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高层恐慌 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曾宁先生认为目前中国国内比较严峻的政治形势﹐是最后黎明前的黑暗(AFP/Getty Images)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据大陆异议人士提供的消息﹐中共近几日来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各地异议人士﹑民运人士的大规模传讯﹑抓捕行动。大纪元记者辛菲5月1日采访了贵州民主人士曾宁先生﹑上海民主人士李国涛先生以及广西民主人士黎小龙先生。

他们表示﹐各地多名异议人士近几日内都遭到传讯或者抓捕﹐包括﹕重庆的许万平先生﹐上海的李国涛先生﹐广西的黎小龙﹑薛振标先生﹐贵州的曾宁﹑李任科先生﹐东北的冷万宝先生﹐等等﹐其中李国涛先生于4月29日被当地警方窃听电话﹑跟踪﹑限制人身自由﹑辱骂甚至殴打﹐许万平先生30日被抄家﹑抓捕至今未被释放。

4月29日晚﹐黎小龙先生由北京参加赵紫阳百日祭奠返回南宁﹐在火车站被广西南宁警方绑架﹐经过一个晚上的审讯之后﹐黎小龙先生于4月30日早上获得释放﹔黎小龙先生获得释放的同时﹐南宁警方拘捕了薛振标先生﹐薛振标先生在当日傍晚获得释放。

30日中午11点50左右﹐贵阳3名国安人员到李任科先生家中﹐和李任科先生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的谈话﹔30日中午﹐午饭之后﹐有一些安全人员对曾宁先生进行跟踪和传唤。

4月30早上7点半左右﹐许万平先生刚从四川遂宁欧阳懿先生处旅游访友回到家中﹐重庆警方把他带走。中午12点左右﹐10多名安全人员将许万平带回家中﹐对许万平家进行查抄﹐没收了电脑﹐文字资料﹐还有存折和现金。同时﹐有多部摄像机对许万平家的整个抄家过程进行了摄像。

中共高层恐慌 内部斗争激烈

曾宁先生表示﹕从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整个这一系列的拘捕事件不仅仅发生在广西﹑贵阳和重庆﹐我们估计全国各地都可能发生了类似的拘捕异议人士﹑侵犯人权的严重事件。中国政府有可能会利用这次中共高层在反日示威的强硬态度和一些不负责任的批示﹐作为一个契机﹐来进一步迫害和打压国内的异议人士。

曾宁先生指出﹐《九评》和退党大潮的出现﹐近日全球声援百万人退党活动﹐在相当程度上冲击﹑消减了中共的独裁专制﹐使中国政府感到非常恐慌。反日运动后中国政府预感到中国社会的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对中共的政权﹑中共的独裁专制的体制构成威胁﹐随时可能把民族主义的矛头指向中共当局﹐使得中共非常恐慌。

另外﹐海内外对法轮功的和平抗争的广泛和高度的关注﹐赵紫阳的百日祭奠活动﹐台海两岸的关系﹐国共两党的所谓会谈﹐整个海峡两岸局势的发展和演变﹐还有即将到来的“五四”﹑“六四”等等﹐都是促成中共在近一个时期以来神经高度紧张的原因﹐这一系列形势的发展﹐相互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都使中国政府感到极度惊慌。

师涛被判刑10年﹐张林先生被拘捕﹐郑贻春被法院开庭﹐国内进一步大规模抓捕迫害法轮功人士﹐对待法轮功不断下达文件在每个单位落实批判﹐对异议人士进行的大抓捕﹐制定新的上访条约进一步限制民众的自由,更加充满了对上访人民群众的敌视,等等﹐都是中共高层极度恐慌的表现。

这几个事件在同一时间内发生﹐因此促成了目前中国国内的比较严峻的政治形势的出现﹐我们认为这是最后黎明前的黑暗。

曾宁先生同时表示﹐中共高层对待反日运动的政策的变化﹐实际上同时反映了中共高层在这一系列问题上认识的分歧和不一致﹐这种分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结果。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是必然的﹐是必然会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件﹐相互之间都在对中国社会的演变和发展产生了一种共同的合力。

曾宁先生呼吁国际社会给予高度的重视﹐高度的关注﹐他说﹕到目前为止﹐许万平先生被抓捕以及其他人士受到传唤﹐随时可能面临被抓捕的情况﹐有相当一部分海外国际人士还不知晓﹐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你们把这个事情披露出去﹐希望更多的人士关心中国大陆这一个时期以来﹐尤其是反日游行示威以后﹐中国大陆随时可能出现的一些新的人权案例。

广西黎小龙﹑薛振标被传讯

4月29日晚﹐黎小龙先生由北京参加赵紫阳百日祭奠返回南宁﹐在火车站被广西南宁警方绑架﹐经过一个晚上的审讯之后﹐黎小龙先生于4月30日早上获得释放﹔黎小龙先生获得释放的同时﹐南宁警方拘捕了薛振标先生﹐薛振标先生在傍晚获得释放。

黎小龙先生向记者表示﹐警方主要是询问两方面的事情﹕一个就是近日接受大纪元的采访﹐声援纽约百万人退党大游行活动﹔另一个就是去北京参加赵紫阳百日祭奠的事情。

黎小龙先生和薛振标先生本月22日和广西民主民运人士一起参加中国20多省市声援纽约百万退党大游行,黎小龙先生希望大家能够大量地把《九评》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以此唤醒更多中国人对共产党的认识。

黎小龙89年走上街头支持北京学生民主爱国运动,1998年6月24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到中国桂林访问,黎小龙被广西警方拘押在玉林市,黎小龙被拘消息发出后,不仅各大通讯社作了报道,美国ABC,CNN,CBS等各大电视台也致电来询问详情。1998年8月2日,黎小龙先生与国内各地异议人士联名致函江泽民,表示愿意陪同王有才等人坐牢。2005年4月7日,他与西南各省异议人士联名抗议杭州警方和四川警方拘押四川异议人士欧阳懿先生。

赵紫阳先生去世他与广西东海一枭先生、薛振标先生共挽:春阳未来,紫阳已经走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坚守良知,维护道义,生而无畏,死而无悔;追求民主,向往自由,死者已矣,生者何为?

重庆许万平被抄家抓捕

曾宁先生介绍说﹐4月30早上7点半左右﹐许万平先生刚从四川遂宁欧阳懿先生处旅游友回到家中﹐重庆警方把他带走。中午12点左右﹐10多名安全人员将许万平带回家中﹐对许万平家进行查抄﹐没收了电脑﹐文字资料﹐还有存折和现金。同时﹐有多部摄像机对许万平家的整个抄家过程进行了摄像。

曾宁先生表示﹕现在许万平先生还没有放回来﹐完全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估计短时间内获得释放的可能性不大。从抓捕许万平先生的阵势﹐我们判断估计重庆警方﹐甚至于中共高层会有更进一步的﹐更严重的对许万平先生的人权迫害。

曾宁先生表示﹕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主要是因为近一个时期以来﹐大陆发生的反日游行活动﹐被中国政府认定背后有一些黑手在操纵﹐将其演变成针对独裁和专制的中共﹐进而要求更多的政治民主和人权自由的运动﹐所以﹐中共高层和行政部门就开始了一系列深挖﹐要抓出所谓的反日游行幕后黑手。

曾宁先生表示﹐许万平先生之所以遭到比其他人更为严重的处罚﹐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重庆警方在一个时期以内﹐认为许万平先生给重庆警方带来了很多麻烦﹐因为许万平先生在异议活动和互联网论坛上比较活跃﹐做了相当多的为了中国的民主化和人权事业奔走呼吁的一些工作﹐重庆警方对许万平先生非常头痛﹐借这一次中央高层认定反日游行背后有黑手的时机﹐认定许万平先生和这个事情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因此把这个事件作为抓捕许万平先生的导火索。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因为许万平先生一个时期以来为中国大陆的人权事业和民主运动做出了很多小有成就的工作。

许万平先生,今年44岁,失业,义务为实现中国民主、法制、人权、自由夜以继日地工作,于上世纪1979年参加工作。1989年因参与“六 .四”民主运动及“六.四”大屠杀后准备组建“中国行动党”推翻暴政(国家档案馆有《判决书》),被中国当局迫害入狱八年并失去工作。1998年又因筹组“中国民主党”,以实现中国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社会等而被中共当局以所谓“煽动下岗工人闹事”莫须有罪名迫害入狱三年。2001年再次出狱后,许万平先生继续无悔无怨地积极从事推动实现中国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社会活动。

4月13日,许万平先生突然收到一张被偷偷丢进家中的《停发最低生活保障金通知》单,上面提出的理由是“因你使用手机和电脑”,落款时间是“二月二十四日”,落款部门是“大渡口区民政局”。许万平先生一家唯一的生活来源因此被剥夺了。

许万平先生4月15日发出强烈的呼声:“维权从我开始!!!捍卫人权、争取自由权利是每一位公民的神圣使命!今年就是我的维权年──”他表示:1。抓住不放,以此掀起一个又一个全国性的民运大互动,并发展成整个民间的维权抗争。2.具体形式:国内网上呼吁、声援、签名,走上街头征集签名,组织签名民众到政府部门抗议等。3.要求对话等。

曾宁﹕中共企图抓捕反日活动幕后黑手

曾宁先生指出﹐最近一系列大抓捕事件与反日游行有很大关系。中共高层和行政部门认为反日活动背后有黑手﹐是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要利用民意达到反日的目的﹐但是中共高层又很不希望反日运动演变成真正的民主爱国运动﹐担心反日运动演变成针对中共当局的反独裁﹑反专制﹐要民主﹑要自由的运动﹐因此就认为反日活动后面有政治黑手在操控﹐认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在联手试图幕后策划﹑掌控中国大陆的反日活动﹐在引导人们转向反中共的活动。

中共高层在反日活动初期是想利用民意﹑民间的反日情绪来达到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目的﹐后期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反日﹑抗日活动有可能转化成针对中共现政府的爱国民主运动﹐演变成针对独裁和专制﹐进而要求更多的政治民主和人权自由的运动﹐因此中国政府的一些高层人士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权力斗争后可能有一系列内部指示﹐认为反日运动由幕后黑手在操纵﹐因此行政部门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在全国各地的一些抓捕和传讯活动。

作为行政部门﹐除了一方面完成中共高层的批示﹐向中共高层交差﹐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网络上出现了类似于“告抗日爱国运动同胞书”﹐或者类似于“新抗联”这样的组织的形式发布的一些文告。尤其是“新抗联”这样的文告在各地的警方和我们的谈话过程中都反复涉及这个话题。他们说他们有足够的证据﹐“新抗联”就是国内的这些异议人士﹑民运人士在背后操纵。“新抗联”实际上﹐是海外的一些朋友以“新抗联”的形式对整个抗日运动试图进行一些影响﹐试图将抗日运动引向一个正确的轨道的努力和尝试。

曾宁﹕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曾宁先生指出﹐刚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觉得民意可用﹐纵容﹑默许甚至煽动﹑利用民众的抗日爱国热情﹐来达到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目的﹐实际上另外一个目的﹐中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执政合法性已经丧失﹐觉得民族主义是唯一可以利用的用以维护﹑维持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手段。

曾宁先生指出﹐民族主义﹑群众运动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达到暂时维持已经丧失执政合法性的专制和独裁政权的执政的目的﹐同时民族主义本身又可以消减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随时有可能演变成真正的爱国民主运动的精神来源和群众情绪表达的来源。

中国政府意识到刚开始的抗日运动﹐随时有可能发展演变为爱国民主运动﹐以后﹐爱国运动的矛头将会直接指向独裁专制的现政权﹐直接演变成要求更多更大的政治主权﹑政治人权的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国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此采取了急刹车的形式﹐为了平息民众的情绪﹐甚至于不惜用“欲加之罪”的形式﹐给反日运动带上幕后黑手的帽子。同时也是在试图吓唬民众﹐达到控制和整肃异议活动人士的目的。(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5-02 7: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