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36-40)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7日讯】

36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著,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收集了许多当局高官的讲话,还有刊物的报道,并且体验到了什么才是正宗的放屁。想听政策那都是摆摆样子的,为多数没摊上事的良民们,特意研制开发的宽心大粒丸,好让极少数,智力不开化的人们无奈地赞叹道:“真是一本好经,就是让歪嘴和尚念走调了”。就是这么样的一句,他们就会感到相当的知足了,然后再装出一副确有难言之隐的姿态来,又重新蹲回其他人等的脑瓜顶子上头拉屎去了。

那么,从今往后怎么办呢,我们今后还要生活在这么恶劣的谎话中了吗?我想还是看看现在的体制吧,或许我们能获得到某种的启迪。在独裁专制的世袭制度下,上来下去的官员们从来就不靠能力,他们从假民主中受益,在假民主中登基,让他们光宗耀祖的宝贝分别是:一种儿、二钱、三马屁,为人民造福的傻子们拿下来,给人民造孽的精英们爬上去。是可爱的谎言使他们荣获了许多次机遇。然而,对在这种氛围中生活贯了的混子们来说,真话又是多么的可怕,它将无情地揭开专制的丑恶,使之沦丧一块风水宝地,那是一个可以肥吃肥喝的大托拉斯。

37

很长一段时间了,联军也没有发起大规摸的地面进攻,只是一小帮一小帮的小分队出击。没什么进展了,就混到各家逗皮嗑扯闲淡。他们知道剩下的几户不太好对付,再沿用常规骗术恐怕是不行了,有抗药性了。前者扔大面积集束诈骗弹时,能诈多少就诈多少,后者诈不着就换新招。我们后趟房临街,都有小买卖,按住房补偿和砸饭碗差不多,就都坚持下来了。只骗走了一家麻脸老太太,她可真是太惨了。联军的蘑菇战术吓走了一批人,蚕食计划起了很大的作用,出来讲理的几户,让联军司令部各个击破的给消灭掉了,在踢球官员们的戏耍下,终于招架不住,弄得个浑身溜圆。

拆迁办的无赖们把能想的绝招都想到了,甚至把欺负人干坏事都往外说,去买弄骑法律脖子上拉屎的能耐,我看这社会真的是发疯了,以耻为荣的恶作剧,正在你欲哭无泪的时刻公演。

目前,联军司令部开始筹备,对矛盾突出的三家展开秋季攻势。一家小商店、一家院里有个简易楼、一家院子大房子小,一场惨烈的阵地争夺战即将开始,现在是战前的寂静。

我们在非人道的世界中苟活着,我们在丧尽天理的黑暗中往外爬,我们期待一个正直的圣君拍案于金銮殿,可是,在独裁的培养基里,怎么也长不出什么能吃的蘑菇。

38

联军司令部在某日早上发起进攻,这次的战术是轮番轰炸、集团出击,从而使抗击的小户们得不到喘息。联军的阵形是忽而笑脸劝、忽而举棒砸。从我家出来往前走一点,就可以向观察家似的,观察到前沿阵地的战势。联军集团从小屋里进进出出,偶尔你能听到女人们尖利的叫骂,软弱的人们在强暴中也只剩下一个非礼的武器了。我看到在几十倍于正义的邪恶中,他们仍然拼命的抵抗著。这回担任主攻的是拆迁办、建委、法院,这三混舰队,这就是他们拳头战术、霸占计划的开始曲。

伟大的抢劫犯们穿着政府的外衣,打一面小城建设的破旗闪亮登场了。我在好奇的驱使下,慢慢地摸到了一个邻居的矮沿下边向这里眺望,我看到了凌乱的小院落、凌乱的摆设、和凌乱的一屋子人。一位高高在上的司法站在那里给他们训话,滔滔不绝的道理不断地冲出司法来回翻动的嘴唇,正义的一份财产在暴政中孤军奋战,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记得那还是上幼儿园的时候,阿姨带着我们一大群孩子做游戏,阿姨手里拿着许多好吃的糖果,领我们边走边查数儿,一把、二把、三把……,十二把刚喊完,阿姨就要扔赚在手上的糖,到时候谁抢到了就归谁吃。我看现在做的游戏就是第十二把了,他们已经全都冲上去了。

39

联军司令部的拳头战术霸占计划正在加紧实施,前沿阵地的战势异常的激烈,大批大批的邪恶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把三个弱小的正义分割成三块孤零零的岛屿,四周环绕着从前战斗过的废墟。远远望去,仍然还在兀立的小屋子,在联军司令部大口径重炮猛烈的轰击下,冒着滚滚的浓烟,抵抗正面临着被全歼的危险。

我又一次好奇的潜伏到矮沿下,勇敢地去刺探那一张惨烈的画面,我看见女主人以哭红的眼睛,死盯着那扇敞开的门,她想从正常的理念中钻出来,我看她就是找不着门。在男主人断断续续的结巴里我预感到,在他可怜的枪膛里已经没剩下几颗还击的子弹。武装到牙齿的邪恶正一步步逼近弱小的正义,把带血的刺刀顶在了他(她)们的胸膛上,我还想继续看完这个刺激的片段,没有注意出来的一个小司法,他严肃地和我摆了摆手,表示不许我靠近,我便缩了回去。于是我联想到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一个崭新的畜生定义,在人类的多事之秋中下线。

40

几天的会战下来,联军司令部收复了两家财产的主权。一片激战的狼烟中,人们踩着残破的瓦砾,讲述着他们壮烈牺牲的故事。那是在联军轮番冲锋的攻势中,主权的保卫者被轰击的重炮震蒙了,基本上失去了抗击的能力。他们在集团恶势力强大的火网中遍体鳞伤,在铁壁合围的撕杀中,愤怒地发射了他们仅有的几颗子弹,慢慢地倒在了一片血泊里。

那个靠开小商店养家湖口的住户,在混乱中签了靠边的一楼,可他们实际上想要的是底楼,底楼是车库,叫法上的一楼在车库的上方。靠边的车库改成门市买钱高,拆迁办的人都知道这事,可就是没有人提,真是可怜,他们再想找回饭碗可能比较难。

房子小地方大的一户也被联军占领了,在连续围困的战斗中,主权的捍卫者打退了无数次恶势的进攻,就在战役的相持阶段,联军情报部侦察到一个消息,知道他们有个做小官的亲戚。这也是联军特工部研制的招术,在你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熟人没怎么经过大脑考虑,短时间作出的劝解往往不成熟。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到熟人身上的时候,控制了熟人的同时也就基本上控制了你自己,这时候,具有多方面经验的骗子们把价码压低,然后装出万般无奈似的突然开口,那你就一定会上个大当。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荡、强权、和野蛮的世界里谋生,总有世界真末日一样的感觉。诬赖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畸形的时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开导着人们走向邪恶,让老百姓不断的认识到,听党的话就得上当,跟党走就要受穷。共产党以数百万个壮烈的鬼魂做成肃穆的牌子,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被贪官污吏卖到废品收购站里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们可爱的屁股,他们都能把党票放到收破烂儿的称上去。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这些天以来,各方面的压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闹心的滋味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多么的难受。对政府这样强硬的举动我怎么想都想不通,搞拆迁进行规划是一件好事,公开了,即使是为了赚钱,群众也能够支持。人家开发商有投资,也存在风险,就是多赚一些钱也都很正常,可是不能专靠打旗号去占便宜,更不能发展成官商勾结,搞诈骗和极其野蛮的霸占。
  • 6月10日(星期五),纽约英文大纪元总部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大楼会议中心,举行主题为“长城上书写着-共产党时代即将过去”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境况,人权现状,分析了目前中国大陆民众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种种心理历程。美国及德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代表,一些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前苏联工人运动的领袖,美国电影独立制片人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士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问答讨论时听众积极参与,气氛热烈。
  • 饱蘸血泪、高度凝练揭露中共劳教所黑暗、残忍、丑恶、恐怖、奴役、泯灭人性的三十万字的大陆著名民运人士张林长篇自传体记实文学《悲怆的灵魂》在中国人退出中共的滚滚大潮中、在“六四”十六周年之际面世了。这部动人心魄令鬼神为之动容的血泪篇章,读过他的人内心无不感到一种久久不能离去的凄楚、悲凉、和揪心的痛。十多年来张林反暴政铿锵的呐喊,反共产独裁的坚定意志,几经摧残、磨砺越发锋芒,令共产邪灵胆寒。作品中闪烁出思想和人性的火花、以及他对中华民族大义的使命感和献身精神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深思。日前记者就该书的出版,采访了台湾博大出版社万子青先生。
  • 我们在政府的院子里呆了一上午,没有结果就走了,带着无奈走在回去的路上。来时的劲头全都没了,一个个懒散地往前挪著步子。我们向往公平的奢望不存在了,向孙子似的,等著爷爷的发落。“小胳膊到啥时也拧不过大腿去”,听这话,一些人又要交枪了。我们这些臭鸡蛋,在政府的石头上说不定又要撞碎了多少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