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七)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0日讯】(七)

花坛里,黄色的菊花盛开着;校园的道路两旁,洒落着枯黄的树叶。蓝天高远,空气清爽,阳光暖融融的。

慧丽躲在校园角落的丁香丛边,坐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石头上放着她那个花花绿绿的座垫,身边放着书包,在偷偷的抹眼泪。

是这样的。耀善姐姐和姐夫来这里旅游,顺便看病,他们住在了耀善的公寓,耀善临时挤到同学那里住。

他的姐姐嘛,慧丽自然没有当作外人,所以到耀善的公寓还是那么随便的出出入入。因为她也有一把公寓的钥匙。那是10月3日,耀善说要请姐姐、姐夫吃饭,让慧丽也过来。下午三点多,慧丽就来了,她们逛公园还没有回来,慧丽自然一个人在公寓里等候了。

可是,第二天,慧丽就发现耀善姐姐脸色不对头。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哪,于是慧丽就问长问短的给她倒水啊什么的。但是,她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明显的对慧丽不高兴。

不谙世事的慧丽手足无措了,耀善也没在身边,无奈又坐了一会她就告辞了。心想:事后问问耀善是怎么回事吧。

原来,他姐姐3号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现500元钱丢了。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是怎么弄丢的了,因为清晰的记得是1号那天从大捆的钱堆里抽出来的,抽出来放那里了哪?是揣在兜里被小偷偷去了哪?还是放在公寓里的抽屉里没的哪?还是怎么没的哪?

慧丽自然是被怀疑的对象,看慧丽过来,姐姐当然表现的不是很自然,甚至有些不高兴。慧丽哪,就努力的要讨姐姐高兴,她越是显得殷勤,姐姐就是越怀疑,最终,慧丽受不了了,就伤心的走开了。单纯的她,临走时略显怯怯的和姐姐告别,他姐姐就愈加肯定的认为是慧丽所为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哪,看着表面挺老实的、挺俊俏的,原来也是啥事都干的主。”慧丽走后,姐姐向丈夫发牢骚。

“咳,丢丢吧,你也没记得是怎么丢的了,不能随便冤枉人,今后注意就是了。天长日久品人心嘛。”

后来,姐姐左思右想,还是把这事告诉耀善了,因为她担心耀善被欺骗了,提醒耀善注意考察慧丽的人品,毕竟没有结婚,从新选择还来得及。

耀善听到后,非常吃惊和气愤,怎么也想不到慧丽会干这样的事。冷静的想想,他相信是姐姐搞错了,慧丽不是那样的人。于是和姐姐试探的解释一下,可是,姐姐的态度还很坚决,几乎是一口咬定,他也知道姐姐是不会无中生有的人,所以,内心很是矛盾。就在那两天,慧丽也在等耀善的动静,她想等耀善姐姐走了之后,再和耀善联系,问个究竟。难道是他家属对自己不满意,以此来拆散他们吗?所以,女孩的心也很复杂、难受。耀善为什么不找自己呀?难道他变心了?难道是他姐姐来给介绍了新的……?越想,女孩的心越难受,不知不觉的,有些怨恨他了。“就是分手了,也该告诉自己一声啊,不像一个大丈夫”。

看到慧丽没有动静,耀善以为她在装作若无其事,在躲着什么,真的自己也怀疑是慧丽在偷钱了。原来她伪装的这么深,原来她这么贪图钱财,原来她漂亮的脸蛋下……,一切不好的想法都翻腾出来,堆在了慧丽的头上。就这样,他们的心中不断的加大了误会,产生了裂痕。

儿女情长,再加上怨恨的情结,慧丽真的十分的伤心。一肚子苦水没处倾倒,学习也走神儿,特别是上写作与欣赏的课程,简直魂不守舍一样。心里乱得很,一团乱麻一样。本来是这次课程他该来的,为什么没有来?盼啊盼,就是没有他的身影出现。恨啊恨,这个狠毒的负心人。

平日里赏心悦目的美景,相依相偎的角落,今天都变成了伤心落泪的催化剂一样。不想再见到这些留有他身影的一草一木,不想再触动打上他烙印的记忆。

可是,这一切都挥之不去。在脑海里不断的翻腾。

巴尔扎克已经看不下去了,无意中不自觉的又拿出王老师的大学语文的教材。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读著李清照的作品,不知不觉眼泪又流了出来。放下书,掏出小镜子照着自己、端详著,“瘦了,又瘦了。”

一股清泪奔涌而出。

她真的很想家,想妈妈。

想到此,又一阵心酸涌上心头,又一股清泪,顺着腮颊流淌。

苦涩的泪啊,咸咸的。

掏出手帕,擦著淌到了嘴角的泪水,和满眼的泪花。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