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琦出狱后照片首次曝光

初步体检:显示脑积水

初步体检:显示脑积水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3日讯】中国大陆著名互联网站《天网》的创办人黄琦(笔名难博),五年前因为在网上发表和传播政见,于2000年在四川遭到拘禁,2001年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5年,今年6月4日刑满出狱。 博讯记者从知情者得到这些图片,以及一些黄琦的最近的经历。

出狱前被威胁挨拳

6月2日狱方及检察院和黄琦谈话,对出狱提出了一些限制,主要有:不准加入任何组织、不准出国、反映问题注意程序、方式和方法等。

黄琦问他们:“按你们说的程序、方式和方法我能解决问题吗?”

检察官站起来说:“我们还会在监狱见面的”。

黄琦说:“我不是奴才,我披的是人皮,我不会用奴才的方式考虑问题”。

黄琦在狱中五年做了几十万字的笔记,出狱前几天被警方拿去检查。6月4日上午9时释放时,警方并不退回。黄琦要求退还,副监区长余洪说“上面拿起走了”。

黄琦问他“上面是谁?是不是怕纽伦堡审判?你们阻止我审诉,去年你亲自来抢我的馒头,你们又派人偷我的饭碗,还抢我的垫在地上的棕垫。这些我并没有记录下来。”。

余洪说:“你愿意就走,不愿意就回去坐。”黄琦说:“我猜你就会说这个”。

余洪跳起来一拳打在黄琦头上──

黄琦看了一下旁边的警官,笑着对余洪说:“五年我都熬过来了,今天你以为我会还手吗?”

黄琦估计,这一切早有安排,如果一还手,摄像只会显示黄琦袭警。

身体检查结果

6月6日,即周一,在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黄琦通过螺旋CT检查出脑痿缩、脑积水,医生叫黄琦到成都做核磁共振检查,但因费用过于昂贵,暂时未做。

黄琦个人感觉有“头痛、记忆急速衰退、风湿是主要的后遗症”。据称,黄琦前后被打10余次,至今头部的伤疤很远可以看到。

五年里,黄琦在地上睡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脚镣手铐戴了大半年。单囚,就是单独关押有一百来天。


计算机前的黄琦:头部伤疤隐约可见 (博训网)
计算机前的黄琦:头部伤疤隐约可见 (博训网)


初步体检:显示脑积水(博训网)
初步体检:显示脑积水(博训网)

有无打算对虐待的诉讼?

黄琦认为,“诉讼”在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滑稽可笑的词汇。比中世纪宗教法庭黑暗许多的地方能还布鲁偌清白吗?一个人受到了伤害,可不可以呻吟,这是衡量政权性质的最起码标准。各种力量要用这些呻吟打击他们是别人的权利。他们行为也该打。只有把他们打痛了,形成了条件反射,他们才会谨小慎微,才会缩手缩脚,才会遵规守矩,才会知道怎样做人。

黄琦说:“对他们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是用古今中外人类最低的标准要求他们,也就是介于人与兽之间的标准要求他们。当他们举止过于低劣,当他们抓扯我的生殖器,当他们在法庭上掐我的喉咙,当他们用‘饥饿疗法’饿得我吃猪食的时候,我才会喊‘法西斯匪徒’,我才会喊‘萨达姆就是你们的榜样,齐奥塞斯库在地狱等着你们’”。

黄琦表示,近期不会诉讼。

黄琦称2003年的“上诉状”不是他本人的版本

以下(到下一节前)都是黄琦本人的说法:

网上看到的“《黄琦的上诉状》”根本不是我写的,而是别人写的。我刑满后才知道有这样一个版本。这个东西相对于我的《上诉状》来说,相去太远。为何会替代原著并在网上公开,涉及一些人。

用利益分析原则,可以拨开迷雾,找出幕后隐藏的那只手。

当2000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华莱士问江泽民“为什么要关闭中国的一些网站?你关闭网站的标准是什么?”时(那时全国只有我们一家被关闭);当2002 年,我看见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第一条新闻里,用好几分钟时间介绍四川劳务输出的巨大成绩时。我就知道后面的黑手了。

而我们揭露的20多万农民海外务工,被强制切除阑尾、数十亿血汗钱被剥夺的灾难,居然变成了金灿灿的政绩,被别人拿去邀功请赏、拿去粉饰太平。

他们成功了,将历史凝固在上个世纪,十几年的灾难不被清算,十几年的蒙冤不被平反。

他也成功了,通过编造黄琦这个集六四、民运、法轮功和分裂国家于一身的异见分子,通过美饰20多万农民海外务工灾难,通过2002国务院发函祝贺的长虹“国际化”,荣升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公安部部长、党委书记,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绝对掌握了中国第二大武装力量和整个司法系统。

今天,现实早已证明,长虹“国际化”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千百万股民们已经买单。

同时,历史早已证明,对中国第一波民间维权浪潮的压制,对弱势群体权利的压制。正是之后灾难频发的根本原因。冤狱、矿难,拆迁、股灾、民暴、制假等等,无一不是明证。

我们的人民不仅被剥夺了财富,很多还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而为非作歹之徒不仅逍遥法外,还扶摇直上变成了法律的化身!

所以,我才会在《上诉状》提醒个别人:“站出来,不要怕变天帐记录在案,站出来,不要怕还乡团卷土重来,因为严打六四、民运和法轮功分子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理应趋之若骛,续演镀得金身,攀龙附凤,晋京进局的仕途连续剧”。

什么“始终代表”,这是活脱脱的“始终剥夺”。

什么《越来越好》,这不过是奴才献媚主子,妓女愚弄嫖客的叫床声罢了!

所以,我才会在《上诉状》警告他们:“至于齐奥赛斯库变成马蜂窝,唱着《天仙配》,夫妻双双把家还,至于墨索里尼倒悬米兰广场,波尔布特魂归荒野,巴列维客死他乡,朴正熙毙命青瓦台,这些令人心惊肉跳、魂飞魄散、胆战心惊的故事,我就不在这里一一明说了,囚居海牙的米哥就是活媒子,可以去问一下。”

疯狂和恐惧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人是因为疯狂才会对结果产生恐惧。而极度的恐惧又会转化为极度的疯狂,最终使自己债台高筑,甚至父债子还。

中国共产党的改革派朋友们,我们身处一条战线,为了全民族的利益,清除内部蛀虫的时候到了!

对5年间发生的变化的感想

黄琦谈到感想时表示:

“我们正在走向胜利,因为我们开始赢得了人民。

5年前,我们是多么的孤独,就像在茫茫大海里行进的一叶孤舟。

今天,全社会各阶层包括宗教人士、少数民族同胞都开始涉足政治、都开始冲撞旧体制。

今天,面对各种灾难,面对风起云涌的民主浪潮,全社会达成了共识: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由于5年来朋友们奋不顾身地冲撞旧体制,推动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今天这股力量与旧势力相比虽然还算弱小,但比5年前强大了几十倍。这股力量正在迅速地发展,并跳出网路与民众结合,如集合得当,定会成为改变未来的最大力量。今天,这种挑战正在成为专制势力面临的主要问题。

可以说,我们挺过来了!我们成功地驾驭了梦想,并开始结出胜利的硕果!

但是,我们坚信,只有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时候,他才会逃到下水道里去;只有当成千上万的人奋不顾身的时候,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才会成为现实。”

今后的打算

黄琦对此,引用了他过去曾经说过话:“如果说呼吁民主自由、保护人权,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反对贪官污吏就是六四、民运和法轮功分子的话,我会再来一次。如果说这样做就是犯罪,就要坐牢的话,我会把牢底坐穿。”

他表示:“感情上,我应该对含辛茹苦的亲人负责;但理智告诉我,必须对患难中帮助了我的朋友和有共同原则朋友的朋友负责,否则,黄琦将死无葬身之地。海内外那么多人关注黄琦的命运,那么多人为促成黄琦的释放而坐牢,那么多人为帮助我而受尽迫害,那么多国际组织和党派为黄琦的释放而呼号,这是极其罕见的。

“但我有自知之明,这种关心不是对黄琦个人的支持,而是对民主自由这一人类共同原则的捍卫。这种关心既是信任,更是责任,还是财富,中国民主力量的共同财富!

“我们唯一报答他们的办法就是用我们的智慧、汗水和鲜血去完成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我离不开网路,也离不开民主的战场。既然他们往我脸上贴金,把我打扮成‘煽动者’,我只好陪他们玩到底。

我的笔名叫‘难搏’,寓意与专制势力搏斗难,同时也在提醒他们要打跨我也很难,五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个笔名还出自史泰龙主演,描写越南丛林战的电影《第一滴血》。

血,能让旁观者激动,进而行动。每一次历史的跃进都与血有关。

在旧世纪尘埃落定,新世纪曙光初现的时候,我已经为中国的网络民主流了第一滴血,我还准备流最后一滴血。

当然,‘最后一滴血’可能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滴血,也可能是中国民主最后一次流血。但在屈指可数的将来,你们肯定会看到中国的专制势力流出的最后一滴污血。

人们常说,要对付一条狼,你必须首先变成狼。对付邪恶势力的最好办法就是要用他们最不愿面对的方式对付他们。

人们说今天中国主要是体制问题,这话很对。我从网上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政改文章,有点像‘巴以和平路线图’。

我坚信:邪恶势力从来就不是体制的信仰者,他们只是体制的利用者。体制仅仅是他们满足个人私欲的工具,要让民主梦想在短期内成为现实。当务之急是提高犯罪成本,让掌握了绝对权利的人感到恐惧,让他们战战兢兢、如履播冰,习惯对自己和家庭负责,正确地面对‘取舍’。

我想通过合法渠道向当局申请,并与海内外同胞、宗教人士、少数民族同胞共同搞一个寻人网,你可以称它为‘扑克牌’。上面将公布几个既不受中国法律约束,也不受人类共同道德原则约束的人的名单,让所有受害者能够随时找到他们及曾经祸害民众的家族成员,以合法渠道表达他们的愤怒。最终,让一些人学会对后果负责。

这不是我的发明,这是布什的发明。萨达姆和他的2个宝贝儿子就怕这个东西。

这个想法在我自己2003年5月写的《上诉状》就有记载,那时,我警告了中国的专制势力:‘人类追踪法西斯达60年之久,始作俑者及其携款潜逃的亲属,不管他们逃到天涯海角,全中国的受害者将不仅仅在天网寻人伴其终身玩扑克牌游戏’。

那时,我还在地狱向中国民主的怀疑论者发出了善意的呼吁:‘人类社会的发展正是因为无数仁人志士沿着昨天的梦追寻明天的希望,既然我们的前辈能走向共和,我们这一代后生还不能走向民主吗?’

谁是仁人志士: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好了,我身体又出问题了,今天就暂时谈到这里。

再一次深深感谢关心我们共同事业的朋友们,我只有付出、付出、再付出才能报答你们!” (博讯网)


黄琦和太太曾丽(博训网)
黄琦和太太曾丽(博训网)


黄琦入狱前和女儿的照片(互联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06-23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