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66-70)

迟舆叱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

66

冬天到了,寒冷限制了我们的大部分自由。前院拐弯儿的小过道儿没有了,只是时常出现在我温暖的被窝儿,来一段儿立体电影似的好梦,然后就走失得无影无宗了。在黑暗的世界中活着,唯有这个梦,才算得上是一个有价值的真诚,让我永远都能回味出它那诱人的醇香。

现在我们也时常往一块儿聚,到谁家集合基本上是小半天儿。有一段时间,我们曾主张大伙合起来自己盖楼,一个五层楼,不算什么高科技,这个规划我们也能搞起来。可县里诡辩说是统一规划,统一了,那么就变通到SARS一边去了。

改革改的也不知道什么是理,连小学算术课里头的约等于都找不着了,邪恶的后代们,没日没夜地吞吃孔老师归纳的伦理,把上千年养大的道德虐待得骨瘦如柴。为活命而抗争的人们,总是提心吊胆地向脚下的热土投去热望,然而发财的正经人就象摸大点儿似的,中奖的机遇几乎为零。跟党走的老实人连活命都费劲了,而不走正道的流氓恶棍,却被改革成为大款们。

这些现象都说明了什么呢?共产党究竟想代表那些人的利益,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过去批评国民党,说人家代表官僚资产阶级搞独裁,自己总不能堕落到,代表流氓搞独裁的地步吧。上头今天奔小康﹔明天现代化的调傻子们的胃口,下头把失业包装成下岗,而且连低保都混不上。我们不愿意给国家添麻烦,也不愿意吃大锅饭,但总得能看到多数,靠能力挣钱吃饭的人们。于是,当你聚精会神地领略之时,你会惊奇地发现有一群流氓高登大雅,他们在正统货色的海市蜃楼中金光闪闪。

67

冬天正以特殊的方式接纳了我们,真是忘不了,在这个时期我们都非常团结,当危险一步步向前逼近的时候,我们相互依偎在一起,即使是见死神我们都不怕。不是有一句俗话吗,“天塌了大家死,过河有矬子”,可这时间存在的并不长。一天,一辆高级轿车冒着冬天特有的白烟儿,停在了老猪的家门前,不一会儿,SARS从车里钻了出来,又不一会儿,把老猪从屋子里拍拍耷耷地请进了车里,之后又一冒烟儿地没影了。

从这个蹊跷的插曲上判断,有可能是联军开始进攻的信号弹,这又是一种特殊的战术。SARS根本想不到,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九户人家仍能团结至今,而且拒不交枪投降。为了削弱我们的联盟,他们就开始了代号为老鼠行动的瓦解战,企图把我们各个击破。

随着高级轿车逐渐远去的那股白烟儿,我们的心开始有一种新的不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顿时排遣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于是,我们象受惊的兔子,大都竖起耳朵站在门口,苦等一个能冒白烟儿的高级轿车,送回关于老猪的信息。

68

第二天老猪回来了,他老婆说他在家里躺了一整天没起来,他老婆还气恼地拉起裤腿儿让大伙看,说她被老猪踢肿了一大块。随后她大骂这是个老犊子,让傻子给吻了。可谁也没好意思问这究竟是怎么了。还说她自己精神不好,活不了多久了,这样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老猪准是让SARS灌醉了,叛变了,大伙当面不说,都在背后瞎议论著。可人家没这么说,这个乱线就始终缕不出个头绪来。最近一段时间里,听老猪老婆说话好象和从前不一样了,她说SARS给新县长送礼了,拿一兜子,里头都是钱。她大讲新县长横,说强迁谁就强迁谁。SARS送礼怎么可能让她看见?即使是看见了兜子,里边的东西怎么知道就是钱?大伙也经常问她是不是签字了,她起誓发愿的说没那回事,我们都猜不出这个深奥的谜底,只是把她稍微的冷落在一边。

现在,我们和老猪老婆沟通的少了,我们大伙儿时常聚在一起,原本话题热火朝天,只要是她一推门进来,马上就冷场了,那时的场面可真有些尴尬。

69

这里最好骗的就是东边的两户,他们的弱点就是太实在了,在这样的社会里面,他们只能是狼嘴里的一块肥肉。这两家一个是麻脸老太太,一个是修理自行车的。麻脸老太老伴儿死了,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住在一起,房屋产权是老太太的。由于人口多,房子自然就多了,共八间房,占地三十多米,骗过来真是肥得流油。麻脸老太太和儿媳妇长期不合,SARS就给他们制造矛盾,挑唆儿子们自己签字扒房子,把老太太养老的本钱给分家了。麻脸老太太不懂法,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也把房子扒了。最可怜的就是这位老太太,临街的房子,按普通住宅给动走了,房子拆完以后,在明白人的指点下,才知道这是被骗了。

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上火了,县政府、法院、检察院的找了一大圈儿,被官员们划弧划得是浑身溜圆。最后划一个十分可笑的理由来,算是把这事给划完了:说当时签字时没有意见,这就是表示同意分家了。黑得要命的法律,想要回自己的合法产权都费劲了,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安全感。

法律的堕落使正义的人们感到惶惑,逼迫他们要么就忍耐,要么就施暴,要么就造反。统治者有意搞乱《宪法》,使字意不通顺,不是他们语文知识差,而是有一段只能会意不能言传的小秘密。言论真的自由了,就要揭露丑行,“三个代表”的骗局就要露馅子了﹔出版真的自由了,就要表达看法,到时候一定会站出来许多的人,和独裁统治唱对台戏,让有糊涂认识的人们迅速觉醒过来﹔结社真的自由了,就要上大街,把公众积蓄多年的哀怨爆发出来,要求腐败透顶的专制政府下台。为此,他们必须要强奸民意,和《宪法》耍流氓,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这帮人暂时留下来,到处呼三喝四的,继续去过他们的官瘾。

70

再说那个修理自行车的,那就更好对付了,一个最底层的老百姓,连假法律知识都没有,也不去认识政策。他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在这里买了个小土房,几经修理才变成了个小砖房,他家根本就没有生活来源,两口大人,还有一老一小,全靠男人修理自行车养家糊口。老太太八十多岁了,卧床不起,日常生活全靠儿媳照顾。

自从春天那场野蛮的强迁之后,他家就算是做病了,一提到动迁就冒汗。有大伙在一块儿的时候还有点儿胆儿,可现在麻脸老太太走了,老猪和老婆整天在他们俩耳边放风,竟说吓人的话,就真有点害怕了。法院来了,他一身汗,拆迁办的人来了,他又一身汗,据说在他家并不说动迁的事,都是闲话,装一付莫不关心的样子。有一天SARS派车一冒烟儿,把修自行车的接到办公室,SARS在老板椅上一座,一旁是几个大汉,修车的照旧又是一身汗,这回连话都说不好了。SARS拿出格式合同来,说签了字还能多给他点儿,修车的发疟子似的颤抖著,沾著红泥按下了并不情愿的红印。

中午吃饭的时候修车的回来了,我看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象是害了病了,我推了他家的门,我目瞩了桌上的一碗豆腐、一盘土豆丝、再有就是他老婆两股即将下落的眼泪,我尴尬地出去了。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凶残暴虐的秋天就要过去了,早晨的露水眼泪似的落进野草,季节哭诉著走向远方。于是,我用已经残破的心情看破败的雨滴,在凝成细雪之前的洋洋洒洒,洗涮著所有关于生机的往事们。这时候,我想象的使者,推出一个可欲而不可求的童话,让我欢乐的快门一闪就结束了使命,可爱的雪莱同志勉励我们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按照他老人家的指点,我们真的又一次踏上了期待的征程。
  • 韩国统一部长郑东泳(左)与北韩内阁责任参事权虎雄游览汉江在韩国访问的北韩高级代表重申,如果美国友善对待北韩,北韩愿意放弃核武器。但是北韩代表在第二天会谈结束时,并没有确定重返六方会谈的日期。

    北韩高级官员预定星期四拜访首尔的总统官邸青瓦台。据报导,他们可能会晤韩国总统卢武铉。北韩代表团此行的目的是举行南北韩合作会谈。这是一年来双方首次在首尔举行这一会谈。韩国官员利用这次机会,再次要求平壤保证重返旨在结束北韩核武器计划的六方会谈。

    六方会谈的其它参与国包括俄罗斯、中国、日本和美国。北韩抵制这一会谈已经一年。尽管北韩过去保证不制造核武器,但是北韩最近表示拥有核武器,并且打算增加制造核武器。

    上个星期,北韩领导人金正日在会见韩国一位高级官员时表示,如果美国尊重北韩,北韩愿意最早在下个月重返六方会谈。但是他没有说明所谓尊重包括什么内容。

    *北韩望美停止发表挑舋言论*

    北韩代表团这次对首尔进行访问时重申了金正日的立场,表示愿意放弃其核武器来换取美国的善意。据报导,北韩外交官员星期二在纽约对韩国记者表示,如果美国停止发表针对北韩的挑舋性言论一个月,北韩将很快重返六方会谈。

    布什政府一再表示北韩是“暴政前哨”,对此平壤表示愤怒。布什总统最近显然降低了对北韩言辞的激烈程度,比较礼貌地称北韩领导人为“金正日先生”。首尔大学的一位北韩问题专家表示,这种小姿态可能会发挥大作用。他说:“称呼金正日为‘金正日先生’确实对北韩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许北韩一直在全力关注华盛顿的动作--他们在说什么?是否在威胁我们?等等。所以这样的语言姿态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韩国外长潘基文预定这个星期在欧洲会晤美国国务卿赖斯。预计,他会敦促华盛顿避免对北韩使用挑舋性语言。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星期三在北京会见了韩国总理李海瓒。两位领导人表示,外交手段是解决北韩核问题的最佳途径。 
  •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口与一个离异的女儿、外孙女各住一间小房子。他们无依无靠,没有生活来源,只靠儿子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动迁给的房子他们住不开,若是三家在一起也不方便。有人心者这样的情况都会照顾一下,可拆迁办的人不但不照顾,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威逼利诱,把这个弱势之家变成了他们诈骗的实验场。
  • 适逢南北韩重启停摆十三个月的两韩部长级会谈,致力纾解朝鲜半岛紧张情势之际,继美国国务卿莱斯之后,美国主管全球事务国务次卿杜布林斯基再度批判北韩为“暴政前哨基地”,南韩外交通商部长官 (外交部长)潘基文今天深表遗憾,他说,“这不利于当前南北韩和解气氛”。
  • 六月二十日世界受难日,当我们正祈祷世界不要再有难民时,在中共暴政下却又添了一名冤魂!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于二十日晚上点燃烛光为高蓉蓉哀悼,并痛批中共为万恶之首,残无人道。
  •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 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北韩担心一旦回到有关其核项目的多边会谈桌旁来,它就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

    赖斯在记者会上北韩表示,只有在美国对北韩表示出尊重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谈判桌旁来。但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这类言辞只不过是他们最新的借口而已。赖斯说:“北韩方面很喜欢给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六方会谈找借口。”

    星期天,赖斯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说,北韩不愿正视有关其核项目的不可避免的交锋。

    赖斯说:“他们不愿回到六方会谈的原因是他们不愿面对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不愿听到这些国家一起告诉他们现在是拆除核武器的时候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要回到六方会谈。”

    *为美国强硬言辞辩护*

    赖斯在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结束不久之后,在耶路撒冷发表讲话,为华盛顿方面有关北韩政权的强烈言辞进行了辩护。当被问到赖斯称北韩为“暴政”的言辞是否会引发金正日要求美国方面表示尊重时,赖斯回答说:

    “问题是,北韩方面已经被其邻国和国际社会告知,唯一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尊重的方式,唯一能够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经济援助的方式,就是做出战略性抉择,放弃核武器,回到六方会谈。”

    美国国务院最近表示,平壤同意回到谈判桌旁,但是还没有设定具体日期。国务卿赖斯表示,只要北韩准备好设定谈判日期,美国方面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上个星期,一位会见了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韩国高级官员表示,北韩方面表示愿意回到多边会谈,最早七月份就有可能,但是金正日希望美国方面在谈判中把北韩作为一个谈判“伙伴”而予以尊重。

  •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 胡平先生曾经倡导过“谁来做农村的地富调查”之议题,对此,我心领神会,因为这是一个绝对涉及到人权的大是大非问题,也是一个历史不容回避的政治问题,未来,将肯定要为在过去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中国农村地主、富农讨回一个公正的说法,并以此来证实在中共的统治下,那些曾经在农村为了发展生产力和积累财富做出过贡献的好良民,是如何反而被任意侵害的暴政纪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