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个北大学子由赵紫阳去世引发的争论(四)

玛莎 龙人儿 老大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5日讯】这场争论的起因是赵紫阳的去世。我在班级校友录上发表了如下文字,随后,班里一位绰号叫龙人儿的同学做了回复,并由此引起了一场有趣的讨论。这其中,班里一位绰号叫老大的同学也加入了。

龙人给玛莎的第三次回复

  玛莎你好!

  很高兴我们正在逐渐靠近问题本身。我突然发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上我们可能没法谈拢。也就是我的历史虚无—怀疑主义和你的历史观之间。

  1, 中共上台之后造成的文化断裂是否是空前的,中共所代表的思想根源是什么。这个问题我觉得还不能下结论。站在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问题的严重性是否比古代人看待古代的文化断裂更加严重,具体地说来,一个南北朝时代的文人士大夫所感受到的文化断裂,真的就比今天的感觉要弱么?我们总觉得自己所处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但恐怕这样的时代在过去有过,在将来还要出现。王羲之曾感慨道:“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我不相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变这样的情况,西哲有言云:“所有的历史都是一部当代史”,“历史就是人们解释的历史”。每个时代对同一段史实的解释常常不同。中共处在从清末外来入侵以来西方文明对中国文明的冲击着一背景之中,革命也是对旧有的文化系统进行颠覆的进程,今天的全球化和商业化也在这一进程之中。相对于政治和经济的强势力量,文化在短期之内处于弱势,但是文化自有它柔韧绵长的生命力,当然在这样的条件下不可能保持所谓的正统和纯正。我的看法即是如此。

  2, 如果是这样的断裂是空前的话我们所作的工作又应该是怎样?知识份子的态度和实际的效果又该如何?我的态度和你很相似,但是我认为知识份子的态度和实际情况常常是分化的。我们可以高呼众生平等,可以宣扬自由民主,但是历史上的自由民主在最后都变成了什么?我们总发现是人类在背叛自己的誓言,不仅仅是共产主义者,一旦走进了决斗之中任何人都无所不用其极,除了基督有谁真正爱过自己的敌人!我们不得不反思这样的价值观是否具有终极意义!或者要将人类的终极价值同人类的历史方法分开来思考……如果你坚持相信历史的进化,我则对此表示怀疑。

  3, 我之所以自称为门外汉的原因就在于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不同。我看来历史有两层意义,一个是作为人文科学的人类的精神和文化发展的过程,一个是作为政治经济社会演进的参照。大家虽然都说历史可以为镜,但是历史的“事实”经常告诉我们相反的事情,只要有武王伐纣,就会有伯夷叔齐。所谓政治史乃是强者的历史,而且带有了太多人的解释在其中,这些被赋予的意义早已经将每个人的头脑包裹得严严实实,想要从中发现真相谈何容易!就算发现了真相,武王伐纣的时候一样会血流成河。我在这方面真地认为自己是门外汉,因为就像哲学没有用一样,我对“有用”的经世之学所知甚少,又常常发现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的鸿沟甚至超出同自然科学之间的差异。我僭妄地称自己为人文科学的研究者,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为少数人提供智力上的游戏,于社会、人民意义甚小。政治有它自己的规则,我真得不懂。

  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对生命充满敬意,但是这无法保证生命不被践踏。没有绝对的恶人,个人所认为的“善”在国家意义上经常不成立,而反之亦然。就算如你所愿建立大同社会,那么你会原谅今天这些在你看来“怙恶不逡”的共产分子么?须知到他们中很多人也是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才这样做下事来的。很多悲惨的事情都是在“真理”的名义之下做出来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终于感到了所谓不宽容就是对真理的执著。

  词不达意,但我想这就是我对历史保持了怀疑和否定的态度的原因。真相只可能存在于无利害的智性思辨之中,一旦走进现实利害的冲突中便无真相可言。甚至连前者也万难做到。希望你能原谅我这自私的想法。

  诚惶诚恐中   龙人儿再拜

  老大给玛莎的信

  玛莎:

  你好!看了你和龙人儿的信,有一些想法想说给你听。

  先说些最重要的,早生贵子或贵女哦:)不知你做饭的技术修炼到什么程度了,肯定早抓住他的胃了吧。今天我也给我的胖子做了晚饭,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们感情很好,已经可以去登记结婚了,只是先要攒钱供房。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就没有真正的广州户口,没有户口将来孩子就没法上学,实在要上,择校费和赞助费也没有人交得起。必须得承认,不光大多数农民,我们这些所谓的白领也是只有一分钱不差交税的义务而没有什么权利。这是最真实的现实。为什么钱那么重要,因为所有的生活成本都是自己承担的,所有风险都是自己承担的。当然,握权在手的人暂时没有风险,因为风险是百姓和社会在承担。在海啸救援中,我们的某大使馆明确对受伤的国民宣称,医药费与政府无关。

  你说的我相信是真的,虽然我没有亲见,但常识可以告诉我。在报社内部流传的小道消息也是真的,这也是常识。本来谣言是应该由市场产生,市场破译的,但官样文章里在说假话。

  冷漠,没有信用,十几亿人就生活在这样的土壤里。前几天我去楼下的邮局往家里汇钱,因为是第一次去那里,我问一个排队的年轻人汇款单在哪里拿的,他看我一眼,吓得赶紧把手里的200块钱攥紧了。我很郁闷,回家之后照了照镜子,也不像个劫匪,只不过头发有点乱,总的来看还是一个好人。不过可以理解,出门在外,除了家人和好朋友,熟人,有谁可以相信呢。

  没有信用也没有法治,所以农民工拿到了该拿的工资才会成为新闻。没有变革就没有公仆,所以一到年节嘘寒问暖的领导在贫困户家里丝毫不觉得自己失职。

  虽然有那么多的无良,但家乡人告诉我,我们现在赶上的时候已经是过去的几辈人中最好的。既然□□□□□□还在发挥著作用,它就还有它存在的必要。没有了它,很可能出现无序的流血,暴力,割据,中国的老百姓就真成了最可怜的老百姓,赶上非洲一些国家了,虽然现在我们的农村和他们好有一比。我和润生聊的时候说,没有什么比温和渐进的方式更好了(也是近乎奢望、意义不大的话)。还有一种可能是外来干涉,结果更惨。

  但我们能改变什么呢?告诉老百姓真相,告诉老百姓什么是自由民主,告诉他们有人权这回事?知识份子能做的很少。我很佩服一些勇敢的新闻人,比如羊城晚报报导戒毒所卖年轻女子出去卖淫的人,报导孙志刚案的人(我还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敢披露妞妞丑闻的人,等等等等。相对成绩,他们付出的牺牲也太多了吧。能做的很少。

  到头来,我只是在城市里本分地出卖劳动力,挣些钱孝敬父母和成家立业。玛莎,我很佩服你说的一些话,很对,于我心有戚戚焉;我希望你能好好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要误会,因为□□□□□□有一项功能没有退化反而强化了,我在过去不到两年时间里见过了太多禁令,连冤狱也见过了。

  我知道那个狮子把公牛一个一个吃掉的故事。如你所说,保持沉默很危险,下一个就可能轮到自己。“诛暴不避强谓之力”,但谁又有足够的力呢?问题的性质很简单,遮羞布也快没有了,有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矛盾的核心是什么,但谁会去与虎谋皮呢?甚至连攥成一个拳头的机会都没有。

  一天晚上做梦,梦见我爸妈变得很老很老了,坐在家里炕上。醒来之后难过了好久,更下定决心在这里好好照顾自己。上小学的时候除了课本只能读到一些发黄的旧书,多是爱祖国爱人民的宏大论述,现在我认为,我爸妈也就是人民啊,而且是最有恩于我的。

  我没有能力去驾驭历史、传统、人文这些词,它们太大了,所以泛泛说了这些。夜深了,去睡啦。

  Best wishes
   老大

待续:玛莎给老大和龙人儿的回复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评论
2005-02-05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