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61-65)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3日讯】

61

凶残暴虐的秋天就要过去了,早晨的露水眼泪似的落进野草,季节哭诉著走向远方。于是,我用已经残破的心情看破败的雨滴,在凝成细雪之前的洋洋洒洒,洗涮著所有关于生机的往事们。这时候,我想象的使者,推出一个可欲而不可求的童话,让我欢乐的快门一闪就结束了使命,可爱的雪莱同志勉励我们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按照他老人家的指点,我们真的又一次踏上了期待的征程。

时光在钟摆下滑落,象宁静的甘露,流进了过去的河床。叶子掉了、小草黄了、我们的心就要碎了。我们尽力支撑起头顶上一小块儿尚存的天,呐喊著幸存下来,在人与兽的疆界中艰难地爬行。我们活在笼子里,我们都是暴政饲养的禽,大自然赋予人类的基因正在缓慢的蠕动。活下来吧!在邪恶的千锤百炼中,我们就要成为信念的大侠,我们情愿在痛苦中修炼,暂时当一回光秃秃的穷和尚。

62

冬天到了,酷冷暂时冻结了过去时光的凄惨。我们靠道的九户人家,是放在狼嘴边上一块冒油的排骨,早晚都得变成狼的一顿美餐。拆迁办的房子空了起来,里边只留下一位驼背的守夜人,把每天都缩短为三顿盒饭,以建筑下来的破木头,点一把永不熄灭的火焰取暖。

几户遭到强迁的住户不甘心这样的侵害,在废墟上搭建了几个小窝棚,以表示对野蛮的抗衡。无辜被气死的一位老人到冬季的那一面,扔下一位可怜的老太太到处要丧葬费,可他们就是不给。拿小刀儿豁肚子的汉子在医院里呻吟,医生把他当作世界上最不讲理的人。可卑的医生可以看好身上的病,可他却看不到社会的病变。时光一天天地飞逝过去,磨掉了他们的许多棱角,他们一次次地尝试告状,又一次次地遭受戏弄。

在历史沧桑的巨变中,老百姓真的是无足轻重的吗?最起码也可以起到传递信息作用,群众是整个社会肌体的细胞,少量刺激可以神经抽动,大量刺激就神经过敏或者脑痉挛,增量刺激甚至会导致一个体制的死亡。当上层阶级内部神经过敏开始的时候,这就是老百姓大面积刺痛所发出的震撼,医学术语叫做“回光返照”的原理。

63

残酷的秋天就要过去了,今年的冬天再不是一壶烫热的小酒儿,而后炒几个菜做炕头儿烙屁股。前院儿一拐弯儿的过道儿推平了,摞一堆建筑下来的破烂货。也就是从冬天开始,我的寄托变一块更夫炉子里的烂木头,有时陪他喝一口烫嘴的清水﹔也就是从冬天开始,我在冒气儿的清水里,听完关于SARS的许多故事。

改革开放以后,“继往开来”了一批不务正业、心术不正的人们,他们大胆地走出了一条踢开章法,敢于同假法制战斗的新路来,他们发财了,SARS正是在这帮人之列。他先靠小恩小惠的方式侵吞国家地盘,赊下来再转包出去,凭几句话就变通了许多的钱,有了钱就买了个官当。企业被刮得光板儿没毛儿了,就沿用“打旗号”的老办法,“与时俱进”地把钱耙子伸向老百姓的家里,一路搂下来以后,他就肥得冒油儿了。他从一个满脸锯末子的木匠、临时工中崛起,凭借不吃人饭、不干人事,在改革开放中茁壮成长起来了。他头发抹油了、越赌越大了、小姘年轻了,按照党的标准他提高了。他光荣地被选上县人民代表、省劳动模范,大照登在党刊上,这就是目前共产党的标本。

在这么恶劣的社会环境下,遭劫的人怎么办?只剩下乞求强盗们发发善心,虔诚得一恭到地:说,我的财产,我们为您们而拥有,我们不应该麻烦您来抢劫,快赐给我们活着吧,阿门,阿门!

64

冬天到了,一股从来没有的阴冷凝聚在我的周围,于是,我象囚徒等待宣判似的恐慌。生活的欲望可以化解大自然创造的冬天,可它永远也化解不了来自恶势力的狂风暴雪﹔更夫炉子里的火可以烧热屁股下面的小炕,却烧不热来自流氓政治的冷酷与无情。在这个充满了破坏、嫉妒、仇视的的冬季里,有谁会向你伸出援手,从而让我们回到正常的日子里去。

改革开放是个大好事,使物质财富向前跨进了一大步,可是正直的人们想过没有,在道德和人品这方面的倒退,该有多么巨大的赤字。大自然的规则不可抗拒。现在,甚至人们对转基因食品都持有怀疑,害怕它存在人类没来得及认识到的东西。向善是人类的基因,邪恶的多了就一定会乱套了,就象一场没有规则的球赛。

邪恶欠下的债太多了,然而,他们又不愿意破产还债。他们最怕的就是小债主、大伙来,想要维持下来的唯一手段,就剩下耍流氓了,因为天理之中,再也走不出一条象样的正路来。所以,他们利用起一支闹共产剩下的一杆人马,安插几个背水一战的大债主当头领,且不知,招徕的大都是来自小债主家里,上这儿混口饭吃的毛孩子们。

65

冬天到了,我经常到只有一个人的驼背更夫那里,讨要一碗冒气的清水,闻他放在炉盖子上的盒饭,听没头没尾的故事。外边是强迁户搭建的小窝棚,听说住院的也出院了,他们一是没人给拿钱、一是医生不好好看,死人的那家老太太,在政风的球赛中被踢成了句号,东推西推的没人管。

共产党靠不了民心也不靠人民心,他们只剩下裙带帮派的这根绳子可以利用了,这是一次世纪初进行的生存实验,一次违背客观规律的实验。为了妄图发现新大陆,他们挖空心思地点化,在伦理中苦傲官吏们,要“解放思想”,这时候,属下们不惜在劣迹的垃圾箱里找东西。他们用希特勒火烧国会大厦的阴谋,以东条英基偷袭珍珠港的骗局。为了保护这个快要散架子的小集团,他们不惜在帝王的死人堆里找剩饭。现在,“解放思想”这个好词儿,被流氓政治戏弄得不伦不类了,成为了踢开章,咋舒服咋干的代名词。

我们都不是神仙,用占卜的方式有些愚昧,可我总是忍不住的,想把占卜高手周文王请出来谈谈。我看《易经》很大一部分都是哲学,“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说办事没恒心,早晚受羞辱,这是多么好的哲理呀。“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他是最先提出“居安思危”的思想者。

不妨让我们给当局算上一卦吧,看占卜宗师给出的论断如何?卦上云:为之胜者须占天时、地利、人和也。今之天时乃民主,地利者分崩矣,民心向背之时,又何谓人和哉?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口与一个离异的女儿、外孙女各住一间小房子。他们无依无靠,没有生活来源,只靠儿子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动迁给的房子他们住不开,若是三家在一起也不方便。有人心者这样的情况都会照顾一下,可拆迁办的人不但不照顾,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威逼利诱,把这个弱势之家变成了他们诈骗的实验场。
  • 适逢南北韩重启停摆十三个月的两韩部长级会谈,致力纾解朝鲜半岛紧张情势之际,继美国国务卿莱斯之后,美国主管全球事务国务次卿杜布林斯基再度批判北韩为“暴政前哨基地”,南韩外交通商部长官 (外交部长)潘基文今天深表遗憾,他说,“这不利于当前南北韩和解气氛”。
  • 六月二十日世界受难日,当我们正祈祷世界不要再有难民时,在中共暴政下却又添了一名冤魂!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于二十日晚上点燃烛光为高蓉蓉哀悼,并痛批中共为万恶之首,残无人道。
  •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 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北韩担心一旦回到有关其核项目的多边会谈桌旁来,它就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

    赖斯在记者会上北韩表示,只有在美国对北韩表示出尊重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谈判桌旁来。但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这类言辞只不过是他们最新的借口而已。赖斯说:“北韩方面很喜欢给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六方会谈找借口。”

    星期天,赖斯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说,北韩不愿正视有关其核项目的不可避免的交锋。

    赖斯说:“他们不愿回到六方会谈的原因是他们不愿面对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不愿听到这些国家一起告诉他们现在是拆除核武器的时候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要回到六方会谈。”

    *为美国强硬言辞辩护*

    赖斯在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结束不久之后,在耶路撒冷发表讲话,为华盛顿方面有关北韩政权的强烈言辞进行了辩护。当被问到赖斯称北韩为“暴政”的言辞是否会引发金正日要求美国方面表示尊重时,赖斯回答说:

    “问题是,北韩方面已经被其邻国和国际社会告知,唯一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尊重的方式,唯一能够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经济援助的方式,就是做出战略性抉择,放弃核武器,回到六方会谈。”

    美国国务院最近表示,平壤同意回到谈判桌旁,但是还没有设定具体日期。国务卿赖斯表示,只要北韩准备好设定谈判日期,美国方面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上个星期,一位会见了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韩国高级官员表示,北韩方面表示愿意回到多边会谈,最早七月份就有可能,但是金正日希望美国方面在谈判中把北韩作为一个谈判“伙伴”而予以尊重。

  •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 联军司令部发动的拳头战术基本上取得了胜利,剿灭两家财产的主权之后,又突然撤退到大战之前的据点里,好些天都没有集团出击的迹象。残破的断壁中只剩下一家院里有简易小楼的住户了,在那里主阵地死守的是一个老女人,在她的顽强抗击下,正义的一角暂时的得到了固守。
  • 从历史的真实来看,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应该算是侵略的一方,而中共出兵则是在帮助侵略者,帮助一个同中共同样的邪党。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中国勇敢的军人真的感觉自己是在沉保卫中国而战。但中共的铤而走险和中国军人的英勇无畏毕竟让世界开始了重新的认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