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发言人谈新唐人与解约风波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近日,总部设在北美的中文电视台新唐人(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简称NTDTV)与欧洲通讯卫星公司Eutelsat 续约受阻事件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23日采访了新唐人电视台发言人Carrie Hong(洪女士)。

洪女士指出,由于与新唐人签订合约的欧洲通讯卫星公司受到来自中共方面的压力,新唐人电视向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卫星播放有可能将在近期被迫中断。欧洲通讯卫星公司此举是因为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压力而作出的。

洪女士介绍说,此事已引起政府、媒体、民众等各界的广泛关注,目前已有58位欧盟议员连署呼吁欧洲通讯卫星公司尊重自由媒体和自由信息流通,致信欧洲通讯卫星公司总裁,要求其“信守我们共同的责任,维护欧洲的价值和协议,使‘卫星窗口’开得更大。”

洪女士表示,新唐人希望继续和该公司沟通,希望他们秉承公平和支持言论自由的原则,改变此决定,继续合约。新唐人电视呼吁欧洲通讯卫星公司履行无歧视及平等机会的条款,不屈服于中共方面的压力和经济利诱,保障新唐人的节目公平播出和自由媒体的权益,共同维护媒体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普世价值。

洪女士表示,新唐人会继续寻求不同的途径包括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她认为这件事关系到谁来控制欧洲卫星上的节目内容,是由中国政府来控制,还是用欧洲和国际的标准来衡量,这些也就是有没有言论自由、自由媒体的问题。所以这件事远远大于要在法庭上解决这件事的意义。

(一) 签约卫星公司 历史性的合作

记者:洪女士,您好,非常高兴您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有关新唐人与欧洲通讯卫星公司Eutelsat 续约受阻事件,不知您是否可以大致介绍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前后原委,以及现在的进展情况呢?

洪女士:好的,谢谢你们的采访。这件事是这样的,新唐人自建台后不久,就寻求向全球播出的机会,特别是向亚洲地区播出的机会。

曾经有过一些卫星公司,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跟我们有合作,但后来因为抵挡不了中共的压力以及中共给他们的经济诱惑,而中断了和新唐人的合作,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事情。新唐人于2002年建台,2003年就开始第一次向亚洲地区播出,但是很可惜,很快那家卫星公司就因为中共方面的压力而停止了向中国地区的服务。

接下去,我们就一直在寻求一个公司和我们合作,希望能够把新唐人的节目传递到亚洲地区。去年就找到了在法国的这家欧洲卫星通讯公司Eutelsat,我们当初之所以和它合作,是基于这家公司的宪章(BYLAWS)和它成立时的协约(CONVENTION),里面有几条原则:Universal Access (公平机会); Non-discrimination (没有歧视); Free flow of ideas and thoughts (信息的自由流通),就是它们对信息自由流通的提倡(PROMOTION)。

我们觉得他们这几点非常好,这几点也是Eutelsat本身引以自荣的,而且确实它们一直在这方面都做得不错,基于这些,我们就决定跟这家公司合作。

跟Eutelsat的高层见面的过程中,他们再一次肯定了希望跟我们合作的意愿,同时表达了在任何情况下,比如受到压力或者经济制裁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做出一个违背他们公司宪章和他们公司理念的决定。

签了合约之后,Eutelsat在这方面做出的成绩,特别是新唐人对亚洲地区正式播出以后,他们得到了欧洲各界的祝贺,特别是从欧盟的议员,还有非政府组织的,还有媒体、各界人士的祝贺和赞誉。


(新唐人电视台部分主持人合影 图片﹕新唐人提供)
(新唐人电视台部分主持人合影 图片﹕新唐人提供)

(二) 打开天窗 突破中共封锁

记者:这里我能否插一句,当初你们签约的时候,有没有提到以前你们曾经与别的卫星公司签约,但那家公司由于受中共方面的压力而终止合约?

洪女士:我们向他们提到,任何和新唐人合作的公司,都会面临中共方面的压力和威胁。他们的最高层向我们担保,无论来自中国政权或其他政权的政治压力有多大,无论在多么强大的利益驱使下,他们都不会取消新唐人电视台对亚洲的播出。Eutelsat 的总裁布雷塔先生(Giuliano Berretta)去年四月对新唐人董事会亲自作出保证,绝对不会把我们的频道从他公司的卫星上拿下去,我们着实为他的话感动。

这里,给你讲一个小插曲:

去年我们新唐人董事会的董事、管理高层跟这家公司面谈的时候,非常愉快,见面交谈的时间非常长。一般来讲,这家公司拥有卫星,他们一般都是通过代理中介公司和频道签约,但是这次他们的总裁布雷塔先生破例直接接见了我们,跟我们差不多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会谈。

在谈话的过程中,他也肯定了和我们合作的意义。而且我们当时非常直接地问他:如果中共来找你,给你一个很好的合约,你会怎样?他说:我不会被这些所动,除非是法国政府、法国的法庭下命令要我把你们电视台从我们的卫星上拿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为了你们去坐监狱。这个就是他原来讲的。

跟他会面后,我们觉得非常有信心。认为这家公司会履行它一直引以为荣的这些原则和长期倡导的信息自由流通的理念。

记者:那是去年几月份的事情呢?

洪女士:去年3月底、4月初的时候,也就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

记者:那么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了。您觉得那次合作的意义在哪里呢﹖

洪女士:是的。中共一直不希望看到在它的严密封锁下,有一个天窗打开,让中国民众看到、听到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新唐人很不容易打开了这扇天窗,通过卫星直接把没有过滤的信息传递给中国人民,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西方的媒体也曾经试过想这样做,但没有人成功过,RFA, VOA, BBC, CNN, 在大陆都是被锁住的,现在CNN在国内也只有在外交官的住宅或者高级宾馆里才能看到,但是在重大事件的时候,CNN的银幕也是黑掉的,比如在“六四”纪念的时候,香港的报导在北京的高级宾馆就看不见了。

去年,中国大陆的民众通过新唐人第一次看到“六四”的真相,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其它的电视台没有做到过的,所以新唐人在这方面是一个创举、先锋。

(三) 中共施压 卫星公司解约

记者:听您描述新唐人和Eutelsat总裁交谈的过程,感觉Eutelsat总裁应该做好了有可能会被中共施压的心里准备,而且似乎对合作充满信心。

洪女士:是的。他当时的意思就是说,除非是法国政府、法国的法庭下命令,否则他不会终止合约。

但是很快事情就有了转变。去年5月份,在我们的卫星信号向亚洲,特别是大陆,播出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中国政府的卫星公司—中国卫星通讯集团公司(China Satellite Communications Cooperation)要求Eutelsat把新唐人从它们的卫星上拿下来,中共方面施加的压力非常非常大,威胁非常非常大。到最后,Eutelsat还是屈从了中国政府的压力和要求,想要把新唐人从它们的卫星上拿下来。

但这个决定遭到了在欧洲和北美洲的非政府组织,支持民主的政治家和媒体的反对,才使布雷塔先生总裁重新考虑Eutelsat的全球利益,Eutelsat因而撤回要取消我们对亚洲播出的决定。

但是从那以后,它也就不再遵守它的原则了,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几点原则。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洪女士:因为它把W5号卫星上亚洲信号的控制权给了中共。按他们自己在法庭上所宣称,Eutelsat 明确承认中共对所有覆盖中国的信号内容的控制权。所以那些原则也就成为一纸空文了。

这样从去年到今年,这颗卫星上就很难有新的频道上去。而且,他们一直想要把我们拿掉。

去年12月份,Eutelsat通过它们的中间人LSE(London Satellite Exchange)通知我们不再和我们续约。

可是,就在去年12月份,同一个月份,前后没有差多少天,同一家中国政府的卫星公司, 也就是要求把新唐人拿掉的这家中国政府的卫星公司和欧洲卫星通讯公司签定了一个它们所谓的历史性的合作合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记者:您为什么说中国政府在背后?中共对新唐人曾经有过骚扰吗?

洪女士:从新唐人一开始建台后,中共对新唐人的一直干扰有据可寻。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去年5月份,中共要求Eutelsat把我们拿掉,看得出来,中共的压力和威胁一直在那里。中共去年不单是走访了Eutelsat公司,它们还走访了法国的有关国家部门。而且,中共的那家卫星公司去年12月份签了所谓的历史性的合作合约。可以看得出来,中共一直在那儿。

从各方面来讲,中国政府肯定是在这件事情的后面的。这些骚扰,我们手上都有一些令人信服的证据。


(四) 新唐人寻求沟通 续约受阻

记者:你们收到不再续约的通知后,有没有试图同Eutelsat沟通呢?

洪女士:是的。我们新唐人这方面,用各种渠道希望和他们沟通,继续和他们合作下去,也希望他们能够坚持他们的原则。

但是我们至今没有得到他们任何的正面答复。今年2月份,我们就通过我们的律师提出了我们要继续播出的要求,可他们还是没有任何正式的答复,不跟我们沟通、对话。唯一的就是去年12月份他们通过他们的中间人LSE(London Satellite Exchange)单方面通知我们不再续约的传真。

所以,在今年3月初,我们就把案件递到了巴黎的法庭上,要求我们继续播出,继续我们的合约。

也是因为这件事非常紧急,向法庭递出请求,离他原来告诉我们的合约中断期只有3个星期(3月20日)。后来在法庭听证那天Eutelsat把终止日改成为4月15日。

记者:你们的上诉有没有结果呢?

洪女士:3月16日,巴黎的法庭做了听证会,把这个案子呈递给法官,双方的律师都出庭了。这个星期二(3月22日),法官给了一个判决,说他没有办法通过法庭的紧急禁令,满足新唐人继续播出的要求。法官认为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没有办法判断这件事的对错,因为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所以他才没有办法给新唐人满足这个请求。

记者:据说Eutelsat提出,这是他们的商业决定,您怎么看呢?

洪女士:我们不是这样看的。从我们上去不到一个月后,他们就屈从了中共的压力,承认了中共对覆盖中国信号的控制权,这已经就不是商业了。

从他们这个行为上来看,是反商业行为。当把一个控制权交给一个政府以后,怎么还有商业而言呢?哪有公平机会,哪有非歧视呢?

Eutelsat已经完全违犯了他自己的公司宪章所列出的条款,以及欧洲国际电视协约里的一些条款。所以,他本身已经违反了欧洲的和联合国的国际条款。

记者:根据现在的情况,你们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洪女士:下一步,我们会继续寻求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有上诉法庭的决定,请大家密切关注。

新唐人希望继续和Eutelsat沟通,希望他们秉承公平和支持言论自由的原则,改变此决定,继续合约。我们呼吁Eutelsat履行无歧视及平等机会的条款,不屈服于中共方面的压力和经济利诱,保障新唐人的节目公平播出和自由媒体的权益,共同维护媒体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普世价值。

记者:您对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有信心吗?

洪女士:我们希望法律途径能够有帮助,我们也会继续寻求不同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我们各方面的努力,包括法律上的,能够引起欧洲各界的关切,因为这件事关系到谁来控制欧洲卫星上的节目内容,是由中国政府来控制,还是用欧洲和国际的标准来衡量。这些也就是有没有言论自由、自由媒体的问题。所以这件事远远大于我们要在法庭上解决这件事的意义。这是整个事情的关键所在。

记者:如果有人想要支持新唐人,帮助促成续约,应当同谁联络、如何联络呢?

洪女士:可以有如下帮助的方式:

1。给EutelSat 打电话或发信,表达对此事的关注。
2。联系你们当地的议员,表达你对此事的关注。
3。联络报纸、电视、电台等你所知道的媒体。
4。联系支持人权和自由媒体的非政府组织。
5。将此事告诉更多的人。

EutelSat 的联系方式如下:

首席执行官: Giuliano Berretta
电话: 33 – 1 – 53 – 98 – 48 – 62
传真: 33 – 1 – 53 – 98 – 46 – 64

公关主管:Vanessa O’Connor
电子邮件:voconnor@eutelsat.fr
电话:33 – 1 – 53 – 99 – 38 – 88

北美分部主管:
Ronald Samuel
电子邮件:rsamuel@eutelsatinc.com
电话:202 – 756 – 1382
电话:202 – 415 – 3430

商务主管:Olivier Millies-Lacroix
电子邮件:omillies-lacroix@eutelsat.fr
电话:33 – 1 – 53 – 98 – 35 – 71
传真:33 – 1 – 53 – 98 – 38 – 99

(五) 各界支持新唐人 反响强烈

记者:现在各界对这件事的反应如何呢?

洪女士:先不讲其它各大洲的反应,就是在欧洲,已经引起了欧洲各界的密切关注和关切,在欧洲主流社会,引起了很大的波澜。我可以举部分例子:

1。欧盟(European Union),已经有58位欧盟议员和欧洲各国的议员签名支持新唐人,签名信是直接传到Eutelsat总裁的办公室,要求他改变决定,继续新唐人在W5上对亚洲的播出,信中说:我们都在看着你和Eutelsat,看着你们能不能坚守欧洲人最基本的价值观,让这扇“卫星之窗”从此能越开越大,而不是被关上。

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难得的事情,这些议员抛开他们的党派、国家,一起支持这件事情。

2。欧盟的绿党,在新唐人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新闻发布会之前,公布了一封非常强烈的信,谴责Eutelsat的行为。

3。民间组织MEDIA WATCH DOG,也支持新唐人,谴责Eutelsat的行为。
在布鲁塞尔的新闻发布会,是新唐人电视台和记者无疆界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联合办的,他们出了一篇文章专门谴责Eutelsat的行为。记者无疆界组织是总部设在巴黎的新闻媒体权利监察机构。

在记者无疆界每一年的统计表上,中国是前5个对新闻信息封锁最厉害的国家之一(The top five most repressive country for media and information), 而且他们对媒体的压迫是最厉害的。

4。国际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在同一天(3月15日),出了一篇文章,强烈谴责Eutelsat的决定。特别是他们觉得欧洲卫星通讯公司有可能是因为商业上的利益而出卖了新闻自由、媒体信息自由流通,他们觉得很可能北京给了他们2008年奥运会的播放权,所以他们强烈遣责Eutelsat为了经济利益而屈服于一个专门压迫媒体、封锁信息的专制独裁政权。

总部在布鲁塞尔的国际新闻工作者联盟是由100多个国家的新闻工作者工会组成的庇护团体。她宣称代表了50多万新闻媒体职业人士。

5。法国的前文化教育部长本人也写了一封非常强烈的信,直接写给Eutelsat的总裁,跟他讲,他这样做是错误的,希望他能够改变他的决定。也谴责了他这种以经济利益去换取对信息更严厉的封锁的行为。

6。有一位意大利的议员打电话给Eutelsat总裁,这位议员后来形容,Eutelsat总裁办公室非常恐慌,他没想到他自己国家的议员会给他打电话。

还有AFP(法新社)、美联社等媒体,对这件事情也做了追踪报导,他们也参加了我们在布鲁塞尔的新闻发布会。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欧洲版(3月17日)以“不是个小碟子”为题发表社论文章,批评该法国卫星公司停止向亚洲地区播送新唐人电视台讯号的做法,指出一贯标榜自己是捍卫言论自由Eutelsat 卫星公司,此种做法是采用双重标准,其真正原因是向中共施加的压力低头。

社论文章提到,就在三个月前,2004年12月,法国的一家法庭作出裁决,该卫星公司必须停止播放黎巴嫩真主党电视台 Al Manar 的电视讯号;而那次Eutelsat 卫星公司为自己辩护说,基于公司的“公平”和“非歧视性”的政策,他们将继续维持 Al Manar 电视台频道的节目播出。最后,Al Manar 电视台由于宣扬对犹太人的仇恨在法国被吊销了电视执照。

社论进一步分析到:“北京在这件事情背后起的作用人人心知肚明。新唐人电视台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非盈利机构,也是唯一一家不受官方控制、又能在中国大陆播放节目的电视台。他们的新闻、娱乐节目和文化节目都不经过中国 政府的审查”

社论文章在分析其背后深刻原因时指出:中国官方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一直就没有放松过,他们不允许有不同的意见的媒体自由发出声音。因为“中国是一个独裁统治的国家,一旦资讯自由流通,对中共会构成严重的威胁”。

美国政府官员很多也是非常关注,谴责Eutelsat的这个行为。

很多人都反对中共严密封锁新闻自由的做法﹐但只有新唐人站出来把这件事做了。

新唐人电视台和“记者无疆界”在布鲁塞尔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 (大纪元)

记者:您认为为什么这件事影响这么广泛,引起各界人士这么强烈的反响呢?

洪女士:这件事主要涉及自由媒体,自由商业和自由信息流通的问题。不仅如此,Eutelsat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不单只是对他自己这家公司而言,而且对整个卫星界来讲,是非常危险的,Eutelsat对中共低头,难道所有这些卫星公司对所有的压迫别人的政府都要低头呢?

这方面,特别是西方的媒体,如:记者无疆界组织,他们真的认识到了新唐人在这方面做的事情的重要性。不是我们去得罪中共,或者跟它对着干,或者怎么样。很多人真的看到了,这不是新唐人一家的事情,是所有媒体的事情,我们只是去打个头而已。

所以新唐人非常需要各界帮助,把这个天窗打得越来越大。Eutelsat在这方面没有这样去做,反倒变成了中共的帮凶。

我们最新的声明中说:Eutelsat反而为压迫媒体的政府打开了一道门,让它去压迫更多的频道,压迫更多的自由信息的提供者。其实这对Eutelsat这家公司非常危险。

记者:您觉得各界的支持对最后的结果影响大吗?

洪女士:各界的支持对结果有非常非常大的影响。我们必须让Eutelsat知道,全世界所有同意民主人权自由理念的人士都在关注这件事情,他们所做的是不能被接受的。

欧洲人一直都很骄傲于他们的欧洲的价值观和欧洲的民主人权的理念。Eutelsat这样做等于是贬低欧洲人,把欧洲人的脸丢得没有地方摆了。当初Eutelsat称他们对这些价值观有最高的标准,但现在怎么样呢?

美国的自由女神当初是由法国送给美国的,所以西方社会的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的发源地就在法国。Eutelsat这样做也让所有法国人的颜面扫地。

所有西方社会的人都有责任来捍卫这个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观。

(六) 新唐人大陆扎根 中国观众反馈感人

记者:这次事件主要是有关对亚洲地区,包括中国大陆地区播出的问题,不知中国大陆的民众对这件事有何反应?有什么反馈吗?能否借此机会也讲讲新唐人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和所得到的反馈呢?

洪女士:中国大陆观众的反馈很感人,更是让我们觉得新唐人在亚洲地区播出的重要性。我可以给你读这里的几个反馈:

一位广东的观众在信中写道“我在农村,省吃俭用,刚买来一个卫星天线,准备偷偷收看新唐人,好让村里人一起听听外面真实的声音,现却传来这个恶迅,这难道是言论自由的欧洲世界吗?自欺欺人!!! ”

另一位大陆的观众写道“欧洲通讯卫星公司: 你们好,突闻贵司不准备和新唐人续约,感到非常的吃惊和心痛,无论出于任何原因,这将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希望贵司不要以外来的压力来行事,而是本着正义之心来处事,未来就在你们的一念之间。可能我的这封信看不到,但我一样要做,因为我做着正的事,天会知,地会知,我们的良心知。 ”

一位大陆观众写道“请支持新闻自由,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知道中国。 ”

“新唐人是中国民主的希望!万勿短视! ”

“请欧洲通讯卫星公司三思,中国人民需要新唐人的节目,中共代表不了中国。”

一位湖南的观众说:“请将好节目放在网上我们自己下载看,气死他,另外将网上直播速度弄快。”

一位山东烟台的观众说:“中国人民正在遭受到迫害,多少年来没有人敢站出来说真话,新唐人电视台不畏强权站出来为中国人争取自由,争取人权,这一切会记载在人类史册,中共最终会垮台,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受后人唾骂,而受中共淫威下为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道路上设路障的人也会被后人所不齿,帮助中国人民争取自由,争取人权的人会被后人所称赞,请欧洲通讯卫星公司三思,眼光看远一些,中国人民会感激你们作出的贡献。”

一位黑龙江的观众说:“我们谴责这种压制正义良善,助纣为孽的行径,相信新唐人会在新的纪元一定会被更多人认识,认同,喜爱!”

看了反馈,真的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很重要,大陆的观众真的是非常想要看新唐人。

上面只是近期针对续约风波的事情收到的部分反馈。

几年前,官方统计的数字说,在中国大陆,有4000万到6000万个卫星碟子(DISH),国内来的邮件告诉我们,在国内,有的一个村子都在用一个碟子,在偷看新唐人,不用多算,如果一个碟子5个人一起用,就是3亿人。

平时我们都可以收到很多来自中国大陆观众的反馈,表达了对我们的喜爱、支持和鼓励。我们感到,新唐人已在中国大陆扎了根,受到了广泛的喜爱。这里我也可以简单地读几封信:

“我们这里很难看到你们这个网站的!我们通过很多网站才转入的!我是一个大学生!看了你们的报道!我触目惊心!看到了大陆的黑幕!”

“我觉得要让更多的大陆年轻的学生知道这段历史,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很幸运的知道了如何无界漫游!!但是很多学生都淡忘了这段历史。要抓紧宣传啊!!”

“你们的英语节目很好,我们每天收看你们的节目,不知何故今天未能收到?我们很想要你们的教材和磁带,如何与你们联系?谢谢。”

“看了你们的电视录像我非常激动希望继续努力。但电视直播效果不太好我非常着急希望音像下载多多更新。你们可到各大中文网站论坛张贴你们的音像地址宣传。加油 !!”

“我认为这新唐人新年晚会是对全球华人的一大喜事!!!CCTV的春节晚会太无聊了!!!每年都是一样的小品 相声 歌 舞 !!!!!!我们要看新的!!!!!!”

(七) 新唐人理念深入人心 中共惧怕百般阻挠

记者:您认为为什么中共如此阻挠新唐人?

洪女士:中共一直有惯例,不能允许民众听到官方以外的声音,它们就是采取这种愚民的政策。

新唐人建台的宗旨是:为了给全世界华人提供及时、准确、客观的报导,提倡中文媒体的多元化,帮助海外的华人融入世界主流社会。新唐人建台的宗旨和所做的事情引起了它的不满。

有很多信息,是中共不喜欢民众知道的。恰恰新唐人在这方面敢讲真话,敢报导,秉承着一个新闻媒体应做的事情,在各方面都做了真实的报导。所以中共肯定不喜欢。

比如:当初萨斯危机刚刚出现的时候,新唐人电视台就作了及时报导,比中国官方承认萨斯问题早了3个星期。对香港23条的报导,我们是第一个采访到美国国家部门发言人的媒体,这条采访被香港媒体、西方主流媒体转载。

最近在赵紫阳这件事上,中共官方的报导总共56个字,而新唐人电视台对赵紫阳逝世的消息也有大规模的密集报导, 我们采访了海内外的各界学者,还有政府官员。在海外的很多其它中文媒体跟中共的态度一样,非常沉默。


很多人都反对中共严密封锁新闻自由的做法﹐但只有新唐人站出来把这件事做了。

这些都是对中共来说非常头疼的事情,中共当然害怕,因为中共就是不讲民主、人权,自由,它就是讲压迫、迫害、封锁。

记者:新唐人现在影响越来越大了,您能不能简单讲讲新唐人建台的背景,以及发展过程呢?这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洪女士:“911”恐怖分子袭击美国后,我们发现,华人社区对美国人受到恐怖攻击的反应非常负面,我记得当初在英文媒体的报导上讲,在中国大陆,甚至于很多大学生都到街上去游行庆祝美国人应得的报应,这个其实就是一个中共政府长期煽动中国人反美情绪的结果。所以我们当初的一批创办人,就觉得非常有必要有一个独立于官方、政府的民间媒体,正确的、客观的、没有过滤的把这些消息传递给中国人民。

而且很多海外的中国人,虽然在海外生活了很长时间,但由于语言的障碍,他们没有办法融入到主流社会,没有办法了解外面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情况,唯一的消息来源是靠中文媒体,而在海外的中文媒体,大部分都是被中共控制或者影响,我们觉得也需要帮助海外的华人融入西方主流社会,这样他们可以参与当地的民主选举。

在这种情况下,新唐人成立了,而且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一件事情,也是一个机会,因为在中文媒体里,没有这样的一个电视台。

在很短的时间内,新唐人得到了社会各地华人社区的大力支持。由于我们的宗旨,而且确实为很多人士提供了一个平台,比如:民运人士,民主人士、法轮功、基督教、地下教会、下岗工人、西藏人士、专家学者、跟政府有不同意见的异见人士等等,在其它普通中文媒体上没有办法讲出他们想讲出话的团体,我们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

所以,新唐人在短短时间内,得到了蓬勃发展。当然当初成立的时候,我们也知道,会面临很多困难,特别是从中共来的压力,但是在义工们、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和鼓励下,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且越来越成熟。

记者:很多读者朋友们可能会有一个感兴趣的问题,就是新唐人的资金来源。不知您方便介绍一下吗?

洪女士:其实我们靠的很多都是私人的捐款,广告商家赞助,还有很多义工支持我们,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很多支持。比如:我们经常收到观众朋友捐款的信,有时500块,有时1000块,100块,很感人的。他们寄钱来的时候,甚至没有留他们的回邮地址。他们就是说:你们继续做下去,我们支持你们,好好地干!

这些也是让我们一直往前走的动力的来源。

我们有很多义工,有的捐时间,有的捐钱,捐物品,等等,就是这么做起来的,我们非常省,非常不容易,但是我们觉得我们的使命非常重大,我们在做一件很伟大的值得做的事情。为14亿的中国人提供真实的畅通的消息,我们觉得非常值得做。

跟其它的任何正常的电视台来讲,我们的花销非常非常低。(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3-25 1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