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你慢慢走

杨春光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紫阳﹐你慢慢走
慢慢走吧——
从此你不必再担心前面会有老人政治在挡路
老人政治最后走的都是止于东方绝境的黄泉路
而你最后走的却是通往西方自由民主的阳关路
那是一条中国人民早晚都要走的路
也是一条如你生前所说的早走比晚走要好的必由之路
那是一条世界人民共同选择的不算最好但目前没有比它更好的理想之路
也是一条能够使你自己的政治生命永生的路
等你来世的路上春花烂熳时
你今生的人间路上也会春花遍天下

所以﹐你安心地走吧﹑走吧
只要你最终的信念致死不渝
那么你钟爱的祖国和人民就一定能够实践你的遗愿
西方落地的的太阳就会重又在东方诞生
世界的明天就会不分早晚时差与肤色各异
而同样有权享受自由阳光的沐浴和洗礼﹗

紫阳﹐你放心走
放心走吧——
从此你不用再顾及枪杆子去乱指挥你的意志和行动
不用再做他们的儿皇帝
也不用再将政治青春白白被政治朽木所任意强奸
你只肖去做一个有人权的普通自由公民就够了
那你就会享受不尽比生时都没有得到的天伦之乐
你就会愈加体会到你生时做共产党总书记的悲哀与悔痛
你就会更加体验到你对曾有人生一世的莫大忏悔与罪过
你并不认为你从来都不是魔鬼中的一个还有点人性的魔鬼
你只是最终变成了完全背叛魔鬼的绝不肯吃人的另类魔鬼
你只是最终较好地完成了由魔鬼脱胎换骨成真正人的转型
你由此最后彻底走向了断然告别共产人生的必然新生之路
这既是你走向黑暗末路的同时
这也正是你走向光明出路的开始
这将是你永久走向新的人生的起死回生的永恒之路
光辉之路﹑黎明之路﹑永远不落的伟大太阳之路啊
那里的马克思虽然不欢迎你
但那里的华盛顿却要拥抱你
彼岸的死亡簿上虽然不让你去按时报导
但此岸的复活账上却让你填上了新记录
你生时未能如愿成为中国尘世的戈尔巴乔夫
你死时却可自愿成为中国仙世的戈尔巴乔夫

所以﹐你放心地走吧﹑走吧
只要你最终的理念致死不改
那么你热爱的国家和历史就一定能够实现你的宿愿
西方生根的的太阳就会重又在东方生长
地球的未来也就不分东西半球和经维差异
而同时自然具有大同灰色的五彩福祉与恩典的普照﹗

紫阳﹐你轻轻走
轻轻走吧——
从此你不必再承担暴力革命的沉重血海罪孽而无法抬头
从此你可放心大胆地去走彻底埋葬共产主义的西天取经之路
那是一条人民都希望你生时能走成而没有走成的即死后定能走成的必然之路
那也是一条如你生前所说的有着民主与法制的良性循环机制的真正光明之路
那是一条中国人民越来越认识清醒的宽广康庄之路
那是一条能够使你自己的精神生命永存永世之路
待到你去世的路上春暖花开天涯时
我们现世的阳间路上也会春花飞满天下间

为此﹐你静静地走吧﹑走吧
安详地走吧——
只要你海枯石烂也不忘记这个尘世的我们
我们就世世代代也会缅怀你与魔鬼最后较量的可贵功勣
我们将在你之后前仆后继去不断涌现层出不穷的中国的萨哈罗夫
不断去争做我们民族体制外的一个又一个黄祥﹑魏京生﹑刘青﹑徐文立﹑王炳章等等
然后我们民族专制体制内才能出现一个或多个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以及真正如人民希望的一举在生时就最后成功的胡耀邦﹑赵紫阳和朱熔基
但是决不再希望的只是仍是破灭人民的希望而已
也决不再希望所谓的清官只是白白带着人民的希望最终走进棺材
或者在雷声大而雨点小中收敛了政治生命而安息
只有全民族的精英知识分子都有这样清醒的认识能力
即紧紧依靠体制外的觉醒
才能推动体制内的彻底变化
或者真正的社会变化与制度进步就只能来自体制外的全体人民自己
如此的最终结果才能真正告慰你的在天之灵
你也才能走得平稳﹑安心和自足
你的遗志才能在你生时未能由你力行带头实现
而在你死后由人民自己彻底最后实现——成功﹗

紫阳﹐你好好走
好好走吧——
径直朝前走吧
下定决心就不用再回头
你将一无反顾地一路走到底吧
你坚决把那面不情愿覆盖在你身上的中共党旗最后送进火葬场彻底焚毁
你坚定把你的那颗还在最后跳动的红心掏出来赤裸裸地献给祖国与人民
历史的明镜永远高悬在阳间的灵魂出口也同时照耀在阴间的灵魂永恒处
你最后走的路是人性灵魂与魔鬼亡灵的最后圣战
我们衷心祝你与魔鬼的最后圣战取得全胜
历史就是你最伟大的公平见证
人民将是你永远的坚强后盾
人民要吃粮还去天国来找你
而你寄希望于人民完成的人民肯定去圆满你未曾圆满的美梦
而你寄希望于历史公证的历史肯定去正明你未曾昭雪的冤屈
而你寄希望于未来实现的未来肯定去实践你未曾实现的理想

紫阳﹐你好好走吧﹑走吧
一路走好吧——走好啊
长天当空哭
山河悲恸流
海啸星斗移
大地祈祷上苍永远赐福你好人一路平安
人民永远在路上送你远行……送你远行……
@

2005年1月26日落笔。(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紫阳,你在哪里?
    惊悉你在这寒冷的冬日
    已离我们而去
    可我们分明看见你还在京城破旧的胡同里安祥地思索著
    只是从此重重布满的警戒岗哨再无法打搅你的正常睡眠
    只是从此你也再不用费心去拍打那些被奉命派来的夏夜蚊虫的叮咬
    只是从此你将心安理得地去静静迎接你理想的姗姗来迟的春天与金秋
    只是从此你满头的蓬乱的白发亦将
     随同你的十五年被囚禁的晨钟暮烟一起飘飞起来
    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条条瀑布挂满华夏锦秀前川
    去刷新以往北京首都天空到处云翳掩映的黑红色的血污
    ──那是六四屠城喷溅在每个人心头的罪恶黑夜
    中国人民将在你白头发飘飞如朵朵灿烂白云的旗帜下
     真正觉醒站立起来
    迎来广翰赤县真正的日出东方红!
  • 我今天坚持看完了这个由老象(张嘉谚)转来的彭先国先生的帖子《中西思想启蒙差异论》(《空房子诗报论坛》,2004年10月28日转贴)。该文对晚清思想启蒙者与西方中世纪思想启蒙者的异同所做的比较,是中肯到位的。至今,我们现当代的知识分子也是走着晚清的老路,就是只反贪官、而不敢反皇帝;或者说,只做纵深(过去)理想上的反思与批判,而并不敢进行平面(现时)现今制度的寻思与政治批判。这说句到家话,就是犬儒主义盛行,普遍都埋伏着投降主义思想痨病,其勇敢程度远不及晚清知识分子,致使中国迟迟不能进行制度变革。
  • 杨春光,1956年12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1976年底,应征入伍入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1985年底,涉足诗坛。1986年3月,创办并主编全国解放军第一家军旅诗歌报《新星诗报》。1987年初,在海南岛主持召开全国文学社团首届大联合会并当选为主席。1989年因写抗暴诗,《太阳与人和枪口(组诗)》被公安部门秘密逮捕入狱。


  • 刚刚惊闻由著名网路政论家、自由诗人东海一枭先生主持的《震旦文化网》站被封,作为该网站的住站自由作家诗人之一,我为之万分悲痛和无比痛惜我们冥冥黑暗的华夏上空又失落了一颗耀眼的敢于直言真理的震旦明星,致辞我强烈抗议中共当局竟敢逆天理良心而背,乃痛下其无恶不做的封杀自由言论之黑手,为之我极度义愤中共当局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连续不断封杀自由言论、逮捕自由作家、歼杀要求政治改革民意、大开逆社会发展潮流必然前进的历史倒车的假亲民、伪依法而真愚蠢霸道的所谓新政之无耻罪恶行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