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三)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章冬

(三)

黄鹤楼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慧丽甜美的声音,十分和润,缓缓的朗读著。读完后,停顿下来,目光还停留在课文上,仿佛在品味着。耀善也端著自己的教材看着,默默的似乎在思索。好一会儿。耀善道,
“你读的真好,再来一遍。”

慧丽没有抬头,一动不动的看着课文没做任何回应,略微静默一会儿,忽然开口再次朗读起来。

慧丽是个温顺的女孩。性格有些象她那一头美丽的披肩长发。

他们坐在校园的休闲小广场的老榆树下的长椅上,肩并著肩。不远处,三三两两的老人,有甩胳膊的,有压腿的,有拉吊环的,有蹬踏步机的。周遭树下的长椅,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坐或立,时来时往。
椅子边放着慧丽的书包。

浓绿的树叶,显得有些老色了。初秋的午后的太阳虽然烤得慌,但是滚热的空气充满干爽感,闷热难耐的日子已经不再了。

慧丽读完。说︰“下一首你读吧。”

平和的女中音甜甜的,没有任何颐指气使的味道。不会激起人反感情绪。
翻过一页,耀善低沈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登岳阳楼

杜甫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读完一遍,他们看看注解。然后,耀善又读起来。

待他停下来,慧丽说。

“杜甫的诗也是气势恢宏啊。不过──,与李白的不同是──,我感到他的作品更现实些。凝重中有些压抑感,也很华丽,是质朴中透著华丽。”

“是这样的。”耀善点头。

“唉,你看,‘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这句是不是有李太白的风格?”
耀善沈思一会儿,突然翻开第一页,冲着慧丽道。

“冷眼一看有,但是细细品味还是不象。”说着,慧丽侧过身子,又靠近些,已经紧挨着他了,手指著崔颢的诗,斜过教材给耀善看的姿势。语调似乎更加和缓的。

“虽然他们的诗有时对仗都那么工整,但是你细品一下,李白的诗无论表面如何工整,里面总感到有狂放不羁的东西在。比方,他的‘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一句,是不是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更飘逸、潇洒呢?”
耀善回味一会儿。

“好像是。那么是不是咱们先知道了这个作者,及其风格后产生的这种感觉哪?如果随便拿来两句诗,我们不熟悉的诗,让我们判断哪个是李太白的作品,哪个是其他作者的,我们还会有这样的感觉吗?能判断出来吗?”

“我认为我能。”

慧丽略微思索后轻轻的说。

看着教材,耀善似乎自语的,

“这些诗人的想像力真是……。”

马上慧丽打断他的话。

“你又想像力了,王老师说了,这些都是真实的。”慧丽没有任何当今女孩那种故意修饰发音语调,甚至咬著舌头,卷著舌尖说话的习惯,直直的语调中透著憨憨的味儿。

“你真的信?”

“嗯──,信﹗”慧丽看着耀善,微笑的点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可能她担心他会说她愚昧迷信吧。

没等耀善开口,慧丽补充道。

“王老师说,古代修炼的人,圆满时就有乘黄鹤飞走的。”

“圆满?啥叫圆满?”耀善并没有指责和嘲笑她的意思。

“就是,就是──。咳,佛家好用这个词汇。我也说不太清,可能就是成神仙了吧。”

“人能成神仙,你相信吗?”

犹豫一下,慧丽甜润的声音道。

“我──,我好像相信。”她一边说,一边点着头,来加重语气。
没等耀善表态,她急忙补充道。

“不知为什么,我好久就有,潜意识中就有追求长生不老的想法。”

“怪。可能是学的古文太多了,受到熏陶感染的原因?”
“是──,好像也不是。说不清。”

“你说王老师信神?”

“好像是。他应该信神的。不过,真的用诗人想像力的说法来品味这样的文章,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宁愿相信王老师的解释,相信神的存在。”慧丽看着耀善的脸庞,略显娇嗔的微微的鼓起不大的嘴巴。她的嘴唇涂了淡淡的口红。润红的,非常饱满可爱,在白皙的面庞衬托下。

耀善刚要把嘴巴对过来,慧丽急忙轻轻推开他的嘴巴。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先人已经乘黄鹤飞走了,崔颢感到了愁苦孤独,没有归宿。看来──,看来他也想要成神仙,想修炼?”慧丽旁若无人的看着教材,似乎自语道。话语中仿佛带着一丝凄愁。

耀善一旁看着她,默默的望着她的脸庞。不知他在想什么。是在被诗篇所陶醉,还是为她的话语而回味?还是在欣赏自己所爱的人哪?

夕阳斜照了,他们收拾书包,起身朝食堂方向走去。弯曲的石头小路上,慧丽跟在背著书包的耀善后面。看到他的后背在椅背上弄褶了的汗衫,她上去往下拉了拉褶子。回头不解的他看明白了,开心的微笑着。

真是个细心、善良的女孩。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 头上青藤附满棚架,少许雨露,随风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广场两边园林中桃、李芳绯,杏吐丹霞,清气沁人肺腑。刚才筝、笛之声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为这个贵州小女子不过是一活泼好动的少女,入诗社乃图耳目娱乐而已,至今方知其悯贫困之真挚,爱人类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学子能够相比。
  • 试想磁铁两极不是连为一体么?水草、鱼虫不是和平相处,彼此共存么?就是树林子,谁见过纯粹的桃林、柳林呢?那里总还有其它的杂草,有风雨、有雾露、有蜂蝶、有飞鸟等等。凡此种种,说明天地万物与人类,离不开和平共处的原则。
  • 实这诗,五言、七言、新诗、旧诗,各有各的优势,就如同镰刀与篮子,各有己长一般,无论什么形式,体裁,还必有立意与功夫作基石,才能产生好诗。
  • 悲哀悼亡的气氛完全隐退,大家都在寻找欢快的话题,当然谈话总是在靠近的两个人之间进行。
  • 改编自国内刘庆邦撰写纪实小说《神木》,《盲井》故事讲两个生活在矿区的人,靠将盲流民工骗到矿场赚钱,然后把他们害死在矿井之内。导演李杨在片中采取仿纪实风格,衬上悬疑情节,除了拍出矿区粗野与艰辛的气氛,更表演出主角以草菅人命来养家的真实与悲哀。
  • 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揭露中共对蒙古人种族灭绝罪行的小说《自由在落日中》由博大书局出版。这本书是流亡澳洲的原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袁红冰历经二十年坎坷完成的巨著。2月12日下午,博大书局在纽约中国城举办了新书书评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