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人种发现的回顾与启发(二)

正见书籍编辑小组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4日讯】
2. 北美洲的小人
2.1 美国小人种“派卓”

不只是印尼,本世纪初在北美还曾经发现过小人种。

1932年,两名美国淘金者塞西尔•梅恩(Cecil Main)和弗兰克•卡尔(Frank Carr)在怀俄明州(Wyoming )的圣•派卓山(San Pedro Moutains)里淘金。

为了节省时间,他们决定使用达纳炸药炸开几个星期来他们一直在开采的一条矿脉。当尘埃散尽后,两人发现在炸弹炸碎了岩石后面有一个长4.5米宽1.2米的石洞。整个石洞是被密封在山体里面的,没有任何可以进出的通道或缝隙。石洞里面有一个突出的石架,上面摆放着一尊35厘米高,双手交叉,散盘著腿的小人干尸。干尸的面部像是一老人,有一双眼皮下垂的大眼睛,扁鼻子,低额头,嘴大唇薄。它的皮肤呈铜色亦有皱纹非常多。和身体其它部分比起来,小人的手很大而且手指特别长。头部是平的,上覆有一层胶质物。看似年代久远,可是连指甲都保存的非常完好。

呈坐式的小人干尸

塞西尔和弗兰克小心翼翼的将他们的战利品带到了离圣•派卓山只有60英里的卡斯珀市(Casper)。不少来自全美的知名科学家都来到这里想见识一下被媒体称做“派卓”(Pedro)的小人干尸。大多数人相信它只不过是两个淘金者为了捞钱而制作的骗局。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人类学家亨利•夏波若博士(Dr. Henry Shapiro)对“派卓”进行了全面的测试,本想以此证明它是个骗局。可是,X光分析发现,“派卓”的内部有一具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的骨架!“派卓”的脊柱受过重创,锁骨折断,颅骨在某种重击之下被打碎了。“派卓”头上的胶质物其实是凝固了的脑组织和血。由此看来,“派卓”很有可能死于谋杀。

“派卓”的X光片

怀俄明大学(University of Wyoming)的人类学教授乔治•吉尔博士(Dr. George Gill)持怀疑态度,他觉得“派卓”很可能是一具死于无脑形出生缺陷(anencephaly)的婴儿的干尸。无脑形出生缺陷是一种致命的先天畸形。孕妇的叶酸不足会导致胚胎神经管发育不良,从而导致婴儿颅骨穹窿以及其覆盖的皮肤和脑全部或部分缺如,致使脑干和小脑裸露,头顶平坦,患儿眼珠突出,面部像青蛙。可是,吉尔博士这个说法解释不了为什么“派卓”的X光片显示出了只有成年人才有的骨骼特征。由于初生婴儿的颅骨骨化尚未完成,在颅顶的前后方各有一处未闭合的地方叫囟门(fontanelle)。囟门主要是软骨构成的。在额骨与顶骨之间有一菱形膜性部叫前囟(亦称额囟),顶骨与枕骨之间有一三角形的后囟(亦称枕囟)。后囟出生后不久即封闭,前囟在生后一年半至二年之间消失。而X光片显示“派卓”在死前囟门已经关闭。“派卓”还有一口完整的牙齿,与人类不同的是它的犬齿显得异常尖锐,而婴儿一般是没有牙的。

婴儿的囟门

哈佛大学的人类学系证实了干尸“派卓”是真的,而且有理由相信它死亡时的年龄大概在65岁左右。没有人知道死亡的年代,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派卓”非常的古老。

有趣的是,在附近居住的印第安土著部落肖肖尼人(Shoshone)和克劳族人(Crow)都流传着关于当地一个小人部落的传说。肖肖尼人叫这些小人为尼么尔瑞格人(Nimerigar),侵略性的他们会用带毒的小弓箭攻击肖肖尼人的祖先。每当部落中有人生病了,他们的习俗是将那人杀死,要么砍头,要么用重物猛击病人头部!如果“派卓”真的是那史前小人部落的一员的话,那么也就好解释他那被打碎的颅骨了。

2.2美国纽约州的小人

据美国《命运》杂志(FATE: True Reports of the Strange and Unknown)2004年5月刊报道,1942年8月的一天,在纽约州乡下度假的朗•昆(Ron Quinn)与一不速之客不期而遇。虽事隔半个世纪,已入暮年的作者对这段童话般的往事依旧记忆犹新。

那年夏天,昆的父母带着昆和哥哥与姨妈一家三个孩子驱车来到远离城市的郊区避暑游玩。昆的父亲向朋友租了一个临河的小木屋,他们准备在那里住上几个星期好好玩个痛快。

“我坐在可能离窗户只有4英尺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很轻的敲窗的声音,好似有人在用指甲敲击玻璃。我顺着声音的方向瞧去顿时吓得动弹不得。外面窗台上站了一个只有12英寸左右高的装束怪异的男人。

看到这儿大家可能会说:“哦,不过是一个孩子的想像而已。”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那个小家伙并不像书上和电影中刻画的传统上西方人认识的elf(小精灵),gnome(小矮人),或者 leprechaun(爱尔兰传说中指点宝藏的矮妖精)。我非常害怕,因为我知道我所看到的是不可能存在的。我把目光移到别处,希望这个幻象会消失。

敲击声再一次响起,我又一次望了过去。那个小东西正冲着我笑,同时向我挥着手。声音是从他的手杖轻轻击打窗子发出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够描述那个小人的每一个细节,因为他的模样已经深深的印在我的记忆中了。他头戴一顶古怪的深绿色的帽子,一把深灰色的络腮胡子覆盖住了脸的下半部分。丝一般的卷发从帽子底下一直拖到肩膀,并遮挡了他的耳朵。

小人的灰色短打显得在上身部分特别紧,但是袖子非常宽大。他的裤子长度只过了膝盖。一条黑色的皮带围着宽大的腰部但是却没有搭扣。深褐色的靴子看上去很软,但是靴子的脚趾部分并不像画画中小矮人那样尖尖的向后翘。

与一般人类相比较,小人看似50几岁。他的大眼睛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小人的表情充满了友谊和慈爱。

我坐在那儿看着那小人,惊愕不止。虽然当年我只是一个10岁的男孩儿,但是大人们都说从逻辑思维来说,我比自己的真实的年龄大著几岁。我知道在我眼前的一切是不可能存在的。

我理解那个年纪的孩子是充满想像力的,有时可以看见一些不存在的东西。对于旅游度假的激动心情,黑暗神秘的森林,还有几天来的尽情玩耍,好像都有可能触发类似的幻象。但是我看见的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都是真实的,包括他身体做出的一举一动,包括他被投射在窗台下的影子,所有该有的都有。

几秒钟后,小人作手势让我走近点。我从另一个窗子看见家人都在和小狗玩耍。我正想着打开窗户喊大家都来看,但是不知怎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当我回头再看那小家伙时他又挥手让我靠近点。这一次我照做了。我跪在窗子旁边与这位不速之客只有一英尺左右的距离。

小人老是冲着我笑,上下打量着我,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一个人。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我感到害怕,而现在我对他却是迷惑加友谊,掺著一点儿莫名的悲伤感。

我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我伸出手来慢慢打开窗子,正当我伸手去触摸小人时,小人向后跨了一步,左右摇著头继续从每个角度打量着我。

小人又笑了一下,随即跳下窗台,轻轻的落在下面的草地上。他跳跃着过了草坪,短暂的停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然后消失在树影中。

我蹦跑着找到家人并告诉他们我看到的,大家只是笑话我。其实如果我从别人那里听到同样的故事我也会这样笑话他的。妈妈笑着告诉我说你不是白日做梦就是想像力丰富。

那天以后大家天天把我的故事当作笑料。在走山路时有人会大喊:“看那!我看见一个小矮人跑过去了!”然后大家一起轰笑。

度假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一直在寻找那个小人,但是却再也没看到。

父亲是一个画家,我也因此继承了一点天分。于是我画下了我见到的小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坚信我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那么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最有力的证据是小人在窗台下泥土中的脚印。当他向下跳的时候,一只脚落在草地上,而另一只脚却落在了潮湿的泥土上,留下了一个完美的脚印。当然,家人都说是我为了让他们相信而故意制作的。

虽然我所经历的有可能并不存在,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那短短的瞬间那样深深的印在我的记忆中?我所经历的一切要么没有发生,要么发生了,没有第三种可能。是幻想还是真实?是假还是真?还是让我们听一下哲人的一句名言吧:“天地之间,无奇不有。”

2.3 墨西哥小人种的发现

柏林大学的法兰兹博士在调查墨西哥中部附近的洞窟时,挖掘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他最先发现地面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便试着往地下挖。竟挖出了一些小小小小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些小小小小的装饰品,看起来就像玩具一样…… 挖到最后, 终于出现这些东西的主人,一个小人。这一具骸古约12公分高,重要的是,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孩子的尸体,因为骨骼的样子已经是成人。科学家研究, 证实年代约在5000年前。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4-24 10: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