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17)

孙克刚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日讯】

第十九节﹕ 合围南坎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从八莫南出﹐到马丹阳便进入山地﹐万山林错﹐绵延一百二十余里﹐直达南坎西北﹐形成南坎外围的天然屏障﹐新三十师进展到马丹阳时﹐标高才不过四百公尺﹐再行三十多里到堡坦﹐就升到海拔四千公尺的高地﹐这一路地势的陡险﹐也就可想而知了。

从马丹阳一路上升的山势﹐到了卡的克又逐渐下降﹐往后一直到南坎﹐都是下坡﹐因此﹐卡的克便成为这一带山区的分水岭﹐形势非常险要﹐再加上左边的三三八高峰﹐和右边的蚌加塘高地﹐互为崎角形势﹐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为决定南坎争夺战胜利的关键﹐敌人在这一带高地﹐储藏了大量的粮食和弹药﹐构筑了许多的秘密炮兵阵地。

密支那被我军攻克后﹐敌人到处求援﹐一面补充整理残破的第二师团﹐五六师团和已经经过十一次补充的十八师团﹐一面搬来原驻朝鲜的四九师团﹐打算利用原好三的部队死守八莫﹐拖延时间﹐又在南坎附近一带已用有利地形作周密部署﹐阻止新一军的南下﹐和滇西远征军的西进。后来由于新一军部队主动攻击来的太快﹐新三十八师围攻下的八莫危在旦夕﹐新三十师又长驱疾进﹐直破南坎。在南坎负责指挥的山崎四郎大佐﹐眼见时机紧迫﹐不容有从容部署的时间﹐便匆匆的纠集自己的五五联队﹐五六师团一四六联队大一部﹐炮兵第十八联队第一大队﹐淄重工兵等一大队﹐和刚从朝鲜调来的四九师团的一六八联队﹐从南坎西侧二十里处的曼温附近地区星夜出发﹐企图窥视我军兵力分离进出山地的时机﹐一举击破新三十师的主力于南于山地附近﹐然后沿公路及其两侧山地﹐倾竭全力向曼西突进﹐以解救八莫原支队的围困。

新三十师的主力﹐于十一月底﹐分成三个纵队﹐越过曼西﹐一路爬上比贵州松坎附近的钓丝岩还险峻十倍的山坡﹐十二月三日﹐先头各部队分别在康般西北地区及南于附近﹐与敌南坎外围山地部队发生激战﹐五日﹐击退敌对我右侧攻击部队的反扑﹐抢了一步先﹐将五三三八高峰占领﹐把敌人增援部队完全阻止在山脚的下面﹐九日﹐山崎大佐指挥的部队﹐集中一五○重炮两门﹐山炮八门﹐平射炮十六门﹐对我军全线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又利用山间已干枯的溪流旧道隐蔽﹐分四路向我军正面缝隙渗进﹐敌我曾一度陷于混战﹐但窜入的敌军不久即被全部消灭。这时孙立人将军看出来敌兵力的雄厚和企图的积极﹐速将在曼西警戒的八九团﹐星夜调赴前线﹐又由八莫方面抽调新三十八师的一个加强团﹐由陈鸣人上校率领为军左侧独立支队﹐对南坎方面敌军的右侧﹐作秘密深远迂回行动﹐向敌右后方实行截击﹐敌军似乎已察觉我军正面兵力雄厚﹐同时他们明白要制胜必须制高﹐乃在十六日将主力转移到右翼﹐向我五三三八高地猛烈仰攻﹐一日之间﹐发射出三千多发炮弹﹐九十团第三营阵地完全被毁﹐营长王礼宏壮烈牺牲﹔一阵炮击之后﹐步兵即以密集队形作自杀式的连续冲锋﹐我们雄居在山上面的轻重机关枪﹑冲锋枪﹑步枪一齐叫嚣起来﹐第一队的敌人倒下去﹐第二队跟着上来﹐接着第三队﹐第四队 ﹐。。。。他们好像发了疯﹐甚至后一队的人﹐竟拿前一队刚刚倒下去的“战友”﹐作为一刹那间冲锋前进的掩护﹐这样不分昼夜一连冲了十五次 ﹐都被山上的火舌吞噬了﹔最后﹐他们是力也完了﹐气也竭了﹐也伤亡的差不多了﹐才纷纷向密林中逃窜﹐遗尸在我军阵地前面的有一千二百六十三具之多﹐内有中少佐以下军官四十一人﹐丢下轻重机关枪七十六挺﹐大炮六门﹐步枪六百五十多支﹐掷弹筒四十六个﹐卡车四十六辆。

在敌军猛攻五三三八高地时﹐八八团健儿正从左翼蚌家唐高地向马支攻击前进﹐截断正面敌军突袭部队的交通线 ﹐从公路东西夹击﹐于十九日将卡的克及卡龙完全攻下﹐敌军人和阵地同时毁灭。

这一场遭遇战﹐击溃了敌军主力和旺盛的企图﹐南坎的命运便被决定了﹐我军站在高屋建瓴的地势﹐指挥官们拿起望远镜﹐任意在卡的克或者是五三三八高地查看南坎敌军的动静﹐洞彻无遗﹐而往南坎去﹐便是一步一步的下坡路了。

新年在枪炮声中﹐悄悄的溜了过去﹐大家的眼睛都在望着南坎﹐谁也没有理会到过年的事。年底﹐左侧独立支队的一一二团﹐从南苑河北岸的崇山峻岭中﹐冲破敌阵的空隙﹐强渡到中国境内﹐占领垒允和中央飞机制造厂旧址﹐他们在祖国的怀抱中﹐大吃豆腐﹐这是几年来没有吃到的故国风味﹐弟兄们都打了一次牙祭﹐算是庆祝新年。

一一二团取得垒允后﹐再继续前进﹐占领南坎北部一带高地﹐并向东攻击﹐和滇西国军遥相呼应﹔新三十师正面攻击的部队也控制了南坎西面的大部山头﹐将要完成的合围形势﹐只剩下西南角上一个缺口。

一月五日﹐新三十八师的一一四团紧跟着八十九团的后面﹐由南坎西面的古当山脉中钻出来﹐占领了西南角上一带高地﹐缺口渐渐缩小﹔七日﹐这两只迂回部队行进到瑞丽江边﹐不想竟碰到瓢泼大雨﹐这是在缅北干季中极少有的现象﹐原来不过一百来尺宽的江面﹐一夜之间就加宽到四百多尺。南坎四围﹐因为地势高峻的缘故﹐早晚气候本来已经很凉﹐雨中 更加倍觉得寒冷﹐晚间把三床毛毯折叠起来盖﹐还冷的缩成一团﹐而瑞丽江也没有象它的名字那样瑞丽﹐却是一条令人心悸的河川﹐它的两旁都是悬崖绝壁﹐许多很大的乱石参差的长在水里﹐形成很多险恶的水滩﹐水深平均在一丈五尺以上。迂回部队没有因为雨﹐冷﹐和江水的险恶﹐迟缓他们的行动﹐连夜冒着大雨渡过瑞丽江﹔过江之后﹐困难越发的增加﹐东岸山峰更陡﹐泥泞路滑﹐马匹跌死很多﹐和雨季中在孟拱河谷所遭遇的困苦情景差不多﹗为了任务﹐大家都忘记了艰辛﹐八九团从西南朝东北紧紧的把南坎西南面的缺口堵住﹐一一四团便向南伸展﹐截断南坎以南的公路﹐断绝敌人的后援和补给。

南坎谷地内﹐大家都预料到不会有大的战事﹐问题只是在四围的山上。到了四围的制高点都被我军夺取之后﹐向南坎腹地挺进的我军﹐更显得活跃了。十一日﹐新三十师正面攻击的部队已将茅塘敌军阵地突破﹐九十团的主力顺着瑞丽江北岸秘密南下﹐趁著大雾迷蒙偷渡过江﹐和八十九团作内线平行运动﹔十四日﹐这两个团都到达南坎西南一带六千公尺以上的森林地区﹐两下会商停当﹐一个从背后一个从侧面直扑南坎﹐十五日早晨﹐南坎河谷又撒满了一场浓雾﹐担任侧面攻击的九十团﹐便接着大雾的掩护﹐从田垄中以广阔的正面向南坎突袭﹐十一点半﹐雾刚刚散﹐南坎便被我军占领。随着四围山中激烈炮声的低落﹐二三日后﹐残敌也被扫荡净尽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 第十一节﹕ 破天险踏入孟拱河
  • 胡康河谷既是一个盆地﹐所以他的天险全在河川﹐尤其是大龙﹐大奈两河﹐中印公路和胡康区仅有的公路﹐都必须通过这两道大河。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是胡康河谷公路上的四大村镇﹐也是整个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
  • 胡康河谷﹐是大洛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的总称﹐又叫胡康盆地。大洛盆地的面积有一百二十个平方英里﹐新平洋盆地的面积有九百六十个平方英里﹐都是一片原始森林﹐中间纵横着大龙﹑大奈﹑大苑﹑大比四大河流﹐和许多小支流﹐一到雨季﹐山洪暴涨﹐成为一片汪洋﹐简直是快绝地﹐汉季河水很浅﹐可以徒涉而过。大 龙河以北﹐有人行小路﹐太柏家以南﹐道路宽阔﹐可以通行汽车﹐只是密林中又夹生着茂草﹐交通阻塞﹐从用兵方面来说﹐无论是搜索﹑观测﹑通信﹑联络﹑救护﹑方向判别和诸兵种协同﹐在这都很困难。在飞机上俯瞰﹐只见一片林海﹐极目凝视﹐也只是能约略辨出几条河流来﹐其他的就无法侦察﹐更无法去轰炸了。敌人便利用这些河川之险﹐和密林茂草的隐蔽﹐建筑起许多地下的防御工事﹐和树上的作战碉堡。


  • 从一九四二年七月至一九四三年一月﹐驻印军在蓝迦埋头苦练了整整的六个月。他们
    训练的科目﹐有爬山﹐上树﹐武装渡河﹐战斗射击。。。等等﹐更特别注重森林战
    术的运用。官长们尽心的教导﹐士兵们用心的学习﹐他们丝毫没有虚度了这宝贵的
    时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