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51-55)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1日讯】

51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关于秋天,不是有个好词儿叫做“秋高气爽”吗,特别是早晨就更为宜人。晨练的人们在淡雾中走动,能使你感到活着是多么的诱人。那情、那景,那舒缓浪漫的情操,让你看一眼就会忘记所有的忧愁。警笛响了,警车来了,司法们穿着人民制作的服装,佩带着天平的标志,还有头顶着国徽的恶警们,盾牌的标记在右臂上来回晃动着。他们冲上来了,渐渐地包围了五户抖动的民宅,他们冲上来了,以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占领冬宫的态势。

52

人们从清雾中走来,四面八方人山人海,一个高官站在瓦砾堆上,手里的小电话不停地响起来,传来比他还大的一位长官的训话,“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要把这几户拿下来”。狂暴邪恶的恶警们冲进一户小民家中,拖出一位老者之后,SARS手下的打手们潮水一般地涌入小户的家中,这时侯洗劫正式开始。劫掠者们象饿半个月没吃东西的饥民,张牙舞爪地拼抢食物那样的往外搬东西,然后狠命地扔进停在外边授命的货车里。

老者的女儿来了,她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扑向站在高岗上指挥洗劫的那位大司法,老者的女儿是个孕妇,看上去真象快要熟透的瓜。又一群司法拥了上来,他们扭住孕妇的胳膊,且残暴地揪她的头发,禽兽一样地把她拖进了警车里。忍无可忍的人群骚动起来了,大声的漫骂滚过头顶,碾压着人道这个正在淌血的心。不知是谁高举起照相机,闪光过后,几张邪恶的剧照,被永久地定格在这个凶残的历史里。

53

凶残狂暴的司法,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荡涤著正义的残余,让那些正在顽抗的小房子们,在推土机与大抓的轰鸣里,变成一股上升的小白烟儿。联军司令部的大棒行动进攻的非常的惨烈,集体屠杀的机枪组成强大的火网,让所有的主权都无一逃生。又一批司法们冲上去了,政府的牌子挂在脖上,在集团强暴的威慑下,《宪法》和政策都叛变了,慌忙卧倒,来一个就地十八滚,迅速地躲在了一旁。

一个声音高叫道:“你到底走不走”!邪恶的底气硬得象凿眼儿的钢钎。捍卫主权的一个男人用刀把肚子豁了个大口子,猛然间正义血流如注,沿着裤腿往下流淌,上来的司法们按住挣扎的汉子,把他扔进了警车。这个剖腹的汉子真是冤枉,他家临近街道,三十多米延长线,可以盖六个门市楼,政府只给了他不到三分之一个门市的价钱。鲜血挡不住凶残的劫掠,洗劫仍在继续著,第二股小白烟儿又开始冉冉地升起,大抓和推土机象一头巨大的狮子,吞吃了血流成河的正义之后,又揣碎了主权的遗骸。

54

在联军司令部亲自指挥的进攻中,恶势力从容地血洗了两坐主权的山头,两个弱小的人权,在暴政的屠刀下丧生。联军的机枪仍然激烈地扫射著,正义和主权在强大的火网中纷纷中弹,成片地倒下,残死在一片血泊中。凶狠的司法们杀红了眼睛,又迅速地集结兵力,向又一家已经投降的主权阵地上发动了强攻。

昨天,残酷的争夺战一直进行到午夜,在强大的军事围剿中,主权已弹尽粮决,在阻击困难的时侯决定交枪。这家是个开小型针织厂的,无条件投降以后,所有的补偿都要服从司法的,没有调节的余地。在这个十分暴虐的时期里,天理贬值到现在快要一文不值了,那里还敢作什么争辩,他们战栗著在蛮横的合同上签了字。按照常理,这家住户应该是躲过了这场难看了,体体面面地自己拆房子搬家。可谁也想不到,联军司令部为了创造一点残酷,给今后的劫掠壮大生势,他们竟然扔掉了仅存的一点道义,对正在自己拆房子的,解除抵抗的住户发起了攻击。司法们推开正在搬家的人们,然后扔出去来不及运走的机器,一顿大抓下去就掀翻了房盖。

我看到现代化的机器冒几束黑烟儿,厚重的道义就被碾压在履带下,只剩下产权的主人们,他们蜷缩在苍天的一角,围拢著默默地啜泣。

55

联军司令部使用大兵团进攻的战略正在取得胜利,我有幸站在苍天一角,看暴政在人权的超市里四处的便溺。时局把纯属于隐私的屁股画上唇膏、抹上扑粉,硬说这属于自己可爱的大脸。暴政这个强奸民意的流氓,扮演成中国式样的人权上场了,他们在假话的掩护下,占领了人权的高地,“三个代表”的大花裤裆,虚掩著一个个腐臭的皮囊,冲上来了,把“人民”写在破布上迎风招展,上来了,骗子们的午饭,便是冒着热气的人民馅儿肉包子。

请看,中国式样的人权把两位老人骗走,说啥条件都行,还说给他们找了个住房,说现在请他们看看房子行不行。这边骗出去,那边就下手,可怜老人把旧房子料已经买了,钱都拿到手了,在大抓的轰鸣里,不但旧料推坏了,就连自己的一堆新木料也被推坏了。

道义的天平在暴政中失衡,野蛮的幼崽就要长进下一代的骨髓。可耻的是,中华民族仍躺在五千年的功德中睡大觉。世界上许多优越体制,不断刺痛专制的神经,进化论的宗师们,正在翘首乞盼他们的观点,能否在人类的意识形态这方面大获成功。

那么,真正的自由与民主到底能不能到来呢?我们还须在暴虐中抗争多久呢?现在的界限都已经很明显了:一是当局报废的那个老流氓,为了防止清算,在上层内部安插的制约与平衡,其实这种制约的本身,就不可能是一团和气的。他们的祖师爷总设计师搞垂帘,靠的是生死交情的老战友们,而他靠的却是唯利是图的马屁精,稍不留神就会把他卖出去换钱儿花。为此,他力不从心也要照他祖宗的样子做,在腰里栓一根儿军队的绳子,然后一惊一诈地,躲到枪杆子后面去望风儿。

一是靠假民主拼凑起来的破大家儿,他爹和他们的关系就是臭疯狗咬傻子,这种关系谁都看出来了,可就是找不准机遇炸锅儿。现在的局面是:在他们活爹划定的区域里打转,老大管不了老二、老二动不了老三。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到时候活爹精力不行了怎么办,死了又怎么办,所以在老的等著死,新的没出头的时候就会出现许多危险的空挡。依照这种拼凑起来的马屁关系上看,想要达到一种大同,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谈不上今后要有什么所谓的个人威望。他们表面上故做姿态的干这干那,实际上什么都干不成,特别是不能蛮干的,给自己留条后路就了事了。

一是广大群众的日益不满和不断抗争,使独裁者的措施发挥到了及至。当局用立军令状的方式,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一旦决了口子,用封官和加薪换来的决心,到底有多大的可信度。为信念而死的魂灵有的是,花钱买回来的恶鬼究竟能占几分呢?待到树倒猢狲散:“混口饭吃呗”,这就是上帝留给他们学乖的一句口头禅。

一是64爱国学生运动,这个冤案迟早要平反。这些阻力先是来自于几个少数,没来得及死的杀人犯,在有就是为数不多的一部分人,他们怕丢了独裁的饭碗。他们都战战兢兢活着,怕后来者拿他们交人情、顺乎民意,可是又有哪一位干净人,情愿为他们永远背这个黑锅呢?最后只剩下孤苦伶仃的独裁者本人,他往后自己的日子还很长,如果仍然是这样继续下去,他的未来也只能是鬼混。

一是社会不断增多的矛盾,使统治集团大伤脑筋。有能力的总设计师,成就了一件有能力的大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有能力的大事情,给没能力的下一代找了个大麻烦。这些矛盾来自于对转制的问题估计不足,等矛盾发展了、恶化了,有能力的设计师却早就死了。转制中发生的个人腐败、人为造成的下岗、根本就解决不了的上访浪潮,这些因素使本来就没有能力的下一代笨蛋们手足无措。再加上要民主争自由、平反64反迫害,更是使他们的独裁统治摇摇欲坠。这样一来,就使社会形成了两个对立的营垒:一个是少数的统治者,一个就是广大的民众,当局把自己彻底地孤立起来了,变成了一个吃独食、编瞎话、不说理的小朝廷。一次次抗争使民众逐步地认识到,专制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宁日、人无宁日。在这个人们不断觉醒的时刻,一旦在什么地方出现裂痕就会彻底地爆发出来,到那时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这就要验证毛泽东最推崇的一句话了:“一国、一家、一团体,其兴已勃焉,其亡也忽焉”。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北韩担心一旦回到有关其核项目的多边会谈桌旁来,它就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

    赖斯在记者会上北韩表示,只有在美国对北韩表示出尊重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谈判桌旁来。但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这类言辞只不过是他们最新的借口而已。赖斯说:“北韩方面很喜欢给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六方会谈找借口。”

    星期天,赖斯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说,北韩不愿正视有关其核项目的不可避免的交锋。

    赖斯说:“他们不愿回到六方会谈的原因是他们不愿面对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不愿听到这些国家一起告诉他们现在是拆除核武器的时候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要回到六方会谈。”

    *为美国强硬言辞辩护*

    赖斯在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结束不久之后,在耶路撒冷发表讲话,为华盛顿方面有关北韩政权的强烈言辞进行了辩护。当被问到赖斯称北韩为“暴政”的言辞是否会引发金正日要求美国方面表示尊重时,赖斯回答说:

    “问题是,北韩方面已经被其邻国和国际社会告知,唯一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尊重的方式,唯一能够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经济援助的方式,就是做出战略性抉择,放弃核武器,回到六方会谈。”

    美国国务院最近表示,平壤同意回到谈判桌旁,但是还没有设定具体日期。国务卿赖斯表示,只要北韩准备好设定谈判日期,美国方面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上个星期,一位会见了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韩国高级官员表示,北韩方面表示愿意回到多边会谈,最早七月份就有可能,但是金正日希望美国方面在谈判中把北韩作为一个谈判“伙伴”而予以尊重。

  •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 审判中共暴政,乃是创造历史的过程。在法律史上,仍然非法掌握国家权力的专制集团将第一次被推上刑事被告席。为确保这项划时代审判的.公正性,我建议,诉讼中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本文就将具体阐明此项审判中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法理基础。
  • 今天有一位离休老干部,他大老远地就喊我,向得了什么宝贝似的告诉我说,他看见党报上登载一条消息:消息说从今往后要保护私有财产,说政府只干政府该干的事,决不插手商业性开发活动。其实这话我听的都多了,不过我还是逢迎著,不想扫了这位老干部的兴致。
  • 现在真的快要乱成一锅粥了,这乱了章法年月就是没有办法去正常思维。我们挑了三个有能力的人,分别到省里打听一下有关政策,等回来时再做决断。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上省城的寻宝人早些回来。不好意思打听就往窗子里拔脖看,还真是怪可笑的。有一天,一个人在拔脖儿中看见回来了,我们就都跑去听消息:他说现在新来了一个新省长,对小城镇建设有一个讲话。我搞明白了,原来是省长讲话了,天生胆子小的《宪法》就得叛变了。我听说这回省里下发一个文件,给《宪法》找了个后爹,下属们都要听他后爹的话,按照他后爹的指示办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