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十)

章冬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十)

干枯的树枝裸裸的,显得有些凌乱、萧条。仅剩的零星的枯叶,还顽强的挂在枝头,在冷风中摇曳、颤抖。

清晨,地面上一层霜,踩上去发出“咯咯”的声响,然后流下一行脚印。

做好早饭,老婆叫洪滨起床,连叫几声,洪滨才睡眼惺松的爬起来。她顺便坐在写字台前,桌上放着《新日本语》,和写作与欣赏。

“呵,好用功啊!学外语,还学语文,咋不攻一攻专业呀?不准备写论文,看毕不了业咋办。”

洪滨慢慢的穿衣服,好像没听见的样子。

“你还当真哪,吃完晚饭出去遛一圈,就当散步了,什么大法弟子不大法弟子的,就当没看见。人家脑门也没贴标签,你还能挨个盘问?赶紧照常的按时睡觉,省得第二天没精神。”老婆有些嗔怪的口吻。

洪滨还是没有吭声,装作没听见。

她随手翻著大学语文的教材,好像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认真的看了起来。

明妃曲

王安石

(一)

明妃初出汉宫时, 泪湿春风鬓脚垂。
低回顾影无颜色, 尚得君王不自持。
归来却怪丹青手, 入眼平生未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 当时枉杀毛延寿。
一去心知更不归, 可怜著尽汉宫衣。
寄声欲问塞南事, 只有年年鸿雁飞。
家人万里传消息: 好在毡城莫相忆;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
人生失意无南北。

孩子早早吃完,上学去了。饭桌上,洪滨在嚼著馒头,一边剥著茶蛋。眼皮也不抬的问,“孩子吃什么了?”

“面包,牛奶。”

“总吃这些能吃饱吗?”

“没什么,她愿意吃这些东西。这孩子好像洋人托生的,就喜欢西餐。”

随后,老婆问道。“你们这大学语文内容还不错啊。王安石的作品也选上了。”

“行,挺好的。听着挺过瘾,也长知识。”

“喂,我没有搞懂,那个毛延寿是咋回事呀?”

洪滨被问得愣住了,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谁?我不认识这个人。”

老婆哈哈大笑,抬手去拿餐巾纸擦嘴巴,擦完,看洪滨还是没有缓过神来,于是道,

“咳,看来你也就是看热闹了,根本没有往脑子里去。你们学的课文,王安石的明妃曲中的那个毛延寿。”

“噢──,他呀。知道,知道。”

洪滨也乐了。

“他是汉元帝宫廷里的画工,因为昭君没有贿赂他,他就把昭君的像画的比较丑,这样皇帝没有宠幸昭君,因为皇帝是按照画像来召幸的。当时选宫女准备嫁给单于时,也是按照画像选的。当昭君要离开大汉嫁给匈奴时,皇帝发现昭君美貌绝伦,可是已经晚了,答应人家的事情不能反悔了。于是忍痛割爱,不得不把昭君嫁给单于。但是,回头调查画像的事,发觉是毛延寿搞鬼,于是就把毛延寿处理了。”

“处理了是啥意思呀?是真给杀了吧?能是行政处分吗?”

“还批评和自我批评哪。皇帝发怒还有好吗?就是杀了,书上不是写了吗。还行政处分,你别把仨代表也加上,就更热闹了。”

“与时俱进嘛。你真老外。”老婆笑嘻嘻的道。

洪滨喝了一口汤,笑而不语。

“我以为那个杀是通假字‘煞’的意思哪。”老婆一边略显委屈的解释,一边在桌上写着‘煞’字。然后接着问道。

“你值班到哪天?”

“每人三天,还有一天。”

“你别傻冒,真去抓人。应付应付得了。那些法轮功也不是坏人,抓人家干啥。”

“我知道。我不跟你说过嘛,我们有个同学就炼法轮功。”

“你说的那个阿黄吧?他现在有消息吗?”

“听说挺好的。唉,昨天我晚上九点回来,在楼道和一个人擦肩而过,这个人特别像王老师。”

“哪个王老师?”

“就是教我们大学语文的那位。”

“怎么了?他来干什么?看他同学吧?”

“那个人穿着运动服,所以,我一时没有看清楚是不是他。可是我上楼后,就发现了两份传单,和一张光盘,都是法轮功的。我先前从楼上下去时是八点半,都没有发现资料。”

“那你说他是法轮功?”

“可能啊。”

“他没有和你们说过?”

“谁能主动说这些,上完课就走人。”

“那传单哪去了?拿回了吗?”

“都是过去看过的。没拿回来。”

“还在外面吗?”

“没有,让我处理了。”

“怎么处理了?撕了?还是扔了?”

“没有,让我送到对面那个楼去了。”

老婆笑了,带着责怪的口吻说:“你可真行。哎呀,你怕在你的值班中出现传单,人家就不怕了吗?瞧你这心眼子,真好使。”

“对面不是咱们教师楼了,是街道管的,他们管的不严。”

“得,再有传单拿回来我看。这些报纸污七八糟的,除了广告就是色情,再不就是杀人。我看看法轮功都有什么新东西。”

“看那个干啥,让人知道了找麻烦。”

“调剂一下生活!谁知道啊,关门看谁知道啊?胆小。”

一边收拾餐桌,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

洗完了碗,刷完了牙,他们从容的出去上班了。今天他们都是10点钟才有课。所以,早晨的时间特别充裕。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读大学时期,我经常如饥似渴的阅读英美文学著作。当时的美籍老师给我推荐了一本小说。读后,我对美国文化和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历史有了一定了解,也被小说中主人翁那种时而欢快、时而忧虑的童心深深吸引。到大学三年级时,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共同把这本小说翻译成中文,介绍给当时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读者,书名译为“枪打反舌鸟”,1983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是这本小说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译本。今天我要介绍给读者的就是这本小说。
  • 铁路两边,一片刺眼的白茫茫。村庄冷落的覆盖在白雪下,袅袅的升起炊烟。偶尔可见,穿着厚重的路人,在严寒下踯躅。他们呼出的气,白白的在嘴前萦绕。骑着自行车的人,带着帽子,帽子的耳朵耷拉着,两边挂上一层白霜。
  • 同学们的这次考试,成绩都非常的出色。当然你也不例外。给你写信,不是指出你在学习中课业水平上存在什么问题,只是想和你在你的专业知识方面进行交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