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拍屋亏损 台湾金服不作了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9日讯】〔自由时报记者李靓慧╱台北报导〕台湾金融资产服务公司协助司法院及各地法院,推动金拍屋业务,至今已有2年的时间,不过,由于先前试办的收费方式,与实际执行成本出现高达4万元的落差,产生“做一件、赔一件”的情形,台湾金服董事长洪三雄,已决定在本月底的董事会中提案,向董事们陈述台湾金服无法贴钱服务的立场。

为了协助司法院及各地方法院,加速处理法拍屋的拍卖作业,因此成立台湾金服,希望藉由“公正第三人”的定位,提升法院处理法拍案件的效率,进而加速消化法院累积的不动产法拍案件。

不过,由于过去台湾并无此类的法拍委外经验,也不知道处理一个案件,须负担多少成本,因此,先前司法院以每件9800元的价格委托台湾金服,去年更编列了4300万元的委外预算,让台湾金服大力执行金拍屋业务。

不过,由于1件法拍案件的处理期间长达6个月,法院的付款方式,也是根据个别结案时的执行状况,依据代办费总额9800元,给予4成6成或全额不等的费用,导致一件受托拍卖案件,平均收到的代办费用,仅有9800元的6至7成。

台湾金服去年的会计师签证财报日前出炉,经由会计师计算,每件金拍屋的收费水准,应达4万7千元,目前1件9800元的收费方式,将使今年台湾金服出现庞大亏损

台湾金服董事长洪三雄分析,台湾金服资本额17亿元,每月仅利息收入就有400万元,不过,今年1至3月为止,盈余却仅有30万元,就是为了积极进行金拍屋业务,投注大量人力物力,却出现“做越多、赔越多”的现象。

洪三雄强调,每件拍卖案件,法院向银行业者收取千分之7的费用,却仅给台湾金服千分之0.6,如果不是千分之0.6的收费过低,就是千分之7的费用过高,值得银行同业严肃思考。

目前台湾金服除了金拍屋业务外,还有股票拍卖、债权拍卖、破产案件拍卖、不良债权评价及标售等业务,洪三雄强调,该公司高达9成的人力,都在处理金拍屋业务,但却因为预算编列偏离成本,导致出现亏损,该公司今年因此要求每件代办费,需提高至4万7千元。

由于法院对此价格尚未做出决策,最后也极可能因为价格因素,停止委托台湾金服处理,洪三雄强调,在本月底的董事会中,他将向董事会正式提案,说明金拍屋成本问题,即使未来没有金拍屋业务,也可藉由“公正第三人”的立场,积极拓展相关业务,希望获得董事会的支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