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41-45)

迟舆叱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7日讯】

41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在战后的宁静里,她从一片狼籍中走来。作为血战之后的幸存者,她顿时成了一个举世无双的英雄。人们从不同的角度朝她走来问这问那,她在人们羡慕的表情中,大讲关于这次血战余生的故事让大家听。然而,这对于我们这些还没走的住户来说,老女人立即就成了我们的辅导员、司令官。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忘不了每一天,前院一拐弯的过道上,都能看到有老女人精彩的身影,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每一天都有聚拢的人们,期待她的传授与讲演。

人们似乎在英雄的鼓舞下找到了信心,看到了一份战胜邪恶的希望。忘不了这个一拐弯儿的小过道儿,你在战火的洗礼中仍能存在至今,让我们这些人时而闹心、时而振奋、时而走投无路、时而又看到期望,你是一个让我们撑下来的支点。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你的身边有各种各样故事,让我们咀嚼著活到了今天。那两家住户搬走了,带着许多世道的伤感,从今往后,他们看社会的目光将会异变,反省自己早就不该有的那一份儿良心。

42

大战过后,我更注重战役方面的研究。我认识给SARS开车的那个猪腰子脸型儿司机,看见他来了就一头钻进车里,和他漫无边际地瞎聊。我的目的只是想套出点话儿来,也好今后对症下药。在他漫不经心闲谈里,使我嗅到了许多关于SARS的新动向,我知道SARS拿公司的钱,和县长、局长、法院院长,到外地开发区学习巧取豪夺,且闹不起事来的经验:一年强迁几户,不犯大法的蘑菇战术,就是这回取来的“真经”。这个办法很好,即使闹事了,人也不多,然后轻松地各个击破,影响面不大,几年下来“刁民们”全服。基础打好了往下想霸占谁就霸占谁,向拿自己的一样,SARS与之新县长,他们正朝着这个目标奋勇前进。

我现在开始懂得所谓“继往开来、与时俱进”的美意了,翻译成老百姓的话就是:“还是这伙人儿混到现在,到啥时候说啥时候吧”。电视剧《水浒》里有一个歌词很形象:“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现在的气候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企业被刮得光板儿没毛儿,就得向老百姓开刀。

共产党金子做的招牌被党棍们给买了,我想革命先烈们视死如归那时的壮举该有多傻,他们英灵铸就的宝贝,早就变成巴结上司那枚叮当作响的筹码,或者变成结伙聚贪的酒菜,甚至于等价付给婊子的小费。

43

这几天联军突然停止炮击,据点里也没有一点动静。人少了伙食好象也减量了,我看到往后墙根撒尿的人少了。蝇子们最好的秋天是结伙成团,在带臊味的墙面上取暖,这是一帮有酒瘾的蝇子们。拆迁办的后窗不象原来那么亮了,尘土和雨水在上边打下了一年的痕迹。现在想要透过窗子窥视一下,已经有些模糊了。不过我还能透过模糊的后窗辨认出SARS,和给他开车的,那位猪腰子脸型司机的光顾。我又在猪腰子脸型司机那里,了解到SARS打着参观的幌子,领着大官们去公款旅游,回来后的官长们,各个都被调教成顺从的骡子。我的一封检举信落在了SARS的手上,他就放出风来说:不让我知道厉害他就誓不为人!

在一党专制的社会里,纪律检查部门就是个混子,充其量就是个靠检举信交人情、卖官司的和事佬儿,群众的检举信越多,他们敲诈的就越多,发的财也就越大。现在的社会矛盾非常突出,是个很难办的时候了,那么统治者真的不想搞好这个环节了吗?不是的,真正的打算清理腐败并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老一辈作孽太多了,诚惶诚恐地下去之后,怕后来者清算他们,就用假民主的套路安插亲信、搞权利平衡,以至于在没死之前都不敢撒手军权。他真正的目的是亲眼看到儿皇帝在他的监视下,在继续犯罪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他的寓意如是说要“平稳交接”,不如说是要“平稳逃脱”更为适宜一些。

清理腐败在一党专制的条件下是很难实现的事情,毛泽东首创的先例是靠发动群众运动,把无产阶级美化成是一群至高无尚的大仙儿们。现在既然是与时俱进到资本阶级了,又到官吏们手脚都不太干净了,再发展到资产的来历不那么光彩了,再进入到各种坏事堆积如山了,倘若真的有群众运动,只怕是要烧着自己的大屁股了。

44

习惯了联军狂轰滥炸的我,突然安静下来,到变得没有事做。目前这个破败的残秋、破败的一大片废墟,像个癞皮狗,紧跟着你破败的思绪不停地撕咬。在我破败的视线周围,更是找不到一丝的进取。独裁与暴政连手在一起,围拢成一个铁筒,把我们应有的欢乐都锁进了这个牢狱。没有教养的政治体制下,造就出一大群没有教养的官吏们,真是苦了在祖国怀抱里,我们一样的,一群嗷嗷待哺的羔羊们。于是,我把很长的那段呆滞,都放在通往前院儿的夹道上,好去消化掉这个十分逊色的秋季。

前几天发生的那场血战,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然而,这战后的宁静,又成了我此刻的谜语。拆迁办夕日里杂乱的后窗永远都杂乱,可现在这个后窗好象永远都有两个人,他们在下一盘永远都下不完的棋。我每天都读一便这个场面,还有后墙天冷减少的蝇子们。一天,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来了,在好些天的无聊中,刺激的话都显得十分的动听:他说SARS就要收拾我们这群刁民了,说你们这帮人还敢跟共产党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的话可能是真的,善良的人们又要经厉一场血与火的考验。

真是可怜,我的上帝,你为什么非要安排我们生长在动荡与邪恶中,你的孩子们在惶恐里度日,时时都要提防被恶势力的飞弹击中。时政之河在幼稚的概念中缓缓流过,独裁的野种在他妈的肚子里慢慢地退化了,低能的宝贝儿们在专制的河床上,沉积了一条裙带网络的断层。对于这个畸形社会,产生的一个怪异的生物链,扭曲蜕变的小圈子彻底的无能为力了,摆在他们朋党恶势力铁哥门儿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就下台,要么就等死,最后他们只好是糊涂庙糊涂神儿的混一天少两晌了。

45

在联军暂缓军事行动的前夕,我们又有幸观看了一场开庭的闹剧。一家在这里开了多年的幼儿圆,拆迁办的人非要给人家按住宅处理,不同意就由建委下了一个蛮横的裁决书。他们以为这家不懂法,吓唬一下就完了,那曾想人家根本就不怕这个,从北京找一个大律师,法庭上问他两句话这就蒙了。他们说这不是商业用房,律师问,在全国存在不存在有写在房照上的商业用房?这时候有点尴尬了,随后就休庭了。等到了晚上,一帮大官们笑眯眯地敲开了这家的大门,后来才听说,法院不怕律师,怕的是他家在北京有一个当大官的儿子。

人治的触角纵深到各个领域里,让说理这个瘪三干受气,社会这架破车,从此滚下了常规的路基。当局不是搞不了真正的法制化,就是根本不想搞,我们的总设计师当初势力大,为了显示他个人的威力,党政分家破壳而出了,最后,他还要在腰上栓一根儿军队的绳子当督战队,闹了半天,党政还得继续当他的傀儡,势力真的要是大了专制的花活儿有的是。现在就不同了,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基础不如他们祖师爷牢固,再加上几年来自己的手脚也不十分干净,到时候真正能为他玩儿命的找不着几个。所以,他要在势力范围逐渐转移的危机时刻,拿枪杆子看着新上来的儿皇帝们给他擦屁股。他们现在的格局是:老的怕新的把他卖出去换钱花,新的怕老的信不过玩儿花活儿,这帮家伙今后自己怎么下台都闹不明白。下去的有后顾之忧,不能安渡晚年,上来的提心吊胆,只能是鬼混,在这样牵一发而动千钧的紧要关头,又怎么敢弄出个真法制的活爹出来给他们添损呢。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著,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 寂寞的时间在惶恐之中缓缓地走过,向一个步履蹒跚的婆子。大棒、敲诈,和联合舰队的恶势力,都一股脑儿地向你袭来,真是让你上火撒黄尿。在这个动荡、强权、和野蛮的世界里谋生,总有世界真末日一样的感觉。诬赖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从而创造了一个畸形的时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开导着人们走向邪恶,让老百姓不断的认识到,听党的话就得上当,跟党走就要受穷。共产党以数百万个壮烈的鬼魂做成肃穆的牌子,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被贪官污吏卖到废品收购站里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们可爱的屁股,他们都能把党票放到收破烂儿的称上去。
  • 往事越千年。恍惚间,几千年有起有落、有兴有衰,波澜壮阔、扣人心弦的历史已然走过。中华民族在历经了数十个朝代,创造了无比灿烂辉煌的文明后,却在经历了外侮和诸多的磨难中,最终走入了一个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
  • 这些天以来,各方面的压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闹心的滋味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多么的难受。对政府这样强硬的举动我怎么想都想不通,搞拆迁进行规划是一件好事,公开了,即使是为了赚钱,群众也能够支持。人家开发商有投资,也存在风险,就是多赚一些钱也都很正常,可是不能专靠打旗号去占便宜,更不能发展成官商勾结,搞诈骗和极其野蛮的霸占。
  • 6月10日(星期五),纽约英文大纪元总部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大楼会议中心,举行主题为“长城上书写着-共产党时代即将过去”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境况,人权现状,分析了目前中国大陆民众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种种心理历程。美国及德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代表,一些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前苏联工人运动的领袖,美国电影独立制片人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士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问答讨论时听众积极参与,气氛热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