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十二)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十二)

初雪后的清晨,世界白茫茫的,蓬勃的朝阳映着白雪,晃得人非常刺眼。远处的房屋、丛林,都罩上一层薄雾,显得迷迷离离,平添几许神秘色彩。

操场洁白而平整,好事的人故意踩出一行行脚印,还的有特别留下规整的‘八’字形。

操场周围的树,在寒冷中静立着,干瘪的枝条收敛的神情挂上一层雪霜,徒然厚重起来,仿彿失去了生命力一样。

路过的王老师,还是一身运动服,似乎刚刚晨练完。

今天是周末,所以晨练的人很多,也出来的晚。三三两两的,拐过生物楼,迎面来了一群女孩,叽叽喳喳的声音随即飘来。王老师还是怡和的心境,安稳的步伐,伴随着‘咯吱、咯吱’的清脆雪声。

“王老师。”

他回头一看,噢,原来是慧丽。看到她穿着运动鞋,于是他问道:“锻炼身体?”

“是,我们去散步,顺便看雪。”

王老师礼貌的点头,准备刚要离开,慧丽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走过来了。

“王老师,今天你有时间吗?”

“哦?怎么,有时间哪,有事吗?”

“我,我想和朋友去你家串门。”

“行啊。欢迎欢迎。上午去下午去?”

“嗯──,一会给你挂电话吧。我和他商量一下,行吗?”

“好的。”

说完慧丽礼貌的微笑着走开,快跑几步,来到在一旁等候她的女生群中。

茶几旁的沙发,坐着慧丽和耀善,写字台前的椅子,坐着王老师。茶几上摆着水果、糖块,还有一盆花盛开着。杯中的茶水淡淡的蒸气在飘出,刚刚飘出杯子口,就不见了。

“刚才咱们提到中医,对于中医我并不懂,但是我知道,《黄帝内经》好像是中医的精粹吧,它里面集中了非常深奥的道理。”

耀善微笑着接过王老师的话,“是的,《黄帝内经》几乎是中医的颠峰和旗帜,学中医的不研究它,就是舍本逐末。但是,它也是确实难懂。不过有些并不切合实际,用科学的眼光来看。所以还得用扬弃的思想对待。”

王老师:“怎么说?”

耀善:“比方,它里面有做梦诊病的说法。其实这些粘有迷信的色彩了。起码是牵强附会吧。”

好像想起了什么,王老师若有所思的站起来,来到书架旁,找出一本书,翻了起来。马上,找到了,于是拿到耀善身旁坐下。

王老师:“你说的是这段吧。”

耀善低头快速扫了一眼,“是,就是。”

“是以少气之厥,令人妄梦,其极至迷。三阳绝,三明微,是为少气。是以肺气虚则使人梦见白物,见人斯血藉藉,得其时则梦见兵战。肾气虚则使人梦见舟船溺人,得其时则梦伏水中,若有畏恐。肝气虚则梦见菌香生草,得其时则梦伏树下不敢起。心气虚则梦救火阳物,得其时则梦活灼。脾气虚则梦饮食不足,得其时则梦筑垣盖屋。此皆五藏气虚,阳气有余,阴气不足,合之五诊,调之阴阳,以在经脱诊有十度度人:脉度,藏度、肉度、筋度、俞度。”

王老师缓缓的读完,然后抬头微笑的,看着耀善道:“其实,我认为这些不是迷信。”

一边说着,一边回到写字台前。

耀善在等著下话,慧丽把书捧过去细细的看着。

王老师:“在修炼界讲,人的每个细胞都是有生命的。我想医学上并不否定这一点吧。”

耀善点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依旧看着王老师。

王老师:“既然承认每个细胞都是活的,那么五脏六腑哪?也是有生命的嘛。而且这些生命在一定程度上和大脑是能够沟通的,可想而知,这些地方气血失偏,相应的做了一些特定的梦,不是非常正常的吗?你注意到没有,这些特定的梦,正好对应五行所属。”

慧丽也抬脸认真的听着,不自觉的点头,一副思索状。

耀善茅塞顿开的样子,一边点头,一边张大嘴巴的笑着。“有道理。看来……。”

王老师:“现代人很难理解古人留下的仅有的一点文化了。”

半天不言语的慧丽,一旁插话,“王老师,你经常提到修炼,你能具体说说什么是修炼吗?就是道家的炼丹吗?”

“三言两语不好说呀。”

在王老师停顿的当口,耀善半开玩笑的冲着慧丽道:“你想修炼是吗?想成仙?”

“成仙咋的?能成仙我就修炼去?”慧丽略带娇嗔的歪著头,拿出一副略带逞强的姿势。

“修炼好啊,想修炼今后我给你找本书看。”

王老师笑着说。

耀善:“你可别修法轮功,一圆满就烧死了。”

“哼。”

几分气愤的神情,慧丽轻轻的紧起鼻子,噎的有些想说话,但说不出来。

“啊,法轮功啊。也不一定那样。唉,我这正好有张法轮功的光盘,是关于自焚的,你们拿去看看好了。”说话间,王老师拉开抽屉,取出光盘递给了耀善。

一瞬间,慧丽淡淡的气愤的表情不见了,吃惊的看着耀善拿过来的光盘,一边随口问,“这是哪来的?”

“啊,大街上多的是,楼道里就经常有。”王老师随便的回答。

突然,电话铃响了,王老师拿起电话。

“什么?在7路站点?哦,你提前来个电话多好,那好,我现在过去接你。”

看到王老师要来客人,耀善、慧丽起身告辞。

“吃过午饭再走吧。正好没有外人,是我的同学。”

耀善他们说啥不干,起身来到门口。

王老师急忙把一包礼品袋拿过来,递给耀善,耀善说啥不接,王老师态度坚决的塞给他。

“今后不行这样,来串门就是串门,不许拿东西。”王老师和蔼而严肃的说。

耀善他们拎着口袋和王老师一起下楼了。

开始,他们故意的低头,好像掩盖着礼品被退回的不好意思。看到王老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依旧谈笑风生,朴素亲切。出了楼道口时,他们的神情也就自然起来了,表情落落大方,态度祥和。热情的和王老师告别。

也许在这短暂的瞬间,心灵得到了些许的净化,心态得到了一些健康的成熟?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读大学时期,我经常如饥似渴的阅读英美文学著作。当时的美籍老师给我推荐了一本小说。读后,我对美国文化和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历史有了一定了解,也被小说中主人翁那种时而欢快、时而忧虑的童心深深吸引。到大学三年级时,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共同把这本小说翻译成中文,介绍给当时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读者,书名译为“枪打反舌鸟”,1983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是这本小说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译本。今天我要介绍给读者的就是这本小说。
  • 铁路两边,一片刺眼的白茫茫。村庄冷落的覆盖在白雪下,袅袅的升起炊烟。偶尔可见,穿着厚重的路人,在严寒下踯躅。他们呼出的气,白白的在嘴前萦绕。骑着自行车的人,带着帽子,帽子的耳朵耷拉着,两边挂上一层白霜。
  • 同学们的这次考试,成绩都非常的出色。当然你也不例外。给你写信,不是指出你在学习中课业水平上存在什么问题,只是想和你在你的专业知识方面进行交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