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18)

孙克刚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日讯】

第二十节﹕ 芒友会师

南坎克服后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前线上空出现了几架战斗机﹐接着有三架“空中吉普”着陆﹐载来了索尔登﹐魏德迈﹐戴渭斯三位将军﹕索尔登将军戴着一顶大舌头的中国军帽﹐营长以上的官佐﹐大概都认识他﹔魏德迈将军老是住在重庆﹐这还是第一次到缅北前线来﹐驻印军官兵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都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戴渭斯将军是美陆第十航空队司令﹐他的部队一向是在天空中协助我们作战﹐性情豪爽的有些象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口里老是欢喜嚷着孩子们长孩子们短的。他们匆匆的在军部吃了午饭﹐就和孙立人将军一道向遮放而去﹐大家都意识到“中印公路快通“了。

十八日﹐何总长派了代表来慰问驻印军。十九日﹐孙将军从芒市回来﹐表示马上可以和滇西国军会师。从十七日起﹐新三十八师将南坎河套之敌肃清后﹐即节节向南压迫﹐至十九日﹐已将色兰﹐般鹤﹐般叉来﹐南叟拉﹐卡孔﹐墨哥﹐色纳等二十几个据点攻克﹐推进六十余里﹐二十一日﹐前锋逼近旧滇缅路进出的咽喉—芒友﹐并将芒友西北外围据点开阳﹐曼伟因和苗斯攻克﹐与滇西国军前哨会师。敌五五联队伤亡过半﹐退据六千公尺以上的老龙山区核心阵地﹐和由滇西退至芒友的五六师团残部互通声气﹐企图夹击我军﹐不料我军又以迅急手段﹐由东北山地缝隙突出将形成芒友西南外围屏障的南拉﹐腰班﹐约拉等一带高地攻占﹐残敌为挽救其所处的不利形势﹐迅即纠集主力﹐一路由芒友突出﹐一路由芒友西北南下﹐一路由曼康北上﹐三路反扑﹐来势汹汹﹐我军站在不败的有利地势﹐一一将其击溃﹐并乘胜占领丹山﹐直逼公路﹐控制着芒友和滇缅公路上敌军一切可能的行动。

二十一日下午﹐孙立人将军带领着李鸿师长﹐葛南杉副师长﹐张柄言副参谋长﹐到了离苗斯约莫还有六七里路的一个小村中﹐那里便是王团的指挥所。不久﹐史说参谋长﹐唐守治师长和龙国钧参谋长跟着赶来﹐他们刚刚到村口﹐附近忽然格格的响起机关枪来﹐史龙两参谋长才一下车﹐坐在他们背后的卫士大叫一声从车上率了下来﹐其余的人赶快的卧下﹐没有受伤﹐发枪的地点﹐离停车处还不到一千步﹐王团长立刻派出部队包抄过去。枪声停止了﹐大家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在回头看看倒在地下的那个卫士﹐不知已在什么时候死去了﹐大公报记者德润君顽皮的向孙将军说﹕”这回可算是新一军遇险了﹗”大家都跟着一阵大笑﹐似乎忘记了刚才惊险的一幕。

二十二日﹐南坎河谷的沃野﹐沿在初春和熙的阳光中﹐山里还有零星的炮声﹐驻印军和滇西远征军相约在苗斯举行一个会师典礼﹐这算是芒友大会师前的一个预行演习。

一面收获﹐一面耕耘﹐于苗斯会师同时﹐新一军发动三路进击芒友的猛烈攻势﹐一路由丹山切断芒友敌后公路﹐一路由正面公路南下﹐一路由西侧山地侧击﹐三面总攻﹐一鼓而入﹐芒友就在二十七日被我军全部占领。

二十八日一大早﹐有人传着说广扬剧团今天要在芒友演戏﹐有关方面昨晚已经连夜将台子搭起﹐有人又颇不以为然﹐因为这是战地﹐左近就有激烈的战斗场面﹐不要说剧团不敢来演﹐就是演出来﹐也没有人敢安闲的去看﹐这两派争论﹐很快的就被事实解开来。

约莫九点钟的光景﹐穿着卡机布的新一军和穿灰棉衣的滇西远征军﹐分从不同的方向﹐向那个塔好台子的广场集中﹐穿灰布军服的还在向去祖国的那条路竖起一个白布衡 额﹐大书“欢迎驻印新一军凯旋回国”﹐大家这才明白今天是滇缅会师的日子。

会场是由新三十八师设计布置的﹐正中塔起一座礼台﹐台是用有颜色的丝质降落伞张盖 起来的﹐台前是一个红色的“V”字﹐台的正对面是两根高竖的旗杆﹐右边距台不远有一个小山﹐滇西国军为了攻占这个山头﹐曾有过一番壮烈的场面。黄色的行列是新一军三十八师的一团﹐他们站在台的左前方﹐灰色的行列是十一集团军的一团﹐他们站在台的右前方﹐从服装的颜色上看出两个战区气候的不同﹐然而今天是站在同时同地同样气候的广场中了。

十一点钟了﹐偶尔有几片白云从广场的上空飞过﹐人们的紧张心情﹐骤然感觉到一阵凉爽﹐公路上扬起很大的尘土﹐一串吉普车群﹐渐渐驶近﹐最先下车的是卫立煌﹐索尔登﹐孙立人三位将军﹐接着是许多高级将领﹐陆军大学将校班三十几位“学生将军”﹐也赶来观礼。会场总指挥官李鸿将军下了立正口令之后﹐全场肃静得鸦鹊无声﹐摄影的跑来跑去寻找镜头﹐新闻记者瞪着大眼在构思他那最动人的字句。

首先举行昇旗典礼﹐军乐队奏起中美两国的国歌﹐省条旗岁伴着青天白日满地红鲜明的国旗随风招展﹐人们的脖子跟着国旗上升尽量的往上翘﹐蔚蓝色的天空﹐飘荡着片片白云﹐阳光显得特别明丽﹐礼炮声声在山谷 中嘹亮的回转着。

卫立煌将军致词说﹕“今天的会师﹐是会师东京的先声﹐我们要打到东京﹐在那里会师﹐开庆祝会﹐”“滇缅战场中美的合作是值得我们永远记忆的﹐同盟国不但在战时要合作﹐在战后更要合作来共建世界的和平。”索尔登将军高兴的把嗓子提的特别的高﹕“今天是大家顶快乐的一天﹐也是中美合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一天﹐我想蒋主席和罗斯福总统今天一定也是特别高兴。”他赞扬中国军队的英勇﹐对孙立人将军更是满口称道﹐他也预祝﹕“到东京会师去﹐让这两面国旗飘扬在东京的上空。”

散会前有一段呼口号的节目﹐台下轰起巨大的响声﹕
“打到东京去﹗”
“芒友会师是会师东京的先声﹗”
“。。。。。。”

两边又各朝不同的方向走去﹐灰色的行列回国了﹐黄色的行列却没有如那幅白布横额上所写的“凯旋回国”﹐为了确保中印公路的安全﹐新一军的健儿们又朝着腊戍的方向喊杀而去。

兴奋中﹐不知是那位忽然提醒了大家﹕“今天是”一二八“啊﹗”“一二八”已经是十三周年了﹐人们又立刻回忆“一二八”事变时的情景﹐似乎是历历在目﹐许多表情不同的面孔﹐令人分辨不出谁是在怒﹐谁是在喜﹐谁是在恨﹐猛然间一辆载军用物资的大卡车急驶过去﹐驾驶室门窗边竖起“黑美”的大拇指﹐风送尘土吹下了“顶好”的声音﹐大家不约而同的都吐出一口气—–现在该是算旧账的时候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 第十一节﹕ 破天险踏入孟拱河
  • 胡康河谷既是一个盆地﹐所以他的天险全在河川﹐尤其是大龙﹐大奈两河﹐中印公路和胡康区仅有的公路﹐都必须通过这两道大河。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是胡康河谷公路上的四大村镇﹐也是整个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
  • 胡康河谷﹐是大洛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的总称﹐又叫胡康盆地。大洛盆地的面积有一百二十个平方英里﹐新平洋盆地的面积有九百六十个平方英里﹐都是一片原始森林﹐中间纵横着大龙﹑大奈﹑大苑﹑大比四大河流﹐和许多小支流﹐一到雨季﹐山洪暴涨﹐成为一片汪洋﹐简直是快绝地﹐汉季河水很浅﹐可以徒涉而过。大 龙河以北﹐有人行小路﹐太柏家以南﹐道路宽阔﹐可以通行汽车﹐只是密林中又夹生着茂草﹐交通阻塞﹐从用兵方面来说﹐无论是搜索﹑观测﹑通信﹑联络﹑救护﹑方向判别和诸兵种协同﹐在这都很困难。在飞机上俯瞰﹐只见一片林海﹐极目凝视﹐也只是能约略辨出几条河流来﹐其他的就无法侦察﹐更无法去轰炸了。敌人便利用这些河川之险﹐和密林茂草的隐蔽﹐建筑起许多地下的防御工事﹐和树上的作战碉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