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二)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二)
这个授课老师搞得很怪,教学内容完全是自己到处摘录的,按照他的话说是“优中选优”,有针对性。所以,没有正规教材,而是每篇课文发一份复印稿给同学,上面当然是他选择来的课文了,结尾处把生字难字注音、注解。然后自己在上面讲解。

老师姓王,王自清老师。四十多岁,中等个头,略微秃顶。人如其名,老师的举止儒雅,谈吐不俗,穿着朴素,气度轩昂。态度也很随和,但是对学生的要求很严,尤其是课堂纪律。一次讲课,下面的两位同学交头接耳,他平和的说了两句,当时两位同学满脸通红,从此再上课,没有人说话了。而迟到的、无故旷课的更少见了。

整个听课的人并不多,一共也就三十来人,却来自不同系别、不同年级,从研究生到本科生,甚至还有两位在职教师。每周的两次课,一次是在周二的下午1-3点,一次是在周五的下午3-5点。而耀善漏掉的就是周二的那次课。

那是在刚刚开学的第一周,耀善的专业课“经络学”还没开课,于是,第一堂写作与欣赏他去听课了。

虽然暑期过了,但是天气还是很热的。

身着短袖白衬衫的王老师,略显汗涔涔的走进教室。把抱来的一摞复印教材放好,微笑的向讲台下环视一圈,随着一声“同学们好。”

一个崭新的开端就这样开始了。

王老师简短的讲了讲自己授课的特点,大体内容,教学计划,以及教学要求,和教学目标。把教材传下来,然后就正式授课了。

“同学们,在我们选择的课文中,个别一些是部分同学在高中时期读过的,但是,由于我们的教学重点放在欣赏和写作的要领上,同时注重对大家高尚情操的培养,而不是侧重猎取新的知识,所以,即使有所重复,我想,这并不影响同学们对文学美的欣赏与享受,和对情趣的培养。”

“我们的第一课,是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

王老师读的课文,抑扬顿挫,富有感情,平和的音调,非常投入。儒雅的举止,配上李太白富有神韵的诗篇,听来真的感到是种享受,使人赏心悦目,丝毫没有老生常 谈的感觉。听着听着,耀善感到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随着王老师的朗读,自己仿佛漂浮在了云端,看到了霓彩万千;仿佛来到了一望无际的绿洲,饮到了纯美的甘霖;仿佛置身在了虎啸猿啼的空山,感到了大自然的心在搏动。世俗的烦恼不觉烟消云散,功名利禄变得淡泊和赘累,一个疲惫的灵魂,得到了放松和自由。不, 不仅是放松和自由,而是一种没有任何羁绊和牵挂的自在。 那是灵魂的解脱和超凡,那是心灵的荡涤和升华。
他从内心感到了,一种纯净飘然的美。

“……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返回,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 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课文不长,王老师连续朗读了两遍。然后开始讲解。讲解完毕,请同学们读了两遍。最后,是品评欣赏与同学提问。

“大家对李白的诗,并不陌生。大家知道李太白曾经官场失意,曾经游历大江南北,足迹遍布名山大川,曾经豪饮斗酒、曾经赋诗千篇。纵观李太白的著作,我认为,他 对政治的抱负、时政的不满和抨击,这些不是他人生的主旋律,一些后人,特别是今人对他的评价,实际是非常不完整的。李白性格狂放,才华横溢,是世人公认 的。但是,说他悲观、颓废、消极,对时政不满,这样的评价是很不确切的。其实,大家都知道李白热中寻仙问道,这说明什么哪?难道是真的受时政打击而颓废人 生了吗?我这样理解。常言道︰人各有志。其实,用修炼的眼光看李白,才能真正理解他老人家。”

顿了顿,王老师接着认真而和蔼的说。

“其实,李白是个修炼人。”

“他 的人生目标完全不在于什么政治抱负上。在李白的作品中,有许多对于仙境的描写,不但描写的细腻而逼真,而且有时场景宏大壮阔;不但给人美的享受,而且往往 使人受到灵魂脱俗的荡涤。后人理解不了,就说他如何的想像丰富。其实不然,我认为,那不是什么苦苦追求后产生的精神幻觉,和一任思绪驰骋的平空想像,那些应该是他灵魂的真实所见。无论是在梦境中,还是在豪饮后。那些场景的描写,就是神仙世界的真实存在。从这一角度去欣赏李太白的作品,我想,能够欣赏出更深 的内涵和韵味。否则,不免产生水中花月,华而不实的感觉,无论怎样夸赞他流畅而多彩的文笔。这样,无论对于太白的作品,和欣赏者本人,都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耀善在下面听着王老师的讲解,虽然感到很好,但是似乎产生一点似懂非懂。因为对于王老师说的神仙世界,他不敢苟同。

当然,他不是完全反对这种说法,是不理解的成分太多吧。

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没来得及提问。好像大家也没什么提问的。可能他们都和耀善有相似的感觉吧,感到吃了一顿美餐,品了一杯美酒。但是,酒未尽酣;饭不很饱。还不够尽兴,但却恰到好处。

留有那么一点长长的余味,有待回去细细的品尝。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 头上青藤附满棚架,少许雨露,随风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广场两边园林中桃、李芳绯,杏吐丹霞,清气沁人肺腑。刚才筝、笛之声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为这个贵州小女子不过是一活泼好动的少女,入诗社乃图耳目娱乐而已,至今方知其悯贫困之真挚,爱人类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学子能够相比。
  • 试想磁铁两极不是连为一体么?水草、鱼虫不是和平相处,彼此共存么?就是树林子,谁见过纯粹的桃林、柳林呢?那里总还有其它的杂草,有风雨、有雾露、有蜂蝶、有飞鸟等等。凡此种种,说明天地万物与人类,离不开和平共处的原则。
  • 实这诗,五言、七言、新诗、旧诗,各有各的优势,就如同镰刀与篮子,各有己长一般,无论什么形式,体裁,还必有立意与功夫作基石,才能产生好诗。
  •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 改编自国内刘庆邦撰写纪实小说《神木》,《盲井》故事讲两个生活在矿区的人,靠将盲流民工骗到矿场赚钱,然后把他们害死在矿井之内。导演李杨在片中采取仿纪实风格,衬上悬疑情节,除了拍出矿区粗野与艰辛的气氛,更表演出主角以草菅人命来养家的真实与悲哀。
  • 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揭露中共对蒙古人种族灭绝罪行的小说《自由在落日中》由博大书局出版。这本书是流亡澳洲的原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袁红冰历经二十年坎坷完成的巨著。2月12日下午,博大书局在纽约中国城举办了新书书评会。
  • 改编自小说《情殇》的24集电视剧《桐籽花开》于大年初2登陆北京电视台,该剧讲述了发生在川贵边缘的桐油产地巴宁镇的兴隆油坊里,“一代油王”高干生(程前扮演)与三个女人的感情纠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