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海棠诗社(9)

第一卷 校园
作者:杨天水

海棠诗社 第一卷 校园。(公有领域)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

续前文

一段行程之后,巴桑大哥说:“我们的诗社该有个像样的名字。”

真可谓一言惊四座,两船人顿时活跃许多。有的人远眺深思,有的人敛眉思考,片刻之后,各人纷纷发表意见。

侗族姑娘徐文说:“就叫‘昆明湖诗社’顶好的。”

古丽说:“可以称为‘玉桥滨诗社’。”

王雯丽说:“将‘昆’字去掉,就叫‘明湖诗社’,岂不更精简些。”

醉仙说:“不如称为‘四海诗社’,丈夫立志,四海为家。何况我们又是来自五湖四海。”

一时间其他人或附和这个名称,或附和那个名称,或别出心裁,欢声笑语,连绵不断。湖水也为之开怀,于日光下,晶光滢滢。

李承德突然说:“我看叫‘香山诗社’为好,香山比昆明湖更有名气。香山已经历了许多岁月,将来其寿命也将延至天荒地老之日。称为‘香山诗社’更具永久性意义。”

杨少山说:“可是我们并不在香山开社,似乎那样称名,不大妥当。”

刘朗显然是同意李承德的意见,说:“那我们下次到香山开一社,不就弥补了么?”

巴桑说:“来个无记名投票,这样符合民主精神。如何?”

于是,大家纷纷拿出纸笔,写完交给巴桑。巴桑唱标,步木真记录,金芙蓉与古丽鉴票,结果“香山诗社”得票最多。诗社的名称就这样决定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步木真慢斯慢理地说:“诗社不能不要个社长,也来个无记名投票怎样?”

于是两船人又认真地进行了无记名投票,结果巴桑大可得票最多,理所当然地当起香山诗社的首任社长了。李夫子承德得票次之,被推为干事。后来大家知道古丽写得一手好字,推她为秘书,专门负责誉写,她的字深得《董美人墓志》的真谛,神清骨秀,古朴端庄。

又一阵指点湖光山色之后,巴桑说:“今日地气渐暖,风和日丽,既为我们诗社高兴的日子,也为我们痛心的日子。高兴的是,汇聚于此;心痛的是我们的好友马健行英年早逝,不能来此充当社长。我们今日先开一社,以悼亡为题。”

一时间,日光也似乎突然暗淡,一阵风呜呜吹来,诸人顿时寂静无声。

***

许久之后,金芙蓉说;“可是我们与之并无交往,何以悼亡?”

李夫子承德说:“虽无交往,只要闻知其人其事,有感而发,便可悼亡,譬如金玉,众人皆知其贵洁,然而真正见过,又有几人?”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似乎有所感悟。

杨少山又说:“马健行对待养父母如生父母。其养父母一个双目失明,一个四肢残缺,健行少时便自动上门,以弱小童稚之筋骨,担昏定晨省之重任。上学后,又将未婚妻自他地接至家中,抚养二老,所历之艰难,非言语能道尽。其为人刚正,律己严格,待人宽厚,克勤克俭,常以助人为乐事。这样的人竟然天不假年,死于病疾,就是铁石心肠也会为悲哀。”

巴桑说:“不限体裁,不限韵脚。”

大家开始陷入沉思。

步木真凝望万寿山,神情持重;金芙蓉双手报膝,沉头闭目;古丽侧首望春水,美颜映于其中;巴桑、马刚、醉仙,在打草搞。另一船上,李承德泪花溢于镜片之后;杨少山,神情木滞,遥望西天索句;刘朗正在本子上写什么,当然一定是在打草稿了;唐英或手划湖水,或埋首沉思;杨雪贞明眸柔对碧水,招来了诸多鱼儿在四周游戈;王雯丽满头秀发,迎春风微舞,面容多情而沉静;徐文不时目随鸥鸟,若有所思。

大约半小时许,徐文先有了。

她将稿子递了过来,接着大家陆续地往古丽手中递稿。只有巴桑、杨少山和我没有完工。

古丽说:“你可以先看看别人的嘛。”将一叠纸递到我的手中。

我逐一阅读。

徐文的五绝这样写道:“〈悼马兄〉。青少多重难,荒原身影单。人群称孝义,不愧一儿男。”

马刚的七绝写道:“〈悼亡兄马健行〉。同胞已赴泉台去,学海身单心自寒。春水不堪哀念苦,风波涌起泪潸潸。”

唐英的一首五绝写道:“洒泪向甘南,新坟土未干。待得秋风至,再悼好儿男。”

刘朗写的是一首五律了:“数载数同窗,皆思作栋梁。春晨鸡伴舞,夏夜烛昏黄。每望园天盖,常吟方地长。天公大负义,留我独彷徨。”

杨雪贞写得是一首五律:“多难识忠心,春风辨柳情。新坟压大漠,古德举人旌。未见尊兄面,频闻豪杰名。明湖知感佩,伴我泪滢滢。”

醉仙写的是一组短赋:“天不假人年兮,夺走我兄。甘南土墓之孤兮,风吹草丛。黄土有情兮,生龙葬龙。我心沉痛兮,难以形容。云昏昏兮压黄原。露冷落兮墓草纤。夜静星灿兮月洒婵娟。谁驻坟前兮话语绵?昔日同窗兮,常倾心怀。饥寒共受兮,长思未来。每举酒兮对白雪。弄笛狂欢兮,催冬梅之先开。今我孤寂兮望西方。春花烂漫兮树悬芳。寻兄论诗兮,天宇苍苍。故人不见兮,我心永伤。”

步木真写的是首七律:“又向春风哭逝川,人间罕得事完全。大年不假英男命,黄土难留落日丹。自古蒙回同北地,而今兄妹各蓝天。东风何日坟头祭,替我裁开花美颜。”

金芙蓉写的是四句五古:“高洁数梅兰,男儿当仁义。马君虽早行,人间留浩气。”

王雯丽写的是七言乐府:“甘南黄土对昏云,日暮烟迷山气寂。水流呜咽走春川,飞鸟为之伤心泣。昆明湖上水茫茫,遥向苍天开一碧。愿得马君魂作俦,学海同舟共朝夕。”

看到这时,李承德、杨少山已交上各自的诗作。@(待续)

(点阅小说:海棠诗社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水湛碧,天清气爽,北面万寿山虽小而巍峨,树木丛中,雕梁画栋,飞彩流辉,玉带桥玲珑精致,远望如白玉雕成。
  • 魏仲民悄悄地走上楼来,见到女儿如此伤心自己也忍不住难过。他无法安慰也安慰不了,只好在门后一张椅子上坐定,大口吸烟,双眼盯着地面发呆。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说天地是养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赋于我们以美好的情性和聪明才智,我们必须将它们发挥到完美的状况,才算是尽了做人的自然本职。
  • 漫画工作室一开始都会由老鸟带领,从流程介绍到手上功夫。他会给你一叠画坏或有切割过的漫画原稿纸做练习,从沾墨到稿纸上运笔。当了助手最大的差别就是除了逐渐了解流程运作,看漫画的角度也完全不同了,以前是迷恋画技、看剧情精彩与否,之后是学着分析作者营造这些的方法。
  • 洛阳乃我们中华民族九朝古都,数千年岁月逝去,人间不知经历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变。
  • 洪泽湖滨的田园景色,终年动人。春日千万亩麦苗常迎清风起舞,无际绿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与不可遏止,油菜花开放之际,或千万亩成片,或间于麦田之中,鲜黄娇艳,其笑面荣光,洋溢天宇的精气。
  • 放眼望去,灌木树篱外是去年秋天才刚犁过的农地。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见到春天如炼金术般的变化,大地从暗沉咖啡色,转变为油绿,再化为遍地金黄。一年一次收成,如果人的一生,能用经历几次收成来计算,那么他已经见够了。
  • 这里以前是撤军时丢弃炮弹的地方,罗应贵像是拔萝卜那样把它们拾起来,等待政府不定期地前来回收。
  • 看起来,那是一份不一样的广告资料袋,用一个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静静的莲花。袋子里头则是厚厚的一叠──她以前就收到过,知道里面的内容──口袋本的小书、上网卡、刻录光盘等。但她从来都没有耐心仔细看完过。并非是恐惧什么,然而,有一种百无聊赖的空虚感,还有一种不能名状的物质,团团地缠住她,总让她感觉心烦意燥,坐立不安,于是,她从来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资料。
  • 腐蚀来自于一种叫做“砷”的物质,它和雄黄、鹤顶红、砒霜、硫酸这些在视觉上同样触目却相去甚远的化合物有关。 肺癌晚期的熊德明躺在一张沙发椅上,鼻孔里插着输气管,地上一台家庭制氧机没有间歇地工作,维持他的呼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