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16-20)

迟舆叱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2日讯】

16

我们在政府的院子里呆了一上午,没有结果就走了,带着无奈走在回去的路上。来时的劲头全都没了,一个个懒散地往前挪著步子。我们向往公平的奢望不存在了,向孙子似的,等著爷爷的发落。“小胳膊到啥时也拧不过大腿去”,听这话,一些人又要交枪了。我们这些臭鸡蛋,在政府的石头上说不定又要撞碎了多少个。

“与时俱进”中,“继往开来”了一群流氓,他们把章法调戏的不类不伦。在打着“三个代表”说教儿的大旗下,在政府的大门前乞讨我们自家的资产,这真是显得有点儿不伦不类的味道了,而且还不许你大声的说“不”!在这种十分严峻的时候,为什么要让我们都沉默下去呢?《宪法》里的各种自由,都到那家的高门楼儿去谄媚了呢?共产党、八路军把土地分给我们,稳固了江山又要往回抢,这个繁杂的反复,又要证明一些什么东西呢?当共产主义这个幼稚的热望快要清醒的时候,为这个伟大的事业,抛头颅、撒鲜血的一部分人仍然健在,所以,他们还须要挂一个时期的羊头,卖一个时期的狗肉。在这个混沌初开的裂变时期里,一些人看透了资本是多么的重要,这时候,当摇摇欲坠信念,快要威胁到上层建筑的时候,崩溃的私欲,就从这个残破的骗局中,一泻千里。

17

一个光棍儿汉子,从拆迁开始,一直没有人到他家里去过,就是送通知,也都是往门缝里一掖,然后就了事了。这人信佛,家里简单极了,一个床,单个的铺盖,一对儿向烟子熏过似的老红柜子,再有就算是放在显眼处的那一尊大佛了。看样子这个人很虔诚,真算是佛主可以信得过的门徒了。几捆上好的香放在小木桌上,香炉里是满满的一下子香灰。他家里很穷,可是呈在佛主案前的供品,却是十分的丰厚。这个人平时不喜欢多说话,也不愿意和邻里们交际,是个忠厚老实的大善人。时间一长,人们就感到有点怪,都这个、那个的瞎猜:有人说他人高马大,拆迁那帮人不敢着他的边儿,大多数人都赞同说他家里有佛,歪门儿邪道儿的都不敢进他家的门。更迷信的人说他是老狐仙下凡,真要是惹恼了大仙儿,保证得有报应。一时期把他说得神乎其神,甚至于都有些发颤,一次,一个拆迁办的在吹牛皮的时候说:“这小子就一根棍儿,没大毛病,养肥了拿他开刀”。当这一句传到光棍汉那里的时候,他马上就搬了家了,他果真是个大老实人。

共产党的淫猥真是把老百姓吓得好惨,我们都在活着的理念中苦熬。残酷的现政把我们变成丧家之犬,颠沛在野蛮的市井中,苦寻着说理的饭门。可是死了的独裁者们,他们养育了一帮只会贪占的低能儿,联合起所有的马屁精们,他们已经攻占了正义的制高点,让我们总是求告无门。

18

开工一晃就快到一个月了,楼房从大傻抓下抓出来的地基里一直往上长著。东边挡了光的住户,被人民警察抓走了,训诫了一通之后,又放了出来。警察先生开导他们说有理讲理,共产党最讲理,说他们那样做是无理取闹。遵照警察先生的教诲,听说他们反复找过许多次局里、县里,可是每次都会出现局里推县里,然后县里再推到局里,最后听说,他们在当政的联赛中被踢得溜圆。

在现实的生活里,我们都会打上不同的印记,不遭受挫折就不会有较深的认识。从前的一段时候,我也曾沉浸在“大好形势”的歌舞升平中。在当局严格控制的宣传机构里,“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听不到任何不同的声音。可是,当我们一接触到现实的时候才偶然发现,这世道竟变得如此之凶险。说理的地方没有,表达自己看法的地方也没有,上访的群众倾家荡产的去了,又轻而一举地遭受戏弄。那些遭到不公的受害者们,又将给社会带来什么呢?假如真是积怨太深,那么,这个政府也就真的快要被颠覆了。

19

工程热火朝天,噪音也是整天不断。前院儿一拐弯儿的小过道儿上依然如故,只是晚上,到这里报道的人少了。不少人在高压下放弃了抵抗,屈从了来自于政府、司法、及恶势力的压力投降了。从依稀尚存的我家前边,从拆迁办的破墙后面看,中午撒尿的人好象是多了,一拨一拨的来了,向是给谁默哀,看起来是联军司令部征兵了。有闲心跑去看热闹的人回来说,政府来人了,法院也来人了,回头再往短墙后面的窗子里看看,里边满是些晃动的脑袋瓜儿。

现在,有对开两扇儿小木门儿的拆迁办,已经变成一只航空母舰,每天从这里发射的巡航导弹,都能准确地击中目标,落在仍在那里坚守的每一块阵地上。联军这几天出动大批的战机,在拆迁区域上空进行地毯式的狂轰滥炸,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十分惨烈的阵地争夺战。

有一家的老太太,听说拆迁办来人了就发昏,都吓昏过去好几回了。为了躲避这场惨烈的战乱,家里人只好把老太太转移到别的亲戚家里去了。司法们冲上来了,掖下夹一个闪光的皮包,他们傲慢地掀开住户的房门,诉讼起参差不齐的,一声声希奇古怪的审判,国徽紧靠着每一个人的额骨,天平的招牌,在他们挺起的胸膛上面高悬。

20

老鹅叛变了,一开始我有些不信,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上访者,是一个有组织才能的人。到后来,他让我看那张装在屁股兜里,一份快要掏烂了的,看见谁给谁看的假合同时,我这才信以为真了。听别人说,是上头看中了他,对他下了许多的工夫。起初老鹅信不实,那些官长就起誓发愿的,说到最后,保证是他得到的最多。

有能力的就是当牵驴也有能力,老鹅一说话就多得嘴角儿挂白沫,编瞎话儿也都向真的似的:他说政府开会了,马上就要强迁了。再加上政府对这里施加的军事压力,不久就又有几户支撑不住了,在他们蛮横的格式合同上签了字,从此离开了这个官商诡诈的事非之地。

今天局子里派人来给我送一张裁决书,两个人一送到马上就出去了。这个裁决书起草的很霸气,不容分说地就给你定完价了。我有时甚至都不信,这开玩笑似的变通,就能把我的财产,名正言顺地划拨给了别人,更不相信政府和司法可以公开地,在受《宪法》保护的财产上边,随意地去指手画脚。

当政界里感染了变通以后,漫天席卷的便是些文字上的把戏,把中国式的“说理”,改造成切不着跺不烂的“滚刀肉”,且大多挂在官长的嘴上,可以转轴,到时候咋说都有理。人治使官长们身价百倍,他们仅用一张嘴的本钱,就可以换来许许多多的钱。在这样的变革中,他们大都走在暴富的大路上。如此一来,说理就成了下层老百姓们渴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说理”被拉下公正的宝座,都嫌贫爱富地叛变到有权有钱,还有黑恶势力的那一边去了。在这个每况愈下的社会风气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掩饰一下这些丑恶呢?那么上级决策:让一群遵纪守法的穷光蛋们见义勇为,还有学习雷锋好榜样去吧,让他们都争做“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儿郎。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上,暗淡的日头被薄薄的云彩打了个遮儿,阴冷在季节里尽情地发挥。纯正的冬已走出了许久,人们都淡忘了那样干脆的冷。粘稠的潮湿围拢在你的周围,每时每刻地掀动着你的衣角儿,夹击你业已蜷缩的脊梁。白天我留守在我的爱屋儿里,把一段比冬天还难受的日子,变成一顿无聊的午饭,一直到了晚上,人们才走出困惑的院落。于是,我踩着拆迁之后的瓦砾,和一息尚存的甬路,朝着前院儿,拐弯儿处的小过道儿上走去。
  • 每天都重复著高音喇叭里,那位醇厚的女高音,八点半开始,准确无误地对着你家大门狂喊,一遍又一遍,记忆不好的都能背得烂熟。战斗机小分队频频出击,扫荡著片早就以经疲惫不堪的小区。挑几户有名望的,偷摸多给俩钱儿,买几户做“牵驴”,经过教练之后,让他们到处放风儿:“小胳膊到啥时候也拧不过大腿去”!啥话吓人就说啥话,牵驴地把胆儿小的吓走了好几家。几天后,搬走的几户发现吃亏了,再想找就来不及了。
  • 六月四号,这一人类历史中令人难以忘怀的日子,记载着中华儿女对民主、自由的渴求与向往,也记载着中共暴政对无辜学生与善良市民的血腥屠杀。十六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那坦克车留下的血痕,更记得那阻挡坦克车的青年的勇气。尽管中共当局刻意让人们忘记六‧四,然而,每一年的这一天,海外各地华人都会举行各种活动纪念六‧四屠杀中死去的英魂,并要求当局者平反六‧四。如果说六‧四的枪声震惊了国人,让人们对中共从内部改良彻底失去了信心,《大纪元时报》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更让人们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与往年不同,今年纪念六‧四的主题已不再是要求“平反”,而是在“勿忘六‧四”的同时,追究屠城责任,并呼吁告别中共。
  • 公元2000年某月某日,是我一生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天。残存的冬意夹杂起潮湿,掀动着每一个仍然臃肿的外套,沿着你缩紧的脖子,轻而一举地就占领你的脑后神经。这时候,人们都麻木而呆滞的浏览著,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于是,我们大都本能的蜷缩著躯壳,一起走过这奇特的时节。
  • 今日中国,暴政猖獗,社会败坏,在表面的昌平之下,危机重重,中共统治随时可能解体,希望所有的中使领馆官员,停止助纣为虐,选择诀别中共、脱离暴政、持守良知保平安,不要丧失机会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 澳洲的自由社会就是和中共邪党社会千差万别,近几日最受世界关注的就是澳中使馆原大使陈用林先生献身说法,揭露恶党中共其暴政暴行的正义之举。对于这个对于中国海外华人有着深远意义的消息,澳洲各中文媒体对这件事的态度可是天壤之别。有的说陈先生是为留澳而“编造谎言”﹔有的说他是真的不能容忍中共的邪恶了,不愿再与其共舞﹔还有的说他是第一个觉醒了的为中国共产党办恶事找回良心的中国人,等等等等。
  • 傅莹女士:

    喜闻你麾下之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秘书陈先生用林,基于良知的觉醒,公开与暴政决裂,不禁携酒而归,竟成一醉。为你能培养出如此有智慧的部下,深感欣慰。

    今日之中国,政治腐朽,社会糜烂,人心败坏,国运倾颓。经济繁荣表象之下,社会矛盾如地火奔行;国势强盛外衣之内,重重危机蓄势待发。权力异化,成贪官敛财之器;金钱肮脏,为奸商买权之用。世事艰危,更有甚者──暴政猖獗,虐民以逞,已成政治黑帮;宦海凶险,倾轧成风,几如虎狼之穴。

  • 中共垮台后﹐中国不会乱” ,这是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6月5日在德国的一场“纪念六四暨中国政情研讨会”中做出的论断。时任德国一家保险公司高级主管的费良勇原本是原子反应堆工程师﹐由于工作业绩优秀﹐80年代公派赴德国﹐撰写了大量论文。六四屠城时﹐费良勇正在德国﹐出于正义﹐挺身而出﹐谴责中共暴政。16年来﹐费良勇致力于中国民主事业。
  • 六月四日晚多伦多多个华人团体包括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举行纪念六四烛光悼念活动。两周前刚刚抵达加拿大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在会上发言,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中共的迫害和暴政。
  • 6月4日下午1点,告别中共大联盟、民主阵线联盟、中国公民维权委员会、六‧四伤残者团体、在日中国人团结联合会、后共产时代中国筹备委员会及大纪元时报共同举办了“勿忘六四‧退垮中共”的游行和集会,纪念1989年天安门屠诚十六周年、共同谴责中共暴政、声援200万人退出中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