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休高官:没有人能幸免于罪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日讯】(转载于《中国舆论监督网》 作者:匕首和投枪)5月30日,在关押了60天又被取保候审的司机许宁走出了阜新市看守所。即使是和妻子说话,他也会不时的说:“感谢政府,感谢政府!”

对一个犯罪分子来说,看守所或监狱的改造是他罪有应得。但对许宁来说,这显得太冤枉——因为这完全是一个“先定罪再找罪”的冤案。

通过现有的报道,我们看以看到“人民警察”王晓云和王晓刚是怎样陷害许宁的:先是诬陷他盗窃偷卖公司车辆,被否定后再诬陷他盗窃车,陷害不成后再生毒计,起诉许宁诬告陷害。

许宁其实只是王晓云和王晓刚为了对付私企老板高文华走的一步棋。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以退休高官王亚忱为首的王氏家族对高文华的第二次迫害。为什么这样说?简而言之,假设高和王真的是合作开发阜新商贸城,两人必然知道对方是不
是出资了,出了多少资。退休高官举报高文华虚假出资在前,以其傻儿之名取代董事长在后,即使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已经作出高文华虚假出资等罪不成立的结论,退休高官仍坚持“高文华虚假出资、免去其董事长职务”的无耻言论,由此可以断定,高文华之所以被关押11个月,完全是退休高官父子(女)一手制造的。

有句谚语说:上帝想要叫谁灭亡,就先让他疯狂。退休高官应该不信上帝,好像也不信仰共产主义,因为他扬言“网上退党”威胁我们的组织给高文华治罪。但他确实是疯了,疯得不可理喻。但凡对中国腐败有所认识的人都会发出疑问:没出一分钱,已经要了50%的股份,为什么还这么贪心呀?!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多年研究犯罪心理。她这样概括:上至贪赃枉法的部级高官,下至街头行窃的小偷,共同的心理都是以为自己太聪明了,作案时觉得天衣无缝,无论怎么犯罪别人都不会发现。

王亚忱也以为自己很聪明。他曾偷偷给高文华录音,然后抹去自己的声音交给检察院﹔他也曾向有关部门举报办理此案的公安部官员,妄图把水搅混﹔他还四处托人灭掉中国青年报的稿子,借此封杀舆论……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幕丑剧好像随时都在贪官发生,但如此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还是第一次!

过去的王亚忱是谁?辉煌的改革家,阜新转型的见证人。

现在的王亚忱是谁?寡廉鲜耻地掠夺他人合法财富的退休高官!

有人说,已经退休9年的王亚忱还能随心所欲地搞掉高文华,是因为靠了退休前安排到的王晓云和王晓刚。但是,王晓云和王晓刚又是什么人?区区阜新公安局副局长和副支队长耳。“能量”再大,还能操控阜新公检法甚至辽宁检察院吗?

答案是令人沮丧人。在高文华一案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不正常:

——抚顺望花区检察院的《审查报告》认定:阜新市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高文华没有进行逐笔询问,对犯罪嫌疑人的辩解没有开展工作,以鉴别其真伪。”

什么意思?高文华你怎么说都没用,我们不理!

——阜新市公安局在第二次移送起诉时,故意撤出对高文华有利的证据材料。后果是抚顺望花区检察院难以认定“双龙公司和华隆公司的关系”。实际上,退休高官本来就在否认这两个公司的必然联系,以此否认高文华出资。

——2005年2月3日,高文华被取保候审。此时实际上望花区检、抚顺市检、辽宁省检、公安部、最高检早已认定起诉高文华的4项罪名都不成立,可高文华案却不可思议地变成“存疑”,人也变成“取保候审”。

从2月3日至5月18日,整整3个半月的时间,高文华及其家属都在向检察院要结论,只是因为一些人的阻挠,直到5月18日《中国青年报》揭露整个案情,才匆匆决定立即给高文华结论。

高文华及其家属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对《中国青年报》的敬意说,“如果不是媒体的披露,这个结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其对司法部门的失望溢于言表。

——此外,许宁案从荒唐立案到超期羁押,一连串违法乱纪的事实,即使没学过法律的人也会惊叹阜新法院的执法水平。

几年前,成都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李思怡,因为警察玩忽职守被活活饿死三家。中国科学院国情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康晓光写了一本书《起诉》,他在扉页上这样写道:“没有人幸免于罪,我们就是李思怡的地狱!”

今天,我们借用一下康晓光先生的话:没有人幸免于罪,贪官、昏官造成了高文华和许宁的地狱!

让我们记住曾经介入高文华、许宁案的单位和个人以及应该对两案负责的部门,总有一天历史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王亚忱、王晓云、王晓军、王晓刚。举报高文华以图其财产。

——阜新市公安局。在高文华案中涉嫌故意撤销对高有利的证据,在许宁案件中指使基层派出所作伪证。

——海州区法院。在许宁案中程序违法,未批先捕﹔对王晓刚为达到立案目的虚报许宁住所根本不进行核查,随后又装腔作势地以“许宁经常居住在海州区和细河区”为由,向阜新中院提出管辖权申请。

——阜新中院。在许宁案指定管辖中,明知案件当事人一方在公安局任要职可能损害司法公正,却不肯稍作努力亲自调查许宁的住所,而单凭派出所的伪证就指定海州区法院管辖。直到许宁家属及律师提出管辖权异议后才使此案得到初步更正。

——阜新市委、市政府。为官一任却不能保护一个公民的合法财产,对公检法机关的混乱闭目塞听,对“局长姐姐管队长弟弟”的荒唐事听之任之。在你们当中,不乏知道整个事件真相的人,但直到今天也没有人公开站出来揭露真相。为官却没有勇气,有错却不改正,这是中国吏治的悲哀。如果你认为为了一个高文华不值得,那你就错了——社会的不公不是对高文华一个人的不公,而是对所有人的不公。今天是高文华,明天可能就是你!

——辽宁省检察院。你们不仅需要向高文华解释,更要向关注此案的人解释,为什么在结论作出3个半月才给结论?是谁,有是基于什么原因?真的如有人所说,如果媒体不揭露,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吗?

没有人能幸免于罪,只要你应该对这件事负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6-02 3: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