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15)

孙克刚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7日讯】

第十六节﹕ 历史的握手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密支那到腾冲﹐原来有一条驭马古道﹐那是来往滇缅一带经商的冒险家们所开辟出来的﹐至于在什么时候就有这一条道路﹐那只能说是很久很久了。这条路是从山连山山套山里旋转出来的﹐它载负人物最多最重的时期﹐并不是在每年春夏之交﹐滇缅商业交往最热闹的时候﹐而是在三十一年的初夏时期﹐那时﹐成千累万从缅甸南洋一带退出的侨胞﹐扶老携幼﹐打从这条路逃亡祖国的怀抱﹐还有大批负伤转进的国军﹐也从这条路转往昆明。自从那次他掩埋了许多负伤者的血迹和病饿而死者的尸骨以后﹐他就一直被人类遗弃著﹐杂草掩盖了他原来的面目﹐一变而成为一条荒凉的古道了。

驻印军会师的队伍﹐由孙立人将军指派新三十八师孙蔚明连长指挥率领﹐人数一共是两百二十个﹐是一个加强连的配备﹐包括步兵两排﹐淄重兵一排﹐骡马三十匹﹐工兵一排﹐谍报队员四人﹐还有美国的工兵﹐工程师﹐医官﹐无线电台﹐摄影师等。八月二十六日﹐孙连长率领了这批人马﹐从孟拱东路的南堤车站﹐赶到密支那﹐听取孙立人将军指示这次会师的路线﹐任务﹐和一路上应该注意的事项。

整整的两年了﹐这条没有人行的荒凉古道﹐现在又印着中国驻印军健儿们的足迹﹐虽然是山高路险﹐但兴奋使他们忘记了疲劳﹐美国弟兄们也是兴高彩烈﹐一路说说笑笑﹐“OK”“顶好”的声音在山谷中传出了清脆的回声。

三十一日﹐他们到达沙东﹐这算是沿路上最大的一个村落﹐居民大约一千五百多人﹐其中除了由密支那腾冲逃难来的两百多华侨外﹐都是喀钦人﹐山顶上有一座碉堡﹐住着两连喀钦兵﹐指挥官是美国的路斯少校。山里最缺乏的东西是盐巴﹑布匹﹑针线和药品﹐这次会师队伍的三十皮骡马﹐一部分跎著粮弹﹐一部分就是跎运这些东西预备分散给他们﹐消息传播的很快﹐三十里内外的居民都纷纷的赶来。

九月一日﹐部队在沙东休息﹐上午检查武器和装备﹐下午召开村长大会﹐附近各村村长到了二十多位﹐由孙连长代表国军慰问民众﹐村长们表示非常感激﹐大家都愿意在各方面协助盟国军队﹐会讲喀钦话的谍报队员﹐成了翻译官﹐忙的不亦乐乎。会后接着是聚餐﹐杀牛割鸡﹐煮野菜﹐还有牛肉羊肉各种罐头﹐中西合璧﹐军民杂处﹐在这样的深山穷乡里﹐恐怕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件大事了﹐华侨们说话的声音兴奋的有些发抖﹐他们说从来没有看到过象这样整齐威武的国军。

九月四日﹐会师队伍到达巴干底﹐这是缅甸境内最后一个村庄﹐但没有房屋﹐工兵搭起了临时的营舍。五日﹐在巴干底休息一天﹐用无线电与滇西国军取得了联络﹐并约好了第二天会师的时间。

从八月二十八日他们开始爬山起﹐一直都是细雨霏霏的日子﹐九月六日﹐天依然是阴沉沉的﹐山中弥漫着浓雾﹐雨却停止了﹐在著多雨的山区里﹐也是雨季中难得的晴爽日子。会师地点是在往上爬行﹐这条费路的下端是巴干底﹐上端就是高黎贡山口。上午十点﹐他们爬上了海拔八千八百公尺的高黎贡山口﹐正好是他们约定的时间﹐山口上有一块大约二十来丈平方的草坪﹐中间竖起一块石头界碑﹐刻着“国界”两个大字。大家似乎忘记刚才爬山的劳累﹐也不感到冷雾和冷汗交渗的凉意﹐围绕着这块界碑欢耀高歌﹐面对着浓雾背后的祖国河山﹐心头上有说不出的愉悦和温暖﹗一刻钟后﹐从腾冲出发的会师队伍也陆续从山的那边﹐拨开云雾﹐爬上山脊﹐在斗篷下面露出了熟悉的面影﹐这一批人马是由卫立煌将军属下的工兵团团副胡振国率领的﹐里面也有美国的情报科长和联络官。

会师典礼开始﹐孙连长指挥的驻印军列成横队﹐站在国境线缅甸境的这一边﹐胡团副指挥的滇西远征军也列成横队﹐站在国界线国境的那一边﹐两边搁著国界正面相对。驻印军先向滇西远征军敬礼﹐高呼﹕“欢迎你们到缅甸来﹗”接着滇西远征军回向驻印军敬礼﹐同样的高呼﹕“欢迎你们回中国来﹗”在一片欢呼声里﹐大家踏着国境线在弥漫的云雾 中紧紧的握手﹐这是一次历史的握手啊﹗握手之后﹐两遍交换了位置和方向﹐滇西远征军进入了缅甸﹐驻印军也回到了中国。再经过一次位置和方向的变换之后﹐大家又恢复了原来的位置﹐简单而隆重的会师典礼便告完成。

会师以后﹐双方的队伍﹐都下山到巴干底休息一天﹐由驻印军做东道﹐拿出给养和香烟﹐殷勤招待﹐晚间﹐在营房内外﹐燃起一堆堆的篝火﹐彼此促膝谈心﹐驻印军说的是异国风光﹐远征军说的是乡音国讯﹐其乐融融。

一夜的时光﹐在畅谈的情绪中是很容易消逝的﹐第二天上午﹐滇西远征军先行返国﹐临行时﹐彼此互道珍重﹐互相勉励著早日打通中印公路的全程﹐举行了全面的大会师。

九月八日﹐驻印军也由巴干底启程回密支那﹐路过沙东时﹐全村民众都挤在街头欢送﹐华侨更是热烈亲切的高呼口号﹐又送大批鸡酒慰劳全体官兵。十四日中午﹐会师队伍又跨过伊洛瓦底江﹐回到密支那﹐在二十天往返的行程当中﹐他们顺利完成了这一伟大的历史任务。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 第十一节﹕ 破天险踏入孟拱河
  • 胡康河谷既是一个盆地﹐所以他的天险全在河川﹐尤其是大龙﹐大奈两河﹐中印公路和胡康区仅有的公路﹐都必须通过这两道大河。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是胡康河谷公路上的四大村镇﹐也是整个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
  • 胡康河谷﹐是大洛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的总称﹐又叫胡康盆地。大洛盆地的面积有一百二十个平方英里﹐新平洋盆地的面积有九百六十个平方英里﹐都是一片原始森林﹐中间纵横着大龙﹑大奈﹑大苑﹑大比四大河流﹐和许多小支流﹐一到雨季﹐山洪暴涨﹐成为一片汪洋﹐简直是快绝地﹐汉季河水很浅﹐可以徒涉而过。大 龙河以北﹐有人行小路﹐太柏家以南﹐道路宽阔﹐可以通行汽车﹐只是密林中又夹生着茂草﹐交通阻塞﹐从用兵方面来说﹐无论是搜索﹑观测﹑通信﹑联络﹑救护﹑方向判别和诸兵种协同﹐在这都很困难。在飞机上俯瞰﹐只见一片林海﹐极目凝视﹐也只是能约略辨出几条河流来﹐其他的就无法侦察﹐更无法去轰炸了。敌人便利用这些河川之险﹐和密林茂草的隐蔽﹐建筑起许多地下的防御工事﹐和树上的作战碉堡。


  • 从一九四二年七月至一九四三年一月﹐驻印军在蓝迦埋头苦练了整整的六个月。他们
    训练的科目﹐有爬山﹐上树﹐武装渡河﹐战斗射击。。。等等﹐更特别注重森林战
    术的运用。官长们尽心的教导﹐士兵们用心的学习﹐他们丝毫没有虚度了这宝贵的
    时光。


  • 第七节﹕蓝迦二三事

    蓝迦是比尔哈省得一个小镇﹐普通地图上很难找出这个地名。这一带土地﹐并不富
    庶﹐但风景却很优美﹐有青碧的远山和曲折的小河﹐窗前大蓉树把热带的阳光染得
    绿荫荫的﹐减少了瞳孔所感受的刺激。中国驻印军选定了这里作为军区﹐便开始埋
    头训练起来。

  • 新三十八师到达印度的消息﹐传到了英国东方警备军军团长艾尔文将军的司令部里时﹐
    使艾尔文将军大为惊异﹐他眼见由缅甸退回印度的英军三五成群﹐衣衫烂烂﹐装械
    俱失﹐狼狈不堪﹐以为新三十八师担任掩护撤退的任务﹐孤军殿后﹐经过艰辛的苦
    斗和长途跋涉﹐一定要比英军狼狈十分﹐甚或竟已成了无纪律的溃军。的确﹐新三
    十八师遭遇的艰苦﹐恐怕还不是爱尔文将军所能想象得到的﹐从仁安
    羌之役起﹐一直到转进到印度﹐这一个月当中﹐新三十八师﹐无日无夜不在紧张危
    险的局势中﹐苦撑恶闯﹐尤其是从刊帝到旁滨的一段﹐自古即为印缅隔绝地带﹐无
    路可通﹐官兵都从河里涉水行走﹐不但忍饥挨饿﹐并且还不能有片刻睡眠的时间﹔
    但这一切的艰辛﹐都没有减弱官兵们的精神﹐他们都明白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到印
    度﹐他们被“军队代表国家权威”的观念鼓励着﹐所以身体虽然疲惫不堪﹐但精神
    却是格外的焕发。随身装备﹐除一部分衣裤和鞋袜﹐因为碾转作战的关系﹐似乎稍
    嫌破旧外﹐其他军服﹑军帽﹑武器都是整洁齐全﹐军容壮肃﹐纪律森严﹐这是出乎
    艾尔文将军意料之外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