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11)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威尔看着那个快速转动的轮轴,有道轻烟从里头缓慢升起。当线卷上所剩的几码钓线被抽光时,他看到了整个金属轮轴。然后,突然之间,线整个松了下来。他想,线必然是断掉了,但是当他往下看着那个动都不动的轮轴时,他看到还有几呎的钓线在上面。他朝着约翰的方向看过去,两个人目光相遇。

  “我想,它跑掉了。”约翰说着,语气中充满了失望。

  在他话还没讲出来之前,威尔看到船前方的水开始打漩,他往那边弯下腰去看,他看到前面的漩涡开始搅动翻滚。然后,漩涡俐落地分开,一条大海鲢迸出水面,往上愈跳愈高,直到超过小船的高度。那条巨鱼好像定住悬在空中一样─水花溅在银色的鱼鳞上。它的眼睛直直地瞪视着他,像是要用眼光紧紧地抓住死敌。当那条鱼用力向两方剧烈地晃动着它偌大的头,企图要甩掉钓线时,威尔可以清楚地看到鱼钩和钓线就钩在它张大的嘴巴上。然后,随着碰地一声巨响,它掉落到水面上时,他们的面前溅起了瀑布般的水花,小船危险地剧烈摇晃着。

  “卷轴!”约翰尖声大叫。

  被刚刚那个景象吓呆的威尔赶紧疯狂地把剩下来松散的钓线收回,此时,那条鱼又再度游回小船。他试着在鱼再一次游回来的时候把线卷回卷筒。鱼的反抗像上一次一样剧烈,但这一次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向后靠着钓竿,用双腿紧撑着间歇而来的前推力,用尽全身力气跟那条鱼奋战。船在被拖着进入海湾时,再一次地冲过浪头。那条银色的鱼中之王又再一次跃出海面,到达天际,甩动着头想把鱼钩甩掉,这一次,威尔抓住机会拉紧松弛的钓线,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

  令人麻痛的拉扯继续着,形成了一种与大鲢鱼间无情、背脊欲断的抗争。这是最困难的一次,那条鱼用尽全身力气与男孩坚决的意志抵抗着。威尔的臂膀在双方强大的拉扯力量下弯成弓形,手上的痛也一点一点地逐渐加深起来。他试着把线再拉紧一点,仅余的那一点点的线却因此而脱离了卷轴。

  人鱼之间的战争达到了高潮。时间变得很慢,慢到他似乎可以从自己的太阳穴中听到每一秒钟经过时跳动的声音。小船愈走愈远了,威尔可以感觉到他自己臂上和腿上的力量正逐渐地在削弱。

  他的指头已经没有知觉了,但那条鱼还继续毫不停歇地施力。他想要把鱼竿交给约翰,但又觉得二对一好像不太公平,而且这是一场属于他们两个之间的战争,不能有别人加入。

  最后,船速开始减慢,拉力也逐渐变小。威尔尽他所能地倾身弯向钓竿,然后快速地放低钓竿、旋转,试着再收一点线。他一次又一次地拉着线,每次都收回一点一点宝贵的线。在他稳稳地收近自己与鱼之间的距离时,钓线开始向着水中的角度拉直。然后,在他们之间相距只剩下几码的距离时,那条鱼开始绕着船游动,威尔必须费力地围着船桅变换方向,让线不致缠成一团。

  当他把最后几呎的钓线收上来时,那条偌大的生物清楚地出现在面前。刚开始的时候,它只是在海湾中一片黑暗的水中淡淡的一条线,然后,它的外形逐渐清晰,这时,他可以看到鱼在水面下翻转着。它的嘴巴静静地前后移动,眼睛仍看着船上的男孩。

  威尔注视着那条鱼,他们的命运好像因为那条细线而被绑在一起,他觉得难以分辨谁从哪里开始,另一个又是从哪里结束。他可以经由自己的脉搏感觉到海潮的呼唤,和海水给他的那种无重力的自由,他似乎被拖进了鱼的体内,感觉到海水深处的拖曳和鱼钩强烈的拉扯。

  “你已经抓到它了,威尔!”约翰高兴地说。“它现在是属于我们的了!”

  “不……”威尔轻柔而低声含糊地说。

  “什么?把它拉高一点,我会用绳子穿过它的鳃。”

  “不要。”他加重语气地重复说。

  威尔拿出他的瑞士刀,设法用麻痹的手指单手把小刀打开,然后慢慢地把刀片伸向紧扯的钓线。

  “威尔,你在做什么?”约翰说着,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把锐利的小刀轻触着钓线,像个轻柔的爱吻,然后俐落地把线割断。有一瞬间,那条鱼仍停留在水面附近,它的眼睛还是毫无感情地盯着男孩,然后,慢慢地沈入海湾中黑暗的深处,消失了踪影。

  “你疯了吗?我们已经抓到它了!就在这艘船上抓到它的,”约翰生气地说着。“这里从来没有人抓过那么大的一条鱼!也许它会是破纪录的一条大鱼,而你竟然放了他!”

  “没错。”威尔平静地说。

  “为什么?”

  威尔开口说话之前,低着头坐在那里好长一段时间,小船在温暖的阳光下静静地摇动着。

  “你记得我们一起抓蝴蝶的那一次吗?”最后,他终于抬起头说。

  “嗯,当然。”约翰不耐烦地回答。

  “那些蝴蝶真的很美,”威尔说。“我们把它们抓到网子里,然后把它们固定在玻璃下的盒子里。”

  “然后呢?”

  “我常常坐在我的房间里看它们,但它们完全不一样了,和它们停在院子里的花上面时慢慢地开合著翅膀时完全不一样了。”

  “我不懂你说什么。”约翰说。

  “我想,我要说的是,有些事情我们最好让它顺其自然,”威尔说着,心里知道他说出来的话永远无法表达他内心深处所感受到的。“有时候,只要知道那些东西存在于某个地方,这样就够了。”

  当太阳从空中向海上沈落时,他们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约翰看着威尔,想要说些什么,然后,他摇了摇头,转身扬起帆。威尔看着风帆涨满微风,向着远方陆地上绿色的草地前进。 (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船驶离码头时,约翰把帆升起,而威尔拉着主帆帆脚索。他把船转向顺风的方向,约翰则忙着弄船头的三角帆。
  • 周末的时候,乔吉看完了《老人与海》,星期一便把书带回去还给道维斯先生。另一个冷锋在早晨的时候来袭,气温因此降得很低。当他开着车要到老人家时,树枝被海上的强风吹得来回晃动,云层低低地压在水面上,顺着风被移动着。
  • “现在,我只做一次给你看。”他父亲说着,在男孩面前拿起鱼钩和一只死虾子。
  • “快吃完,我还要烘另一炉。”贝尔太太边说,边把抹刀从薄煎饼底部抽出,翻动着薄煎饼。
  • 他停了一下让那些话沉淀。
      “你看,乔吉,在你整个生命中,你储存了所有人、地方还有教训的记忆。如果你让锅子持续沸腾,到最后留在锅底的就是智慧。有时候要花一生的时间才理解所学到的东西,然后,如果你有能力用文字把它们表达出来,你就可以留给世界一个永恒的礼物。”
  •   当乔吉停下来送最后一份晚餐时,他看到道维斯先生在庭院边缘的花床上工作。他打开后门走进去,把晚餐放在餐桌上,然后,啪嗒一声关上纱门,经过宽阔的草坪,走向老人。庭院里的杜鹃花正要开放,花香混和着潮湿的泥土味。
  • 锋面在夜里来袭,带来了一连串的暴风雨,轰隆隆地穿过海湾。第二天下午,乔吉在开车去道维斯先生家的路上,他停下来移开了一块被风暴折断而挡在路上的橡木树干。
  • 乔吉想着他讲的话。“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他说,“我觉得我认识那些角色,好像早就一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但却又不是任何我在现实生活真正认识的人。”
  • 一只布满皱纹的手垂在那边,朝着在那个寂然不动的人身旁地上的一本打开的书悬荡着。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老人胸前,他闭着眼睛,头向后仰,嘴巴微微张开。
  • 一路上,在老旧福斯汽车的引擎声、收音机发出的刺耳声音的伴随下,他把车子开往那栋房子。路的两侧,古老的橡树排成一列,宛若一个拱门。那栋房子坐落的地方离马路很远,直到弯进最后一个弯,才映入眼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