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驻港领事:日德国情有别不易比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卢健辉香港二十八日电)谈到二次世界战历史问题时,很多人都把德国和日本加以比较。不过,日本驻香港总领事北村隆强调,在处理二战历史上,“日德国情有别,不应作过度简化的比较”。

香港明报今天在一则专访中引述北村隆的话说,“明白在二战历史问题上,很多人都拿日德比较。但他指日德国情有别,不易比较。他说,“最大不同点,是德国在战后即长期分裂为东、西德,但日本则维持了统一”。

北村隆指出,日本以五十年代初旧金山条约为法律基础,以“国对国”的姿态,与各国政府洽商二战赔偿,并很快跟菲律宾和越南达成赔偿协定,与南韩也在一九六五年达成协定;当然,由于日本与北韩没邦交,所以赔偿问题仍悬而未决。至于中国,北村隆强调,日本未与“中华民国”政府断交前,双方有共识透过另签条约解决赔偿,只是后来日本决定与北京建交,而中方当时的决定,是放弃向日本索偿。

北村隆说,相比下,由于德国战后分裂为二,西德政府不能代表全德国,向二战受侵国作“国对国”赔偿,亦无法以“德国”的身份作道歉,因此西德选择的模式,是直接向纳粹受害者,提供“国家对个人”赔偿。

他续称,七十年代初西德总理布兰德在奥斯维兹纳粹集中营公开下跪,确令人印象深刻,但他声称当年布兰德也有到二战德军士兵公墓悼念,“只是事件没被广泛报道”,因此他认为德日在处理二战历史上的表现和态度,不是那么容易可作比较,“因为这将淡化了日本在处理战争赔偿道歉上所作过的事,日本有尽最大努力去依照旧金山公约(给二战受害国)补偿”。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上周在印尼就二战“致歉”,当时他用的字眼是“owabi”而不是“谢罪”,北村隆回应称,在日文字典(如“广辞苑”)中,“owabi”和“谢罪”是相通的,因owabi是日语、“谢罪”是汉字,所以首相的讲话用前者较宜。

对于日本历史课本被指美化侵略触发中韩民众示威,北村隆表示,“可能很多示威者都不曾看过这些课本内容如何叙述历史,有关教科书的问题都只是听闻得来”。他说,“换着是我,如果听到有人窜改史实,我也会愤怒”。

他认为,日本政府对历史课本的核批,并不是政治观点审查,而是“课本有否明显的事实错误,另若课本内容触及邻国时,当局也会作特殊处理”。

评论
2005-04-28 10: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