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暴政110(71-75)

迟舆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

71

老鸡是个不好办事的人,这个人在家里闲着,整天走东家窜西家的打听事,一天听老鸡说,他早晨在工棚里,偷听了SARS和老猪的对话:说什么答应的事一定办,他们还回忆了一段在一起做临时工,一铺凉炕趴三年的动人经历。听这话的意思,老猪真是签完字了,他的任务就是隐蔽牵驴。

这件事传出去没起什么好作用,说啥的都有,剩下的几户人家心也不那么齐了。老鸡虽然不好办事,可他有个致命的缺点,他过分相信拆迁办的二号头儿,还有一位是法院行政厅的厅长,甚至成了吹嘘的资本。拆迁办的是他家的故交,行政厅的,是他的远房亲戚。他不知道现在的关系,已发展到特别糟糕的地步了,轻信来自利益之中人往往会上当,从这个角度上看,老鸡已不算是老大难了。他要保持过去义气的那一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还会点破这个毛病,去亵渎他的大义呢?

有一天老鸡搬家了,拆房了。问问给多少他不说,看高兴的样子象是占了许多的便宜,可没到几天,他又大骂拆迁办、大闹法院,才分析出这个有勇无谋的壮士上了个小当。

72

老鸭之爹是个老干部,过去在搞拆迁的公司当最大的官。那时候SARS还是个临时工,干他的木匠活儿呢,虽然以前和老鸭之爹相差悬殊,可算起来也是个老领导,这件事老鸭也经常表白过,夸耀过这个决好的上下级关系。事实上他越是这么说,大伙心理就越没有底,有关系总比没关系强点。别说,这SARS还真在上下级关系上面下工夫了。一天,SARS开着那辆能冒白烟儿的轿车,把老鸭之爹给接走了,几天不见,老鸭也和老猪一样,变成了个难解之迷。

有一天,停止炮击好几个月的联军司令部开始动作了。和上次的进攻一样,先把强迁公告沾在你家的墙上,可怜我们剩下的几户,又要遭到暴政的暗算和血洗。

在如此严峻的日子里,有谁替我们遭劫者说句话。这些日子贪腐就象一棵树,根深叶茂的扎进我们的血管里,产、供、销一条龙,流水作业。在这个继续恶变的体制中,没什么企业、事业之分,统称为经济实体,连施政、司法、及一切管理都是开买卖,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去卖。灵魂、道德、做人的准则等等,五花八门都有标价。管理体制上,党中央搞批发,政府各部门进行零售,官员们负责倒把。法律是税务、纪检是工商,违法了,到法律部门缴税,工商启个执照回来一样开业。人性的思维在救援中饮弹,残死在道义的十字街头,人们痛哭着为安生烧纸,为活命修坟。于是,在这个发疯的年代里,强盗与当官、施政与诈骗大体上差不多,只是涝钱的方式不一样,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扰而已。

73

这个出奇的冬天,闹剧似的一步步走出去了,过了年我们也照常放爆竹、吃饺子,谁要是问我就说我长一岁了。长了一岁就是经历的多,最多的要算是今年了。这一年吃饭少、睡觉少、欢乐少,愁苦多、操心多、撒黄尿的时候多,看上去象长了好几岁似的老了起来。用挣扎来形容恐怕是来不及了,不合适了,倒像是过油的泥鳅,翻白了,要熟了。我写的检举信被SARS知道了,气得他乱蹦达,发誓一定要把我的房子推倒。我想还是我傻,向贪官告贪官,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现在想告状,必须先掌握他们之间有矛盾才行,他们之间没有矛盾,那你就一定不会成功。

早上,老猪到我家串联我上法院去,并且扔下话说:“新来的县长横,对咱们绝对不利”。不到半小时,老鸭也来了,说话象复印出来似的一模一样。我知道这是两个牵驴的,他们都已经叛变了。

现在不是政策治理社会的时候,而是社会治理政策,在这样的环境里,纪检部门就是个在社会赌局中抽红的混子,是长官们用来清除异己的打手。他们看长官的眼神吃饭,专抓一些有油水儿吃独食儿的傻瓜蛋们,为喽罗们搜刮民财要孝敬官长,能顺利地实现“二一添做五”而保驾护航。

74

老猪和老鸭现在都是活跃人物,到处兜售那两句吓人的话。昨天快要黑天的时候,我听见老猪和我西边的那家住户隔墙头儿说话,他表白自己马上就要签字了,重申说不签不行了,要强迁了。路灯亮的时候,我隐约看见两个身影消失在夜幕里,他(她)俩可能是拖人说情去了。

大约是一个星期左右,我无意遇见了这家的女主人,她没有从前那么乐观了,眼窝也凹了下去。她悻悻地和我说她要搬家了,她也说不搬不行了,要强迁了。这几天,拆迁办天天找上门来逼他们搬家,好象是说他们签完字了,发现不合适又要反悔。不签字的不走都遭殃,签完字了不走不是更不行。她哀叹房子被骗走一大半,她却说老猪不是个好东西,在她的话里,可能是说老猪在这个事情上,没出什么好主意。

“解放思想”之后官员们什么坏事都干,只有坏事干的多你才能够升官。不干坏事就要捞不着钱,捞不着钱就不能多送礼,不能多送礼就不讨上司的喜欢。在这种潮流的影响下,心术不正的人考上来了,他们不学无术,都属于是没有家教的人。他们的存在不光是对德行的亵渎,更主要的是,他们把整个社会的希望全都给蛀空了,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生存,老百姓还有多大的承受力,这样肮脏的机制,又怎么可以取信于民。

75

老猪和老鸭都搬家了,也拆了房子,依我看他们“牵驴”的任务就结束了。看到SARS他们的做法我十分生气,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可以随意诈骗,在目前的社会也真是个奇观,这说明政风已堕落得十分糟糕,是不可救药的程度了。即便是这样,还有好多人开导我,说给你够了就行,管那么多闲事有什么用?我看透了,我就是个臭鸡蛋,哪怕是把我摔碎,我也要崩这个霉变的世界一身黄子。现在的阵地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周围是一片废墟,再有就是流氓政治的贼眼儿,我一定和流氓犯们干到底,一直打到最后的一颗子弹。

后来听说他们开好几次黑会,专门研究我,让UFO找人揍我一顿,以后政府要拿我作点型,杀鸡给猴看,于是我免了一顿毒打,可还是躲不过一场洗劫。

我们在这种没有章法的时代里,被尽情地虐待着,除了逼迫我们对抗之外,根本就没地方说理。在社会转轨时期,把人民的地位转没了,转成了当局的大麻烦。他们整天忙碌著,把人民的概念割裂为人,组合成群就怕爆发意想不到的危险,从而威胁到他们独裁的饭碗。玩这样古怪的游戏总不是个好办法,他们究竟还能在不明不白的看管中坚持多久呢?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够干出来的勾当呢?这个势力害怕任何方式集结起来的人群﹔这个势力看什么变化的事情都象是导火线。这种罪犯似的神经过敏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好处,更何况这些负罪感全都来自于极少数人,然而,在他们阴谋的后面,有一座早晚要喷发出来的火山。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冬天到了,寒冷限制了我们的大部分自由。前院拐弯儿的小过道儿没有了,只是时常出现在我温暖的被窝儿,来一段儿立体电影似的好梦,然后就走失得无影无宗了。在黑暗的世界中活着,唯有这个梦,才算得上是一个有价值的真诚,让我永远都能回味出它那诱人的醇香。
  • 凶残暴虐的秋天就要过去了,早晨的露水眼泪似的落进野草,季节哭诉著走向远方。于是,我用已经残破的心情看破败的雨滴,在凝成细雪之前的洋洋洒洒,洗涮著所有关于生机的往事们。这时候,我想象的使者,推出一个可欲而不可求的童话,让我欢乐的快门一闪就结束了使命,可爱的雪莱同志勉励我们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按照他老人家的指点,我们真的又一次踏上了期待的征程。
  • 韩国统一部长郑东泳(左)与北韩内阁责任参事权虎雄游览汉江在韩国访问的北韩高级代表重申,如果美国友善对待北韩,北韩愿意放弃核武器。但是北韩代表在第二天会谈结束时,并没有确定重返六方会谈的日期。

    北韩高级官员预定星期四拜访首尔的总统官邸青瓦台。据报导,他们可能会晤韩国总统卢武铉。北韩代表团此行的目的是举行南北韩合作会谈。这是一年来双方首次在首尔举行这一会谈。韩国官员利用这次机会,再次要求平壤保证重返旨在结束北韩核武器计划的六方会谈。

    六方会谈的其它参与国包括俄罗斯、中国、日本和美国。北韩抵制这一会谈已经一年。尽管北韩过去保证不制造核武器,但是北韩最近表示拥有核武器,并且打算增加制造核武器。

    上个星期,北韩领导人金正日在会见韩国一位高级官员时表示,如果美国尊重北韩,北韩愿意最早在下个月重返六方会谈。但是他没有说明所谓尊重包括什么内容。

    *北韩望美停止发表挑舋言论*

    北韩代表团这次对首尔进行访问时重申了金正日的立场,表示愿意放弃其核武器来换取美国的善意。据报导,北韩外交官员星期二在纽约对韩国记者表示,如果美国停止发表针对北韩的挑舋性言论一个月,北韩将很快重返六方会谈。

    布什政府一再表示北韩是“暴政前哨”,对此平壤表示愤怒。布什总统最近显然降低了对北韩言辞的激烈程度,比较礼貌地称北韩领导人为“金正日先生”。首尔大学的一位北韩问题专家表示,这种小姿态可能会发挥大作用。他说:“称呼金正日为‘金正日先生’确实对北韩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许北韩一直在全力关注华盛顿的动作--他们在说什么?是否在威胁我们?等等。所以这样的语言姿态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韩国外长潘基文预定这个星期在欧洲会晤美国国务卿赖斯。预计,他会敦促华盛顿避免对北韩使用挑舋性语言。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星期三在北京会见了韩国总理李海瓒。两位领导人表示,外交手段是解决北韩核问题的最佳途径。 
  • 最后遇难的是一位有残疾的家庭,老人一只胳膊,老伴精神不好,还是个半语,全家七口人住在不到六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儿子分开住院里的简易房,老两口与一个离异的女儿、外孙女各住一间小房子。他们无依无靠,没有生活来源,只靠儿子做小生意养家糊口。动迁给的房子他们住不开,若是三家在一起也不方便。有人心者这样的情况都会照顾一下,可拆迁办的人不但不照顾,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威逼利诱,把这个弱势之家变成了他们诈骗的实验场。
  • 适逢南北韩重启停摆十三个月的两韩部长级会谈,致力纾解朝鲜半岛紧张情势之际,继美国国务卿莱斯之后,美国主管全球事务国务次卿杜布林斯基再度批判北韩为“暴政前哨基地”,南韩外交通商部长官 (外交部长)潘基文今天深表遗憾,他说,“这不利于当前南北韩和解气氛”。
  • 六月二十日世界受难日,当我们正祈祷世界不要再有难民时,在中共暴政下却又添了一名冤魂!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于二十日晚上点燃烛光为高蓉蓉哀悼,并痛批中共为万恶之首,残无人道。
  • 二000年深秋是小镇最黑暗的一天,联军司令部关于剿灭一百五十户居民主权的大棒计划,正在开始实施。经SARS提议,新县长的同意,一个罪恶的计划立刻登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这是一个针对五户顽强抗击的居民,作出的强制性拆迁行动,在中国式样人权的框架下,这第一批五户居民就要遭受一次空前的大洗劫。我看到五户居民在最后的时刻,仍然固执著捏在手里那一点发颤的天理,却不知司法这根无情的棒子,就要朝他们的项上人头恶很很地砸过去。
  • 美国国务卿赖斯表示,北韩担心一旦回到有关其核项目的多边会谈桌旁来,它就将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

    赖斯在记者会上北韩表示,只有在美国对北韩表示出尊重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谈判桌旁来。但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认为,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这类言辞只不过是他们最新的借口而已。赖斯说:“北韩方面很喜欢给自己为什么不能参加六方会谈找借口。”

    星期天,赖斯在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说,北韩不愿正视有关其核项目的不可避免的交锋。

    赖斯说:“他们不愿回到六方会谈的原因是他们不愿面对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不愿听到这些国家一起告诉他们现在是拆除核武器的时候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不要回到六方会谈。”

    *为美国强硬言辞辩护*

    赖斯在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结束不久之后,在耶路撒冷发表讲话,为华盛顿方面有关北韩政权的强烈言辞进行了辩护。当被问到赖斯称北韩为“暴政”的言辞是否会引发金正日要求美国方面表示尊重时,赖斯回答说:

    “问题是,北韩方面已经被其邻国和国际社会告知,唯一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尊重的方式,唯一能够得到他们迫切需要的经济援助的方式,就是做出战略性抉择,放弃核武器,回到六方会谈。”

    美国国务院最近表示,平壤同意回到谈判桌旁,但是还没有设定具体日期。国务卿赖斯表示,只要北韩准备好设定谈判日期,美国方面随时准备洗耳恭听。

    上个星期,一位会见了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韩国高级官员表示,北韩方面表示愿意回到多边会谈,最早七月份就有可能,但是金正日希望美国方面在谈判中把北韩作为一个谈判“伙伴”而予以尊重。

  • 还是那个猪腰子脸型司机说的对,联军司令部大量征兵,看起来这回就要向我们下毒手了。早晨,几个小司法从小车里钻出来,气势凶凶地把盖着法院红印,还有大司法签字的强迁公告,帖在几十家没走的住户大门上,不一会儿就围上来许多晨练的人们。这些人在公告前指指点点的,真是让你没法子当人。上边天天喊叫“维权”,关键时刻这“维权”的混蛋就不知道跑那去了,看起来当局请出来的这个杂种,也是滑而不实的啥坏事都干,就连这盘子吃了让人反胃拉稀屎的菜也敢往上端。
  • 6月15日中午,加拿大渥太华地区的华人冒雨聚集在中国驻加使馆前举行集会。声援前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暴政的勇气和义举。呼吁更多的外交官及使馆工作人员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评论