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22)

孙克刚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6日讯】

第二十四节﹕ 夺取腊戍进窥缅中

从新维到腊戍﹐路程虽不过三十多里路﹐却仍是一串山地﹐公路正面﹐非常狭隘。攻击部队﹐依旧分开三路。沿公路和两旁的山地推进。而这回攻击部队﹐步兵之外﹐还有战车﹐声势更加浩大。

腊戍﹐有老腊戍和新腊戍﹐坐者“空中吉普”上朝下看﹐新腊戍是在山坡上﹐老腊戍在新腊戍东北的山脚下﹐火车站也在老腊戍的正西﹐这三个据点的相互距离﹐大约都在五里左右﹐柏油马路﹐从中连接起来﹐正好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新腊戍因为位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地﹐可以俯瞰老腊戍和火车站﹐所以成为腊戍区的防御重点。

先是﹐携有重炮战车的敌军一六八联队和五六师团的搜索联队﹐在十天来的山隘高地争夺战中﹐已完全崩溃。三月五日﹐连战皆捷的一一二团通过复杂困难的地形﹐到达南育河北岸﹐隔着河站在高地上﹐可以把飞机场﹐火车站﹐老腊戍和新腊戍的地形地物看得清清楚楚。孙立人将军又亲自坐着飞机先往敌阵上空侦视一回﹐接着李师长陈团长也都在空中兜了几个圈子﹐回来大家详细讨论﹐对于步炮战车的协同攻击﹐作一番周密的部署。

五日当晚﹐一一二团的曾书两营就悄悄的又左翼他旁地方偷渡过男育河﹐攻到老腊戍的附近﹐沿公路正面攻击的部队﹐也随着强渡过河﹐分向河南岸的飞机场和火车站攻击。 从公路东西两侧攻击的部队﹐这是便朝着腊戍作两翼包抄行动﹐各路大军﹐分进合击﹐势如骤风暴雨﹐不可抵挡﹐二十四小时之内﹐老腊戍﹐飞机场﹐火车站﹐统统都入于我军掌握。残敌纷纷退入新腊戍阵地内和守的一四六联队合拢﹐重新和我军展开新腊戍攻守的血战。

七日早晨﹐军部的战车营赵营长﹐在南育河北岸带领了三十几部十四吨和三十吨的坦克﹐更冬更冬的从步兵的背后赶了上来﹐弟兄们都扬起手来表示欢迎﹐车上的战士报以会心的微笑。那些大家伙﹐都在炮塔上用红白漆料涂画着些狰狞的面孔﹐两边的甲壳上﹐用楷字大书“先锋”“扫荡”“突袭”和许多其他耀武扬威的名字。无线电的天线杆上悬挂着战旗﹐简直没有把皇军放在眼里。

从老腊戍到新腊戍有两条公路﹐东路由老腊戍一直南下﹐西路从老腊戍起经过火车站再到。战车先从东路闯了一阵﹐又从两条公路中间的草林地段扫荡过去﹐再出西公路﹐向新腊戍直冲。这时沿东公路南下的步兵首先攻进了新腊戍﹐从西公路进攻的步兵﹐却被两侧高地隐着的一股敌兵纠缠不放﹐“突袭”号带着几个大家伙爬到高地碾上了几个来回﹐步兵很快就通过了。战车大摇大摆如入无人之境的神气﹐使敌人无可乃何﹐便调动大炮猛烈轰击﹐才伤了两个驾驶兵﹐ 我们的重炮﹐立刻吐出团团火焰﹐把敌人制压得连头都抬不起。由于步炮和战车协同动作的美满﹐战事顺利进展﹐晚上﹐一一二团逐码前进﹐把新腊戍占领一半。又经过彻夜的街巷肉搏战斗﹐敌军伤亡殆尽﹐左翼的八八团和右翼的一一三团所进行的外线钳形攻势﹐也同时 在新腊戍的背后取得了联络﹐到八日上午八点﹐一一二团便完全达成攻占新腊戍的使命。这一仗﹐我军夺获的战利品﹐仅是兵工器材一项﹐就有一万多吨﹐其余的杀伤和虏获得记录﹐计算起来﹐又是一笔应用多位数字的流水账。如果我们只拿战利品数字来估计﹐到反减轻了这一战役的价值。

腊戍攻占之后﹐不仅是中印公路安全的得到了保障﹐我军直可以南下瓦城仰光﹐东走景东﹐直取泰越。此后英军在中缅平原的迅速推进﹐以及促使中南半岛上日军的总崩溃﹐追根究底﹐中国驻印军仅凭攻略腊戍的汗马功劳﹐就应该列为第一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三十八师主力会攻芒友时﹐孙立人将军为求迅速解决芒友区的五六师团﹐使敌对滇西缅北无法增援﹐早日决定缅北战局﹔即以一一四团采用避实就虚的战法﹐越过海拔六千公尺的高山﹐向南巴卡突进﹐将至腊戍的芒友敌后公路截断。又令新三十师加紧围攻老龙山区核心阵内的敌军。一月二十八日﹐正当滇缅两军在芒友举行会师典礼的时候﹐新三十师已将老龙山区残敌全部肃清﹐同时向南巴卡截路的一一四团也一举将路标八十二里附近地区占领﹐五六师团残部整个被包围在芒友以南及南巴卡以北一带地区里﹐拼命向南突围。这时在新维以北的敌第二师团为着解救“友军”的围困﹐向北发动 猛烈攻击﹐打算和五六师团南北夹攻﹐一举击破我军截路部队。一一四团健儿两面应战﹐沉毅果敢﹐毫无惧色。二十九日﹐攻占芒友的我军南下追击﹐新三十师的八九团也顺着一一四团行进的旧路﹐向南巴卡进攻﹐两下经过五﹑六夜的激烈战斗﹐把被围的五六师团残部全部消灭﹐师团长松山佑三几乎被我俘捉。第二师团第四联队也被一一四团歼灭殆尽﹐南巴卡便在二月八日﹐被我军攻下。
  • 与“史迪威公路”同时进行的另一伟大工程﹐是中印油管的铺设﹐被封锁后的中国﹐一切物质都异常的缺乏﹐飞机大炮汽车固然是宝贝﹐而使飞机能飞﹐大炮能动﹐汽车能开得油料﹐更是宝中之宝。在缅甸没有沦陷以前﹐滇缅路上往来的车辆﹐大半都是运油﹐卡车从仰光载满了汽油开往昆明﹐再从昆明跑回仰光﹐它本身就消耗了它的运量一半﹐这种运法不但太不经济﹐而且缓不济急。滇缅路中断以后﹐美国飞机跨过“驼峰﹐” 从“空中滇缅路”把汽油送到中国﹐更是消耗量大运输量少﹐不能解决中国战场的油荒﹐于是从印度架设一条油管通到中国﹐就和建筑中印公路同时的列入中美军事家和工程家的议程中了。
  • 第二十一节﹕史迪威公路通车
  • 南坎克服后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前线上空出现了几架战斗机﹐接着有三架“空中
    吉普”着陆﹐载来了索尔登﹐魏德迈﹐戴渭斯三位将军﹕索尔登将军戴着一顶大舌
    头的中国军帽﹐营长以上的官佐﹐大概都认识他﹔魏德迈将军老是住在重庆﹐这还
    是第一次到缅北前线来﹐驻印军官兵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都是只知其名﹐未
    见其人﹔戴渭斯将军是美陆第十航空队司令﹐他的部队一向是在天空中协助我们作
    战﹐性情豪爽的有些象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口里老是欢喜嚷着孩子们长孩子们
    短的。他们匆匆的在军部吃了午饭﹐就和孙立人将军一道向遮放而去﹐大家都意识
    到“中印公路快通“了。
  •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