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希翎:“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毫无关系”(上)

林希翎特别强调说:“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的儿子是被法轮功害死的。可是中共的文章、媒体就做花样,一方面它们的媒体报道了我的讲话,同时人民日报的记者来采访时,我亦告诉它们我小儿子被美国“科学教”害死的经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们搞些花样,传出我的儿子是被法轮功害死的,……它们这种做法是很卑鄙的。”(大纪元)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香港报道/在香港423百万退党的研讨会上,一位女士颇受人注目,她就是九评之六中提到的林希翎女士。她在会上特别揭穿了中共媒体对她孩子自杀一事的歪曲报导,幷当场郑重声明:“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毫无关系。”

她说她虽然幷不相信法轮功,但是对中共采用镇压迫害法轮功信徒的做法,强烈反感和不满,为打抱不平才站出来。

林女士坦白说,虽然她对‘九评’的某些观点并不同意,但认为‘九评’对中共党史真相很熟悉,写得很有水准,很高深度,又因自己亦是九评中提到的被中共打成右派的人物之一。于是,林女士就从自己如何被打成右派开始,和市民们共同探讨了中共这段历史的真相和恶果。

当年正值21岁的她,修读人民大学法律系,在毕业那年,参观了1957年北京大学为纪念五四而自发产生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情况,她介绍说,因为1949年中共执政后根本没有什么民主,所以在当时也是第一个学生自发产生的学生民主运动。她回忆说,当她走进北大校园,看到到处都是红红绿绿的大字报,内容都是针对当时共产党的国内外政策提出的意见,幷用大字报的形式发表出来。她印象最深的是贴在图书馆门口的“继承发扬五四革命传统”的大幅标语。她说,作为一个青年学生,看到后非常激动。当时有一个对“胡风是不是反革命”的辩论会,在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邀请上辩论讲台。于是,她开始对共产党的国内外政策的一些看法,畅所欲言的讲了出来。她感慨的说,“现在回忆起来只差两年1个月就50年了,半个世纪了,就像一场梦。”就这样成了大学生中典型的大右派,当时还有一个叫做谭天荣的北大学生,他们两个人是毛泽东亲自点名的“大右派”,就是这样被推上了历史舞台。

谈到后来邓小平1979年关于右派摘帽子的“改正运动”时,林希翎说,自己还是没有被改正。她分析说,原因是邓小平领导“反右运动”的总书记,所以邓说,“反右运动”基本上是正确的和必要的,只是犯了扩大性的错误。邓小平为了表明只是犯了扩大性的错误,特别留下5个著名右派来做典型。她气愤的说,即使胡耀邦三次批示应与改正她的案子,但是都被当时邓小平及北京市委彭真等人压了回去,就留下了章伯钧、罗隆基、陈任炳、储安平、大学生中的典型只留她一个人,而与她同时被打成右派的谭天荣亦得到平反。她说,时到如今,另外的四位老人家已经相继去世了,只有她这个“宝贝”还活到今天,因此被国内的作家著称为“活化石”。本身是基督徒的她笑着说,“我想这是上帝的安排。”

讲到今天的主题,“退党活动”,她说,“这使我联想到当年被批成“反党”时,被定为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反党分子,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只是结合当时大学所学的东西与实际情况,谈了一些我当时的看法。当时毛泽东提出要大家帮助党“整风”,根据毛泽东自己所说,这个的党的毛病是:‘教条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她说,由于自己刨根问底的性格,就提出一个问题来讨论,‘三害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她解释说,因为治病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应先找出病根,才能对症下药。指并不能就像九评一样从根上挖(中共)的问题。她指出,中共从建国之后,建党以来,从根上出了毛病,所以她提出的“三害产生的根源”问题是触痛了它(中共)的根本要害。她说,当时她直截了当地指出,“三害产生的根源是和现存制度有关,不是什么思想问题,根本是制度有问题,当时有人提出,这是社会主义制度有什么问题?我当时回答说,不是,不仅中国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连苏联都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这个制度只是在一个过渡时期制度,如果一定要说成是社会主义制度,那麽它就是封建社会主义。”她说,这就成了林希翎的“大罪”,“诬蔑社会主义制度”,现在看来,为什么中共成立以后,搞了无数次运动,在反右运动之前,九评内也提到了,从延安时代的抓“AB 团”到49年后的“反胡风思想改造”、“胡风运动”、“肃反”、“三反五反”、“文革”、“六四”一直到最近的大肆镇压“法轮功”,而一般香港人比较浅薄,每年光知道纪念“六四”问题,一般人不知道“六四”的根源是怎么来的?

因为他们或外国人只看到了“六四”,说实在的比起“六四”,在以前的“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的各种运动中,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很多默默无闻的人就消失了,人间蒸发了。但是都被封锁住了,这是一个实行一党专政和新闻封锁的国家,外面的人一般是眼不见耳不闻就算了,但是“六四”却让全世界大吃一惊。”她接着说,“当时我在法国,法国人个个都从电视机,注视着中共镇压人民的每一幕,而且大为吃惊中共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无辜学生和市民。罪证被全世界看到和抓住了。这是中共遇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历史时机,这是天意。”

所以‘九评’就从根上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共搞了这样多的运动,一次次镇压后又来运动,镇压后又来运动,而且一直到现在镇压法轮功。

(续)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4-29 2: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