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江月:北纬72度——夏游加拿大北极地﹙三﹚

寒江月 撰文、摄影

庞德口只有1200人,建设已现代化,但居民仍保留了许多古老的生活方式。

【字号】    
   标签: tags:

寻访因纽特人的过去

夏天,在北极地区有许多事情可做,是猎鹿、钓鱼、泛舟、远足等活动的好时机。我在庞德口镇一周时间里,除了猎鹿,其他每种活动都体验了一下,其中最难忘的,是那次寻访因纽特人冬季营地之旅。

那天天气晴朗,夜间的风把冰排吹到了伊克利斯湾北岸,给庞德村面前的海湾留下一片无冰的水域。大卫说今天是难得的好天,要去看因纽特人冬季营地遗迹,今天就划船去吧!

我知道,在北极地区,一切活动都由气候和风向决定,只要有了机会必须立刻把握,于是我们装备齐全地下海,划着轻便的双人划艇(Kayak)前往庞德村旁边,也是巴芬岛边缘的那座斜三角形的山峰贺罗迪尔(Mount Herodier)峰。

由于冰排阻挡了浪涛,海面风平浪静,没有丝毫污染的海水清澈得像镜子一样,冰川、山峰、海鸥的影子映在水上,海鸥贴著水面飞翔,偶而有一两只野鸭或大黑乌鸦飞过。海上非常安静,除了几声海鸥的啼叫,只有浆叶带起的水声。

从庞德口村到贺罗迪尔峰看似很近,划船过去单程10公里左右,还只到它附近的海滩,离山峰本身还有一段距离。在这里,天空、大地、海湾无遮无挡,天地浩瀚无边,令人失去距离感。贝洛特岛的冰川看上去近在眼前,可是直线距离是19英里,大卫说划艇过去至少四小时呢!

可惜现在海湾浮满了冰排,机动船和划艇都无法通过,否则我真想走上冰川。好在前日我们划近冰山近处,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中观看高达70尺左右的冰山。冬天里,镇里的居民驾驶雪车到冰山边,凿下冰块带回家,那是最纯净的饮用水。

划了一阵,大卫突然叫道“鲸鱼!鲸鱼!”我急忙放下浆,掏出相机。按照大卫指点的方位看去,只见靠近岸边的水域,平静的海水在涌动,几条灰色的鲸鱼一起一伏地游,它们靠岸的距离居然比我们的小划艇还近!

到达后,我们把小艇抬上岸,先坐在沙滩上休息,虽然阳光灿烂,空气仍然很冷,温度在摄氏8度左右。我看到山坡上有一堆石头,显然是人工堆成的。原来这就是著名的因纽特人的石头标志,因纽特语称为Inuksuk,典型的标志是人形标志,用石头堆成张开双臂的人形。

它是一个重要标志,表示此地有某种特殊的事物,或是标明冬季营地所在地,或是表示“此地适合打猎”、“此地有淡水”等等。

苔原上没有树,人们无法立木杆来作为标志,于是发明了石头标志,这些标志如今仍然在使用,出猎的因纽特人远远看到一个标志,就知道何处可以宿营,何处可以找到淡水。我在那堆已经半倾塌的标志旁转了转,果然找到一条小溪,小溪从山顶上淌下,它的源头是山顶上的冰湖。细细的一线水无声无息地在苔藓植物和石块中流着,没有这个标志,还真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大卫从小溪中取来水,点着野营炉,烧了一锅水,冲了杯热巧克力递给我,这可是现代文明才能提供的享受。要是在从前,我们得用石块搭个简易灶,如果没有海豹油的话,只好在海滩上寻找漂流木,或者在苔原上收集干枯的苔藓植物当燃料了。

喝完热饮料后,走上山坡,大卫指给我看几堆石头堆成的圆圈,说这就是古老的因纽特人冬季营地的遗址。原来,在寒冷的北极冬季,因纽特人就居住在半地下的“地屋”里。他们选择避风近海的地点,先在地上挖一个圆形的坑,坑中有一个环形平台,上面铺上马鹿皮或海豹皮,就成了睡觉的床。

平台下有一个像井一样的小坑,小坑通向门口,把冷空气导向门外。土坑外垒上一米左右高的石墙,墙上支上鲸鱼肋骨做梁,然后在上面铺上防水的海豹皮和马鹿皮,一间地屋就建成了。

寒冷黑暗的冬天里,因纽特人在地屋里点上海豹油灯,它兼有照明,保暖,烧饭的功能。到了夏季,因纽特人随猎物迁徙时,住的是海豹皮帐篷;秋末,全家人带着猎物,回到冬季营地过冬。他们必须在夏季里猎取足够的鲸鱼、马鹿、海豹等动物,储存起来过冬。如果夏季里没有足够的储存,冬季里整个家庭将面临饥饿。

直到20世纪五○、六○年代,这一带的因纽特人离开营地,定居村镇之前,饥馑曾是他们最大的威胁。想到因纽特人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生存了几千年,真是令人崇敬。

离开营地,走上山坡,夏日的苔原并非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大约五、六尺之下就是永冻层,冰雪融化之后的水无法渗入地下,因此,苔原表面有一片片类似沼泽的湿地,水并不深,踩进水里最多浸湿了靴子,好在我的登山靴是防水的,因此我无所顾忌地随意走。在一道溪水边,我看到一丛小花,它们粉紫色的花瓣在阳光下舒展,绿中带红的茎叶只有几寸高,却开得生气勃勃。

走上一座山顶,上面干涸得如同沙漠,布满碎石,却平坦得像一座足球场,近海的那边,有座一米左右高的人形标志,不知道在这里站立了多少年,石块已经风化,顶部也已经倒塌。根据因纽特人的传统,路过倒塌标志的人有义务重建,大卫和我于是的把掉落的石块捡起来,放回原来的位置,又找来一块石头放在顶端,那是人形标志的头部。

这座标志建立在靠海的山顶,山下海湾里的船很远就能看见它,想必它是向来人发出重要资讯。我四面看看,发现岩石嶙峋的山顶下有一方非常平坦的平台,上面居然长著草,山下不远有一条小溪,这里应该是建立夏季营地的好地方。

我只顾站在山顶上欣赏美丽的北极风光,没注意风向的转变。富有经验的大卫告诉我,风向转了,风正把海湾里的冰排推向我们这边。冰排集中之后,小船就无法通行了,我回头一看,来时的海面上果真白茫茫一片,布满了冰排。

归程难度大增,小艇在冰排之间转来转去,绕过无数大小浮冰,才回到镇里,途中还遇到几个打猎的因纽特人,他们把小船泊在冰排边,猎枪架在冰上,几个人站在冰排上,耐心地等候鲸鱼或海豹出现。

冰海泛舟,惊险、刺激,加上壮丽的北极风光,真是不虚此行。@(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2-14 5: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