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23)

孙克刚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7日讯】

第二十五节﹕ 从铁路走廊南下的五十师

腊戍占领之后﹐新三十师和新三十八师的战斗任务都已终止﹐现在要掉转笔头来回写五十师沿铁路走廊作战的 经过。

发动缅北第二期攻势﹐盟军攻击计划﹐原是两路南下﹐左路便是新三十师和新三十八师攻击的路线﹔右路从孟拱南出﹐取道和平﹐攻略瑞姑﹐向中缅甸推进。自从新六军回国之后﹐五十师便单独负起了这 一路的任务。

于新三十八师从密支那出发进攻八莫同时﹐五十师也从孟拱出发开赴沿铁路线上的和平﹐梦英﹐毛庐一带担任警戒。起初是奉命掩护英军三十六师南下。民国三十三年底﹐英军顺利的进入卡萨﹐五十师便解除了警戒的任务﹐转向东南渡过伊洛瓦底江﹐在南坎西北的西宇附近集结﹐进行扫荡伊洛瓦底江和瑞丽江所夹成的中间地区。万好一役﹐是这一扫荡战中最激烈的一仗。这一带的山势和南坎是一脉相连﹐高而且峻﹐万好便是在一个大山的顶上﹐据守这里的敌军是十八师团的一一四联队﹐和五六联队的一部。一定有人很奇怪﹕“日本究竟有几个十八师团﹖”所以这里必须说明一下﹕敌人对于一个有历史有光荣战勣的部队﹐一定是尽量去补充﹐甚至肯把一个建制的师团﹐整个用来补充一个伤亡殆尽的师团﹐十八兵团便是这样的被补充过十五次﹐表面上看﹐它似乎是个不倒翁﹐实际上这个旧瓶里完全装得是新酒。攻击万好﹐是采用两翼包抄的战法﹐为的是避免正面仰攻﹐减少牺牲。一五○团健儿﹐在九次冲锋肉搏之后﹐夺下了这个据点﹐班长黄树庆组织的敢死队﹐立下极大的功劳。

瑞丽江北岸敌军肃清以后﹐部队便渡江南下﹐一五○团继续攻占茂罗﹐潘定﹐一四九团攻占市支﹐班马山﹐南泡﹐曼东﹐一四八团攻占和兴﹐罗叫道﹐曼沙勒﹐各部队都曾写下了一笔血汗的记录。

民国三十四年二月初﹐史迪威公路﹐已经正式通车﹐新三十八师正由南坎进攻新维。潘裕昆将军为着新的任务﹐重新把兵力分配调整﹐一面确保占领地区﹐一面积极准备南下攻击南杜。

南杜在南杜河的南岸﹐和南面的西保﹐东南的腊戍﹐互为崎角﹐都有公路畅通﹐战前人口约十万﹐为世界著名银矿区之一﹐故成为缅北的繁荣都市。华侨在这里居住的有八千人﹐据说他们的祖先是在明成祖的时候搬来﹐著名的波特文矿山﹐便是他们的的祖先在那时候开发的。

二月十八日﹐进攻南杜的部队﹐运用五十师全师的力量﹐另加上一个独立步兵第一团作为师的预备队。潘师长根据各方所得的情报﹐ 知道当面的敌军﹐除了从茂罗和市支撤退的第五六联队一千人外﹐又有新近调来的五六师团的一一三联队和山崎炮兵联队的第二大队﹐分据南杜和南杜以西德波特文矿山及以北的九沙关﹐鼎足呼应﹐力量相当雄厚﹐所以他做了一番详细而周密的部署。他以一四八团和一五○团围攻打正面和左右两翼﹐以一四九团担任敌后迂回﹐预料着从正面被击溃的敌军﹐一定钻进到迂回部队的口袋里﹐好做一网打尽之计。

十九日﹐左翼一四八团突破在南杜北面十八里的地一道防线﹐占领芒因﹐二十一日晚﹐又把和南杜隔河向望的重要据点—般海攻下。右翼的一五○团也同时攻下波特文矿山﹐占领了南图火车站。二十二日﹐左右两翼都在猛烈炮火和优势空军掩护之下﹐强渡瑞丽江。二十三日﹐我军三路猛扑市区﹐残敌人慌马乱﹐纷纷向南杜以南的山林逃窜﹐争夺南杜的任务就告达成。

从右方向敌迂回的一四九团﹐当晚得到正面占领南杜的消息。本来南杜河这一段的流向﹐是自东而西﹐但流过南杜后﹐河道便折而向南﹐迂回部队必须渡河到河的东岸﹐才能将南杜通西保和腊戍的公路截断。首先渡河的﹐是张永龄英﹐他们趁着黑夜摸索过去﹐占领两个山头﹐其余的两营﹐在第二天的黄昏十分﹐用声东击西的战法﹐也渡了过去。

迂回部队在南大港截断了敌人的后路﹐从南杜垮下来的五百多个敌军便在南大港背后一座四千公尺的山上被堵住﹐正面一五○团的部队﹐也适时追到那一边的山脚下面﹐两下夹攻了一天一夜﹐炮兵把炮弹一个接一个爆裂在山头上敌人阵地里。二十七日﹐迂回部队和正面的追击部队在山头上会师﹐从死尸堆中看不出敌人有漏网的痕迹﹐于是﹐从南杜到西保的公路上十五英里内﹐便没有敌军的踪影了。

南杜市区的建筑物 ﹐很多还没有破坏﹐在受过炮火洗礼的缅北几个较大的都市中﹐南杜比较要算是最完整的一个。倒是对岸的般海和依汉破坏的程度要大的多﹐尤其是依汉﹐火车站附近的房屋﹐无不东倒西歪﹐散乱的铁皮堆满一地﹐路旁丢着一些生锈的机器﹐这是因为我军动作神速的缘故﹐使敌人来不及在南杜从容布置一场毁灭性的决战﹐便垮了下去。南杜也是一座山城﹐依山带水﹐上下坡路很多﹐有些象重庆﹐山旁也镶有很深的防空洞。

从南杜沿公路南下西保﹐西去腊戍﹐都是四十多英里的路程﹐曼三便是公路的中心点﹐去腊戍或西保都在曼三分路。南杜到西保路上﹐除了曼三﹐大德也是一个重要的地方﹐南杜河和南西公路在这里会合。曼三以南﹐大德以北﹐这一段南西公路的中腰﹐是四千公尺左右的峦岗旋洄起伏地带﹐沿途有几个山隘﹐有一夫当关万人莫敌的险要。南杜和虽是顺着公路平行南流﹐但两岸悬崖峭壁﹐根本不能利用﹐所以在这一带用兵非常吃力。大德以南的地势便渐渐往下低﹐一直到西保盆地﹐都是一路斜坡﹐部队到达这里﹐再去攻西保﹐那可以说是胜利在望了。

三月八日﹐新三十八师攻占了腊戍。五十师同时从南杜河南下进攻西保﹐这回攻击的部署﹐以一四八团为中央队﹐以一四九团为左翼队﹐以独立步兵一团为右翼队﹐以一五○团为预备队。

中央队和右翼队都受到了地势的限制和敌人的顽强抵抗﹐因而进展迟缓﹐左翼队却从空隙中开路迂回﹐在大德东面偷渡过南杜河﹐只花费六天的时光﹐便到了西保的外围。

三月十六日一早﹐一四九团冲进了西保市区﹐敌军利用战车冲突一阵﹐却都被我们的火箭炮一一的击毁。这时候﹐中央队正在大德和敌军争夺渡河﹐等到西保被占的消息传出之后﹐正面敌军阵地整个动摇﹐一四八团便顺利的渡过了河﹐直取西保西北高地。独立步兵第一团也迅速南下攻击西保西南的包脚。十八日﹐我军分别扫荡西保四郊的残敌﹐把大德到西保的敌军完全肃清﹐在郊外的林草中﹐搜出敌军战车七辆﹐还有两辆完好无恙﹗

二十三日﹐一四九团继续攻占南巴公路交叉点﹐和新三十八师的一一三团会合﹐从此我军完全控制了西保到腊戍间的公路交通。

五六师团经过南杜西保两战役后﹐支离体解﹐退到西保南面的南燕附近地区集结收容﹐以一四六联队的残余四百多人为主力占领阵地﹐担任收容的掩护师团主力的集结。一四八团乘着敌军立足未稳﹐疾力南驰﹐残敌闻风逃遁﹐我军又在二十九日顺利进占南燕。

西保以西地区﹐原为英军第三十六师作战范围﹐因为五十师进展迅速﹐英军便脱离缅北战场﹐独立步兵第一团奉命继续向西扩张战果﹐于三十日攻占乔美。

五十师于民国三十三年十二月下旬﹐开到缅北铁路走廊担任警戒﹐年底便渡过伊洛瓦底江﹐和新三十八新三十两师健儿平行作战。一月十四日﹐攻占万好﹐二月初渡过瑞丽江﹐进占茂罗﹐市支﹐接着翻越大山﹐攻取南杜﹐三月一日连下南山﹐西保﹐南巴﹐南燕各重要据点。三十日乔美一役﹐结束了缅北最后一场战斗。仅半年光景﹐进展三百五十多英里﹐毙伤敌军三千五百余人。

结尾﹕

缅甸之战,从新38师于一九四二年四月人缅起,至新一军成立,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止,整整三年,前后两期攻势作战,和中国军队对垒的日军有第二、十八、四十九、五十三和五十六五个师团,及第34独立旅和其它特种兵部队,中国军队击毙日军3万3千零82人,其中包括3个联队长和其他高级军官,击伤日军7万 5千4百99人,共计歼灭日军甲级作战师团十万八千五百八十一人 。俘虏田代一大尉以下官兵3百23人,日军几乎全军覆没,新一军伤亡1万7千人,新一军和日军伤亡的比例是一比六。虏获的战利品有﹕步枪七千九百三十八枝﹐轻重机关枪六百四十三挺﹐大炮一百八十六门﹐汽车五百五十二辆火车机车及车箱四百五十三节﹐坦克车六十七辆﹐飞机五架﹐仓库一百○八所﹐金属器材两万余吨。占领公路六百四十六英里﹐超过由重庆经贵阳到金城江的西南公路﹐占领铁路一百六十一英里﹐约等于京(南京)沪铁路。解放敌占领区在五万平方英里以上﹐比日本各岛面积的总和略小﹐意大利全国的面积略大。确实没有任何其它一个中国军的战绩能和新一军相比。在一九四二年四月到一九四五年四月三日的三年对日作战中,新一军获得全胜。军长孙立人因此赢得”东方野战之狐“美誉,被盟军公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前线指挥官。

缅甸胜利结束后﹐欧洲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元帅﹐曾电邀孙立人军长参观欧洲战场。得最高当局之准可﹐孙将军遂与班师回国之时﹐启程赴欧。于欧三星期﹐旅行五万英里﹐成为艾森豪威尔元帅,巴顿将军及戴高乐主席之上宾﹐获得宝贵之军事参考资料甚多。

后注﹕孙立人将军当属中国二十世纪中最优秀的将领﹐如让孙立人将军掌握东北国军﹐在一九四六年年底之前﹐林彪部当被送入松花江喂鱼去了﹐共产邪灵绝无祸乱中国大陆之可能﹐中国二十世纪之历史当是极为辉煌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新维到腊戍﹐路程虽不过三十多里路﹐却仍是一串山地﹐公路正面﹐非常狭隘。攻
    击部队﹐依旧分开三路。沿公路和两旁的山地推进。而这回攻击部队﹐步兵之外﹐
    还有战车﹐声势更加浩大。
  • 新三十八师主力会攻芒友时﹐孙立人将军为求迅速解决芒友区的五六师团﹐使敌对滇西缅北无法增援﹐早日决定缅北战局﹔即以一一四团采用避实就虚的战法﹐越过海拔六千公尺的高山﹐向南巴卡突进﹐将至腊戍的芒友敌后公路截断。又令新三十师加紧围攻老龙山区核心阵内的敌军。一月二十八日﹐正当滇缅两军在芒友举行会师典礼的时候﹐新三十师已将老龙山区残敌全部肃清﹐同时向南巴卡截路的一一四团也一举将路标八十二里附近地区占领﹐五六师团残部整个被包围在芒友以南及南巴卡以北一带地区里﹐拼命向南突围。这时在新维以北的敌第二师团为着解救“友军”的围困﹐向北发动 猛烈攻击﹐打算和五六师团南北夹攻﹐一举击破我军截路部队。一一四团健儿两面应战﹐沉毅果敢﹐毫无惧色。二十九日﹐攻占芒友的我军南下追击﹐新三十师的八九团也顺着一一四团行进的旧路﹐向南巴卡进攻﹐两下经过五﹑六夜的激烈战斗﹐把被围的五六师团残部全部消灭﹐师团长松山佑三几乎被我俘捉。第二师团第四联队也被一一四团歼灭殆尽﹐南巴卡便在二月八日﹐被我军攻下。
  • 与“史迪威公路”同时进行的另一伟大工程﹐是中印油管的铺设﹐被封锁后的中国﹐一切物质都异常的缺乏﹐飞机大炮汽车固然是宝贝﹐而使飞机能飞﹐大炮能动﹐汽车能开得油料﹐更是宝中之宝。在缅甸没有沦陷以前﹐滇缅路上往来的车辆﹐大半都是运油﹐卡车从仰光载满了汽油开往昆明﹐再从昆明跑回仰光﹐它本身就消耗了它的运量一半﹐这种运法不但太不经济﹐而且缓不济急。滇缅路中断以后﹐美国飞机跨过“驼峰﹐” 从“空中滇缅路”把汽油送到中国﹐更是消耗量大运输量少﹐不能解决中国战场的油荒﹐于是从印度架设一条油管通到中国﹐就和建筑中印公路同时的列入中美军事家和工程家的议程中了。
  • 第二十一节﹕史迪威公路通车
  • 南坎克服后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前线上空出现了几架战斗机﹐接着有三架“空中
    吉普”着陆﹐载来了索尔登﹐魏德迈﹐戴渭斯三位将军﹕索尔登将军戴着一顶大舌
    头的中国军帽﹐营长以上的官佐﹐大概都认识他﹔魏德迈将军老是住在重庆﹐这还
    是第一次到缅北前线来﹐驻印军官兵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都是只知其名﹐未
    见其人﹔戴渭斯将军是美陆第十航空队司令﹐他的部队一向是在天空中协助我们作
    战﹐性情豪爽的有些象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口里老是欢喜嚷着孩子们长孩子们
    短的。他们匆匆的在军部吃了午饭﹐就和孙立人将军一道向遮放而去﹐大家都意识
    到“中印公路快通“了。
  •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