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巢随笔 (47):占 领 空 无

黄翔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空无是鸡蛋。外表光滑、空虚。壳内有蛋白、蛋黄,孕育着生命、孕育着鸡雏的绒毛、眼光和啼叫。

空无是某一星辰的大脑,太远了,我们看不清它精密的结构,我们却以为是一团死寂,什么也没有。

人类是空无的偏执狂。

每一张嘴都在唠叨空无,没有一张嘴说出空无。

每一双眼睛都在注视空无,没有一双眼睛看见空无。

每一双耳朵都在倾听空无,没有一双耳朵听见空无。

空无不接受空无的命名。

没有谁认识这张脸。没有人能接近这张脸的边缘。

这空白的旷野没有收留过人。它是从未有人居住过的空屋。它是迷途者的死亡谷。这里保存有我们出生前的记忆,被生命模拟的人类的原型和我们死后的尸骨。死寂鸣叫如我们不认识的蟋蟀。

命运紧锁暴露无遗的钥匙孔。

人类手中早已丢失开启空无之域的钥匙。

我们滑过空无的镜面,我们被一面我们看不见的空无的镜子照着。

嚎哭的落日泪光濛濛,我们的镜头拍摄不了空无。

没有一种能自动拨转空无的时针和秒针,标出时间以外的时刻。

在空无中,全部宇宙的时间,不足一秒钟;全部宇宙空间小如一个斑点;全部宇宙的重量轻如一根羽毛。

它是超时间、超空间、超度量的存在。

在空无中,宇宙自失“有”相,人自显“无”相。

那被我们视为空无之物的正是我们自己。

我们置身空无的境况中却不自觉无聊、苦闷和烦琐的空无。

那我们以为空无的空间,其实那里有丰富而真实的蕴藏,那是我们让给了“神”和“鬼”居住的地方;是我们狭窄的生存空间以外的无限广阔无限深沉的空间。那里有着有待我们去勘测和发掘的矿藏,有着我们不认识也不知其用途的稀有金属,这是不以我们平日见惯的形态存在的金属,是一种超透明、超质感的矿物,是我们的视觉和触觉所不可能触及的,它们存在于我们的全部的感官之外,那是另一种超物质生命形态,我们却以空无把它奉献给了“空无”。

空无中有气化的山、气化的水、气化的星辰、动物、植物和人。那我们臆想为“神”或以为是“鬼”的,也正是气化中我们的视网膜不可触及的;那是我们难以用任何仪器测定的,也不是X光能透视的。

空无视人类为空无国之外的野生动物。

这里响彻冰雪和鹤的嘹亮的叫声已经千百万年;这是人类倾听不见的冰雪和苔原音乐。

祗有飘在长江的大浪上才能见到空无,它就是我们头顶上的蓝空和我们身底下宽阔的波浪。

空无并非无脑的空白;空白本身就是非构造的宇宙地存在和思维的大脑。

空无一直在哭,它的眼泪一直浸透你的魂灵。

空无一直微笑,它的微笑泛出花瓣的红晕。

随处可见的空无,你们却说空无不见。

空无是宇宙最优秀的头脑,是黑洞,是白洞,需要我们去观察而不是遗弃;是始与终之外的日历,我们不认识的季节变换其中。

空无传递天体的耳语直达宇宙的嫡系子孙。这里回荡默无声息的预言;这里竖着隐无形体的路标。

占领者进据空无中但不自觉已占领空无;他在置身空无中向外寻觅空无,因而产生空无幻觉。正如一个已经进入庙门的人,身置庙中却在寻庙,因而以为置身其中的庙祗是幻觉,产生空无之感。

空无即未被你注意者、未被你发现者,它祗是你的“注意”和“发现”之外的存在。它具有超越“真实”的无比丰富性和真实性。在这个意义上,“真实”祗是遮蔽你的屏障。“真实”本身正是“不真实”。真实超越了你的思维尺度和语言的界说。它是一种不可度量和不可测定的真实。

空无的占领者置身空无而不觉空无。

自觉空无者在空无之外。他们未占据空无而游离空无。

唐山出版社2001年出版
台湾台北市大安区罗斯福路3段333巷9号B1
电话:(02)23633072
传真:(02)23639735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