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评征文】浮生琐忆 (后记)

巴凌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7日讯】二○○三年秋,世界上发生了两件引人瞩目的大事:一件是美国为主英国为辅的美英联军打打着‘自由‧解放’的旗帜,攻打伊拉克推翻胡森政权之后,仍然受到意外的恐怖袭击,引起反战人士的责难,使美国不得不提出一项新的‘决议案’,要求联合国给予必要的支持﹔另一件是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二十三条立法’,引发了五十万居民‘七一’大游行示威抗议,迫使特区政府首长不得不宣布﹕无限期延后该项立法。

正是这时,香港传出一则政治笑话:世界各国领袖同台拍卖自己的脑袋。美国布什总统的脑袋出价五千美元,英国首相布莱尔的脑袋出价一万美元,香港特首董建华的脑袋出价十万美元。众人哗然,不理解为什么特首的脑袋,竟然比美国总统的脑袋,昂贵达二十倍﹗首特亲自出台作了解答:‘我的脑袋所以比较值钱,是由于脑袋基本上是新的,没怎么用过。’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劳动创造世界。自称‘马列主义与秦始皇相结合’的毛泽东,在‘劳动’二字上做了手脚,绝对强调了动物性的体力劳动,绝对轻贬了社会性的脑力劳动,又以甚于秦始皇的绝对权力,将天下大大小小的社会性脑力劳动几乎消灭殆尽。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在短短三十年间,正常的脑力活动绝迹,兽性的暴力发作,使社会濒临崩溃。

我是一介俗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相信一位伟人的思想,足以‘代表’亿万人的利益。自己乐得清闲,将思想的器官置闲不用,‘党叫干啥就干啥’,久而久之,就变成一件工具。工具总有残破的时候,到时就随着残破的人生,退出历史。这样的工具,是连一把铁锄头都不如的,是我的悲哀。

一九七一年,我在五七干校自觉自愿地进行‘斗、批、改’,突然发生了‘九、一三’林彪事件,连当年的国庆节活动也取消了。这一突发事件,好像一根大棒,重重地击中我的脑袋,顿时金星四溅,黑暗晕眩。我一方面随着大家‘口诛笔伐’,一方面暗暗思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一个历史特定命题,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停止过思索。许多时候,虽苦苦求索仍得不到答案,只好陷入痛苦的深渊。一九九二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第一次飞越太平洋,到美国旅游探亲。我这只东方古井的老蛙,骤然间被意外地抛出井外,阳光充足,空气新鲜,又没有呼吸的限制,就本能地开始‘吐故纳新’的体能锻炼。我慢慢明白,过去很长的时间里,脑袋习惯性地‘置闲’,脑袋习惯性地‘缺氧’,脑袋习惯性地‘自利’,最主要的原因,是古井这样的特殊环境,光照极其不足,空气极其污浊,正常的呼吸又受到严厉的限制,造成了不可救药的历史惰性。

十年来,我可以比较从容地思考,反复地拷问自己的人生,并陆陆续续记下自己一些脑力劳动的成果。《传记文学》在发表拙文《四清运动札记》时,加上了如下的一篇《编者按语》:‘开国有功,建国有过,文革有罪,这是中共官方对毛泽东一生功过的三分法。既反右斗争、三面红旗之后,毛泽东推出“四清运动”,至此与刘少奇之间的斗争浮上台面。本文作者以亲身的经历追述他在四清运动中与农民“三同”时的所见所闻,在清工分的过程中,作者找到社会主义制度最根本的基石:公社的分配制度。因为这个制度的设计,造成中国人口的急遽暴增,演变成今日中国农业与人口的难解问题。将人民公社的分配制度,与《哥达纲领批判》作一对比,也许正是现实与理论最好的例证。’

虽然我当时并不是有意地‘找到’社会主义制度最根本的基石,但向来认认真真工作,认认真真思考,认认真真关心农民,却是我持之以恒的态度。编入本书的所有篇什,无不秉著三个‘认认真真’的态度写下来的。

现在将这本书呈献给广大读者,并就教于各界贤达。

9/7/03(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8 人和地的悲哀

    五十多年来,失败的‘社会主义’实践,最惨重的两大失败是:一、与人斗;二、与地斗。两斗俱伤的结果可以归纳为一个字:穷。与人斗和与地斗,都以‘阶级斗争为纲’,它的遗祸,如同近来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瘟疫,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一旦发作就很难收拾。因此,要想消弥‘积重’过多的祸害,决非易事。

  • 7 饿罪难挨

    一九五九年二月,钢铁师‘班师’回营。不计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好歹也还是炼出了钢铁,至于炼出多少,领导人语焉不详,大众又无法过问,好在有毛主席‘成积九个指头,缺点一个指头’的最终定论,就不必计较了。一月初,人民日报发表了新华社电称:一九五八年全国钢产量‘跃升’为一千零七十万吨,比一九五七年翻了一番。不管如何,这个数字起码符合‘大跃进’精神,皆大欢喜。我私下想,这一千多万吨钢,不知包不包括钢铁师三团小平炉炼出的那块低炭钢﹖那是技术员小祁鉴定的,锻成一把斧头一把镰刀之后,由我亲自送到省政府大院‘钢铁师成果展览会’上。

  • 6钢铁师记实

    今年的国庆节庆祝大会及大游行,特别热闹,花样也特别多。因为是‘大跃进’年,各行各业都要 以‘大跃进的姿态’,‘放卫星的成积’,向毛主席和党中央献礼。

  • 5 自留地之争
    两千六百多年前,在中国北方平原上,演出过一幕惊心动魄的活剧。

    一群亡命的贵族重胄,在黄土平原上仆仆奔驰。他们虽然仗剑驾车,但看得出来,一个个衣冠不整,疲惫不堪,饥肠辘辘,难以继续赶路。他们饿狼一般的眼睛,四处搜索,只见荒凉的田垄间,麦苗稀疏,颗粒难觅,哪里去找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这时,他们发现一个衣衫褴缕的农夫,在田间正低头弯腰除草,动作迟缓无力。流亡者中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走下车来,用尽可能客气的口吻向农夫请求:‘请你给我们弄些吃的东西吧!我们几天没吃过饭,都快走不动了,你无论如何得帮帮忙才好。’半天才直起腰来的农夫,看了看这一群路过的客人,叹了一口气,又弯腰从脚下捧起一大块泥土,送到年轻人面前,无可奈何的说:‘没有别的了,只有这个给你吧!’

  • 4 八月,多事之秋

    历史会记住这个时刻。

    一九五八年八月,是中国现代史上、也许还是世界现代史上的‘多事之秋’。中国第一个农村人民公社,在黄帝的故里河南诞生了。在岭南,第一个人民公社急急忙忙投胎,选择在紫气横来、水稻卫星升空的连县。说来凑巧,我的女儿也在连县一家医院里呱呱坠地了。八月二十三日,中国的万门火炮,对准自己的国土家园金门,轮番轰击。同时向世界宣称﹕万炮轰击美帝头子艾森豪威尔!

  • 3 疯狂的夏天

    夏收夏种,是农村最繁忙的季节。繁忙,意味着什么,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够弄明白的。我的想象力只局限于上草村,每一个劳动力平均要负担十二亩水稻的收割和插秧,附加犁耙田及施肥。将近一半的田间劳动,要靠每个劳动力的肩膀(挑担运输)才能完成。所以,比平时要多出力,多出汗,甚至加倍的出力出汗,是可以预料的。

  • 2 桃花源里可耕田

    上草村只是农业社的一个生产队。我们在这个生产队落户,有点像后来的‘知青上山下乡’。我们带着自己的户口和粮食定额到这里来,和社员一样参加劳动,一样参加评工记分,一样领取工分票。不同的一点是我们的身份是国家干部,工资关系转到县委组织部,按当地的级别工资标准,每人比原来的工资额都少了一级。


  •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摘自毛泽东诗《七律.送瘟神》

  • 小 引

    一九五六年初冬,南岭葱茏。

    我在深山里跋涉了七个小时,还不见有一户人家。这时,西山日落,彤云满天,回首来时山路,苍茫无际。

    正进退两难,忽见树林深处闪出一条人影。等这人走近了,才看清他的模样。只见他一身粗布黑头巾,黑短褂,黑裤衩,头插一根野鸡翎,腰插一把开山刀,脚踏一双十耳草鞋。他肩上扛着一株枯干的大松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我让在路边,向他打听我要去的那个瑶排。他两道目光闪电一般在我脸上一扫,扬手朝前方一指,脚步如飞,转眼间消失在浓重的暮霭里。

  • 特务长杨标真冤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在我眼前出现一幅如此不可思议的情景﹕两条细麻绳﹐死死拴住特务长杨标两个大拇指﹐通过小滑轮用力一拉﹐杨标本能地踮起脚跟﹐就在脚尖离地的一刻﹐他满脸通红﹐大汗淋漓﹐杀猪一般地嘶叫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