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19)

孙克刚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3日讯】

第二十一节﹕史迪威公路通车

中印公路从列多起﹐劲密支那﹐八莫﹐保山到昆明﹐全程共长一五六六公里﹐中间越过十三座六千六百公尺以上的高峰﹐有许多急湾和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三十的斜度﹐最高的地点﹐海拔九千二百公尺。由列多经过胡康孟拱两河谷到密支那的一段﹐长四四五公里﹐所经过的地区﹐几乎都是绝少人烟的原始山林﹐紧随着战斗部队之后﹐筑路工程逐段进行﹐步兵刚把前面的敌人打走﹐工兵就马上赶着动手﹐面临一片莽莽林海﹐唯一可寻的人迹﹐只有步兵作战时砍出来的几条泥泞小道﹐在这段时期﹐筑路工兵﹐除掉没有战斗伤亡的顾虑外﹐其余所受到的辛苦﹐也是一言难尽﹗最初担任筑路任务的﹐是驻印军的工兵第十团﹐他们全凭人力﹐所用的工具﹐只有斧头﹐十字镐等﹐所以进展很慢。后来美国的机械化工兵团带来了开山机﹐平路机﹐排水机﹐起重机等等现代化的筑路机器﹐工作效率就大大地增加了。民国三十二年十月﹐新三十八师攻下野人山﹐美方特从美国把著名的陆军工程专家皮可将军调来主持中印公路的建筑工程﹐由于前方步兵进展的迅速﹐皮可将军决定采用二十四小时轮番工作制度﹐日夜不停﹐工程始终紧随着步兵前进﹐虽然在雨季中胡康孟拱两河谷的洪水为灾﹐把路基冲毁了﹐甚至于淹没了﹐但经过几次的改良和改道后﹐终于畅通无阻。

密支那以下﹐经八莫﹐南坎到琬庭去昆明的一段﹐属于旧滇缅路的范围﹐在中印公路还没有打通的时候﹐已在中国民夫的努力下加以改善了。

如果驻印军打胜仗是正义战胜暴力﹐那么﹐中印工兵能把中印公路修通﹐既是人类战胜自然﹐骨子里都是真理﹐而表面上却是奇迹。我们看到坦克车打扮的开山机﹐前头安置著两丈来长五尺来宽的刮刀﹐推起几千斤的泥土飞跑﹐挡在前面的山坡﹐只要不是石头的﹐经历几个来回﹐就劈出一条通道﹐直径在一尺以上的树﹐经劈一冲就倒﹐真好像旧小说的移山倒海﹐和那些住在山顶上还过着有巢穴生活的山头人对照起来﹐教人不禁有隔世之感﹗

中印公路它的名称很多﹐美国人因为它是从列多起点﹐把它叫做列多公路﹐又因它是中美合力建造的﹐叫做华美路﹐又有人叫它做到东京路﹐有位幽默记者说﹕“这正如一个大人对于他喜欢的孩子﹐不知叫他什么才亲热﹗”中印公路打通之后﹐蒋主席为着纪念创造这条路的史迪威将军的功勣﹐把它改称为“史迪威公路”﹐于是这条路才算有了定名。

芒友会师之后﹐“史迪威公路”畅通了﹐接着而来的就是通车盛典。

第一批由印度开往中国的汽车一共一百○五辆﹐其中有载重两吨半的大卡车六十六辆﹐此外是一些武器拖引车﹐吉普车和救护车﹐载运的物资包括汽油﹐军火﹐拖引得武器有重炮﹐野炮﹐山炮﹐平射炮。

车队在一月十二日﹐就从列多出发﹐途中在密支那逗留一个时期﹐二十四 日到达南坎﹐在南坎又停留了三天﹐等著新一军把芒友攻了下来。

车队行驶经过新一军战地司令部时﹐孙立人将军特别设宴洗尘﹐席上有中国和澳洲的食物﹐美国香烟﹐英国火柴﹐印度的酒﹐赴宴的人有运输队中德中美司机﹐军官﹐和中﹐美﹐英﹐澳﹐印各国的战地新闻记者﹐﹐是一个富于国际性和历史性的招待会。孙立人将军眼看着这一批行将开入国门的车辆﹐在他亲手指挥打下的“史迪威公路”上﹐一辆一辆的驶过去﹐脸上显然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他说﹕“反攻缅甸之战﹐自从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由新一军的新三十八师正式揭开﹐我们经历了种种不可克服的困难和障碍﹐凭著将士们勇敢无畏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终于顺利的达成任务。而且作战部队所占领的区域﹐很快的即由盟军供应部队完成了一切善后工作﹐这中间作战部队和供应部队完全是合作无间的。”他对美国陆军医务人员服务热心和工作效率极为赞扬﹐他说﹕“新一军有许多受过六次伤还继续在战场上作战的弟兄﹐这应该归公于医务人员的努力。”说到这里﹐他忽然转过话头﹐声音渐渐的沉重起来﹐他希望这条公路要好好去利用﹐否则就对不起那些来不及救治而死亡的万千烈士。

车队开到琬庭驾驶员都把藏在车箱里面的中美国旗拿出来插在车头上﹐显示著前面将有一个盛大的场面。

通车典礼的礼台﹐背后靠着一条小河﹐河上横起一座木桥﹐两头都搭起彩牌楼﹐靠着琬庭这边的彩牌楼下﹐扯起了一条红彩﹐旁边写着庆祝通车的联语。宋副院长子文穿着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站在台上讲话﹐他说他是代表蒋主席来主持这个通车典礼的﹐并向全体为这条路奋战的将士致敬﹐“这几年来中国处在四面被封锁的情势之下﹐。。。。。。开罗会议﹐决定了修筑这条中印公路。。。。。。”他不用翻译员﹐说完了国语﹐再说一遍英语。来宾中讲话的有索尔登将军﹐皮可将军﹐陈纳德将军﹐戴维斯将军。索尔登将军说﹕“今天是同盟国最高兴的一天﹐是日本最不高兴的一天。”皮可将军说﹕“大家很难想象到我今天高兴到什么程度 ﹗”陈纳德和戴维斯两位将军是难兄难弟﹐碰在一起﹐笑话更多﹐总而言之﹐他们都是高兴极了。卫立煌将军和孙立人将军刚刚参加过会师典礼﹐又匆匆的赶来﹐只是都没有讲话。

庆祝会完了﹐接着就是剪彩﹐通车领先的第一部吉普车慢慢的爬过木桥﹐上面坐着皮可将军﹐手里提着一枝白色手杖﹐这是他的特别标记。许多顶帽子在空中跳舞挥扬﹐一片欢声雷动﹐响彻云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坎克服后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前线上空出现了几架战斗机﹐接着有三架“空中
    吉普”着陆﹐载来了索尔登﹐魏德迈﹐戴渭斯三位将军﹕索尔登将军戴着一顶大舌
    头的中国军帽﹐营长以上的官佐﹐大概都认识他﹔魏德迈将军老是住在重庆﹐这还
    是第一次到缅北前线来﹐驻印军官兵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都是只知其名﹐未
    见其人﹔戴渭斯将军是美陆第十航空队司令﹐他的部队一向是在天空中协助我们作
    战﹐性情豪爽的有些象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口里老是欢喜嚷着孩子们长孩子们
    短的。他们匆匆的在军部吃了午饭﹐就和孙立人将军一道向遮放而去﹐大家都意识
    到“中印公路快通“了。
  •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 第十一节﹕ 破天险踏入孟拱河
  • 胡康河谷既是一个盆地﹐所以他的天险全在河川﹐尤其是大龙﹐大奈两河﹐中印公路和胡康区仅有的公路﹐都必须通过这两道大河。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是胡康河谷公路上的四大村镇﹐也是整个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