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12)

孙克刚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3日讯】

第十三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印度的阿萨密省﹐和缅北的孟拱河谷﹐以及中印缅未定界的胡康河谷﹐都是世界上最多雨的地方﹐在缅北作战的国军最担忧的就是雨季﹐然而雨季终究是要来的。在一一二团开始迂回奇袭西通的时候﹐雨季就已经开始﹐部队整天在雨中活动﹐上下山坡﹐尽管是手足并用﹐连拉带扯﹐有时还会被脚底下的草和泥土滑跌一跤﹐要是不留神的话﹐更可能变成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将会被跌到什么地方去。偶然间走上了平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恐惧是减小了﹐但那与膝俱齐的烂泥﹐坚拖着两条腿﹐教你举步维艰﹐雨把干粮袋里的饼干之类的给化为浆糊﹐雨弄湿了装备﹐增加了负荷的重量﹐雨使吸血的蚂蟥和传播痢疾的蚊子活跃起来﹐雨又把沼泽变成大湖﹐把小溪变成河流﹐把河流变成波涛汹涌不能航渡的滔滔大水。

从五月二十九日起﹐奉命侧击加迈的一一三团由西瓦拉向南一连攻占青道康﹐纳昌康等处据点﹐六月八日﹐他们开始攻击支遵。支遵是南高江东岸的一个重镇﹐和加迈只是一水之隔﹐形势有如黄河南北岸的潼关和风陵渡﹐风陵渡失守之后﹐潼关就时时受到威胁﹔同样的﹐如果敌人守得住支遵﹐我军便无法采取捷径打从加迈对岸去直接进攻加迈。在支遵的敌军是五五联队第一大队和一一四联队第一大队的各一部﹐还配属一个工兵中队﹐兵力大约有六百人。连天接地的大雨﹐把支遵附近变成一片泽国﹐南高江的幅宽加到一千尺以上﹐雨成了比敌人更凶顽的障碍﹐我军就在积水过膝的泥泞地区里和敌人反复搏斗﹐九日上午﹐借着优势炮火的协助﹐冲入敌阵﹐战领支遵和通达加迈的渡河口。以当时我军士气的旺盛和态势的有利﹐本可一鼓渡江直取加迈﹐只是在对岸敌军猛烈炮火的封锁下﹐强渡过这样一条幅宽流急的大江﹐是一件极端冒险的事﹐攻击部队眼看着隔河对岸就是渴望已久的加迈﹐恨不得胁生双翅飞过江去﹐他们诅咒雨助纣为虐﹐胸膛里的热血和南高江的波涛一样奔腾澎湃起来。虽然﹐部队长已经打了急电请求指挥部赶快派飞机来投送渡河工具﹐但是﹐一天﹐两天﹐三天﹐老是看不到飞机的踪影﹐大家都等的不耐烦﹐赵狄团长看到有这样好的士气﹐他到肯俯顺兴情﹐下令给各部队﹐尽量就地征集渡河材料﹐编制木排竹筏﹐并利用平时所受的渡河训练﹐就个人的随身装备﹐做成各式各样的漂浮器﹐把迫击炮和机关枪架在行军锅里﹐从上游选好了渡河点﹐利用水流的速度﹐向对岸强游过去﹐这样一连强渡了三次﹐都是因为江流太急和敌人炮火过于猛烈不能成功。十六日早晨﹐飞机到底来了﹐有了橡皮艇﹐渡河便有了把握。九点正﹐掩护强度的山炮﹐迫击炮﹐轻重机关枪开始乱叫了起来﹐每支小艇都象脱弦之箭﹐朝着对岸飞驶过去。九点三十分﹐渡河的部队便纷纷爬上了陆地﹐很快就占领了加迈东南侧的高地﹐加迈市区敌军遗弃下大批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街道上﹐水沟里﹐和炮弹穴的旁边﹐向西南方溃败下去﹐这一久攻不下的重要据点﹐到正午十二点﹐已经完全落入我军掌握。下午三时﹐从马拉关南下的新二十二师六十五团先头部队﹐也到了加迈西面﹐和一一三团第三营会师。

加迈是孟拱河谷第二大镇﹐在南高江西岸﹐北距杰布班山隘北口约一百五十里﹐南距孟拱六十五里﹐其西北的龙京为著名的宝石产地﹐战前国人常到这里来采购﹐市面很好﹐但经过炮火洗礼之后﹐只留下一片凄凉景象了。

在一一三团攻击加迈进行途中﹐一一四团即以锥形战法从大班﹐青道康中间的间隙﹐不分昼夜﹐潜行突进﹐时而爬上突入青天的高峰﹐时而踏入深不见底的沟涸﹐沿途艰难困苦情形﹐和一一二团奇袭西通所经历的差不多。六月一日﹐这一批人马﹐突然在瓦鹿山出现﹐出敌不意﹐一举攻占拉芒卡道﹐然后席卷东西瓦拉﹐斩断潜伏在库芒山中的残敌归路﹐一路势如破竹﹐连克丹邦卡﹐大利﹐马塘﹐登浦阳许多据点。十五日﹐又击破五十三师团一二八联队第一大队的阵地﹐占领巴陵杜。巴陵杜在孟拱密支那公路的交叉口上﹐距离孟关城十二里﹐地势很高﹐可以南至孟拱﹐西北和西通的一一二团互相呼应﹐东断密支那到孟拱公路和铁道的交通﹐使敌人对密支那方面无法增援﹐减少密支那我军对侧背安全的顾虑。整个缅北战局﹐发展到此﹐我军实已掌握了决定性的有利态势﹐可算是大事已定了。

敌军在孟拱河谷的主要防务阵地﹐大都是利用库芒山系的天险﹐这一带山势起伏﹐地形十分复杂﹐包括高山﹐深涸﹐密林﹐荆棘﹐河川和大雨积成的暂时湖沼﹐敌人在这里面构筑许多坚强而有纵深宽广的据点式工事﹐各因地形做成奇巧﹐独特和顽强的防御阵地﹐大小不一﹐星罗棋布﹐形成一个大网状的阵地带。我军如果只从正面攻打﹐逐点击破﹐纵使能步步胜利﹐至少也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把这一座库芒山肃清。孙立人将军这一次的作战计划﹐是以一一二团为奇兵﹐采用果敢的深远迂回战术﹐先截断加迈至孟拱的主要公路补给线﹐迫使我新二十二师当面之敌迅速崩溃﹐以一一四团为伏兵﹐由高山深谷中﹐伏道而出﹐袭占丹邦卡﹐直捣巴陵杜﹐突刺敌阵心脏﹐截断被困在库芒山中敌军的后路﹐以一一三团为正兵﹐从正面及右侧扫荡﹐三路并举﹐步步得法﹐正合乎苏老泉的“兵有正兵奇兵伏兵”的原则。

自四月初到六月中旬﹐不过两个半月的光景﹐新三十八师的战勣是﹕攻占南高江南岸的西通﹐加迈﹐南高江东岸库芒山脉中巴杜扬﹐东西中丁克林﹐的克老缅﹐玉麻山﹐东西瓦拉﹐马诺卡塘﹐拉吉﹐下老﹐大龙阳﹐博甘﹐蛮宾﹐杜卡﹐母泡卡﹐高南卡﹐山于阳﹐潘卡﹐高利﹐奥溪﹐瓦兰﹐大班﹐青道康﹐那张家﹐纳昌康﹐拉芒道﹐支遵﹐拉高﹐拉溪﹐胡路﹐大高﹐大利﹐丹邦卡﹐卡当﹐卡华康﹐棉毛阳﹐亚马楼﹐巴陵杜等重要市镇坚固据点及大小村镇两百余处﹐战斗三百余次﹐毙敌七千七百余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 第十一节﹕ 破天险踏入孟拱河
  • 胡康河谷既是一个盆地﹐所以他的天险全在河川﹐尤其是大龙﹐大奈两河﹐中印公路和胡康区仅有的公路﹐都必须通过这两道大河。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是胡康河谷公路上的四大村镇﹐也是整个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
  • 胡康河谷﹐是大洛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的总称﹐又叫胡康盆地。大洛盆地的面积有一百二十个平方英里﹐新平洋盆地的面积有九百六十个平方英里﹐都是一片原始森林﹐中间纵横着大龙﹑大奈﹑大苑﹑大比四大河流﹐和许多小支流﹐一到雨季﹐山洪暴涨﹐成为一片汪洋﹐简直是快绝地﹐汉季河水很浅﹐可以徒涉而过。大 龙河以北﹐有人行小路﹐太柏家以南﹐道路宽阔﹐可以通行汽车﹐只是密林中又夹生着茂草﹐交通阻塞﹐从用兵方面来说﹐无论是搜索﹑观测﹑通信﹑联络﹑救护﹑方向判别和诸兵种协同﹐在这都很困难。在飞机上俯瞰﹐只见一片林海﹐极目凝视﹐也只是能约略辨出几条河流来﹐其他的就无法侦察﹐更无法去轰炸了。敌人便利用这些河川之险﹐和密林茂草的隐蔽﹐建筑起许多地下的防御工事﹐和树上的作战碉堡。


  • 从一九四二年七月至一九四三年一月﹐驻印军在蓝迦埋头苦练了整整的六个月。他们
    训练的科目﹐有爬山﹐上树﹐武装渡河﹐战斗射击。。。等等﹐更特别注重森林战
    术的运用。官长们尽心的教导﹐士兵们用心的学习﹐他们丝毫没有虚度了这宝贵的
    时光。


  • 第七节﹕蓝迦二三事

    蓝迦是比尔哈省得一个小镇﹐普通地图上很难找出这个地名。这一带土地﹐并不富
    庶﹐但风景却很优美﹐有青碧的远山和曲折的小河﹐窗前大蓉树把热带的阳光染得
    绿荫荫的﹐减少了瞳孔所感受的刺激。中国驻印军选定了这里作为军区﹐便开始埋
    头训练起来。

  • 新三十八师到达印度的消息﹐传到了英国东方警备军军团长艾尔文将军的司令部里时﹐
    使艾尔文将军大为惊异﹐他眼见由缅甸退回印度的英军三五成群﹐衣衫烂烂﹐装械
    俱失﹐狼狈不堪﹐以为新三十八师担任掩护撤退的任务﹐孤军殿后﹐经过艰辛的苦
    斗和长途跋涉﹐一定要比英军狼狈十分﹐甚或竟已成了无纪律的溃军。的确﹐新三
    十八师遭遇的艰苦﹐恐怕还不是爱尔文将军所能想象得到的﹐从仁安
    羌之役起﹐一直到转进到印度﹐这一个月当中﹐新三十八师﹐无日无夜不在紧张危
    险的局势中﹐苦撑恶闯﹐尤其是从刊帝到旁滨的一段﹐自古即为印缅隔绝地带﹐无
    路可通﹐官兵都从河里涉水行走﹐不但忍饥挨饿﹐并且还不能有片刻睡眠的时间﹔
    但这一切的艰辛﹐都没有减弱官兵们的精神﹐他们都明白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到印
    度﹐他们被“军队代表国家权威”的观念鼓励着﹐所以身体虽然疲惫不堪﹐但精神
    却是格外的焕发。随身装备﹐除一部分衣裤和鞋袜﹐因为碾转作战的关系﹐似乎稍
    嫌破旧外﹐其他军服﹑军帽﹑武器都是整洁齐全﹐军容壮肃﹐纪律森严﹐这是出乎
    艾尔文将军意料之外的事情。
  • 读罢“九评”,知国民党有两百个将军阵亡,便知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主体表现是由国民党军队表现的,其中中国军队在缅甸的战斗﹐是中国近代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缅甸第一阶段战斗中的“仁安羌大捷”﹐更是一个闻名于世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唯一的大胜仗﹐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孙立人将军的新三十八师在劣势情况下﹐竟以不满一千的兵力﹐击败十倍于我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的英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神的英勇 与顽强。另外中华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优越性在中国军队的对日作战中﹐以缅甸之战体现的相当淋漓尽致。

  • 读罢“九评”,知国民党有两百个将军阵亡,便知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主体表现是由国
    民党军队表现的,其中中国军队在缅甸的战斗﹐是中国近代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缅甸第一阶段战斗中的“仁安羌大捷”﹐更是一个闻名于世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
    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唯一的大胜仗﹐
    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孙立人将军的新三十八师在劣势情况下﹐竟以不满一千的
    兵力﹐击败十倍于我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的英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
    神的英勇 与顽强。另外中华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优越性在中国军队
    的对日作战中﹐以缅甸之战体现的相当淋漓尽致。
  • 读罢“九评”,知国民党有两百个将军阵亡,便知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主体表现是由国
    民党军队表现的,其中中国军队在缅甸的战斗﹐是中国近代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缅甸第一阶段战斗中的“仁安羌大捷”﹐更是一个闻名于世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
    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唯一的大胜仗﹐
    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孙立人将军的新三十八师在劣势情况下﹐竟以不满一千的
    兵力﹐击败十倍于我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的英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
    神的英勇 与顽强。另外中华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优越性在中国军队
    的对日作战中﹐以缅甸之战体现的相当淋漓尽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