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紫阳﹕鹤西去

杨春光
【字号】    
   标签: tags:

鹤西去
鹤西去
我们紫阳驾鹤西去了
西去了
西出阳关更自由
霜天烂漫太阳飞
我们将跟您相去的时代定是使东方更加美好的时代

鹤西去了
鹤西去吧
我们紫阳乘鹤西去了
西飞了
西飞天空更宽广
山花浪漫乾坤开
我们将随您相飞的天堂定是比人间更为自由的天堂

鹤西飘了
鹤西荡吧
我们紫阳同鹤西飞了
西飞去
飞去西方更风流
民主红花亿万朵
我们将同您竟相的天地定是比东方更是和谐的天地

鹤西走吧
鹤西去了
我们紫阳驭鹤西去了
西天去
西域天堑更通途
鹤柏常青人无老
我们将弋您舒展的广袖定是比常蛾更为壮观的广袖

鹤西翱啊
鹤西翔了
我们紫阳驱鹤西仙了
西仙去
仙去西方是先锋
松鹤延年更幸福
我们将步您漫卷的后尘定是比今尘更是难得的仙尘

鹤西园呀
鹤园春啊
我们紫阳鹤归天了
鹤西美
鹤美永世永无悔
白头至老人无老
我们将撵您人生的方向定是我们誓死不逾的必由之路﹗

仙鹤一去九万里

他最后是着一身布衣的仙鹤西去了
他以一头白发的辉煌静静殉国而去了
他无限眷顾着他的伟大人民悄悄地去了
他走得是那样坦然﹑沉重而又平静自如
他把一身赤诚肝胆留在了世人有口都能称量得重于泰山的道德天平上
他把一副钢骨铁肩全部巨大无比地自愿送往了为东方世界去取西天之经的自由之路
他把一条敢于为人民利益粉身碎骨的好心肠全部平身送给了正义熊熊燃烧的大熔炉
他把共党想强加于他和企图污染其身的所有酸气腐气统统送进了火葬场里面
同时将化为干干净净的灰烬而淡然灰飞灰灭去
这是一副来自腐败体制内的为数不多的为政历来清敛洁净正大的伟岸磊落之魂魄呀
这是以心吐胆一生而赢得了普遍尊敬与爱戴的共产党体制内的精魂英灵之一
这是中华民族即使在共产党内部也正在不断涌现的宁死不屈的伟大人格之一
这是上溯中国几千年始下至近百年来不断杰出于专制体制内部的大英雄之一

现在他仙鹤飞辞已经远离我们而去了
他这是一直迈着匆匆赶往自由春天的伟大脚步于先头带领我们飘飘欲仙飞去了
他高高举着一向倡导的民主与法制的开明大旗而一路无悔地继续前进了
他继续走着将会渐进实现民主的不断探索下去的去西天取经之路

他为此而静静地走了﹑急匆匆地走了﹑仙仙地飞去了
他百里一徘徊
他千里一回顾
他万里一腾飞
他这样并非不愿离去这个腐烂透顶的凡尘世界
他只是必须时时刻刻眷顾着他的人民能否尽快走上民主自由的路
他为此必须在西去的前面坚定地为只有后来人开出一条先锋到达的路
他因此生时遭到了极权主义党内的无情迫害与长达十五年的非法软禁
他因此在死后更加坚定了不仅他要走还要带领他的人民共同去走的视死如归的路
他为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身陷万丈深渊也一直无退﹑他一直西去无止无尽路
他为之唯一反悔前生一世的是未能及时摆脱政治老人留给他的政治羁绊与阴谋暗算
他为之承认他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政治命运是未能提早断然告别共产党魔鬼组织体系
他临终体会到他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来得太迟了
他深知自己已来不及作为共产党最早的一个坚定掘墓人之一
而他自己却被共产党无情提前掘墓了……
他知道自己的这一悲剧是他这一代人的普遍共同悲剧性格所决定的
他因此记取前生的最大教训的地方就是——
他这一代人许多都是自我觉悟实在太晚太晚了
他为此留给像他这样党内高层领导人的惨痛遗嘱就是——
别再亦步亦趋地在狼窝里陷得太深太深了……
但他今生来世永无反悔于他在狼窝里最后关键时刻的断然选择的最后人道之路
他最后明知他的这条道路虽然不能在他的有生之年有能力实现了
但他可以把它带进断然告别共产党的棺材里去
而在去西天的路上最后定然实现﹗

他为之仙鹤一去九万里
九万里一徘徊
九千里一回头
九万万年一回顾
而他每一次徘徊和回头及其回顾的结果
都是阳间的只是一挥间和一天或一个月及其一天天而已
他这样把阴间换算成阳间就是仅仅的一天天一时时一刻刻了
他这样实际每一天天每时每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和阳间尘世的老百姓的血脉
紧紧相连着﹑息息相关着﹑脉脉相通着﹑唇齿相依着﹑心心相映着﹑形影不离着
——相伴相生着

他这样在阴间的播种
就能在阳间长成硕果
他这样在来世的夙愿
就能在今世成为现实
就这样——
西方的民主自由在他去世以后再不是一个未来结构的虚词了
那么在我们东方的今天也不会再是一个所谓的不符合国情的未来词了

仙鹤一去九万里啊
我们人民欲追上您的梦想同行而去了
我们百姓欲乘上您的仙气同飞而抵呀
您仙人坐日一行一时至少九万万年啊
我们凡人追您一天是可走上千千年了
那么——
您飞行上亿万光年的光辉未来历史前途
就会是我们今朝人民书写美好社会现实的坚定里程碑﹗

他仙鹤一去九万里了
一切从头越啊——
紫阳您西去自由的路上带领着我们共同飞吧
飞到民主自由的西天世界您再回首看——
但见我们阳间阴间同此凉热——
那时的民主自由制度的普遍胜利
就再也不是阴阳各不相同的太阳普照了﹗

仙鹤您一去九万里吧
我们坐地遥看您的理想只是明天定将日出东方的新黎明﹗﹗@

2005年2月1日星期二于盘锦蓝屋子。(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紫阳,你在哪里?
    惊悉你在这寒冷的冬日
    已离我们而去
    可我们分明看见你还在京城破旧的胡同里安祥地思索著
    只是从此重重布满的警戒岗哨再无法打搅你的正常睡眠
    只是从此你也再不用费心去拍打那些被奉命派来的夏夜蚊虫的叮咬
    只是从此你将心安理得地去静静迎接你理想的姗姗来迟的春天与金秋
    只是从此你满头的蓬乱的白发亦将
     随同你的十五年被囚禁的晨钟暮烟一起飘飞起来
    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条条瀑布挂满华夏锦秀前川
    去刷新以往北京首都天空到处云翳掩映的黑红色的血污
    ──那是六四屠城喷溅在每个人心头的罪恶黑夜
    中国人民将在你白头发飘飞如朵朵灿烂白云的旗帜下
     真正觉醒站立起来
    迎来广翰赤县真正的日出东方红!
  • 我今天坚持看完了这个由老象(张嘉谚)转来的彭先国先生的帖子《中西思想启蒙差异论》(《空房子诗报论坛》,2004年10月28日转贴)。该文对晚清思想启蒙者与西方中世纪思想启蒙者的异同所做的比较,是中肯到位的。至今,我们现当代的知识分子也是走着晚清的老路,就是只反贪官、而不敢反皇帝;或者说,只做纵深(过去)理想上的反思与批判,而并不敢进行平面(现时)现今制度的寻思与政治批判。这说句到家话,就是犬儒主义盛行,普遍都埋伏着投降主义思想痨病,其勇敢程度远不及晚清知识分子,致使中国迟迟不能进行制度变革。
  • 杨春光,1956年12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1976年底,应征入伍入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1985年底,涉足诗坛。1986年3月,创办并主编全国解放军第一家军旅诗歌报《新星诗报》。1987年初,在海南岛主持召开全国文学社团首届大联合会并当选为主席。1989年因写抗暴诗,《太阳与人和枪口(组诗)》被公安部门秘密逮捕入狱。


  • 刚刚惊闻由著名网路政论家、自由诗人东海一枭先生主持的《震旦文化网》站被封,作为该网站的住站自由作家诗人之一,我为之万分悲痛和无比痛惜我们冥冥黑暗的华夏上空又失落了一颗耀眼的敢于直言真理的震旦明星,致辞我强烈抗议中共当局竟敢逆天理良心而背,乃痛下其无恶不做的封杀自由言论之黑手,为之我极度义愤中共当局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连续不断封杀自由言论、逮捕自由作家、歼杀要求政治改革民意、大开逆社会发展潮流必然前进的历史倒车的假亲民、伪依法而真愚蠢霸道的所谓新政之无耻罪恶行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