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考虑输入外劳 对中国戒心成变数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0日讯】(亚洲时报 唐绮菁东京撰文) 在商界庞大的压力下,日本政府近期推出文件,对输入外地劳工的语气出现了松动。日本社会一直面对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忧虑,本来有关的构想对日本“迈向国际化”可能有所帮助。但另一方面,日本人对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的戒心却有增无减,而近期在中国发生的“反日示威”,更让有关构思增加了变数。

经过多月来的检讨和征询公众意见,日本法务省终于在3月底推出了《第三次出入国管理基本计划》(以下简称《第三次入管计划》),作为未来五年入国管理的施政基础。

报告回应社会对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忧虑,对输入外地劳工抱积极的态度,在多项政策上表明日本政府决意开放门户,吸收国际人材。特别是一向被视为禁区的输入“单纯劳动者”(无特别技能的一般劳工)问题,在日本经团连和日本商工会议等商界组织的不断要求下,报告亦表示会“着实检讨”。

有别于前两次的入管计划,《第三次入管计划》摆脱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狭隘,开宗明义顺应全球化趋势和加强国际竞争力,欢迎外国专材在日本工作甚至定居。具体措施包括:

– 承认外国的资讯科技考该试和其他学术资格,让有关专材无须再考取日本资格便可以在日本工作。

– 在现行制度中,拥有日本执业资格的外国护士和医生分别获发四年和六年的工作签证。新计划建议延长签证期限,并放宽就劳场所的限制。
– 跟外国签定双边协议,有限度放宽外国医生和牙医在日本执业的限制,允许部分用英语考取日本执业资格。

– 建立更多类别的在留签证,例如“长期出差”等,以切合现实需要。
– 现行工作签证每次最长为三年,新计划建议一次性给予外国专材长期在留资格,令他们可安心在日本工作和生活。

– 弹性处理留学生就职在留期限。日本内阁会议在三月下旬通过议案,给予专门学校留学生跟大学留学生一样的就职在留待遇,即可在毕业后逗留在日本六个月找工作。

– 欢迎外国优秀人材在日本定居,简化和明确化永久居留的申请手续,并考虑外国人的语言障碍,加强政府各部门对外国人的支援,务求令他们在日本安居乐业。

此政策美其名是“帮助发展中国家”,让研修生和实习生在日本“学习”先进技术,然后把学问带回国。但实际上,是引入外劳做日本年轻一代不愿意做的所谓3-K 工作──肮脏(Kitanai),危险(Kiken),劳苦(Kitsui)。就连渔业团体大日本水产会亦表示:没有外劳,就没有日本远洋渔业。

日本政府今次一改“闭关自守”的态度,最主要原因是日本正面对人口减少的危机。根据有关方面的预测,日本人口将于明年达到1亿2,774万人的高峰,然后便会逐年减少,到2050年,日本人口可能会降至1亿零60万人。

日本劳动人口亦会比1995年高峰期的8,717万人减少近四成。若假设只是以输入外劳来补充劳动力的流失,则日本政府每年需引进65万人,数字十分惊人。

保守估计,现时有近60万外来黑工在日本,大部分从事低技术的体力劳动,劳工不足的问题可见一斑。但日本仍严守单纯劳动力的防线,就算是九十年代初日本经济最兴旺的时候,亦不敢贸贸然开放劳动市场,只是以“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的名义,让人手最短缺的农林渔业和小型制造业从发展中国家输入劳工。

去年以“研修”资格到日本工作的共有7万多人,当中约三分之二是中国人。他们基本上不支薪,只有生活津贴,医疗和保险亦有别于其他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第三次入管计划》特别提到研修和技能实习制度问题丛生,政府必须正视和作出改善。日本政府大概也明白研修生和实习生被剥削欺诈的事件无日无之,失踪和逾期居留亦构成社会不安,所谓向发展中国家作出的技术转移亦只是“挂羊头、卖狗肉”﹔与其鬼鬼崇祟地推行半生不熟的政策,不如彻底检讨现行制度的漏弊,抛开禁忌,着实研究开放单纯劳动力的可行性。

日本政府用合理化政策和前瞻的眼光来对待开放劳动市场问题,一般评论都表示赞赏和支持。但亦有意见认为日本根深柢固的排外主义将会是国家迈向国际化的一大障碍,最终日本人要付出高昂代价。

秋田县国际教养大学副校长Gregory Clark身兼法务省入国管理政策恳谈会委员。他月前在报章撰文指出,“日本人对外国人存在偏见”。他又指“日本官僚对逾期居留者的野蛮和冷酷”,这些问题都对开放移民政策不利。Clark认为,一个开放的国家应该明白逾期居留的外国人亦分好坏,以美国为例,黑市居民估计近千万人,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对社会的贡献不容忽视,因此美国政府的移民政策亦富弹性,定期特赦逾期居留者。

不少日本人对逾期居留者──特别是中国人──都存有偏见,认为他们一定是抢劫、入屋偷窃、伪造信用卡的刑事犯。传媒久不久便大字标题报道“外国人犯罪个案上升”。2003年发生来自中国的日语学校学生在福冈入屋行劫杀人事件后,日本人更把中国留学生都当作贼,日本政府亦对他们诸多留难。日本法务相南野知惠子表示:希望在“维持社会安全和秩序的同时,实现日本人和外国人共存的目标”;南野的说话,正好反映了日本把外国人存在跟治安问题恶化扯在一起的心态。

引起外界关注的是,这份文件出台后,中日关系突然恶化。日本文部科学省在4月初批准了学校使用一本由极右团体主导的历史教科书,书中对日本二战时期侵略中国的罪行都采用了较温和的方式表达,这引起中国民间的强烈不满。在四月中,中国各城市都爆发了示威,更有民众向日本机构和日式食肆掷石。在这次事件后,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反日情绪”都感到十分震惊。不过,现时仍无资料显示这次事件对日本考虑输入非技术劳工有没有影响。

日本民间一直都流传一种“中国威胁论”,不少日本人早已把产业空洞化归咎于中国,若开放以中国人为主的廉价劳工进入日本,将会被视为“公然抢日本人饭碗”,要中日“和平共处”,实在是谈何容易。(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5-10 10: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