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立法会辩论平反六四再遭否决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香港报导)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昨日在立法会提出“哀悼赵紫阳,平反六四”的动议辩论。民主派议员,每年都会提出同样的辩论议题,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何俊仁从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手中接棒,提出动议,今年还加上“哀悼赵紫阳”的主题。民主党的张文光议员表示,此项动议年年都会提出,直到六四获得平反为止。

辩论期间,支联会及“四五行动”10多名成员,在立法会大楼外拉起横额及标语请愿,要求北京平反六四、释放民运人士。8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亦在场声援请愿行动。

何俊仁提案时说:“象征着广大中华同胞的尊严、良心的呼唤,我们在香港可以利用这仅仅的自由空间,代表未能公开表态的中国同胞,就是平反六四、八九民运的诉求,直到达到目标为止。并借着今次动议,向今年初去世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表示敬意。”

因利益

他续说,回顾“六四”历史,最早被定性为“动乱”,然后是“反革命暴乱”、“六四”风波、“六四”事件,北京当局极力淡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希望中国人忘记这可耻的历史;曾经在“六四”镇压中,手上占满同胞鲜血的领导人,更加希望将这段历史活埋,指“六四”永不翻案;曾经因为八九民运而得到政治利益的人,亦不希望平反“六四”。

何俊仁接着说:“历史的悲剧往往就是极权专制政治统治下的产物,在这样一个制度下,个人的意志可以推翻集体的权益,个人的喜好可以用来践踏体制的规则。独裁者的个人及维护少数人的利益,可以凌驾于国家民族以至人民的利益之上。”

他说:“更加可耻可悲的是,当时的独裁者邓小平,摒弃了赵紫阳所坚持的民主法律的道路,而采用了脱离民主的方法,利用保卫国家的军队,用荷枪实弹来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造成民族历史上及人类的历史上一个黑暗的一页。”

最后,何俊仁以为该项动议,向当年为了国家前途理想而奋斗的学生及人民作出崇高的敬意,并向牺牲了宝贵生命的同胞,寄以深切的哀思。

他说:“当时身在其中的赵紫阳先生虽然无法抗拒独裁者邓小平的命令,但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坚持了自己的信念与原则,力求以民主法制的途径,和平处理学运问题。他这种无畏的精神,他放下个人的荣辱得失,最后被扣上莫须有所谓分裂党的罪名,被撤职及终身软禁。赵紫阳一生的功过或许有许多地方需要讨论,但是对中国人民或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士,在八九民运期间,赵紫阳先生所表现的伟大的勇气、高尚的人格、无私的情操,是人民公仆的政治人物的典范。”

他指出,中共政府至今都不允许中国人民在国内公开讨论“六四”,正正说明政府缺乏道德的信念,因而觉得心虚胆怯、心惊胆跳。何俊仁强调,无论面对怎样的顽固强权,中国的民主决不会因为“六四”的镇压而完结,而是承接了民族自强不息,为国家民主及稍后于香港普选的共同目标而努力。

另外,多位议员发言时,谴责中共血腥镇压“六四”及没有面对历史,妄想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让血腥暴力的影像逐渐淡化。他们还指出,中共谴责日本篡改教科书的同时,亦要面对自己的历史。“45条关注组”成员汤家骅议员,还引用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一句话:“一个尊重历史的国家,要为历史负责,才能在国际社会上承担更大的责任。”
张文光指出,赵紫阳去世后,在中国广阔的土地上只有一个小小的灵堂,他的朋友被禁止悼念,挽联被公安拆去,令到赵紫阳的灵堂都得不当安宁。这显示出中共独裁政权的炎凉。

“四五行动”的梁国雄议员说,国内有关六四的言论和相关人物,仍然被封锁和被迫害。王琪(译音)因为在“六四”周年,在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扣上颠覆国家罪名,被判监10年;李海,北京清华大学学生,因搜集八九民运的受害者资料,被扣上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监9年;还有天安门母亲丁子霖、SARS英雄蒋彦永医生等,每当敏感的日子,都被跟踪监控或软禁。

梁国雄呼吁家长带子女参加“六四”游行及烛光晚会,教育下一代,向所有中国人致敬,体现港人的民主精神。支联会将于本月29日举行悼念六四大游行,6月4日晚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悼念集会。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5-26 12: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