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佛报告(1)﹕中共网络封锁全球最大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8日讯】约翰帕尔弗雷(John Palfrey), 哈佛法律学院博克门社会与网络中心(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 Society)执行长, 4月14日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Commission)有关中国的控制机制及手段(China’s State Control Mechanisms and Methods)公听会上的演讲,大纪元将分次刊载帕尔弗雷博士报告的内容。

主席、共同主席、各位委员:
我是约翰帕尔弗雷(John Palfrey),目前是哈佛法律学院博克门社会与网络中心(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 Society)的执行长,并且以法律讲师的身份教授与网络相关的课程。我也是开放网络促进会(OpenNet Initiative, 简称ONI)研究团队的成员之一,该研究团队总部设在多伦多大学、剑桥大学以及哈佛法律学院,并在过去数年对中国的网络过滤机制进行严密的观察检验。今天我们向各位呈现的报告,是我们以2002年公开的类似的报告为基础所作的报告。我的同事,多伦多大学的罗纳尔德戴伯特(Ronald Deibert)、剑桥大学的拉法尔罗荷辛斯基(Rafal Rohozinski)以及哈佛法律学院的约纳森吉特雷(Jonathan Zittrain)也是这份报告的主要撰写人。我们也曾深入的研究中东国家、前苏联共和体以及部分东亚国家的网络过滤机制。今天和我一起的同事包括多伦多大学公民研究技术研究室(Technical Research at the Citizen Lab)主任纳特维尔纽芙(Nart Villeneuve)以及哈佛法律学院博克门中心的研究学者德雷克巴鲍尔(Derek Bambauer)。

今天委员会要考虑中国的国家控制机制与手段,中国在运用新科技促进其经济成长的同时所采取的各类行动,中共恐慌网络可创造的自由且公开的通讯效果,这种恐慌促成中共政府建立了全球最复杂的网络过滤机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具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且最有效的网络检查及监测的法律及技术制度,此制度防范网民取得网络上高度政治敏感的内容,包括反对政治团体、政治独立运动、法轮功精神运动、达赖喇嘛、天安门广场事件等的信息;这套制度几乎封锁了英国广播公司(BBC)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所有的线上内容。中共政府已实施重要的法律与技术限制手段,以阻挠公开及取得中共政府认为敏感的资料内容。

中国网络过滤体制遥遥领先其他国家所采的过滤体制,我们研究团队自2002年观察检验中国的网络过滤体制迄今,中共的过滤手段已更为复杂,因为中共致力于改善及采用多重的过滤方法及系统,其过滤手段在多个层面同时进行,包括网络咖啡的上网点、网络供应者((ISPs)的中间媒介点以及全国性的中枢网络。

中共采用软体及硬体的控制组合限制其人民可取得的网络材料。硬体控制包括技术手段,如关键字及封锁来源(source blocking);软体控制则包括不合法的手段如对使用者及网络内容提供者施加非正式压力,以及合法的手段如广泛且经常是恣意的限制措施。中共的法律执行措施主要在于控制网络内容的创新及散播,而不是恢复(retrieval),因此,此等软体控制具有“恐惧效应”(chilling effect),以致使用者及中间媒介如ISPs等不敢在网络上载敏感或禁止的主题。

自我们上一次的观察检验迄今,中共已透过法律及技术的更新与扩展更为扩大对网络的监测。就法律层面而言,新式的规定与限制提高了敏感内容的限制门槛,并且监视网络作家及中间媒介者的行动。就技术层面而言,中国的过滤技术更为复杂,提高禁止网络的追踪技术及其准确度,减少错误封锁相似但敏感度较低之网络的概率。鉴于网络交流更为普及如线上讨论论坛、搜寻引擎及网络日志(部落格)等,中国已扩大其过滤设备以控制在此等媒介的意见表达。过滤系统已整合成为新科技的一部分,例如中国的部落格提供者已采用连接禁止的敏感专有名词与内容的密码。

中共网络过滤系统渗透到方方面面,除了限制中国人民获悉监测程序外,更可怕的是无法得知其过滤系统是如何运作,使我们监视其过滤体制的工作更形复杂,更为重要的是,复杂的网络过滤系统本身也构成严密紧张的监测气候。

中共官员几乎不承认中国会监测网络内容,他们不会揭露中共透过过滤体制巨细靡遗地监测所有的内容,例如中共不会像沙乌地阿拉伯一样,允许使用者参与封锁的决定或就错误过滤并未含有封锁内容的网络进行请愿。

中共的网络过滤及监测已扩大为全球性,全球的网民都应该关注这个现象,而且对于相信无论是上线及下线都应自由民主的任何人都应该关注这个监测体制的扩大现象。中国逐日成长的网络人口几乎已是全球网络使用者的半数人口,而且很快地即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网络使用者,因此中共对于其人民在线上交流互动的限制,会显着地改变全球网络的交流,中共的网络过滤体制成为其他也有意监测网络的国家的典范。中共提供越南、北韩、乌兹别克及吉尔吉斯的区域网络上网,因此,中共得以透过其身为其他国家人民及网络之间的上网守门人的重要角色,与邻近国家及其区域网络服务供应者分享或输出网络控制技术,中共政府会在机会来临时毫无限制地输出其网络过滤技术到其他国家。

自由及民主是否在中国发芽仍是个有待讨论的问题,但毫无疑问的是,今天中国的网络环境仍然缺乏民主自由。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5-08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