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胡佳﹕反日游行 中共操控严密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继成都、深圳等地先后展开反日示威活动、攻击日资商店之后,北京4月9日上午举行反日示威大游行,有抗议者向日本使馆扔石块。大纪元记者辛菲4月10日采访了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胡佳认为此次游行是由中共当局操控的,企图转移矛盾﹐并借此在国际社会上打民意牌﹐但又惧怕由此引发其它矛盾的爆发﹐所以掌控严密。

游行规模罕见 政府操控

记者﹕胡佳先生﹐您好。北京9日的反日游行﹐您知道大概情况吗﹖

胡佳﹕据我所知﹐这次游行主要是学生参加﹐现场的朋友对数字的估计差异很大﹐有的说两﹑三千人﹐有的说一万多人﹐据说当时现场游行的发言人说是两万﹐但也可能是官方事先设定好的。

记者﹕外交部发言人说此事与政府无关。

胡佳﹕怎么可能与政府无关呢﹖现场布置了很多警察﹑急救车﹑急通讯车等﹐都是做了充份准备的﹐这套东西没有一个强力部门的协调﹐是不可能的﹐没有强力部门是调拨不来的。

在中国申请游行示威﹐都要把你的口号﹑路线﹐向上申报的。上万人的游行﹐在中国大陆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在北京这个地方。全国各省的暴动﹑罢工不断﹐都是民众自发的﹐但都受到警方的镇压和压制。

共青团﹑学生会﹐最善于搞学校之间的联合﹐共产党最反感﹑惧怕学生自发地搞跨校级联合。如果能形成跨校级联合﹐那后面必然有团委的控制。中共几十周年大庆的时候﹐天安门也有学生去联欢﹐那都是选的中共党员﹑先进分子﹐里面的潜规则特别多。

有曾经参加过“保钓”活动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特意保持与这次活动的距离﹐因为我的电话是被监听的﹐所以朋友欲言又止﹐说他们跟这个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是纯民间的﹐是“保钓”群体一起搞的﹐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说明这次不是民间搞出来的。

记者﹕前段时间包括悼念紫阳的游行﹐都被压制了。国内的矛盾很多﹐其它的矛盾或者民意也没有能够诉诸于这么大规模的游行。

胡佳﹕是啊。叶国柱想搞一个游行﹐是什么样的结局﹐说他扰乱社会秩序﹐是不成立﹐抓他就是因为他申请到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的事情﹐就为了这个﹐中共拼凑出所谓的证据﹐判他四年﹐多冤屈啊。共产党最怕民众搞公民运动﹐他允许你搞﹐必然它就是他有目的的。

这么多年﹐只有两场比较大的示威游行允许﹐一次是99年美国轰炸中使馆。开始只是小范围的学生愤怒﹐在校园里游行﹐后来政府纵容﹐把警戒线拉在离美国领馆5米远的地方﹐让学生完全有能力把石块砸到美国使馆的玻璃上。
这其实和美国轰炸我们使馆是一样的性质。当时有很多公交车停在大学里面﹐把大学生拉到那边去。

有的民众确实有反日的情绪﹐但如果你要想因此进行一场游行示威的话﹐那没有政府给予的空间﹐在政府的完全控制下﹐是根本做不了的。

当局企图转移矛盾 打民意牌

记者﹕那您认为当局这么做﹐是什么目的呢﹖

胡佳﹕1。中国政府要疏导民意﹐其实也是控制的一种方式。在现在的中国国情和社会状态下﹐也唯有反日还有点空间﹐开了这个口子﹐其它的根本不可能。它想拿民意当牌打的时候﹐才让民意出来﹐否则它会压制你。其实就是中共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掌控着。

2。转移视线﹐转移矛盾。99年那次针对美国的示威活动﹐中共是为了转移“六‧四”十周年的危机。这次是为了转移国际国内的矛盾﹐尤其是从现在4月5日清明节﹐曾经北京大学生提出清明节去天安门悼念紫阳﹐4月15日﹐胡耀邦纪念日﹐也是“六‧四”活动的开始。

中共就是要把人积蓄在心里的东西都引向反日上面﹐企图使人们对社会不公﹑分配不公﹑人权受到侵害等各个方面的不满情绪减弱﹐因为在一个社会里很少能同时出现几个热点。在4﹑5﹑6几个月最敏感的时期﹐把热点集中在日本方面﹐对中国政府是有利的。

3。中共还可以利用这件事对国际社会说﹕我们中国政府尊重人权﹐允许民众游行示威﹐从而在国际社会上造成中共尊重人权的假象。另外﹐向国际社会说﹐这是中国的民意。向日本政府说﹕不是我们中国政府不给面子﹐将来我们动用否决权﹐就不怪我们了﹐是中国人民的意愿。

在国际上打民意牌是很占优势的﹐大家对于中国政府说的话不在意﹐但如果是中国的学生或者老百姓出来的话﹐那国际社会就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当局惧矛盾总爆发 控制严密

记者﹕据说中宣部下令控制中国媒体对此事的报导﹐您怎么看呢﹖

胡佳﹕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搞“保钓”的活动﹐不用经过中国政府的严密监控﹐到日本使馆通畅地游行示威﹐顺利地回来了﹐那给我自己建立的自信是什么﹖就是我也可以通畅地到天安门为“六四”呼吁。

也就是说﹐当局只要是让公民走上街头了﹐对别的公民就是一个信号﹐现在允许上街游行示威了﹐我们也有很多问题﹐那我们也走上街头呀﹐到时中共就不好控制了。

这次﹐里面主要是学生﹐而且控制在中关村那一带﹐如果政府想把活动搞大﹐为什么不让到三环路上﹑二环路上﹐甚至天安门上去搞﹖为什么仅控制在中关村大学区的核心地带﹐让附近的学生﹐北大﹑清华﹑人大的学生都跑到这里来﹖这里是一个商业气氛特别浓厚的地方﹐但政治气氛很淡﹐来来往往的主要是做生意的。海龙大厦在十字路口﹐是一个很好的疏散人的地方﹐来去都方便。而且那个地方离海淀区公安分局近在咫尺﹐离海淀区交通大队也不远﹐警方控制起来非常容易。

这个事情在开始就发布的通知很少﹐也没有在报纸上发通告﹐因为政府就是要把你严密地控制在它可以操控的范围内。

记者﹕看来部署很严密啊﹐中共自己也畏惧到时控制不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胡佳﹕是呀。在表面上看到的东西真的就只是冰山上的一小角。底下的协调﹐对参加游行的人都有严格的控制﹐各个学校来的时候也有严密控制﹐不能呼喊其它口号﹐从各个环节严密地掌控。

政府在外面布置了很多警察﹐急救车﹐急通讯车﹐防止发生以外﹐防止学生在喊反日口号时﹐突然喊出﹕贪官污吏﹐祸国殃民之类反中共的口号来。

各个学校的团委﹑学生处都参与了﹐党委﹑教育局﹑教委﹐各个渗透在高校里的国家安全的这些人员﹐昨天肯定都集中到那儿去了﹐他从一开始就研究了学生的情绪﹐他怕学生爆发出来可能针对别的矛盾。比如﹕为反日的贴一张大字报﹐可能把别人的情绪点燃了﹐别人可能就贴一个社会不公和腐败的大字报﹐对共产党来说就麻烦了。

而且还有像学生类型的便衣﹐混在学生队伍里面﹐严格地从内部听学生的反应﹐回去还要汇报﹐对这此游行要有总结﹐控制得好在哪里﹐有哪些地方有毗漏﹐都需要上报﹐都要评估。

政府国家机器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在里头。(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4-11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