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二十)

章冬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任耀善同学:你好

选学大学语文,完全是你额外的学习任务,你能够善始善终的,一丝不苟的坚持到底,很了不起。

同学们的这次考试,成绩都非常的出色。当然你也不例外。给你写信,不是指出你在学习中课业水平上存在什么问题,只是想和你在你的专业知识方面进行交流。

毕竟我是中医外行,所以,看法不见得正确,还望不吝赐教。

我这样看的,经络学说的正确性是勿庸置疑的。千百年来一直指导著中华民族的医学,为中华民族祖孙世代的健康,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今天你们从事中医的科研工作者,要进一步把中医学的经络学说推向新的高水平,是非常可喜的。

但是,直言不讳的说,探讨经络学,从现代医学的解剖上打算有所突破,恐怕是不可能的。最终势必是走了一场弯路。

因为经络学说的确立,与人体解剖没有关系。可以说解剖学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确实日臻完善。但是经络学说在上古时代就已经非常的经典了。

所以,探讨经络学说,还是要依照古人确立经络学的方法而行,才是最捷径的上策。

古人确立经络学说,是在气功修炼的状态下,开了天目,返观内视看到了自己的脉络运行,看到了自己身体这个小宇宙气血运行的规律,这样的状态下,确立了经络学说。脉络的运行与神经、血管、淋巴管的分布都没有关系,比方内脏的间隙没有血管,更没有淋巴管,可是却有脉络。

所以,你们的科研如果着眼于在解剖学上,找到经络的分布,恐怕是不可能的。

但是,用现代科学可不可以探讨经络呢?这个似乎不能否定,这样想想,气血运行肯定也是一种物质的流动,怎么能够探测气这样的物质,那么探测经络也就迎刃而解了。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用现代的科学仪器来探测气功修炼的气与功这样的物质的存在,回头再设计如何探测经络的存在与走向呢?

我看到过一本叫《医林改错》的书,虽然是清道光年间写的,但是,作者完全是站在解剖学的观点来论及传统中医的对五脏六腑、经络学说的论述,这样对传统中医实际是歪曲了。我想,搞中医研究的你们,也是在眼见为实的现代医学观念的影响下,难免对传统中医产生许多的不解和误会,这样是很难真正继承和发扬祖国医学的。所以,抛弃现代医学的观念,真正的站在传统中医的角度,来从事此项研究,才是找准了路吧。

顺便补充一句,传统中医与修炼文化是密不可分的。而修炼的事情,是与另外空间学说紧密联系的。

在此不再赘言,一点看法,仅供参考。

顺祝安康!

王自清

2005-01-09

睡眼惺忪的耀善,醒来看到桌上放着一封信,知道是慧丽来了。开始他以为是慧丽给自己的信,于是迫不及待的拆开,原来是王老师写给自己的。

看完后,他不但睡意全无,而且,陡然产生一些失落的感觉。于是,他又看起随信而来的自己那篇作文。

“难道我们的科研基点真的错了?不可能啊,导师是中医领域屈指可数的权威。可是,王老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呀。”特别是王老师写的那句:内脏的间隙部分没有血管,可是却有脉。这句话强烈的震撼了他。

他矛盾的心理,蹙著眉头。真希望立即见到王老师,和他交流看法。

过了好半天,他才猛然醒来一般,于是给慧丽打电话。

没一会儿,慧丽来了。

“我九点多进来的,看你的屋里乱七八糟的,你穿着衣服在睡,知道你昨晚贪黑了。于是,就到学子超市转了一圈。”

慧丽不紧不慢的说。

耀善不露声色的两眼发直、发呆,慧丽看到他不言语的样子,和桌上那封拆开的信件,追问到:“你怎么了?王老师批评你了?”

说着她顺手去拿信。

“不是,不是,没什么。”耀善一边搪开她的手,一边把信放到了抽屉里,意思是不想给她看。

“咋地呀,又不是情书,有啥保密的。”

她收回手,略带嗔怪的口吻。

“没什么,专业方面的,你看不懂。”

其实,耀善是有保护小小的自尊的心态。毕竟是导师和自己的专业课题受到了理论冲击,仿彿短处被揭开的感觉,同时夹带着一些前功尽弃、灰心丧气、甚至是不服气的复杂心情。

沉默了一会儿,耀善心不在焉的问,“你打算啥时候动身呐?”

他眼睛在看着墙上的字帖,头也不回。

“嗯──,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去买票。”

她一看终于说正题了,所以,口气中流露出一些喜悦的神色,和急不可待的心情。

他还是头也不回,没有作声。

她有些着急和激动了。“你看啥呐?和你说话呐。”

他还是没有听见一样。

于是,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墙上的字帖写着: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舌诊;舌的部位于相关的脏腑有联系,所以一般把舌划分为四大部位 ,分舌根、舌中、舌尖、舌边,分别诊查肾、脾胃、心脏、肝胆。”

“外感致病因素:一,六淫:风、寒、暑、湿、燥、火。”

“自然界六种不同气候变化,如果六气变化不足或太盛,或人体抗病力低下时,六气成为致病因素,使人发病,此时称为六淫。”

“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

“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

看着看着,她的小小怒气也不知不觉的没了。

好半天,他才回头说,“咱们现在就去买票吧”。

牙疼的事,他懒得和她说起,反正现在也不疼了。

他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