼梦》的出现和隐著的这件真事的出现是历史的必然。

书中预言到,“自焚”伪案的结局最终是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宝蟾的证词:“我老实说罢。昨儿奶奶(金桂)叫我做两碗汤,说是和香菱同喝。我气不过,心里想着香菱哪配我做汤给他喝呢。我故意的一碗里头多抓了一把盐,记了暗记儿,原想给香菱喝的。刚端进来,奶奶却拦着我到外头叫小子们雇车,说今日家去。我出去说了,回来见盐多的这碗汤在奶奶跟前呢,我恐怕奶奶喝着咸,又要骂我。正没法的时候,奶奶往后头走动,我眼错不见就把香菱这碗汤换了过来。也是合该如此,奶奶回来就拿了汤去到香菱床边喝着,说:‘你到底尝尝。’那香菱也不觉咸。两个人都喝完了。我正笑香菱没嘴道,那里知道这死鬼奶奶要药香菱,必定趁我不在将砒霜撒上了,也不知我换碗,这可就是天理昭彰,自害其身了。”

香菱代指中国。一回,借香菱这一角色引出“菱花空对雪澌澌”这句偈语。菱花,由菱形图案组成的图形,像花瓣一样围绕在一起组成,与这一图案相符的是五角星。菱花空对,即五角星在空中,也就是中国国旗。雪澌澌是季节。香菱又叫菱花,预言中国国旗图案,到指那时的中国。“金桂”施的毒计是在毒害中国。这里预言到“自焚”案是人为的蓄意制造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冤案。

书中用了较大篇幅,曲折的故事,准确预言了“自焚身”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一百零三回,“那夏家先前不住在京里,因近年消索,又记挂女儿,新近搬进京来。”女儿在京里;林黛玉抛父进京,来到贾家,贾家在京都;薛家住在贾府梨香院,薛家在京都。薛蟠之妻金桂自焚身在京都。预言了进东“自焚”案发生在北京。雨村升了京兆府尹兼管税务,在日出都查勘开垦地亩,路过知机县,到了急流津。正要渡河,遇到了打坐的甄士隐。一百零四回,雨村刚欲过渡,有人飞奔来报:方才进的那庙起火了。雨村也奇怪:“我才出来,走不多远,这火从何而来。”雨村出都查勘开垦地亩的这天就,就是“金桂”“自焚”身“昧真禅”的这天。这里预言“自焚”是嫁祸。

“只见从人进来,禀说天色将晚,快请渡河。”渡河前“火起”。一百零四回,“雨村过河,仍自去查看,查了几处,遇公馆便自歇下。”这里预言,“自焚”的时间是在下午“天色将晚”,过河后仍能查看几处。事件发生在下午的中间。雨村查勘开垦地亩并无下文。遇公馆歇下,“明日又行一程,进了都门,众衙役接着,前呼后拥的走着。”雨村“明日又行一程”不是继续前行查勘,而是返回“进了都门”,路遇贾芸的紧邻倪二醉躺街心。书中为什么把返京写成“又行一程”,好似继续前行,反却进了都门,回到了家中。如若写成“次日返程回京”,那么雨村则必定要去瞧火烧庙的现场。雨村到家后还在思忖这件事,次日返京怎么能不到火场勘查呢?答案很简单,这是预言,没有失火现场,用“又行一程”“绕”过了不存在的火场。

书中用冗长的故事预言了“自焚”发生的时间。雨村出都的这天,也就是火烧庙的这天,这是第一天;“明日又行一程,进了都门。”这是第二天;“歇息了一夜,将道上遇见士隐的事告诉了他夫人一遍。”“外头传进话来,禀说:‘前日老爷吩咐瞧火烧庙去的回来了回话。’”这是第三天;雨村因“内庭传旨,交看事件。”遇到贾政被参,家政回到家,忽然想起“为何今日短了一人?”这句话让宝玉一夜无眠。这是雨村出都的第四天;第四天的早晨,宝玉得到通知,因贾政回家,“于是定了后儿摆席请人,所以进来告诉。”请人这天是第六天;这设宴请酒这天,“锦衣军查抄宁国府”。一百零六回,“那时天已点灯时候,……(贾政)回到自己房中,埋怨贾琏夫妇不知好歹,如今闹出放账取利的事情,大家不好。”“一夜无话,次早贾政进内谢恩,……这是雨村出都后的第七天。因贾府被查抄,史侯家派两个女人进来,请了贾母的安。“我们姑娘本要自己来的,因不多几日就要出阁,所以不能来了。”贾母与湘云的关系致密,用贾母的话可以证明:“我前儿还想起我娘家的人来,最疼的就是你们家姑娘,一年三百六十天,在我跟前的日子倒有二百多天,混得这么大了。”湘云在贾母身边长大,贾府被查抄,会在得知消息后马上来看望。因为“不多几日”就要结婚,所以自己不能来看望贾母,只有指望“回九”之期。“一日,湘云出嫁回门,来贾母这边请安。”湘云与贾母说:“我想起来了,宝姐姐不是后儿的生日吗,我多住一天,给他拜过寿,大家热闹一天。”宝钗的生日在正月,见六十二回:“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的生日)二月没人。”二十二回,凤姐道:“二十一是薛妹妹(薛宝钗,湘云称宝姐姐)的生日。”湘云“回九”这天是正月十九日,“后儿”是正月二十一日。“回九”,婚后第一次回娘家的日子在第九天。那么湘云的婚期是正月初十日。雨村出都查勘开垦地亩的第七天后,史侯家来人给贾母请安,并说湘云“不多几日”就要出阁,这天是七天后或第八天。湘云在贾母身边长大,与贾母甚厚,听到荣府被抄检的消息在时间允许的前提下,定会自己来看望贾母。“回九”尚能看望贾母,“不多几日”不会超过三天。这里用了较长的不合时宜的故事预言了2001年1月23日下午,旧历除夕日,发生在北京的“自焚”伪案,其宗旨是“昧真禅”。

这部书是假语:湘云不可能正月初十出嫁;锦衣军不可能在正月初抄检宁国府;雨村不可能在年间出都,也不可能在年间在冬季查勘开垦地亩。这些故事是不可能存在的。这是一次过年,这是一次暗过年。书中在五十三、五十四回醒示读者怎样过年。“自进腊月,荣宁二府内外上下皆是忙忙碌碌,治办年事。直至正月二十二日,宝钗生日的次日,年事才过。这是一次明过年,给暗过年提供过年的模式。暗过年前后发生的事是不存在的,只有预言“自焚”身的时间才是此书“立意本旨”。

8.婪索
一一七回,“我们今儿进去,看见他带着锁子(雨村),说要解到三法是司衙门里审问去呢。”“这位雨村老爷人也能干,也会钻营,官也不小了,只是贪财,被人参了个婪索属员的几款。”雨村好似有贪污受贿之嫌。“赖家的说道:‘我哥哥虽是做了知县,他的行为只怕也保不住怎么样呢。’众人道:‘手也长么?’赖家的点点头儿。”只有前面贾雨村“手长”,才能有后面赖尚荣“手也长”。虽都同属“手长”,但其内涵不一样。

四十五回,赖嬷嬷说赖尚荣:“……也是公子哥似的读书认字,……你那里知道‘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只知道享福,也不知道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些苦恼,熬了两三辈子,好容易挣出你这么个东西来。……你一个奴才秧子,仔细折了福!”“州县官儿虽小,事情却大,为哪一洲的州官,就是哪一方的父母。你不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孝敬主子,只怕天也不容你。”这些话预言了现今社会,现今的州官、县官,他们的上一辈、上两辈都是穷苦人,大多是“奴才”出身。只因这一代人书读得多了,有了升官的机会。到头来“手也长”了,忘了“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到头来“只怕天也不容你”。赖尚荣,诬赖并且光荣。雨村手也长,但与州官、县官不同。雨村是假语村言,是这部名著《红楼梦》,这部书超出了寻常书的功能,因“婪索属员”而被锁。“婪索”,贪婪的搜索、索取,这部书的“属员”,就是读者。

六回,“按荣府中一宅人合算起来,人口虽不多,从上至下也有三四百丁。”两府一千四百左右。一百零六回,“叫他(赖大)将阁府里管事家人的花名册子拿来,一齐点了点。除了贾赦入官的人,尚有三十余家,共男女二百十二名。”“三十余家”预言的是,届时全国有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总人数由先前一千四百左右变为三百十二人,不足原数的百分之二十。书中预言,有“泥二、小鳅生大浪”,也就是有两条泥鳅要给全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带来难以预料的祸殃。这部书把假语背后隐著的这件真事揭示给了“属员”,贪婪的搜救着他的读者。这就是这部书“手长”的原因。因为“手长”,这部书将再度被封锁,成为禁书。

二回,(雨村)“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不上一年,便被上司寻了个空隙,作成一本,参他‘生性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等语。龙颜大怒,即批革职。”这些对雨村的指责,概念性的东西多,实质性的东西少。这里预言的是在建国初期对《红楼梦》的第一次批判。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楼梦》被冠以名著而闻名于世。有许多“红学”家对此书作过专题研究、考证。从一部书中得到各不相同的“味”,也代表着各个时期读者对此书理解上的差异,从而引发对此书进一步的探索。
  • 四年前,长春市一位13岁的初中女生在熟读《红楼梦》后,为了记载自己对《红楼梦》的看法,写出近2万字的点评日记,四年后才被母亲无意中发现。母亲有意为女儿写的点评出本书,但女孩关心的是将来有机会想继续研究《红楼梦》。
  • 茄子好像是蔬菜里可塑性最大的,茄子的做法实在是太多了,《红楼梦》里贾府吃茄子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西餐中的茄子也有类似茄鲞,非常好吃的,做起来却没有那么复杂。
  • 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多处提到:太虚幻境的石牌坊两边有一副对联,上面写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而百年来吸引了无数研究者的《红楼梦》的难解之处,恐怕就在于真假难辨。一是因为它所处的年代仍有封建末世返光徊影的余晖;二是因为在缺乏鲜明比较的环境中,人们会自然地难辨真假,甚至以假为真。作如是观,那么任不寐的新作《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二十一世纪中国丛书,博大出版社出版)的现实意义正在于提供了一个鲜明的比较,引发人们对江泽民这个在中国头号独裁者宝座上余温尚热的人物和他所代表的“江泽民时代”的反思和批判,并由此对这个历史人物做出客观的历史评价。
  • 超级女声版《红楼梦》组图 张靓颖可比妙玉
  • 云门舞集脍炙人口的舞剧红楼梦,7月底,8月中,先后在金门及台北进行封箱演出,让许多观众领略红楼梦的美.但是红楼梦真正的封箱演出其实是这个星期六晚上在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不过,主办单位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观众多寡,而是天气问题
  • 云门红楼梦台北户外公演
  • 天津市一名八旬老人自从1990年离休以后,便开始用毛笔抄写古典名著,15年来总共抄写古典名著50多套,还从各处收集资料重编《红楼梦》。
  • 张艾嘉和林青霞二十八年前演的“金玉良缘红楼梦”八月将重现大银幕。张艾嘉在台自爆当时的拍戏内幕,包括当年李翰祥版“红楼梦”找她演林黛玉,消息仍未公布之时,金汉版“红楼梦”也找上她演紫鹃,但却被她推演,名单公布后,金汉还不服气地说:“她怎能演黛玉?”
  • 这首诗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悼林黛玉藏花诗中的最后两句,写出花落人老,生命无常的伤感。其中;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着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此诗句句感伤时间的无情,桃花李花谢了,明年还会有再开的时候,那闺中的人儿是否还在是很难说的。劝告世人要珍惜现在生命的每一天,不要等花落人老的时候再来后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