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热线06集 横河谈九评之五‘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17日讯】 (希望之声记者汪洋采访报导)主持人: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我们今天的《九评》热线,我是主持人汪洋。

连接收听

  汪洋: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还是邀请到我们的嘉宾:横河先生,来和我们一起探讨关于《九评共产党》的话题。今天由于技术的原因,我们无法接听大家的热线电话,在下一次节目当中,欢迎大家拨打。

  横河先生,在《九评共产党》的第五评中,谈到了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我经常听到有人这样问说: “他们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呢?不就是个气功吗?”、 “法轮功到底和其它的气功有什么不同?让江泽民和中共一定要除之而后快呢?”

  横河:这个问题,我在几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说迫害法轮功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不可避免呢?因为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我才第一次听说过法轮功,后来我就找到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我觉得很奇怪的是,中共怎么让你们存在了七年没有镇压你们,真是奇怪的事情。为什么呢?

  首先是 “法轮功和其它气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觉得法轮功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是个信仰。虽然说气功界是练气功、健身强体,但是事实上,你仔细研究法轮功的话,你发现它是一种信仰,那么信仰,对中共来说就非常可怕;大家如果记得的话,中共是这样:一夺取政权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的信仰团体,能收编的就收编,不能收编的就打掉,所以当时杀掉了很多所谓反动会道门吧!那些它控制不了的。还有一些什么呢?就是把大的,比如基督教、天主教收编,成立天主教三自爱国会,如果你不能够加入三自爱国会,就把你给关起来。所以为什么龚品梅大主教、其他几个大主教一关就关几十年,反反复复的关。它怕信仰,因为共产党它搞无神论,无神论利用的统治手段就是“恐怖”,就是让你害怕。什么人不害怕?有信仰的人不害怕,真正有信仰的人不害怕。所以它必须把这些人给打下去,打下去以后,才能在全国建立起一个所谓恐怖统治。法轮功我觉得第一个与其它气功不一样的,就是他的信仰。

  第二个呢,是他的宗旨,他的宗旨信仰什么呢?真善忍。这个真、善、忍就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发生很大很大的冲突。真,大家知道共产党讲什么?我以前跟人家开玩笑,中国大陆出来的人,相当大一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是专业撒谎者,为什么叫“专业撒谎者”,每天让你政治学习、让你表态,支持这个、支持那个,你是不是在撒谎?六四以后,让所有的人都表态,大家都说:“坚决支持党中央平暴。”你是不是在撒谎?在撒谎。那么法轮功人要讲“真”,顶真到什么程度呢?顶真到就是抓你的时候只问:“是不是法轮功?”他说:“是”。就这么认真的程度。共产党就很害怕,为什么?你以为共产党搞了一次又一次的运动,它真的是为了整这些人吗?不是的。它是要建立起一个机制来,什么机制?大家都记得“指鹿为马”,我说这是马,你说是鹿,那你想说真话,我就要把你杀掉。

  这么多年的运动,除了真正的早期的打击敌人以外,后来就是制造敌人,有敌人就打敌人,没有敌人就制造敌人。目的是什么?就是建立起这个机制来,有了这个机制,谁都不敢说真话了。党说什么是什么,党叫你干啥就干啥。所以把全民都变成了唯唯诺诺的,就听党的话,不管党说什么,说白的这就是白的,说黑的就是黑的,没有什么争论的余地。那么“真”,就对它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善也是。共产党的哲学是什么?斗争哲学。所以,共产党一代又一代的运动,不停的培养出新的打手来,让每个人手上都沾血,所有的人都必须跟着它的战车,就是“绑架”。事实上绑架了打手,也绑架了全国人民。你要善,你要让大家都做好事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再也找不到打手,再也找不到参加者。如果大家都去修真、善、忍的话,所以这对它是一个威胁。

  忍让。共产党最讲的就是暴力,按理说起来,忍是很好的统治,但是,对共产党来说就是不好的。为什么?因为它需要很多人去为它那个东西去卖命。你要是忍,你就不能够去做它的打手,所以对它也是威胁。这就是我认为,江泽民为什么一定要把法轮功镇压下去,一定要镇压法轮功。这不可避免的!

  汪洋:所以照您的观点,从中共的本质上来讲,镇压法轮功是不可避免的?
  横河:对。这就是我的看法,它是不可避免的!你只要看历史上它所镇压的团体,不要说有问题,跟它意识形态有这么大冲突,就是跟它意识形态没有冲突,只要是很大的团体,它都要去镇压。那天他们就开玩笑说:你要是有个一亿人的钓鱼协会,它也得镇压,更不要说这是跟它意识形态有所冲突的。

  汪洋:《九评》当中谈到,江泽民和中共是互为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为什么说他们是互为利用呢?
  横河:这是因为第一个,就是双方都有迫害的需要;第二呢,相互之间有互补的作用。为什么这有迫害的需要呢?我刚才讲了,对于中共来讲,它的意识形态是马克斯、列宁主义,严格的说,马克斯、列宁主义就是西洋来的邪教,对不对?那么它对出生在本土的,恢复中华文化,虽然严格的说,法轮功完完全全是一个本土的,本土的气功,是一个本土的修炼。所以,等于在共产党彻底的摧毁的中华文化当中,再生出来的一个东西。所以这样的话,如我刚才所讲的,共产党就很有理由去镇压它。

  回过头来,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我觉得从他个人品质上面有很大的讲究。我记得六四刚刚结束的时候,第一次记者招待会,有一个法国记者,《法新社》的记者就问他:“有一个女学生在四川被判刑,因为六四被判了刑,后来被四个农民轮奸。”就问他,他当时说:“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不清楚,但是如果有的话,那她是罪有应得。”当时我看了电视,我就大吃一惊,怎么有这样的人!如此没有人性的人能够当中国的这个头,中国这下子将来就糟糕了!当时你看他这个表情,他是没有把这个当回事,随口就说出来了!就是说他的脑子里面,这种是非观念、正和邪的观念、好和坏的观念,完全跟一般人是反的,完全是不对的。它就是这么一个人!

  大家知道,他当政的十三年,中国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我记得有个人写了一本书,写江泽民传的时候说它改变了中国,对,它改变了中国,它把中国人的道德彻底摧毁了!在这十三年中,中国人最明显的变化,就是道德彻底崩溃。前几天我还看到一个报导,说是有一个智障的女孩在收养院,收养院的人因她来了月经,收养院的人怕麻烦,结果把她的子宫给割掉了。这种事情只有江泽民在中国统治十三年以后才会发生的。这种事情,我相信在中国大陆这一类的事情,可能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这是道德崩溃,没有了道德的做法。这个例子到处太多了,根本不愿意举!

  它第一次六四以后讲话,和这十三年造成中国人道德彻底崩溃,它是一脉相承的;再加上这个人小心眼,你可以看到它小心眼,什么都容不得。所以当它发现法轮功有这么多人修炼,听李洪志大师的,不听它的,它就妒嫉心实在就受不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实际上一拍即合,那么可能性也是的,因为共产党搞了几十年运动,已经培养出了整整一套的机制,就是镇压民众的机制、迫害人民的机制,这个机制正好又被江泽民用来镇压法轮功。所以它为什么相互利用呢?一个是共产党要,但是它需要一个领导人,需要一个人来启动这个镇压机制。江泽民正好利用了共产党,他危机感、害怕,害怕法轮功壮大以后对它造成威胁。所以双方一拍即合,造成了这一场持续了六年的镇压。

  汪洋:所以您是说,江泽民的小人的妒嫉心理和中共统治的危机感是一拍即合,所以在这一场镇压当中,它和中共是互为利用的。
  横河:对的,是这样子的。当然还有其它很多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因素是,江泽民个人的道德品质败坏,可以说他是没有人性的,再加上它的妒嫉心。共产党它统治的危机感和它意识形态,和法轮功的真、善、忍完全的冲突,从这两方面来看。

  汪洋:横河先生,从目前揭露出的情况来看,您认为这次的迫害手段,与历次的政治运动比较,有哪些相似和不同之处呢?
  横河先生:我先说类似的地方,那么中共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都是几个特点,第一个,是舆论先行。这个毛泽东说过,要推翻一个阶级,首先要造成一个舆论,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所以他的舆论一直抓得很紧。那么林彪曾经说过的:“笔杆子枪杆子,我们干革命搞的就是这两杆子。”那么笔杆子就是造舆论,所以这次他们也是一样,从开始镇压之前,就大规模的开始搜集证据,然后就是开始宣传,其实,宣传从7月初就开始了。那么人民日报出了十篇评论性文章,没有点名,但是讲的都是反对迷信啦、崇尚科学啦,针对法轮功讲了很多事情,但是都没有点名,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准备完善。一开始(镇压)就开始大规模的造舆论,就是24小时不停的电视,广播,报纸,所有的舆论工具,经过文革的人一看那阵势,就感觉和文革时一模一样,这是一个舆论。

  再一个,就是动用所有的专政机器,类似运动都是这样。也有很多人认为文革是群众运动,其实不是,文革的时候,很多都是专政机器做的。枪毙人除了有些群众外,枪毙的很多人都是国家专政机器干的。然后,把所有被迫害的人都妖魔化,妖魔化之后,让群众参与迫害,跟文革时的群众专政其实差不了很多,为什么?你看,各地搞洗脑班呀,搞这个转化班呀,一直到找隔壁的老太太,偷偷的躲在人家的门口听,你家有没有放炼功音乐,然后马上就汇报,就抓你,这个跟文革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以前历次运动都是一样。那个使用的暴力,包括这个打人啊,打死人啊,这个都是跟文革时也没有很大的差别。对不对,打人,包括在监狱里,包括判刑,包括在监狱里,包括在劳教所,未经审判送劳教所这个跟文革时也是一样的。

  所以从法制的角度来说,镇压法轮功是中国法制的一大倒退。他把几年来辛辛苦苦建立的法律,先不管这个法律制定得好还是不好,不管说名义上它总有一个,对不对?镇压法轮功的时候,它把所有的这些法律都推翻了。包括镇压的机构,成立了一个“610办公室”,为什么?它认为现有的法律,现有的这些机构,不足以镇压法轮功,因为它没有理由,所以它成立了一个在这个之上的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下面的办公室,叫“610办公室”。那么这个“610办公室”实际上是违法的,为什么?它不在中国的党的系统里面,也不在中国政府的系统里面,在党的系统里面也是非法的。为什么?理论上党不能直接管司法系统,所以,它就建立了一个超越法律和宪法之上的机构来镇压法轮功,这个和文革一样,文革时虽然法律不是很健全,但是它觉得还是不够,它还要成立一个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所以这都是可比的。这是比较类似的地方,包括所使用的酷刑什么的,我相信这不是今天一天发明的,那么也是长期以来的。

  主持人:从您刚才的分析来看,这次的迫害手段与历史上其它的政治运动有许多的相似之处,比如说像舆论先行啊,还有一贯的暴力等,那么与历次的政治运动比较,这次的迫害的不同之处有那些?
  横河先生:我觉得在迫害法轮功之中,它使用了一个手段,是以往不是那么显着的,当然也用过,就是什么,就是洗脑,他们把它叫做“转化”,那个转化在这次迫害中是最特别的,为什么?这跟被迫害的信仰群体有关,转化嘛,就是对信仰的迫害。因为它要你转变思想。为什么?因为这个人如果是犯了刑事罪或是什么的,法律制裁,你关就是关,对不对,但是它现在讲的不是这个,它讲的是你要签这个悔过书,你要承认你错了,你要放弃法轮功,你要批判法轮功,只要你批判了,就把你放出去,所以它这个就是以信仰的转变不转变来作为惩罚的标准。而不是以做了什么坏事或是做了什么错事来做为惩罚的标准。所以惩罚的是信仰。这是大规模的对一个信仰团体公然的公开的宣称我惩罚的就是你的信仰。这个以前不多,为什么?以前很快就打下去了,没有这一次这么长时间。

  所以华盛顿邮报曾经报过一篇文章,说这个中共官员告诉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说我们遇到新问题了,在2001年所谓的北京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前,一直没有很成功的去镇压这个团体,后来,它们总结了很多经验,它们从新组织什么,就是高压宣传,这个和以前没有很大差别,只是加了高压两个字。高压宣传,然后是暴力,这个暴力,这个暴力也是一样的,然后再加上一个洗脑,三者结合起来,缺一不可。这它们最后总结出来的,从中共来说,它也是总结出来的新经验,就是把这三者结合在一起,造成一个利用天安门事件,造成一个全民的对法轮功的舆论压力,这个压力,就是“自焚”。

  怎么搞的去自焚?为什么说中共是从“自焚”中得益最多的?从这个迫害来看,谁会从这个迫害中得到最大的好处,谁就最有可能去犯这个案子。我们不讲这个具体情节,具体情节有很多分析了,分析了很多了,但是谁从中得益最大?就是中共,它造成了中国整个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所以这叫妖魔化。然后再加上暴力,然后再把人家洗脑,在洗脑的情况下,它再利用舆论和暴力让人家觉得绝望,让人家觉得没有出路了,这个情况下,意志稍微薄弱一点的,就垮掉了。那么用这种方法摧毁法轮功,它这三种方法结合在一起是十分严重的。

  所以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出来以后,讲起来里面最摧残人性的就是洗脑。逼迫你放弃信仰,逼迫你骂人,这个是以前没有做过的。比如说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放在车站码硕,谁过去都要骂一句,踩一下才能过去,像这种行为,作为一种政府行为在全国范围内的政府行为以前是没有过的。所以这个政府做的事情,简直不像是人做的事情。不要说是一个政府做的事情了,就是这种事情不能做,它竟然公然的做,这个是和以前不一样的。那么这和它镇压的信仰团体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一次的镇压,从它的力度和程度上来讲,与以往的迫害来讲是有所不同的,
  横河先生:有所不同,事实上这是把中共这几十年来残暴的本质都暴露出来,以前没有过的事现在都暴露出来了。比如天安门广场上打人,公然打死人那一天,差不多六四那一天,它还弄到晚上去镇压,现在就是大白天,整个天安门广场,它也是见人就抓,见人就打,持续性的,持续性的让警察和特务和流氓地痞占领天安门广场,像这种事情以前也是没有过的,所以它也是做过不少以前没有过的事情。

  主持人:横河先生,刚才您谈到的,中共在这次的迫害当中,所采用的手段和以往既有相似也有不同之处,那么对被迫害团体法轮功而言,他们在这次被迫害中的表现,与以往的被迫害的团体相比又有那些不同之处?
  横河先生:这个就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了,所有的不同,实际上体现在什么地方?就是体现在被迫害的团体不同,这是最重要的。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讲法轮功的神迹,在整个迫害当中,法轮功学员实际上每天都在显神迹给我们看。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为什么?因为一般人注意到的神迹,都是指的是比如说瞎子能看见了,聋子能听见了,哑巴能开口说话了,都是把这种作为神迹。最近不是教宗去世吗?就是说“封圣”的问题吗?罗马教皇有规定说封圣,要封圣职的时候,一生要有过两次神迹。

  那么法轮功的神迹就是说在这个镇压六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摧毁,而且愈来愈强,这个就是神迹。在中共的历史上没有那一个团体被它打击了以后,这么多年以后还愈来愈强的,那么这个就是第一个神迹了。为什么?因为中共它掌握了全部的国家政权,全部的国家资源,包括人才资源,经济资源,各方面的资源,对不对,政治资源,全都在手上,竟然打压不了一个修炼团体,一个手无寸铁的,打不还手骂不还手的修炼团体,这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一直延伸到海外来。

  我以前讲过一次,说这个共产党打这个国民党的时候,打内战的时候,共产党是内战内行,共产党打国民党是轻而易举,一下子就打胜了。现在中国海外领事馆,看到法轮功的人,有这么三到五个年纪很大的妇女,在门口打坐,它就吓得要死。它就对这个法轮功团体就害怕到这种程度,就是谁怕谁,实在是共产党怕法轮功。它在海外这个多的华人团体,开了这么多的会,它就受不了有两三个人坐在它这个领事馆前面,所以这一点是一个奇迹。那么历史上所有被整的人都是痛哭流涕的,就是彭德怀也承认他自己错。那一个不是痛哭流涕的,那一个不是被整得痛哭流涕的。只有法轮功的人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而且一直坚持到现在。

  第二个不同的地方就是非暴力运动,当然历史上被整的人倒也不是很多人用暴力反抗的。对不对,但是中国的历史上,就是暴力运动,特别是牵扯到这么多人的团体的时候,没有发生过一起暴力反抗事件,这也是个奇迹,对不对,他没有进行过任何暴力反抗,但是不暴力不表示屈服,他不屈服不低头,他虽然不反抗,但是他不用暴力反抗但是他不低头,不卑不亢,这个中国人很难做到,说句老实话中国人很难做到,不卑不亢,没有仇恨,这是个奇迹,没有仇恨。

  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只有在近代才出现非暴力运动。非暴力运动最典型我认为就是一个是甘地,一个是马丁路德金,再来就是法轮功运动,马丁路德金他面对的是什么,他面对的是民间的那种偏见,在他的背后支持他的是美国的宪法和美国的政府,那么甘地,他面对的是有法治传统的英国人,严格的说是文明的英国人。相对来说,虽然他也屠杀,但是毕竟不会像中共这样子屠杀,那么法轮功所面对的是整个国家机器,所以在非暴力运动当中,面对的一直是只懂暴力的,只懂暴力和屠杀的专制机器,中共除了屠杀和暴力他不懂得其它语言了,所以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讲理的,完全只懂得屠杀和暴力的这一类的国家机器,法轮功坚持下来。而且坚持非暴力运动,所以我觉得,在非暴力运动当中他是一个典范。

  再一个奇迹就是说,他不屈服的奇迹,当初就是所有的人都到天安门广场去,因为封死了所有的路,到天安门广场去,法轮功人没有组织,没有组织呢,所以每个人都凭着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来决定他自己做什么。所以呢这造成中共在当时,在天安门广场非常狼狈的,就是他们没办法确定谁今天去了,谁今天没去,所以他进行了一场非常高成本的,就是说他要把天安门广场全部用警察、流氓、地痞来占领,然后到各地去,一直深入到基层去,一层一层的承包,让各地保证各地不让一个人上天安门广场。所以说这是一场非常高成本的。这就是为什么说花了四分之一的国力,这是完全都可以算出来的,不是那么准确的算出来,但实际上花掉的就有那么多钱。一个修炼团体让一个政府这么的狼狈,这也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就是被镇压的人,在不进行暴力反抗的情况下,让一个暴力的政府如此狼狈的,这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再一个就是信仰团体。再一个不一样的就是,历来中共是关起来的,随着改革开放这个就改变了,他开了门了,开了门了所以就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信仰在镇压之前就蔓延到了全世界去了,所以信仰跟民运不一样,中共以前对民运还有一套方法,把你流放到国外去,一流放到国外你和本土失去了联系,失去联系之后慢慢就没有声音了。但是法轮功不一样,他是个信仰团体,所以信仰团体一旦传到国外去落地生根,因为信仰是没有国界的,没有民族的差别的,所以他就落地生根就在各个国家发展起来了,现在有六十多个国家都有。

  所以这样就有另外一件事情有可能性,这是在历史上面没有的,这是对于江泽民和中共整个迫害集团来说的话,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起集体诉讼案,在全世界大概有有四十七起诉讼案,针对江泽民和参与迫害的那些主要的领导人。在二十多个国家,在将近三十个国家,进行了四十七起诉讼案,那么光是江泽民本人的诉讼案大概就有十五起,至少有十五起,那么对于中国官员来说这就是很大的压力,他们要通过各种外交的手段,台面上的台底下的外交手段来要求各个国家政府来阻止这些诉讼案,那么也有一些中国人不满意,你们怎么诉讼中国领导人?其实你想想看,对于一个充满暴力的国家,一个这么大的团体被镇压了六年,他们现在所寻求的只是从法律途径来寻求正义,这难道不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大进步吗?这将对中国社会起一个非常大的影响,就是说如果大家都这么做的话,通过法律手段来寻求正义的话,这将会是中国社会走向良性循环的最好的一个途径。

  那么当然对于参与迫害的人说,他当然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因为这些人都想要移民到美国来,或子女移民到美国来,或把钱转移到美国来。以前有一个中国人跟我讲,你在美国告有什么用,那个国家告有什么用,中国政府的领导人才不怕你呢。你是个小老百姓,你当然不怕,中国领导人可怕,他侵吞了这么多财产,他难道不怕中国将来出了事情以后,他财产都被没受了,他人被抓起来?他当然要留后路对不对,后路是哪里,后路是海外。现在海外这么大规模的起诉,你只要迫害法轮功,别人就诉你,你的后路就断掉了。你不怕,当官的可怕,因为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了。所以法轮功这招,是中国现代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我觉得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是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中国的维权人士都可以走这条路,通过法律途径来寻求正义。

  主持人:横河先生,下周一就是四月二十五号,在六年前的同一天,发生了法轮功学员万人进京集体上访的事件,即后不久,就开始了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六年过去了,法轮功没有因为这场镇压而倒下,相反的,他们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的真相,以您的观点来看,这场迫害和反迫害未来的发展趋势会是怎么样的呢?
  横河:这个趋势是很明显了。中共已经是所有的招都使完了,这个大家都知道,我在三年前其实就有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对于迫害的一面来说是没有前途的,没有未来的,因为他迫害了一个信仰团体,真正的信仰的团体,所以它是没有前途的,那么从现在看来,他是这样,一个中共代表团出国,官方代表团,不敢接信封,不敢接东西,为什么呢,生怕是起诉的诉状。各个国家、联合国也举行一连串的研讨会,在这个非正式组织,人权会议上,一连串来讨论这些问题,公开的讨论中共迫害的问题,每年都是,法轮功在海外对迫害者的起诉,然后大规模的向国内讲真相,在海外向各个国家的政府讲真相,我觉得这是越来越能够让中国的人清醒过来。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记得有人讲过这句话:“你可以欺骗,你可以愚弄一部分人,在某些时候,但不可能愚弄所有的人,在所有时候”。那么这个话在中共采取的方法是不适用的。他是在绝大部分的时间,愚弄绝大部分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搞媒体。而法轮功这个大规模的讲真相,正好打破了他这个东西。在很短的时间内,用高强度的,大规模的讯息送往中国大陆,用各种方法。所以突破各种封锁,这点对中共打击非常大,所以我说就我个人来看,中共要倒就倒在法轮功上,不可能在别的东西上,尽管法轮功没有想要推翻中共,这一点是很明显的,我觉得法轮功在这一点上,他没有政治诉求,他没有说建立一个什么国家,或者是建立一个什么制度,他从来就没有提出来过,到现在也都没有提出来过,但是由于法轮功大规模的讲真相,揭露了中共迫害的严重性,和中共在历史上的罪恶,最终让中国人民都明白这个真相的时候,那么共产党就维持不下去了,所以我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共产党是栽在法轮功手上。

  主持人:所以说从你的观点来看,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导致自己的灭亡。
  横河:搬起石头来打自己的脚,他以为他自己能够胜,但是最后自己砸了自己。

  主持人:横河先生,谢谢您今天参与我们的节目,并为我们解答了这么多的问题。
  横河:谢谢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各位的收听,那么下周同一节目时间,我们再会,不要忘记,下周我们将继续开通我们的九评热线。欢迎观众们播打。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反响-专家学者评共产党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5-17 3: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