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爱情与信念 :第二十三章

萧弦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邓小平的小女儿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说,当邓小平听到四人帮被捕的消息后,他所说的第一句话是:“呵,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安度晚年了。”就最浅显的层次而言,那当然是说,在那几个必欲置他于死地的文革激进派被铲除之后,他的生命将不再受到严重威胁。但是此话绝非仅在说出这一简单的事实。邓小平不会不知道,四人帮一除,他的再度复出就只是时间问题了,收拾残局,重建未来的重责将自然落到他的肩上,即使邓小平本人不作“舍我其谁”之想,众多声望与魄力远远及不上他的元老也会将他推上主帅之位的。文化大革命之后的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后的中共,面临着重大的历史性抉择,邓小平也包括在内,只是他所作出的抉择比任何其他人更为举足轻重而已。抉择是多种多样的,同一句“解放思想”,就有解放到何种程度之别;同一句“改革开放”,就有不同的主攻点,不同的力度,不同的蓝图和内涵之差。本书前面已经说过,对毛泽东如何批判是个至关重大的标志性抉择,可以肯定地说,按照邓小平的背景和个性,他内心里对毛的批判要远比正式公开的批判深入,他是估量了共产党的整体水平之后才作出现有抉择的,也即是说,作为个人他是有所妥协的。邓小平的有些抉择比较容易作出,比如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等等;而有些抉择则难于下手,比如政治体制改革。他多次强烈提到过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性,但他自己没有在这方面采取任何强有力的实际步骤。他自己退出领导一线,把工作让给其他较有识见、较有激情、较为年富力强的领导人来做(如胡耀邦),表面上可以冠冕堂皇地说,这是为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率先垂范,但不能不说暗中含有让别人试一下之意。想做,而又不敢贸然行事,到遭到党内保守势力强烈反对时,不惜让胡耀邦做牺牲,这里面的隐情无法尽言。邓小平有句名言,叫做“摸著石头过河”,邓小平在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性抉择中,何尚不是在“摸著石头过河”呢!(当然,他的政治改革决非彻底的改革,只是革弊而已)。他重在维持稳定,当改革危及稳定时,他宁可从改革目标上后退。除去种种其它原因,这与他希望安度晚年有关,他其时毕竟已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人了。他不想毕其功于一役,他想把事情留给后人。是复杂的事态和他的自身条件决定了他的抉择。

他的这种抉择当然不会使具有民主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满意。

四项基本原则的提出,以及反对自由化运动的开展,即是对这部分知识分子的压制。但是,旧政治体制之弊是无情的现实存在,它甚至因为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的遭压制而变本加厉,胡耀邦他们的焦急是可以理解的。党内保守势力对胡都不能容忍,他们对知识分子的民主要求能抱什么态度就可以想见了。中国迫切需要政治体制改革的现实,与党内那些自身利益与旧体制紧密联接在一起的保守势力的强大,形成了不可避免的冲突之源。

沈天心与他的朋友们属于埋没于民间的民主主义知识分子,他们处于社会底层,必须为谋生付出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在现实政治生活中毫无发言权。但是如果有人问他:他心里有着一幅怎样的政治体制改革蓝图?那他就会回答:中国必须实行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废除一党制,实行多党制,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普选等等。也即是说,在中国实行西方现代民主政治制度,还尊严于个人。当然,在现实生活中,除了在几个知友之间谈谈之外,绝不会有人正儿八经问他这个问题。不过,他对此可是认真的,他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个理想在中国实现,如若不然,他将始终坚持这一理想,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天。在他眼里,邓小平并不享有无比崇高的地位,尽管在邓小平主政以来,他自己以及他们一家是发生了很大的积极变化的,这种变化包括:华静文上大学并成为高校教师;侄儿小易与侄女小晶由于学习成绩优秀,一个被保送复旦大学物理系;一个考进了复旦大学遗传工程系。更为可喜的是,小易于88年下半年考取由李政道博士安排的留美物理研究生,将赴美国深造。但是政治思想不是可以交易的,而且获得机会是人的固有权利,并不是出于某人的恩赐!为沈天心时时深刻意识到的,被无情剥夺的基本权利还多着呢!与此相比,与整个国家的急切需要相比,已经发生的变化就显得渺小了。

89年春夏的学潮使沈天心大受鼓舞,以民主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反腐败为口号,以大学生为主体,有工人和其他各阶层人士参加,以北京为中心的席卷全国的抗议浪潮,强有力地向世界表明:中国人民的民主觉悟已经达到了空前高涨的程度。各种大众传媒一向是受控制最严的部门,但在这场运动中却有惊人的良好表现,成了学生运动的有力支持者。这除了表明共产党内部分知识分子改革派所具有的良知之外,也最清楚不过地表明,中国的广大新闻界从业人
员已经具有敢于捍卫新闻自由的可贵素质。谁说中国尚不具备实行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条件?请看64前那一段时间!完全可以断言,假如邓小平能够抓住这一契机,组织民主力量,重创党内保守势力,把中国较为迅速地引向民主政治轨道,那可并不是天方夜谭式的奇谈!当然,历史不接受“假如”二字。邓小平的改革家形象毁于一旦,那是注定了的悲剧!他只是个老态龙钟、迷信武力,对现代世界深感恐惧的共产党人啊!

在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官员中,沈天心看到胡启立急切俯下身子,甚至跪着一条腿向躺着绝食的大学生表示慰问的镜头;他也看到赵紫阳含泪劝说学生回校,说“我老了,已经无所谓了,你们还年轻,需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场景。他也看到李鹏那虚伪的脸,乔石那阴冷的目光。

关城师专学生为声援北京组织了盛大的游行,沈天心始终站在店门口观看,心里升起澎湃的巨潮。在解放后这么多游行之中,唯有这次才是人民力量的真正体现,使人鼓舞,使人看到中国的希望,使人感到无比庄严、神圣。面对挥动纸旗,高呼口号的游行学生,沈天心的胸膛在不知不觉间直挺起来了,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那年上半年,学校派华静文到上海外贸学院进修外贸英语,此时正在上海,沈天心看了游行后当即给她写了封信,告诉她自已的感受。那天,她们班正好举行声援会,华静文在会上说:“我刚才接到我先生的信,他告诉我,我们学校的同学昨天举行了盛大的游行。我先生和我都热切希望中国实现政治民主化,我先生说,学生的游行使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我在这儿进修,不能和我的学生们一起参加游行,但我的心是和他们紧紧贴在一起的。看了我先生的信,我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爱我的学生。对他们表示声援,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她的讲话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天安门广场上的静坐绝食斗争已经到了使空气点得着火的紧张程度,采取何种解决办法就看共产党权力中枢作出怎样的决定。沈天心原认为,顽固的保守势力即使采取残酷的军事镇压手段,也不可能平息这场已经使全国沸腾的伟大爱国运动。即使镇压得了北京,难道还能镇压得了上海、南京、武汉、广州、沈阳所有这些大城市吗?当惨烈的大规模流血事件在北京发生之后,沈天心是极为震惊和悲愤的。6月5日下午,他断然决定租一辆小车,连夜驶往上海,去接上海外贸学院的华静文和在复旦大学的小易和小晶。已定小易于8月底赴美,他此时在校等待办理出国手续。在沈天心看来,保护小易比什么都重要。

车子进入上海市区已近深夜,只见马路中间横著作为路障的一辆辆又长又大的公交车,小车必须驶上狭窄的人行道才能前进,但在暗淡的街灯光里,街道上阒无人迹,一片空荡,满目凄凉。寒意袭上沈天心的心头,他知道,一场在中国现代史上比五四运动更加声势浩大,意义更加重大的学生民主爱国运动已淹没在血泊之中了。

两天后,吴府城在关城市文联一个小车司机陪同下,来到沈天心店里,刚到里面办公室沙发上坐好,吴府城就对沈天心放声大哭。

“天心啊,我是特为到你这儿来哭的,我别处不好哭,只好到你这儿来哭。我只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中国的政权竟然掌握在这么一批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手里!竟然用坦克和机枪对付学生!比以前的军阀更加凶残!中国还有什么希望?中国要黑暗到何年何月?我们苟活于此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跟遇难学生一起饮弹而亡!天心啊,…”他边哭边诉。

沈天心用力捏着他的手,不吭一声。
那位司机惊骇地哆嗦说:“老吴,别……别……”

88年下半年,新建立的关城市残疾人联合会了解到,在关城,一个名叫沈天心的肢残人不仅能够自强自立,而且与一位大学本科毕业的高校教师建立了美满的家庭,并在担任复印机经营部经理的同时,已发表了相当数量的翻译作品,具有作为典型的价值,所以找上门来。89年4月份助残日那天,关城电视台还播放了一个介绍沈天心的专题节目。没过多少天,关城二中一位初二年级班主任慕名而至,请沈天心于6月10日给她班上的学生作一个如何刻苦自学成才的讲话,以鼓励学生努力学习。到6月10日,沈天心心里反复在想,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这些纯洁的初中生?尽管当权者已对64事件定了性,但在64事件的血腥味尚在空气中不绝如缕之时,对此默不作声,只当没有这回事,那可不是正直有节之人所应为。孩子们需要懂点事,需要有点心灵的沉重!

那天,二中的校长、团委书记等好几个领导和老师都在教室后面坐着听讲。沈天心在讲台上坐好之后,就凝神正色地说:“各位同学:几天前,北京发生了严重的流血事件,我心里非常悲痛。所以,在我与同学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如果同学们发现我心情不是很好,就请大家原谅。”沈天心讲了这段话之后才开始转入正题。沈天心知道,坐在教室后面的某些共产党干部由此可以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中央的定性可是反革命暴乱啊!),但是,他觉得自己非这么点一下不可!否则就太不象人了。

不能公开体面地表明自己对重大问题的观点,反对当权者就是犯罪,当权者犯错误,甚至是犯下滔天大罪,你还得被迫违心表态,为他叫好,这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统治下所受到的基本侮辱之一。沈天心是因为具备某些特殊条件,所以他才能堂而皇之说出这么几句虽然明显是反调,但分量毕竟还不算重的话,说了也没有造成什么难堪的后果。首先,他是自谋生路的,他吃的不是国家的饭,比较不那么受制于人;其次,他的人品与作为已经得到社会的首肯,他处于一个比较有利的地位;第三,他那话只是一个开场白,紧接着就转入另题了。

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不可能是一个正直的社会,虚伪盛行,奸邪得势,道德沦丧可以说皆由此起。而且,维护一家之言也即赞赏浅薄偏狭,倡导无知,鼓励不动脑筋,形成整个社会万马齐喑、毫无生气与探索力。对于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而言,这样一个社会是具有窒息性的。对于整个民族,当然会由于民智得不到启迪而始终在低素质的泥潭里摸爬滚打。

中国在辛亥革命之后是有过一定的言论自由的,尽管在不同阶段,言论自由的法律保障可靠程度不一,但总没有达到言论自由被彻底封杀的地步。彻底封杀是共产党完成的,这显然是可悲的历史倒退。文化大革命和64惨剧只有在言论自由可以被彻底封杀的社会里出现,剥夺言论自由对社会的危害就有这么大!共产党不把言论自由还给人民,它所进行的一切所谓改革就都是建筑在沙滩上的。高悬于中国人民头上的那把专制暴虐的克利达莫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下落。

华静文待秩序恢复后又去上海外贸学院进修,省去了不少在自己学校开会表态之苦;小易赴美之事并未受到事件的影响,于8月底按预定时间成行。小易是个一心埋头于学习的专业人才,由于一向顺利,对国家政治状况并不关心,也无痛切之感。赴美只是他生活道路上自然跨出的一步,所以他自己对此倒没有家人们那么高兴。他的父母亲感到扬眉吐气,而沈天心赋予此举以救国救民的大意义,在他看来,中国需要向西方国家学习的东西太多了,他希望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大学毕业生到西方深造,然后再回过头来,用他们的所学来改造和建设中国。那可不单是科学技术,而是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

“我一向家庭观念很重,我是一定要回来的。”小非对沈天心说。“我并不觉得我非要到美国去读书,或非要在美国工作不可,在国内也是一样的。”

“我并不是说你非留在美国不可,但是,你在作任何选择时,都必须首先确保自己的自由,不要让自己落入他人的控制之中,一受人控制,你的事业就无法得到充分发展了。上一辈知识分子在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沈天心说。

小易还是很天真的,但不管他如何天真,他要到美国深造毕竟已是现实,这总归是件大好事。他的生活和思想还要发展,到那时候又是那时候的样子了,并不需要为他现在的想法太担心,所以在这方面沈天心并不想和他谈得太多。小易跨出了这么一大步,这就够沈天心高兴的了。

关城地方小,但这些年已时有消息流传,某家的孩子到美国留学去了,某学校的青年教师先是考取了研究生,后来出国去攻读博士学位了;沈天心家所在居民会一对做裁缝的夫妇,儿子学习成绩出色,比小易早一年去了美国。在复旦大学那样的名牌大学,出国深造已成为优秀学生追求的最大目标。小晶比她哥哥急切,小易出去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出去的条件也已经具备了。她一面请小易为她落实经济担保与物色合适学校,一面以闪电式的速度,准备并以优异成绩通过了托福和GRE英语考试,在小易去国仅一年时间之后,就成功转学,到美国罗契斯特大学上四年级。

在中国政治制度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的背景下,所发生的这些较小的局部性积极变化(表现于各个领域),使沈天心意识到,中国即使处在流血和痛苦之中,但它还是在为未来的进步默默创造著条件,积蓄着力量。沈天心是希望中国发生突变的,先解决根本问题,然后再从事发展。作为生命有限的个人,他不愿意看到给中国人民带来无尽的深重灾难,极大地阻碍中国走上现代化之路的封建性政治制度旷日持久地保持下去。但是,他也意识到,中国问题是要在一个历史进程中来加以解决的,这个进程的长短是由许许多多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因素决定的,绝不以个人生命的时限为期。因此,在对突变可能进行估量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一个已在进行的渐变过程,而且,在尼克松总统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之后,可以说,西方世界已经参与到中国的渐变中来了。突变的最后到来,应该说正是渐变积累的结果。

64事件是在中国人民的亲西方倾向已经完全形成的情况下发生的,美国和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共野蛮暴行的强烈谴责,使处于高压下透不过气来的中国人民心中明白,这个世界绝不是中共所能一手遮天的。布什总统展示一位北京大学生阻拦一辆坦克的照片﹐对中国的爱国青年面对强暴的大无畏精神表示高度赞扬和由衷敬佩的情景,使多少具有良知的中国人为此感慨下泪!美国政府对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声望卓著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以及在64运动中涌现出来的多位学生领袖的营救,使中国人民意识到,这场可歌可泣的壮烈的民主运动并没有真正结束。

90年下半年,小易写信给沈天心说,布什总统下令,对在90年4月前来美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一律给予政治庇护,发放绿卡。小易说他觉得自己并不需要政治庇护,所以他还不想办理此项申请。当时,在美留学生声援国内学生运动的活动有很多人参加,甚至包括驻美使馆的年轻工作人员,小易大概不甚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沈天心写信给小易说,绿卡最终总要申请的,持有绿卡就是持有自由,即使今后回国服务,身上有绿卡也对保护自己有利。所以,与其今后申请,还不如乘此机会把绿卡拿到手,免去今后必办的一件事。

有次,沈天心在报上看到一篇报道,介绍某某留学生在硅谷创办了一个自己的小公司,赚了几百万美元后,又回国内办了一个公司,发展迅速,为中国经济建设作出了可贵的贡献。沈天心给小易写信时,将这篇剪报也寄了去。他对小易说,留学生回国服务,当以不受制于人为先决条件。不受制于人需具备两个要素:一是技术,二是资金,缺一不可。报道中那位留学生的做法,值得参考。他不是一得到博士学位就回来,而是到拥有一定资金实力后再回来。这样,他就获得了彻底的自主权,没人能够摆布他了。他既可遂为国家作贡献之愿,又可确保自己的充分发展不受任何影响与干扰。沈天心是在给小易打预防针,他确实担心小易到时候会由于缺乏政治敏感性而作出于已不利的选择,尽管这一天一时还不至到来。

89年发生于中国的64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惨遭血腥镇压,在全世界激起了超出人们预想的强烈冲击,因为它彻底暴露了共产党政权的专横残暴,使共产党尚在台上,但国家已处于正向纵深发展的民主化进程之中的苏联和东欧各国人民受到了猛烈的震荡。尼克松总统曾作过“1999,不战而胜”的预言,但远见如他,也不曾料到,共产党政权在世界范围内的大崩溃竟会来得如此迅猛!64运动简直就象是一次大地震,它没有把处于震中的中共政权震塌,但它的余波却在苏联和东欧激起了新的连锁性巨震,使苏联和东欧在一夜之间改天换地!就世界政治形势有利于民主的激剧改观而言,64英雄们的鲜血绝没有白流,俄罗斯和东欧一批新的民主国家在共产党政权的虚墟上崛起,即是从他们的血泊之中所开放出来的奇葩!

或许有人会说,这一论定未免有点武断,但沈天心没有一天怀疑过在中国的64运动和苏联、东欧的巨变之间所存在的这种关系。世界范围民主与独裁两大营垒的长期斗争从来都是互动的。只是中国的封建历史特别久远,传统民族文化中的民主元素特别缺乏,民众的经济和文化生活水平特别低下,西方影响对中国社会的渗透特别不容易,所以,中共政权还能在64之后的世界上硕果仅存。但是,那只是仅存而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