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学语文(十七)

章冬
【字号】    
   标签: tags: , ,

(十七)

期末考试已接近尾声,学生们有些慌然了。订票的,收拾东西的,同乡之间来来往往,结伴返乡的,平时按部就班的生活,一下子有些乱了。

吃罢午饭,其他同学都出去不知忙什么了,慧丽和同寝的丹萍正在宿舍议论著寒假准备怎么过。突然,电话响了,提起话筒的丹萍寒暄了两声,然后把话筒递过来。

“你的电话。”

“喂,你好。啊,王老师,你好。”

那边在说着什么,这边慧丽在:啊……,啊的答应着。

“那好,我现在有时间,我过去拿吧。”

于是放下话筒,她一脸征求的神色说。

“是我们写作与欣赏的王老师。让我过去拿封信。你有时间吗?和我一起去一趟吧。你不是说也想见见王老师吗?”

“你稍等。”丹萍急忙转身抄起木梳整理头发,拿起镜子忙活起来。慧丽也对着镜子照了照,把刘海理了一理。

她们一起,踩着高跟鞋清脆的节奏,互相挽着手,来到了教学楼,径直奔上大学语文课的那个教室走来。

屋里,几个学生围成一圈,正在和王老师一起谈论著,王老师也坐在了课桌前。旁边放着一摞书啊、本啊,还有考试卷子等等。

慧丽她们敲门进来。

他们还是继续著刚才的话题,她们两个悄悄的坐在了旁边听着。

“咱们刚才说到这个语言,其实就是这样,有些方言是非常具有内涵的。你比方说,老百姓形容那个鸭子,那个半大的鸭子,就说‘这鸭子都长到鞋底子那么大了,叫狗叼去了,可惜了了’。这话听着很普通,甚至用现代人的观念看,不乏土气。那么如果我们换个说法,这样说,‘那个鸭子都有二十四五公分长了,快接近成年了,可是被狗吃了,多可惜呀。’这话顺耳吗?很别扭嘛,不但别扭,而且啰嗦。为什么哪,如果只用鸭子长到了二十四五公分这句话,就不能交待完全,因为普遍来讲大家不知道成年鸭子到底有多大、多少公分长,所以要加上‘快成年了’这一句来补充。而‘鞋底子那么大的鸭子’,人们一下就能判断这个鸭子是半大子,因为人们脑海中都有印象,成年鸭子是多大。可见,这句话非常的形象,而且简洁。同时,鸭子身体的形状又像鞋子,这话多具有神韵哪。土气吗?一点不土气。同时,一个‘叼’字,用的非常具有动感、鲜活,栩栩如生。在这里‘吃’字就显得很呆板了。”

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聚精会神,说到这里,王老师停了下来,环视一下同学们,大家彼此看看,会意的微笑了。

“另外,先前我们说了,中国文化是神传文化,是半神文化,咱们从语言中也可以找到许多印证。比方人们形容手艺人,那个学得差不多的手艺人,人们往往说‘都有半神之体了’。是吧,这样的话在过去经常能够听到吧?”

王老师转过头来,看看旁边坐着一位年纪比较大些的同学,其实他是物理系的老师,约莫有三十七八岁模样。也来跟着学大学语文来了。那个老师急忙点头。

王老师接着道:“那个半神之体是什么意思呀?就是修炼人大概修到一半了,有一半左右的身体已经转化成神体了,已经快要乘着黄鹤飞走了。”

王老师看着慧丽笑着说。慧丽哪,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不好意思的缩缩头捂著嘴笑了起来。是的,她当初没少就神仙乘黄鹤飞走的问题,请教王老师。

这个王老师讲课还是蛮风趣的,所以大家都爱听。

王老师几乎没有停顿的接着说:“还有,过去大家也经常说,‘你明白什么?你能说出个子午卯酉吗’。什么是子午卯酉啊?这是道家修炼的名词,就是子午周天和卯酉周天。这些都是十分珍贵的、神秘的,一般修炼层次低一些的人是谈不出来的。老百姓把这些拿到日常生活中来用了。不但语言简洁,而且内涵极深、也非常形象。所以说,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真的博大精深,处处都能体现出他富含神韵。还有,‘狐朋狗友’这个成语,就比‘不三不四的朋友’简洁而形象。”

这个慧丽,听得眼睛都直了。

王老师话锋一转,“下面咱们先来谈谈我们的这次考试吧,看看有剩余时间我们再谈别的。”

“咱们这次考试,总体来说是不错的。特别是作文,大家基本上都发挥的比较出色。第一题嘛,翻译都没什么说的了,基本都正确。就是第二问,答对的人不多。‘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这是反用了一个典故,回头大家翻翻《楚辞》就明白了。”

“关于作文嘛,大家是千奇百怪,八仙过海了。写什么的都有,有涉及专业的,有散文,有议论文等等,不一而足。这里我认为比较好的是──,啊,正好李慧丽来了。”

王老师一边说一边翻著卷子,在找着甚么,说着从一堆卷子中抽出一份。

“来,你来把你的这篇作文读一读,给大家听听。”

说着,王老师把卷子递给慧丽,慧丽不好意思的笑着接过来,踌躇了一下。

一旁的丹萍鼓励到,“读吧.”

于是,略显忸怩的她,马上振奋的样子。甜润的女中音,在静静的教室中回荡。

……

给我一方净土

我想得到一方净土。

清清的小溪,葱葱的松林,肥美的水草。绿绿的缓坡百鸟啼,灿烂的阳光和煦的风,自由的时光属于我自己。

但是,我不能。

彷佛一个水泡,在河中诞生,只能顺流而下,随势而走,别无选择直到破灭。我,你,他,都是一样,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就掩埋在这喧闹的现代文明里。

于机械轰鸣中长大,在光怪陆离中看世界,在狂歌劲舞中企盼安静,在无边的题海中拚搏将来,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逻辑中,与人为伴,在紧张忙碌、永远的竞争中,度过终生,……。

不,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想逃离,逃离这一切,我想拥有属于我的那份自由,造物主赐给每人的──那一份自由。

自由的空气没有污染,自由的时光没人打搅,自由的宁静没有喧嚣,自由的流水清冽甘甜,自由的阳光明媚永远。可是,我的这一切都被无情的剥夺,那是造物主公平的赐给每人的一份啊!可是,它已经不再属于你,也不再属于我。

是谁这样残酷,无情的对我剥夺?

终于,我看到了,看到了,是它。若隐若现的它,阴笑的看着我。狡猾的腔调,硬充慈爱、强装长者,恬不知耻的辩解:孩子们,我给你们带来了现代文明,应该感谢我。

不,我不要,我要造物主赐给每人的那一份,我要属于我自己的一切自由!”

慧丽读得非常投入,大家听得非常入神。刚开始一位不以为然神情的同学,脸上也挂着敬重和严肃了。

文章接近结尾,慧丽朗读的声调略微抬高。

“人啊,大家醒醒吧,你来告诉我,我去告诉他。让我们都能清醒的认识身边的这一切,我们都不再去感激它、崇拜它,这个污染了我们生存的环境、剥夺了我们生活的宁静、离间了我们淳朴的感情、削掉了我们的乐天知命,拖得大家疲惫不堪、身心憔悴的现代文明。

让我们共同乞求造物主,再给大家创造一个崭新的生存环境。我们去重新寻找,属于我们人类自己的文明。”

最后的几句,慧丽读得比较激昂,十分感人,在场人的情绪真的被带动起来。结束时,大家报以稀稀拉拉的掌声,因为人太少的原故。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