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46-50)

迟舆叱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9日讯】

46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此时此刻,我真的领教了一个没有教养的父亲,正在教唆社会这个天真清白的孩子,继续跨入一个没有教养的今后。上学的时候,历史老师就正告过我们:“我们的民族是一个善良的民族”,那么,为什么在长达上下五千年的里程里,仍然走不出一条向善的路?世袭制度的魔鬼不断变异著形态,骑在中华民族的脖子上,父兄们用血换来几天清明的喘息,用不了几年,就被另一个罪恶所掩盖的无影无踪了,我们民族苦难的历史,始终在这个怪圈中折腾。

我的祖国,我的亲妈!看野蛮就站在我的门上,以瞪圆了暴政的眼睛,强权的魔鬼埋伏在人权的侧翼,随时等待着出击。真是可怜,我那个干瘪得只剩下一张皮的人权,就要遭受带血的洗礼。上帝,赶快救我!我带着无形的锁链,我在苦痛中地挣扎,我看到司法的流氓们站在高岗上大叫道:快出来吧,一是投降、一是遭抢、一是死亡!正在这里发疯的时政,业已抡圆了大大巴掌,我天真无暇的脸呵,就要在无情的抽击中发生严重的血肿……。

47

现在的当局已经堕落成为最大的恶势力了,他们不是叫喊著打击黑恶势力吗,他们打击的是不和他们合作的恶势力。在许多地方的官员中,他们驯化了不少流氓,这些敢于和假法制战斗的打手们,在长期的实践中尝到了甜头。腐化的官员们为了捞钱什么坏事都干,所以和和群众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当官员们看清楚假法制是个残疾儿的时候,就喂肥了这帮闲散的流氓们。流氓的威慑强于残疾的假法制,成为了开启私欲之门的金钥匙、哄抢国有财产的主力军。

贪腐的赃官在改革的洪流中发财了,然而却忘不了为他出生入死的,那群可爱的流氓们,他们把劫掠的残羹剩饭接济出来一点,随后,又把这些国宝们,陈列在大雅之堂的前边。看看吧,一个亘古奇观,在中国的珠宝行里呈现,一群流氓,在宪政的柜台前金光灿烂。

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这个体制筛选了一大批,说废话干坏事的精英们,使这个得不到进化的社会,仍然维持着原始的野性。在群众对专制的黑暗日益不满的今天,人们逐渐认识到,独裁就是万恶之源,所以当局要精心设计一些假话,给这个很不光彩的时段来一个“女娲补天”,没有办法,一个可怕的病变,还在我们的肌体里继续的蔓延。

达尔文老师派遣的神医立刻做出了惊人的诊断,并且毫不掩饰地告诉徘徊在星球一角的人们,独裁将会导致全面的野蛮。一个无休止的,同类的哄抢,将使这个民族永不安宁。他说,专制的基因用恶劣的手段保护恶变,集聚杀灭健康细胞的功能,这叫做“获得性免疫功能缺损综合症”。

48

中国二000,一辆警车嚎叫着停在了路旁,司法们全副武装地冲到,那个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家中,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之后,那个曾经英勇抗击了邪恶的老女人被拖出了大门,强暴的司法架起她的胳膊,已经撕破了那个老女人的上衣,任凭她白皙的肉体在秋日里颤动。毒辣的司法们抓破了这位年近五十的,一个老女人的裙子,任凭两只雪白的大腿,在五十米延长线上自由地扭动。

野蛮已让我说不出来话,残酷以让人们目瞪口呆。我根本就不能准确地评价出这种兽性的尺度,我甚至抱怨我的表达能力简直是太糟糕。司法们说她撕掉了帖在她家门上的那张公告,所以这回让她蹲上十四天的大牢,还扬言要把可怜的老女人与杀人犯关在一起。这个野蛮出奇的司法,把残酷当做讹诈老百姓的武器了,这个杀鸡给猴看的损招儿,也能摆到共产党的桌面上去研究,而且还能获得通过。

49

中国二000,一辆警车嚎叫着抓走了一个老女人,司法们撕破了她的上衣,还有她黑色的裙子,把她关在牢中,真的和杀人犯在一起,度过了难忘的十四天,她的罪过翻译过来了是:她抗击过邪恶的猖狂进攻,然后又成了“刁民”们心中的英雄。

过去她家由于人口多,就在院里盖了个二层小楼,小楼虽然简单但手续合法,党派来的人硬说不该给手续,给错了,得改过来,不按有合法手续的给补偿。她公公有脑血栓,长期卧病在床,听到儿媳被抓,就和四个儿子雇车,抬上他到市里去告状,上告的结果我们不知道,只是眼看着日历一天天的扯下来,还是看不见那位老女人被释放回家。

毛泽东时代有一个提法,叫做“与人民为敌”,与时俱进到现在,我看有点向这盘棋了,老家伙作孽太多,儿皇帝毛儿太嫩,想过官瘾就给他来一个虱子多了不咬、欠账多了不愁的赶着往前混。既然是腐败不能真清,法制不能真定,就只能靠多编点好听的编瞎话儿。在社会不断发展的今天,人民不断地觉醒,成为了统制者们最大的心腹之患,他们将看家的本事做到了及至,已经到空前的程度上了,可还是有许多的漏子不断出现,缺乏教育的下属们除了到处去勒索之外,什么正事也不干,能上去的不断的向上拍马屁,上不去的就占个座儿混吃等死了,这就是目前政界的真实状况。政治上近亲联姻,从而产生的下一代眼看着变傻,他们活着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靠专制的小圈子当据点,然后无法无天地到处去搜刮。

50

十四天以后,那位被抓走的老女人放回来了,这回她不再是大伙心中的英雄,到向是个古董。人们在不同的角度里审视着她,从此以后,暴政把这个无辜的老女人变成了一个妖精。

我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我的邻居那里,看上去她的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这个向善的女人平时话不多,可现在她的话却多的出奇,那是从早上开始讲述,一直说道中午还没有结束,不插嘴她就一直往下说。分泌物挂满嘴角,情绪也是忽高忽低,她一大半的燥怒仍停留在暴虐撕破了她的上衣、还有那件黑色的裙子,再者就是和杀人犯关在一起的可怕经历。最后我记下了她总结的一句话:说她一见到司法就感到恶心。

暴政打造的这个多事的秋天,还会发展到怎么样的残酷,也只好让我们边熬边看了。恐怖的时空象个铁打的牢狱,让你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司法狂飞的棒子如同醉鬼,绞杀着正义的心,让良知四处逃奔。在这个空旷而无助的天地中,罹难者的灵魂多想找一展怜悯的梯子,哪怕只是一根枯死的腾蔓。然而骗子们还不知羞耻地,在人权的幌子底下公开叫卖,并且招摇成这是中国式的人权,这时候让你听听所谓的“三个代表”,这么个空洞无味儿的说教,那应该是多么的恶心人。

退化了的政权、退化了的司法、退化了的风气,还仍然是操控在裙带关系,这个政治上近亲联姻的帮天下手上,这些人在老一辈独裁者们的剩饭中苟活,不愿意放弃这个破败过时饭门。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著,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 中共于1949年10月1日正式宣布建国,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导演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闹剧拉开了帷幕!中共虽然建立了党、政、军三足鼎立的统治结构,但都统一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