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文思格
  人气: 229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1日讯】
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韦应物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作者简介】

韦应物 (公元737 – 约792),人称韦江州或韦苏州,唐代大历时期大诗人。其诗以写田园风物而著名,语言简淡而意蕴深远。有《韦苏州集》。

【字句浅释】

解题:此诗写作者在淮上与相别十年的老朋友重逢时心中的悲喜情怀,言简而理深、语浅而情长。淮上:在今江苏淮阴一带。江汉:古梁州属下的一个地名。浮云:常用来表示飘泊不定、变幻无常。流水:用来表示时光如流、年华易逝。萧疏:稀疏,稀稀落落。

【全诗串讲】

想当初我作客人在江汉,见面时往往喝醉把家还。
我们象浮云被风一吹散,时间似流水不停又十年。
欢笑带着真情犹如以往,鬓发稀稀落落又显斑斑。
什么原因使我不愿归去,淮上有值得留恋的秋山。

【言外之意】

时人评论此诗,大多推重其熔裁功夫,这当然是不错的。特别是“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一联流水对,确实是极形象、极简炼而又概括性很强的佳句。

但诗人不仅以善于用浅淡语言表达深邃内涵而著称,而且毕竟是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因此这首诗除表层意义外,似尚有更高层次的内蕴,不妨浅析如下,以供读者探讨。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人生本如客旅他乡,红尘中世事牵连、人情缠绕,落入其中,每每如痴如醉;“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世间人事本由因缘撮合而成,缘起而聚、缘尽而散,迷中人不知其缘,便觉得人似浮云随风乱走,时见时别,反生出多种情怀。知道时间如流水永不停歇的人很多,但再往下想,要跳出流水限制的人向来寥寥无几;“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人最难放下者,情也。人无情不能活在人世,放不下情则走不出人世。渐渐放下、渐生慈悲,是为修炼。垂垂老态,对修炼人只是一个提醒、催促的信号,对常人则是徒生哀叹的归西之路的路标;“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人不能、不愿返归本源,只因执著世间万物,秋山美景可喻世间百态。

照此理解,此诗所述实为世人普遍的人生缩影。人生如旅,人生苦短,老而不悔,死而不悟,不亦悲乎!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诗所说的事情,平淡无奇;此诗所用的词语,简单明易。按理人人都能作、都能写,何以单单让孟浩然成就了这首唐诗中的名篇?意其真正奥妙,无非一个“真”字。有了这个“真”的因素,就能生出灵气、入人心扉、摇动性灵!陶渊明的诗能让苏东坡崇拜得五体投地,也无非至真而已。从这一点来看,也就明白为什么这首诗越读越像渊明的诗了。此理真平易,奈何人不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