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五)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五)

洪滨上课去了,志鹏来得不是时候。

这是理工大学的基础部,数学教研室。诺大的房间摆着两溜办公桌,足有七八张。靠墙的是两排铁皮卷柜。今天本来是星期天,可洪滨还是有课。洪滨同事把志鹏让进屋,自顾自的忙什么去了。洪滨毕业于某著名师范院校的数学系,任教十多年了。目前读在职博士。志鹏是他的高中同学,今天闲的没事,正好逛完电脑城,路过理工大学,顺便来看望洪滨。

屋里就志鹏一个人。这个桌子看看,那个角落望望,忽然发现一张桌子上有些备课笔记什么的,于是低头扫了几眼。哦,原来是洪滨的,笔记扉页上是他的名字。笔记的旁边放着洪滨的写作与欣赏的教材。志鹏点着一颗烟,顺手翻看着,觉得挺有意思。

朋党论(节选)

欧阳修

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其故何哉?小人所好者禄利也,所贪者财货也。当其同利之时,暂相党引以为朋者,伪也;及其见利而争先,或利尽而交疏,则反相贼害,虽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故臣谓小人无朋,其暂为朋者,伪也。君子则不然。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始终如一,此君子之朋也。故为人君者,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

一边看着,志鹏一边微笑,“这家伙,不愧是学究,成天摆弄X Y Z 还不够,还得研究君子小人什么的,这年头哪里还有什么修身养性啊,业余时塑几个补习班,多抓点钱多好。”

看着挺来劲的志鹏,于是翻开下一篇看。

学弈

孟子

孟子曰:“无或乎王之不智也。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见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鹄将至,思援弓缴(zhuo/)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

这篇孟子的文章就比较晦涩了,有些字词、句子弄不懂,于是他认真的看着注解。“噢,‘无或’就是‘无惑’的意思。小数也,是小的技术和本领的意思。”

“嗯,这篇给我儿子看看是不错的。一曝十寒,干什么都虎头蛇尾,不能专心致志,干什么都吊儿郎当的,最终是一事无成的。”

“看来这学问还真有用,诲人不倦,教子成才还离不了这东西。自己光顾事业了,光顾抓钱了。孩子的学习一直上不去,都初中四年了,眼看中考了,着急呀。看看是不是请洪滨给找个家教?”志鹏一边看着,一边脑子里胡思乱想。

本来看得有些吃力,有些累了,又点着一颗烟,不想再看了。可是,随手翻开下一页,是蒲松龄的著作,所选文章是《阿宝》。文章比较长,但他还是认真的看了起来,也许是对蒲松龄的作品更感兴趣。

他看得十分投入,看完一遍又看一遍,直到授课回来的洪滨走到了他的身旁,他才猛然发觉。

洪滨也是一愣。

“耶?我寻思是谁在翻我的东西呐。你啥时候来的?”

“到了好半天了。”志鹏说话间站了起来。他们热情的握手。

“坐,坐。”一边端详志鹏,一边说。

“没变,没啥变化。”

“你也没变。”

“今天怎么这么闲着呐?呀,咱们有,有三年没见面了。”洪滨一边倒水一边说。

“可不是呗,还是那次元彤来的时候,咱们聚的呐。”志鹏附和道。

“今天本来上电脑城,回来路过你们这,听晓维说你星期天也上班,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怎么这学生星期天也不休息呀。”

“那什么,是一伙成人班。基本都是在职的。”

洪滨把沏好的茶放在了他面前。

好久不见的老同学,亲切的交流着。

过了一会儿,洪滨看看墙上的石英钟,时间是上午十点四十。

“你现在饿吗?”

“不饿,不饿,我早晨吃得比较晚。不吃饭了,坐一会就走。”

“别的,好不容易来了,得吃了饭再走。你不饿那咱们就等一会儿再出去。”洪滨比较好客。

“那啥,你现在钻研文学吗?”

“爱好呗,你忘了,我上学时就喜欢文学。这不,这学期到师大选了一门写作与欣赏。自己充实一下,提高了也好辅导孩子。你这玩意光能辅导数学也不行啊。”

“怎么,现在蒲松龄的作品也搬到大学课堂来了?”

“授课老师选定的。不过蒲松龄的文笔是非常不错的,文字简练而清晰,惜墨如金,故事也吸引人。不过整本的《聊斋志异》的内容,有些重复单调的感觉。”

“蒲松龄写的那些,你怎么看?”

“这倒没什么,他无非写些鬼呀神呀什么的。中国古代一直都是这样嘛,古人是比较相信这些的。”洪滨淡淡的说。

“你们不觉得是迷信嘛?”

“怎么说呐,你说迷信,那科学家牛顿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爱因斯坦也是。不少西方的科学家拥有信仰。不过,神这个事情,现在科学还是探测不到。也许有待于将来探索吧。但是,人有信仰的话,还是比较好的,起码精神上有寄托,道德高尚一些,不是坏事。”

“也倒是,过去农村人常常讲这些什么鬼神的。你说没有,可有些事情你还真解释不了。你说有,有几个见到了?”志鹏若有所思的说。

停顿一会,他接着说,“你就说那个跳神的吧,现在说他们是附体。有时他整那些玩意还真挺准,祖孙八代的事情都能给你说清。有些病吃啥药也不行,一跳神就好了,你说你不信?科学解释是什么黄鼠狼几十米在放什么气体,把人迷住了,那你说跳神的坐火车一走几百里,那个黄鼠狼、狐狸怎么跟着哪?”

“对,你家是农村的。现在父母还在农村吗?”

“在,还在农村。接他们进城,说啥不干。嫌城里闹的慌。他们说,你拿钱就行了。”志鹏笑嘻嘻的说。

好像洪滨对刚才的话题兴致未尽。

“咱们刚才说蒲松龄。你比方说,在课堂上,给我们上课的王老师就说,蒲松龄写的那些,都是真实的。就拿这篇《阿宝》来说,他说这些在修炼界完全是能够解释通的。支配人的就是元神,人的魂走了,人就啥也不知道了。如果元神离开不想回来了,那人就死了。这篇文章所讲述的,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元神离体的事。比方,一次他的魂附在死去的鹦鹉上,飞到阿宝身边,终日不离左右,百般殷勤,最终博得阿宝的爱怜,获得阿宝一个允诺,衔阿宝一只鞋子飞走作为凭证,赢得了这个婚姻。故事很离奇古怪,也比较曲折,但是这些还是很吸引人的。其实按佛教理解,这些并不荒诞不经。咱们中国古人是非常讲这个的。”

一旁听着的志鹏,并无反驳的意思,笑嘻嘻的接过来道:“看来姓孙的这小子,还真有福气。娶了那么一个漂亮的老婆,对他还那么痴情,硬把他从阎王那里救了出来。他最后还做了官。”

“别看人心眼实在,有些发傻,可是命好哇。哪辈子积德了。”

“你是大学教授了,你说说,这些东西灌输给孩子好吗?”

“让孩子遵守道德,没什么不好。而且真象王老师说的,带有神的韵味的文化,才是更加丰富的,更有嚼头,耐人品味。就是让孩子确立他们的人生信仰嘛,也未尝不可。不过,这个宿命论嘛……,我还是不那么赞同。你说这个宇宙中有神的存在,这倒是备不住的,因为这宇宙太大了,光银河系据说就有多少万亿的星球,说不定哪个星球上就有更智慧的生命。可是,你说这个人的一生都是注定的了……,那我们就不用努力奋斗了呗?”

“是呀,这玩意……。不过,你说人们可都说发财靠命,这些年的奔波中,我似乎也相信这句话了。有些事不是人强求的,机遇这东西太主要了。那要说机遇就是命运的话,这玩意好像也能解释得了。”

沉默了一会,洪滨略带感慨的道:“是啊,大千世界,人解释不了的东西太多了。科学还是不很发达呀。”

说完,他站起身来,“走,咱们出去吃点什么。”

“不必了吧。我看……。”

“啧!客气什么?几年不见你怎么这样了哪?走!”洪滨做出不容置疑的手势,坚决的口吻,拉着志鹏走出了办公室。

红黄的枯叶,零落下来。

秋高气爽的天气。校园的林荫道上,稀稀拉拉的行人,悠然的、缓缓的。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宜人。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见秋空青湛,满园沉静,虽近萧瑟之季,却也到处碧绿,不过枝叶之生气有些不比仲秋时节。那丛丛菊花,虽不甚娇艳,然其清影丽色却使秋园添了许多清雅之气、俊秀之姿。
  • 头上青藤附满棚架,少许雨露,随风零落,海棠花果分外清香,广场两边园林中桃、李芳绯,杏吐丹霞,清气沁人肺腑。刚才筝、笛之声已沉,四周唯有清新一派。
  • 原以为这个贵州小女子不过是一活泼好动的少女,入诗社乃图耳目娱乐而已,至今方知其悯贫困之真挚,爱人类之深切,非一般庸庸学子能够相比。
  • )为了纪念苏军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60周年,匈牙利影片《命运无常》在最后一刻入围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

      这部影片根据2002年度诺贝尔获奖作家伊姆雷 .凯尔泰兹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一个男孩在一系列纳粹集中营,其中包括奥斯威辛集中营里的生活经历。

  • 改编自国内刘庆邦撰写纪实小说《神木》,《盲井》故事讲两个生活在矿区的人,靠将盲流民工骗到矿场赚钱,然后把他们害死在矿井之内。导演李杨在片中采取仿纪实风格,衬上悬疑情节,除了拍出矿区粗野与艰辛的气氛,更表演出主角以草菅人命来养家的真实与悲哀。
  • 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揭露中共对蒙古人种族灭绝罪行的小说《自由在落日中》由博大书局出版。这本书是流亡澳洲的原北京大学法律系教师袁红冰历经二十年坎坷完成的巨著。2月12日下午,博大书局在纽约中国城举办了新书书评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